第233章 叶以琰突然出现!/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借着他进去的空隙换了一身衣服,想着等会他出来之后直接就去找琳达,可是却听到了水声,叶以深早上起来还要洗澡……

直接躺在了床上,虽然昨晚已经躺了一宿,可是还是觉得腰酸背痛的,看来躺着和睡着真的是完全不同地的概念!

夏晴天只是觉得有些疲惫,躺着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睡着,只是怀念起来赵峰开的按摩店,真的是舒服。

仿佛整个人的疲惫都没有了一样,只是幻想着就轻飘飘了起来。

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叶以深已经在沙发上坐着看笔记本了,揉了揉眼睛,夏晴天打了个哈欠,问道:“您洗好澡了?”

“嗯。”叶以深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她不知道自己刚刚睡着了……

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凑在她身边盯着她看了很久。

看样子昨晚和自己一样一宿都没有睡。

和在飞机上一样睡的那么熟,也不怕遇到危险。

“那是不是要一起去找琳达,还是先吃了早餐再去?”她真好饿!

昨天就只是在飞机上吃了东西。

也不知道法国的早餐是什么样子的?

吃了早饭去找琳达,按照琳达热闹的性格肯定是要带着自己一起去逛街,她也很想买些东西,毕竟到了浪漫之都,什么都不带回去岂不是白跑一趟?

虽然说眼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她现在可是特殊时期,偶尔也是可以放纵一下的吧?

但是事情的发展显然没有和她预想的一样。

“吃饭啊?”叶以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吃饭之前我想问一问夏秘书这个东西是什么?”

言语之间,叶以深伸手就从身边拿起了一瓶药水。

如果没有认错的话,夏晴天可以认定这就是自己要用来贴面具的药水!

天呐!

是被叶以深发现了吗?

此时的夏晴天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过毕竟也是和叶以深斗智斗勇这么久,这样的突发事件也不是一遇到一次两次了,迅速反应过来之后,夏晴天从床上站起来,泰然自若的走到叶以深的面前看了几眼,说道:“这是保湿用的东西,觉得带太大瓶的有些不方便,就带了小瓶子。”

“这样啊,这次也的确是麻烦了夏秘书你,法国的化妆品一直闻名世界,就给你买上一些当做是这次的报酬吧。”叶以深当然知道她在说谎,却也不戳穿,就十分给她面子的说道:“下次不要放在浴室里了,不然忘记了怎么办?事关自己的颜面,岂不是要出大事。”

分明就是在嘲讽夏晴天的面具……

“叶总您太客气了。”这样的暗示夏晴天的真的没听懂,只是想尽快把这个小药水拿在手里。

毕竟这就是她伪装下来最重要的东西!

至于叶以深说的出门逛街……

和一个男人有什么可逛的?

想着,就说道:“还是先去找琳达吧,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今天就带着小星辰离开。”虽然被拒绝,夏晴天还是不屈不挠的想换的一个奇迹。

奇迹没有换到,倒是换了一个白眼。

叶以深的的语气里都是嫌弃:“我说的过的你难道忘记了吗?你为什么一直着急离开,不故地重游一番吗?”

“不了不了。”她对这里的了解根本不多,搞不好再露了馅。

而且刚刚在换衣服的时候她看到了床边的账单,虽然不知道现在法郎和人民币的兑换率是多少,但是一晚上五位数的住宿费看的她心惊胆战的!

她昨晚到底是发什么疯,觉得AA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也更加笃定了自己今天就要离开的想法,对于叶以深来说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是毛毛雨,对于夏晴天来说,再这里住上几天,她一个月的工资就会被被扣完。

“你不想,我还想。”

叶以深却不管夏晴天拒绝还是答应,伸手将手中的小瓶子放在了她的手上,说道:“就这样定了,别忘了我是老板。”

“是……”她从来忘记过,不情不愿的说道:“那是不是也要先去接小星辰?”

见她一直如此纠结小星辰,叶以深就指了指窗帘,让她去拉开。

夏晴天虽然不明所以,却还是几步走过去照做。

随着窗帘拉开的一瞬间,刺眼的阳光就射了进来,夏晴天不由的一愣,这里的早上太阳就这么的耀眼吗?

怎么和中午一样?

“刚刚你睡着了,我叫你也叫不醒,琳达就带着小星辰去其他地方了。”

“我睡着了?”

叶以深猜的不错,夏晴天的确是不知道自己睡着了。

但是看着外面的太阳,好像真的已经不是早上了,自己怎么会睡着?

等等,刚刚叶以深说了什么?

琳达带着小星辰去了其他地方?

夏晴天觉得自己似乎被耍了,直接脱口而出:“不是说小星辰不能太奔波吗?你是故意的吧?”

“嗯,是。”叶以深丝毫不避讳,就承认了。

如果他辩解的话夏晴天似乎还能找些理由,但是如今他直接承认,夏晴天只能选择……原谅他!

也觉得有些奇怪,叶以深这到底是在想什么?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心思,她果然是永远都猜不透。

其实叶以深想的很简单,只是想和夏晴天平平静静的度过一个美好的国外游。

不过现在看来夏晴天的反应似乎是有些出乎意料,开始不美好,只希望过程和结果是好的!

本着女人爱买的天性,叶以深直接就带着夏晴天去逛了商场,突如其来的一句小星辰又被琳达带走了,夏晴天觉得自己所有的计划都被打破了,即便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都没有什么兴致。

此时的叶以深就拿出了男友力。

一口流利发音,然后就拿下了一件又一件的护肤品,轻车熟路,引得不少法国女人都纷纷侧目。

到了口红的专柜,叶以深更是直接挑了自己喜欢的。

夏晴天并不喜欢他选的颜色,虽然是他掏钱,但是毕竟是自己用的,于是她就在一旁弱弱的说道:“其实我不喜欢这个颜色……我觉得有些不适合我。”

“你是用给我看的。”说着,叶以深涂在了手指上一些,摁在了夏晴天的嘴唇上,说道:“很好。”然后丢在了夏晴天胸口的口袋里。

如此行云流水的动作,夏晴天有种自己已经被叶以深认出来的错觉。

而是不得不承认,感觉很不错!

原本夏晴天以为叶以深只是偶尔霸道总裁上线,没想到一整天他都很体恤,比如吃饭的时候还把牛排一块一块的切开给她,并且照顾她特殊时期,走路一多就停下来休息。

以至于一整天夏晴天都有些轻飘飘的。

等到了酒店,才后知后觉的,自己岂不是又要分摊一天的房费?

OMG!

躺在床上余光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购物袋,满满的一袋子都是化妆品护肤品,别的不说,肯定是要比一天的房费贵的。

有钱真好……

躺着躺着,夏晴天的脑海里就出现在了今天在商场里的那一幕,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叶以深现在又在浴室里洗澡,她把手把搭在自己的脸上,整个人都燥热了起来,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拿起来看到了面具男三个字。

他给自己发短信干什么?

‘我已经到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让夏晴天觉得眼前发晕,到了?到哪里去了?

这么突然?

她要是在国内还好,还能打个飞机飞回去,如今在国外能怎么办?

紧接着,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还是他,只有一句话:‘明天让我见到你,不然你别想再见到你儿子。’。

顿时夏晴天就握紧了手中的手机。

小深晴……

不行,她要回去!趁着现在衣服还没脱,弯腰就开始穿鞋,在系鞋带的时候叶以深正好出来,见她好端端的开始穿鞋子,直接就到她面前弯下了腰,问她要做什么。

此时的夏晴天满脑子都是小深晴,根本没有多余的想法,直接说道:“我要回国!”

“为什么?”

“因为!”夏晴天差点脱口而出因为她的儿子,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脸上是掩盖不下的焦急:“我就是要回去,有很着急的事情!”

“什么事情?”

虽然来这里夏晴天一开始就表现的不情不愿的,而是却还是跟着自己,忽然要回国,神情又这样,叶以深也跟着担心了起来。

“就是急事!”夏晴天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查最早的一般飞回国的航班,反正没有小星辰,她只身一人回去还是没有什么顾虑的。

见状,叶以深也就不再多问,语气里都是沉稳的说道:“我会安排,你一觉睡醒,肯定就可以直接坐上飞回国内的飞机,可以吗?”

“我想尽快!”

“交给我。”叶以深多想把夏晴天抱在怀里抱紧,却忍住了,只是摸了摸她的发丝,然后穿着一身睡袍,转身就走了出去。

莫名的,夏晴天就感到一阵的安心。

也没什么多余的心情纠结什么叶以深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情感了,满脑子都是小深晴。

马上就又要见面了!

在医院了待了这么久,会不会又瘦了?

小孩子看起来胖嘟嘟的原本就是婴儿肥,没有什么真的肉,一生病就会瘦的骨头都可以看的见。

还没有看到只是想了一下,夏晴天就觉得心口一阵的抽搐!

好心疼自己的儿子!

叶以深出去很快就回来,换了一身衣服帮夏晴天带上了所有买的东西,带着她就出了门。

不过不是下楼,而是上楼。

果不其然,就是私人飞机!

那个驾驶员是中国人,说话小心翼翼的看着叶以深的脸色:“叶少,我还是建议您明天坐头等舱回去,现在起飞,还那么远,有些不安全。”

闻言,叶以深话都没说只是冷眼看了他一眼,看的他直接闭了嘴,打开了机舱门。

夏晴天跟在叶以深的身后上了飞机,这个男人果然是能给自己安全感!

“谢谢。”

轻声道了一句谢,叶以深只是扬了扬下巴,语气有些傲娇:“那就相信自己怎么道谢吧。”

夏晴天还真不知道怎么道谢。

低了低头,干脆就不说话了。

她一向都不是一个能运筹帷幄的人,只是想尽力的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所以现在她的脑海里根本就想不出一个详尽的方案和对策,只能本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原则。

但是她有种预感,这事情就快要结束了!

叶以深看着一旁的夏晴天心事重重的,也跟着开始揣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由的就握紧了双手,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不允许夏晴天再离开自己!

也觉得是时候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去把自己知道真相说出来了,她拙劣的藏着掖着……

叶以深知道,夏晴天不想说自己再怎么逼问都是枉然,所以在飞机落地之后根本没有多问,只是问道需不需要司机。

夏晴天回绝了。

刚刚她和面具男联系面具男给了他一个地址,还叮嘱千万不能别叶以深察觉!

所以夏晴天就选择了独自打车。

看着夏晴天打车离开的背影,来接叶以深的方毅问道:“主子,要不要派人保护少奶奶?”

“算了,要和她见面的肯定是叶以琰,被叶以深发现我的人,受难的只能是晴天。”叶以深不是傻子,早就大概猜测出来了一二。

马上就要入冬了,有些人却蠢蠢欲动起来。

目的到底是什么了?

可是不管是什么,都招惹错了人!

眼神闪过一抹暴戾,这件事也是时候要落幕了。

夏晴天其实有感觉,她不过是一个棋子,面具男和叶以深争斗的棋子。

背后这两位大人物才是主角,只是可怜了她这个无辜的人卷入其中,而且没权没势,只能选择做一个傀儡。

看着面前的男人,夏晴天直接就脱口而出:“为什么不戴你的面具了?”

“我还以为你会认不出来我。”

见他承认,夏晴天下意识的抿了抿嘴。

原本认为面具男的面具下可能是一副丑恶的嘴脸!或者丑陋,或者凶狠,没想到白白净净,还带着一分读书人的娟秀。

至于为什么一眼就能认出来,他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冷冰冰的,就像是被毒蛇缠上了一般!

这种感觉,夏晴天一辈子都忘不了!

联想到他做的混账事和阴阳怪气的笑,夏晴天只觉得可惜了这副好皮囊!

不光气质干净,唇薄齿白,鼻子挺巧,活脱脱阴柔系的帅哥!

“你不会是戴了********吧?”夏晴天情愿相信他易了容!

不然这副面相,就很难让人生厌。

都说相由心生,他就应该长一副……恶人像!

闻言,他笑了笑,喝下了面前的茶:“早些年我就喜欢在这里喝茶,有种清雅的感觉。”

“所以呢?”夏晴天觉得面具男不茹毛饮血就算了,还喜欢喝茶?

实在是太大的反差!

“所以你要喝下一杯,静静心。”不知道是不是摘下了面具,受他模样的影响,夏晴天觉得他说话的语气好像都不那么咄咄逼人的刻薄了!

虽然眼前的清茶闻着就唇齿留香,夏晴天却还是一动没动,她怀疑面具男会在里面下毒!

直直的看着他,质问道:“小深晴呢?你说过他会和你一起!”

“我当然是说到做到,不过也要谈完你我的正事,再去说他。”不管夏晴天喝没喝,他又端起来,不紧不慢的喝下一杯之后,说道:“真的不喝吗?马上就要入冬了,这么好的茶叶可不多了。”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此时的夏晴天和眼前的男人已经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一个不紧不慢,一个满腹怀疑,就像是水火似得,不过他把夏晴天压制的死死的。

“我这次肯定是来帮你的,所以你不用太紧张。”面具男说着笑了一下:“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叶以琰。”

他笑起来阴郁的感觉和戴着面具的时候一模一样!

让夏晴天只是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这个名字让夏晴天产生了一丝的质疑,为什么听起来和叶以深的名字那么的相似?

不过明知道问了他也不会说,所以夏晴天就选择了默不作声。

叶以琰也不觉得尴尬,就说道:“我发现你真的是越来越识时务了。”

“我不想让你帮我!你要的东西我都在做,而且也很快就会达到目的了!”

这个男人只会添乱罢了!

叶以琰显然不这样想,温和的眼睛上就出现了和他模样完全不匹配的眼神,有些狠戾的说道:“你已经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预期,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她是没有……

夏晴天很想反驳!

却没开口。

毕竟她不是没有反驳过,只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很多反驳的话语都想是打水漂似得。

即便不够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夏晴天也能清楚地知道他这个人的内核,就只有独裁两个字!

叶以深虽然也霸道,却还是有理智理性的,和他比起来,叶以深简直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

“听话一点才能活下去,谁让你这么的弱呢?”叶以琰认为夏晴天默不作声就是妥协,勾了勾手指让夏晴天靠近自己,不紧不慢的说出了他要怎么做。

听完之后,夏晴天更觉得他不是来帮自己的!

无非就是想更加的满足他自己的玩性罢了!

只是,夏晴天没有选择,深呼吸了一下,继续默不作声。

叶以琰很满意自己刚刚说的一番话,丝毫不顾及夏晴天的感受,自顾自的说道:“我和他啊,也很久没见了。”这个他,显然是叶以深。

……

几分钟后。

夏晴天上了下面的车,在车上看着身边的叶以琰,死死的咬紧后牙槽:“我要见我的儿子!”

“急什么?等我见到了我想见的人,自然会带你见你想见的人。”叶以琰十分的坦然,说道:“等下你好好的表现,不要让我对你的演技失望,不过你之前怎么说也是做演员的,这一点应该不用我担心吧?”

“……”夏晴天面对叶以琰真的很想分分钟爆粗口!

强行把自己心中的怒火压制下去,低声问道:“只要你见完叶以深就会让我见小深晴吗?”

“呀,我刚刚发现,深晴,原来是他和你名字在一起的含义呀!”

叶以琰装作根本没有听到夏晴天的话,像是一个多管闲事的邻居一样,碎碎叨叨的:“我一直以为你和他的感情已经破裂了呢!”

“就算是破裂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夏晴天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很多调侃和事情能过去就会让他过去。

而是叶以琰说话阴阳怪气的语气她简直一个字都不想听!

想想自叶以深对自己默默的付出了那么多,她还要和眼前这个变态男人去和他演什么戏!夏晴天恨不得就给叶以琰一耳光!

“是和我没什么关系。”叶以琰脸上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如果不是知道他内心深处是一个神经病,只看他的微笑,夏晴天肯定会认为他是一个有礼貌的正常人!

眼神不想在他的脸上多停留一秒钟,就挪在了车窗外。

去叶以深家的街景夏晴天路过过太多次,却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心情复杂的!

她真的很不想和叶以琰一起出现在叶以深面前!

叶以深这个人明显就是以别人的痛苦为快乐,这次去见叶以深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想着想着,就已经到了叶家的门口。

下车前,夏晴天做了最后的挣扎:“你能不能不进去?”

对此叶以琰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泰然自若的走了进去,显然否认了夏晴天刚刚的建议。

夏晴天握紧了双手,才算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低头跟着他慢慢的走着,知道快要被王管家拦下来了。

只希望他不要做出来伤害王管家的事情!

“您好,请问您……”

果不其然,王管家忽然就出现拦住了俩人进门的步伐,只是在看到叶以琰模样的时候,王管家愣住了,久久都没有把询问眼前人到底的谁的话问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