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叶以琰到底是谁?/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管家,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叶家,叶以深果然是一个念旧的人。”

叶以琰的话让夏晴天瞪大了眼,什么情况?

听两人的对话好像是认识……叶以琰叶以深,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您回来做什么。”王管家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询问的语气也很不善,显然不欢迎。

“我是听说我的未婚妻在叶家做事,就顺便过来看一看。”

“未婚妻?”

王管家狐疑的眼神就落在了夏晴天身上。

夏晴天身子一僵,很想否认,联想到刚刚他说的话,却只能选择了妥协,低头算是默认。

这就是叶以琰口口声声说的要帮她的办法!装作他的未婚夫。

只是如今看来,夏晴天的猜想是对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帮自己。

“请进吧。”如果只有叶以琰一个人的话,王管家肯定会把他拒之门外!

可是还有夏晴天,他就只能选择让两人都进来。

毕竟叶以深嘱咐了,不管夏晴天和谁在一起,都一起请进门。即便王管家很不喜欢眼前同为叶姓,和自家少爷的名字还十分相似的叶以琰。

一进门叶以琰就啧啧了两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夏晴天却觉得别有深意。

一直走到了里面,就看到叶以深坐在沙发上,泰然自若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好像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

两个男人谁都没有先开口,只是眼神的交流,就让夏晴天感觉到了深深的压力!

“好久不见啊,二弟。”

“……”

叶以深没有说话。

却炸的夏晴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意思?

眼前的变态面具是叶以深的大哥?

难怪名字这么的相似,可是亲兄弟的话为什么要对自己做这些事情,还做那么多针对叶以深的事情?

“你来干什么?”叶以深的声音云淡风轻,不过里面的寒意是丝毫掩盖不下的:“叶家不欢迎你。”

“怎么能这样说呢,这里毕竟是我家,况且我的未婚妻还在为你工作,就算不来看看你,也要来看一看她的工作环境怎么样。”说着,叶以琰就泰然自若的把夏晴天搂在了怀里。

这个动作让夏晴天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不过被抱的太紧,根本挣扎不了。

眉头微微蹙起,和叶以深来了一个对视,夏晴天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却丝毫的掩盖不下眼中的慌乱!

“难道晴天没有和你说过吗?我们一年前认识的,连孩子都有了。”叶以琰像是知道叶以深知道真相似得,故意出言刺激他:“可惜孩子死掉了。”

孩子死掉了?

叶以深眯了眯眼睛,虽然知道他说的可能是自己和夏晴天的孩子,但是眼光敏锐的看到了夏晴天眼中的愤怒,就对这话产生的怀疑。

当然,他的话叶以深根本就是没多相信的。

不知道现在夏晴天和他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不管孩子是死是活,叶以深都要眼前的夏晴天好好的!

“既然如此的话夏秘书就可以辞职了。”叶以深的大脑飞速旋转,觉得如果叶以琰的性格没有变的话,做这些的主要目的无非就是两点。

一,验证自己到底知不知道夏晴天的真实身份,二,只想满足他好玩和某种目的罢了。

“别呀,难道晴天做的不好吗,为什么要开除她?”叶以琰皱了皱眉,做出了一副长者的姿态:“我也是刚好知道这件事的,其实论辈分你是要叫她一声嫂子的,反正你要照顾你的女儿,不如就让你嫂子留下来帮帮你。”

夏晴天都听出了叶以琰语气里的故意!

那样子他真的是想试探叶以深,这个男人果然不是正常人!

下一秒,叶以深就抓住了他的衣领。

两人分开看没有一丁点的相似,但是这样凑在一起看,却是的有很大的神似!

不过内心已经有偏袒的夏晴天觉得叶以琰很是丑陋,就像是一个盗版叶以深的失败品!虽然他是大哥。

“叶以琰,你当初害死了父母,逼疯了我还不够,如今回来到底是想怎么样?”叶以深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剥:“我不想和你说那么多是觉得你不过是垃圾,渣屑罢了。什么刚刚知道,你早就知道你女人帮我做事吧?故意想我难堪吗?你真的是高估你自己了!”

“二弟。”叶以深的愤怒好像满足了叶以琰的某种变态需求一样,他脸上浮现出了大大的笑意。

叶以深和他差不多高,不过现在这个姿势他只能仰头看着眼前的叶以深,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的,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叶以深的威胁:“父母的死是个意外,难道你忘记了你大病一场的时候,是谁在照顾你了吗?难道还能是王管家这个外人?都是大哥我!”

“照顾?如果不是你给我吃制幻的药,我会……”叶以深说了一半的话戛然而止,但是夏晴天知道,里面有太多的委屈。

叶家的秘密啊,又露出冰山一角了。

“看到你把一切都记得这么清楚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这个大哥忘记了,所以才想回来看一看。”叶以琰说着就抓住了叶以深的手腕:“既然你这么不欢迎我,我就先走了。”

像是料到了叶以深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似得,叶以琰表现的十分泰然自若。

叶以深眯起了眼睛,松开了手,语气也平静了下来:“既然回来了,就别想我再放过你。”

“那就看看我们最后谁能代表叶家吧。”

兄弟两人之间短暂的对话让夏晴天的大脑一片混乱,这到底是一层怎么样的关系?

叶以深和叶以琰之间怎么有种……相恨的感觉?

叶以琰倒是说到做到,说走就走,还强行的把夏晴天留在了沙发上。

抱了她一下,说道:“好好表现,只要你能活着出去,就可以见你儿子了。”

说完,起身大步离开。

“滚!”

叶以深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反正沙发上的夏晴天吓的身子抖了一下。

叶以琰脚步顿了一下,最终消失在了叶家门口。

“叶……”

夏晴天真的想解释一下。

她完全不知道叶以琰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不是有意的共犯!

只是刚刚开口,就被叶以深打断:“叶总?叶少?你的称呼可真多!这样叫我的时候不会想到你的未婚夫吗?什么和未婚夫早就反手的鬼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和他的关系,故意来这里帮他愚弄我?亏我认为你对小星辰好,如此看重你!”

叶以深此时的语气里都是隐忍,眼神的失望看的夏晴天忍不住红了眼眶:“我,不是这样的。”

“不是?刚刚他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你和叶以琰是把我当成傻子吗?”

夏晴天不知道如何作答,如果知道他们背后的关系这么复杂,也许她早就说出真相了。

眼神盯着叶以深的脸,好几次想开口都被叶以深暴怒的质问打断!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生气,气到指着她的手都在发抖。

如果说刚刚在面对叶以琰还有一丝理智的话,现在的叶以深就完全丧失的耐性……

面前的夏晴天如果不是一个女人的话,可能早就丧命了。

“少爷……”王管家期间看不下去,上前低声说道:“您不要太恼怒伤了身子。”

“那我应该怎么做?”叶以深的手扬起来,似乎要打在夏晴天的脸上,夏晴天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

意料中的疼痛感没有蔓延,这是听到了王管家的声音:“夏秘书,您就先走吧!”

“……”夏晴天抬头看着叶以深被王管家拦住,知道自己现在说的越多,越会惹得叶以深恼怒,只能抿了抿嘴,起身跑了出去。

看着夏晴天离开,王管家松开了叶以深,有些不解:“少爷,您刚刚是做什么?”

如果叶以深真的想打夏晴天,也不是他能拦住的,分明就是舍不得下手。

而且呵斥夏晴天的时候并不像往常生气的样子,叶以深很少无脑,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很睿智的。

“演戏给叶以琰看,他不是想看我生气吗?那就让他看个够。”叶以深刚刚说了那么多歇斯底里的话也有些渴了,端起了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轻敌的对手,才是最容易击垮的。”叶以琰真的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小孩子吗!

他既然想看,那自己就演给他看!

闻言,王管家就想到了刚刚叶以琰和夏晴天抱在一起的画面,问道:“那少奶奶?”

“我不演的真一点,受难的还是她。等我准备好,才能保护好她,如今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叶以深叹了口气,他是完全相信夏晴天有苦衷的,觉得头开始隐隐作痛:“王管家,其实关于叶以琰,很多事情我都快要忘记了。”

“那就不要想了,反正少爷您和他,早就不是一路人了。”王管家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事重重。

自家少爷不会想太多,又想不开吧?

才好了没几年,怎么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王管家显然低估了叶以深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不会如了叶以琰的愿,想逼他吗?他偏不!

眼神都是敏锐的盯着面前的地板,叶以深把手搭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自言自语:“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你的把他丢到国外让他自生自灭,人渣的生命力往往都顽强到可怕!”

王管家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确是他当初心软了……

……

夏晴天一出门就收到了叶以琰的短信,上面只有一个简短的地址。

虽然她现在真的很想好好的冷静一下,可是想到小深晴,就只能选择了妥协的坐上了出租车。

夏晴天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一场几乎可以致命的风暴。

到了叶以琰说的酒店房间,门是虚掩的,之前叶以深找过夏晴天几次门也都是这样虚掩着的,但是夏晴天却不会心生惶恐。

直觉告诉夏晴天,里面可能会有危险……可是感性又告诉她,小深晴就在里面。

很多时候,母爱的力量足以撼动整个人生。

夏晴天推门就就把步子迈了进去。

下一秒,窒息的感觉就萦绕在了脖颈之间,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

虽然现在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也拉着,但是在关门的一瞬间,夏晴天还是借着走廊上微弱的灯光辨认出来,掐住自己脖子的就是叶以琰!

他想干什么?

夏晴天很想这样问,却没有问出口,因为叶以琰显然已经想要了她的命了,手上的力道让她一个字都吐不出口。

不用看夏晴天就知道自己现在脸色肯定铁青!

都说人死前会看到一生的事情想走马灯似得在自己眼前闪过,但是夏晴天眼前闪过的不是小深晴,也不是自己一辈子的画面,而是叶以深。

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忽然就冒出了一个想法:叶以深岂不是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了?

这个想法没有去过多的思考,因为夏晴天已经觉得自己现在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办法思考了。

原来窒息是这种感觉……

想着,身子一轻,轻飘飘的被丢在了地上。

耳边回响着人说话的声音,但是夏晴天一个字都听不清楚。身体本能的就开始大口的呼吸,连有些扎手的地毯都感觉不到。

“你真的回来找我?”

这是夏晴天听清楚叶以琰说的第一句话,捂着自己的脖子,刚刚只是感觉整个人的都要炸裂开,如今缓过来,只是觉得脖子上的疼痛像是要把自己撕裂一般。

“不是你给我发的信息吗?”

“都现在了你还和我装什么?难道叶以深真的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是不是刚刚还是让你离死亡太远了,不能让你觉得害怕呢?”

叶以琰的一番话让夏晴天觉得莫名其妙。

如果叶以深真的知道她真实身份的话,怎么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又怎么会把自己赶走?

夏晴天此时的眼睛都是血丝,盯着叶以琰的模样可以用骇人来形容!

“叶以琰!”夏晴天原本好听的声音此时有些沙哑,但是不妨碍里面充满愤恨:“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捣乱,我早就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带着我的儿子离开了!你和叶以深的争斗牵扯上我,算什么本事?斗不过叶以深就要拉上别人帮你吗!”

她想告诉叶以琰,就算他拉上自己,也还是斗不过叶以深!

因为他就是个垃圾!人渣!

“你觉得我不会杀了你吗?”叶以琰说着再次抓起了夏晴天,像是拎小鸡一样把她从地毯上拎了起来。

“那你杀了我啊!”

夏晴天丝毫不畏惧。

她现在已经有破罐子破摔的心情了。

叶以琰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不想自己顺利完成他给的任务,这种人找自己是没有用的,应该去找心理医生!

“你想激怒我杀了你,然后叶以深知道之后来找我报仇吗?”

“叶以深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是你不让我告诉他的,现在这样的语气,是希望他知道吗?”姓叶的怎么都这么难以捉摸?

“哈哈。”

叶以琰见夏晴天如此强硬的反驳自己,忽然就笑了出来,再次扬手把她丢了出去。

不过这次不是丢在地毯上,而是丢向了沙发。

即便如此,夏晴天还是被摔得肋骨一疼。

“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背叛我。”叶以琰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小小的窃听器。

这是刚刚在叶家拥抱夏晴天的时候放在夏晴天身上的,所以叶以深和夏晴天在他走后的所有对话,他都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本着有备无患的原则,才对夏晴天做了刚刚那样的事情。

只是他自以为螳螂捕蝉,忘记了黄雀在后。

听到刚刚他差点把自己活活掐死竟然只是为了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背叛他,夏晴天心中杀人的冲动更加浓烈了!

疯子,这个人肯定是个疯子!

而且还是一个和叶以深有过很深过节的疯子!

“别这样看着我。”叶以琰见夏晴天的眼睛里都是冲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已经和叶以深见过了,所以你的作用也不大了……”

作用不大?

夏晴天直接就想到了丢弃这个词汇。

兴许这两个字在其他地方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但是用在眼前,夏晴天只能用幸福来形容!

如果叶以琰真的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用,不再联系自己做什么事情,夏晴天愿意立刻跪地磕头感谢苍天!

可是事与愿违,叶以琰不榨干她,是不会甘心的。

“我给你自由,但是你的儿子治病这么久,也浪费了我不少精力,想来换他的话,就用叶以深的地图。”

“混蛋!”

夏晴天不是傻子。

她刚刚看了整个房间都没有见到小深晴,叶以琰如今说什么给自己自由的废话,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许诺!

什么狗屁承诺找到什么什么东西就把小深晴还给自己,夏晴天如今真真切切的清楚,都是骗她的!

能骗了她一步又一步,只能说夏晴天是关心则乱,如今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再无脑的母爱,也恢复了一些理智了。

叶以琰知道,一个人被逼到了极致,就会爆发出自己的潜能去反抗。

夏晴天的冲动在他的意料之中!

所以他表现的很淡然,不紧不慢的,脸上还一直带着那抹欠揍的笑容。像早就知道一场暴动会发生的领导者,给了企图反抗自己的人当头一棒:“我是想把小深晴带过来的,可是他的身体忽然变差,所有现在在医院躺着。我还想帮你链接视频,但是他已经进入了无菌病房,外人不能随便进入。”

“你!”

用小深晴卖惨来威胁自己吗……

夏晴天死死的咬紧了后牙槽,她多想和叶以琰来一个鱼死网破!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她从一开始,为了就不仅仅是自己。

深呼吸了一下,夏晴天还是冷静不下来,死死的抿着嘴,生怕自己一张口,就是对叶以琰深深的怨念!

叶以琰像是在欣赏夏晴天的痛苦似得,脸上都是戏谑:“我说到做到,拿地图来换人。”

“事已至此,你要我怎么去拿!”夏晴天觉得叶以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见自己了!

“游戏最好玩的部分已经结束了,你对我的利用价值也没有多大了,所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叶以琰觉得叶以深痛苦,他就能感觉到阵阵的快感!

可以说是十分的恶趣味!

他已经想到了叶以深知道真相之后的模样,肯定会对自己产生质疑吧!哈。

叶以琰的脸上由衷的浮现出了一丝发自心底的微笑,很快就又变成了阴沉沉的了冷笑,看着怒目圆睁的夏晴天,说道:“如果你再这样看我话,我可能就会把你的心头肉从病房里接出来了。”

“好!”夏晴天握紧了双手,从牙缝里吐出了一个字。

叶以琰果然神经不正常!

刚刚他的话分明就是告诉他可以让叶以深知道真相,可是在此之前他做了那么多让叶以深误会自己的事情,就算现在叶以深知道了真相也会觉得自己很心机吧?

况且刚刚进来之后怀疑自己暴露的真相给叶以深就要掐死自己,如今又说出这样的话……说来说去,他就是不能看别人过的比他好!

损人不利己,就是他在最终目的。

“拜拜。”

叶以琰根本不在意夏晴天怎么想自己,反正他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夏晴天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现了自己的愤怒和不满,出去之前把门狠狠的摔上,整个门框都跟着抖了一抖。

听到摔门的声音,一直在另一个房间里的夏安良抱着小深晴走了出来,觉得有些奇怪的问道:“叶少,您把棋都走到这一步了,让她和叶以深摊牌,岂不是前功尽弃?”

“啧,叶以深如果真的是一个任凭我牵着鼻子的人,就不会站到今天的位置。就要给他出其不意的感觉,况且这局开胃菜我已经吃腻了,游戏也没什么玩头了,是时候进入主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