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谁先动,谁先死/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琰说着看了一眼乖巧不哭闹的小深晴,眼神就露出了一抹厌恶:“长的还真是像叶以深!”

他和叶以深的争斗,真的要开始了!

夏安良没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把怀中的小深晴抱紧了一些。之前他是一直认为叶以琰的手段很轻易就可以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自从见过叶以深自后,夏安良深刻的意识到,两头猛兽谁都不会轻易的倒下去,一旦开始,就要撕咬到对方毙命。

夏安良现在的想法和夏晴天很相似:姓叶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好在叶以琰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对小深晴做什么,看了一眼手表就走出了门。

他觉得玩腻了,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只是一场游戏罢了,但是对于夏晴天来说,这简直就是玩命!

没有地方可以去的她回到了叶以深买下来的房间,躺在床上的时候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好疼……

果然和神经病是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

夏晴天现在已经被他折腾的也有些神神叨叨的了,总觉得他是在给自己设计陷阱。

今天说是不管自己用什么方法,也许在自己真的用了之后,就会改口说自己不听他的话。

他是不是非要了自己的命才甘心!

夏晴天觉得自己简直要抑郁了。

忙碌了这么久,却碌碌无为的,什么都没做好,小深晴的面也没有见到。

她到底在做什么?到底要怎么做?

外面的行人衣服越穿越厚,冬天就要来了。

她的冬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想着,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夏晴天一动不动的。

之前她还会紧张是不是叶以深,但是现在她就想和这个世界隔离好好地冷静一下。况且她和叶以深现在的局面,外面怎么可能是叶以深?

至多是收水费的。

外面的敲门声一直坚持不懈的响着,夏晴天就直接屏蔽,闭着眼睛装睡,像是装给自己看的。

她的精神已经要崩溃了!

说来说去,她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罢了,被卷入这种的事情还要独自承受,她觉得自己还没有疯已经是个奇迹了!

真的很想大哭一场,可是每次抱住枕头佯装的朋友的时候,却又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她之前果然还是太年轻,总觉得自己动不动就走到了绝境,进退两难。如今看来,她低估了生活,没有最差,只有更惨,可能就是她人生的写照。

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怕写成小说都没有人相信!

想着,就红了眼。

太专注的同情自己,夏晴天连有人进门都没有发现,等她发现的时候,叶以深已经站在她面前的,眉头紧锁,眼瞳里倒映着她的模样。

下意识,就是慌乱!

刚刚她一回来就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随手丢在了地上,表示对叶以琰的不满。

她现在可是……她自己啊!

“嗨。”

看着捂着自己脸的夏晴天,叶以深苦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才能变的聪明一点?”

一句话,就问愣了夏晴天。

她的眼睛从指缝里露出来,看着一脸无奈的叶以深,呆呆的问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我只是奇怪,你真的以为所有人的智商都和你一样吗?”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叶以深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和发红的眼眶,语气里都是怜惜:“我早就发现是你。”

“那你为什么……”夏晴天觉得自己现在仿佛如鲠在喉,一句话说了一半剩下的半句怎么都说不出口。

见状,叶以深就体贴的帮她问了出来:“为什么不出戳穿你吗?”

看着她点头,叶以深没有回答,低头吻上了她,很温柔,温柔的好像这是一场梦一样。

吻了好久好久,他才在夏晴天的耳边呢喃道:“我的女人演技再怎么拙劣,我也是要捧场的。”

“可是,你不怪我吗?”夏晴天其实已经在脑海里幻想过叶以深知道真相之后的表现了。

愤怒也好,失望也罢,唯独没有眼前的这一种。

她也是怕叶以深对自己愤怒失望,才会独自红了眼眶。

“怪你,怪你不肯告诉我真相,让我和你一起承担。”叶以深抱紧了夏晴天:“我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和你在一起。”

在夏晴天刚刚离开之后叶以深表现的很冷静,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但是在知道夏晴天去见了叶以琰之后,就开始有些焦灼了,等到得知夏晴天独自回了租房,根本就坐不住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和叶以琰冷静的对弈,事到临头才发现,叶以琰抓他的软肋真的抓的特别的准,什么都可以让他置身事外,唯独夏晴天不行。

所以来找夏晴天的时候,叶以深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都是我的错。”

被叶以深越抱越紧,夏晴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坚强了这么久,她真的疲惫到觉得呼吸都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她隐忍的哭声,听在叶以深的耳朵里,叶以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他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夏晴天,要让她受这么多的委屈,要让叶以琰这个变态盯上她!

“我以后会一直在你身边。”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决绝:“我爱的只有你一个,所以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想到了这段时间的种种,她还以为叶以深变了心,没想到是早就发现了自己。

抓紧了叶以深的衣角,语气里都是哭腔,在叶以琰哪里受的委屈都发泄在了这里:“刚刚在叶家你为什么要我走?”

“因为我看到他在你身上留下了窃听器,我担心他伤害你。”

窃听器?

夏晴天根本不记得,委屈冲淡了这个疑惑,鼻涕眼泪都蹭在了叶以深的身上:“那你现在就不担心了吗?”

“现在有我在你身边……”叶以深把夏晴天抱的更紧。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直到汗水把他们两个的衣服都浸湿,夏晴天才算的依依不舍的松开。

不得不说,哭一场之后好多了。

叶以深的肩膀和胸膛,依靠上去之后果然感觉很好!

哭也哭够了,相认的戏码也算上演完毕,夏晴天就顶着自己红肿的眼睛看着叶以深,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叶以深一言不发的听她说完,眼神就锁定在了她的脸上,这样的神情让夏晴天想到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是觉得自己一直都在骗他吗?

也对,不管是接近他还是和他发生关系,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如果他不生气,才是不正常的吧。

夏晴天就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

“你是说,我和你有一个男孩,叫小深晴……”

“嗯……”

没有意料之中的质问和愤怒,只有叶以深想是在自我嘀咕的疑惑,夏晴天抬眼看着他,他脸上的神情,夏晴天从来没有见过。

在夏晴天眼里叶以深的喜悦是很少的,每次即便有了开心的情绪也会选择隐忍,但是现在,他的眼神熠熠生辉,仿佛在发光!

下一秒,这样的神情就消散,他的脸色骤然就变成了阴郁:“叶以琰真的是活腻了!”

叶以深觉得幸亏自己的心脏还算强悍,不然如此的大喜大悲,他可能早就昏死过去了。

和夏晴天真的有了孩子,而且活的好好的,简直是这段时间来叶以深听到最好的消息!也是他最期盼的消息!

他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觉得有了孩子之后,自己和夏晴天之间的羁绊变得更加的深了,有了血脉之间的联系。

孩子,就像是爱情的见证,见证彼此从两个人变成了再也不能分开的一个人。

可是孩子现在被叶以琰控制着,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的理智,叶以深早就冲过去用枪抵着他的头了!

叶以琰肯定不会好好的照顾小深晴,小深晴那么小就要遭受病痛的折磨……只是想到,叶以深就觉得心如刀割。

几乎想都没想,叶以深直接笃定的说道:“那个地图,我给他!”

“……”

夏晴天默不作声的看着眼前的叶以深。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地图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叶以琰的表现让她知道很重要!

眨了眨眼,问道:“是我在你床头柜上发现的那个吗?”

“是。”叶以深没有否认:“觉得用来当杯垫很顺手,就放在那里了。”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随随便便放了一张报纸在自己的床头柜上一样。

夏晴天不由的就产生了质疑,叶以深真的没有搞错吗?

叶以琰那么费尽心机就是为了一个……杯垫吗?

“其实它应该是个什么藏宝图。”叶以深对夏晴天什么都没有隐瞒,直白的说道:“不过我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当初叶以琰拿走了一半,另一半留在了我这里,看样子他是想去找这些子虚乌有的宝藏。”

藏宝图?

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她还以为这样古老的东西和古老的词汇只能在电影里才能听到看到,没想到竟然就发生在了自己身边!而且自己还参与其中!

晃了晃脑袋,不管是什么东西,她都没有兴趣,满脑子只有她的小深晴!

叶以深也不想让她纠结这样的事情。

之前他一直不想纠缠在这趟浑水之中,如今已经站在了里面,就只能选择想办法站立在其中!

担心归担心,叶以深和夏晴天相认的喜悦还是不能抹杀的,特别的刚刚夏晴天哭的梨花带雪,叶以深看的格外心疼。

想着再次捏起了她的下巴,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

下一秒,大手就覆盖在了夏晴天纤细的腰肢,夏晴天身子一软,双手就勾住了叶以深的脖子。

两人原本就在床上,身子一倒就躺了下去。

之前做这些羞羞事情的时候,夏晴天心里不是排斥就是紧张,如今只想把自己都交给叶以深!

所以在叶以深褪去她身上所有衣服的时候,夏晴天的手就抓住了他的腰带,生涩的帮他解开。

原本叶以深就已经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了,被这样一挑逗,更是难以忍受,毕竟对于吃夏晴天这件事叶以深已经筹划了很久,好不容易到了嘴边,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身下隔着那层薄薄的遮羞布,顶在那份柔软,不紧不慢的摩挲着,沙哑的声音让夏晴天觉得有些听醉了:“想要吗?”

“嗯……”夏晴天回应他的时候,眼神都没去看他,闪闪烁烁的。

叶以深也想要,却就不进去,只是在外面徘徊着,等到夏晴天忍不住抬起双腿夹住了他的腰之后,才大手一扬扯掉那蹭隔阂,直接进入。

进入之后,叶以深额头上的血管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双手抓住身下人的手腕,强迫她完完全全大字呈现在自己面前,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呼吸急促的说道:“叫我什么?”

“叶,叶……”

一个叶字刚刚出来叶以深就不乐意了,忍都不忍了,大刀阔斧起来!

夏晴天顿时就反抓住了他的手掌,十指紧扣,抓的死死的。

可是叶以深却停住了,又把刚刚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夏晴天正在云巅之上,像是被高高的抛起,忽然就开始急速的下坠,忍不住就哼咛了出来。

“老……”夏晴天知道叶以深想听到她叫什么,可是就是不肯说出那个字,叶以深一个急刹,直接就抽了出来。

眼睛斜看着她,故意说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走了。”其实他哪里舍得走。

夏晴天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看向他的眼神只能用眼波流转形容。

叶以深刚刚树立起来的意志就这崩塌了下去,即便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是选择了再次俯身。

当然,在此后的几十分钟里,叶以深不止一次听到了他想听的答案。

兴许是做了让人觉得愉悦的事情,所以夏晴天心中的抑郁得到了一些纾解,看着抱着自己的叶以深,夏晴天低头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上。

叶以深伸出手把她的发丝缠绕了自己的手指上,眼神懒懒散散的,不过却难以掩盖自己心中凌厉的想法。

“小深晴怎么办?”夏晴天在说出这件事之后,就觉得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叶以深的身上,自己轻松了不少。

毕竟叶以深给人的安全感很强!

“我会解决好的。”

“可是……”她也很想贡献出来自己的力量,毕竟小深晴是她的亲生骨肉。

叶以深知道夏晴天在想什么,吻了吻她的发丝,沉声说道:“我已经错失了他的出生,身为一个父亲也应该做些什么。”

“可是如果不是我当初任性的话。”夏晴天对于这件事,其实是有些懊恼的。

当初她不仅仅害了自己,还害了小深晴和叶星悦,同时让叶以深也那么痛苦!

“过去了。”

叶以深不是一个喜欢往事随风的人,一是一二是二,但是他不愿意苛责夏晴天什么。

舍不得。

想到当初和夏晴天相爱相杀的模样,叶以深也觉得懊恼,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就让那些回忆起来会影响两人感情的事情都如风!

夏晴天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一直在漂浮的浮萍,飘飘荡荡在,跟着风雨找不到一处安宁。

但是在叶以深怀中,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归宿。

睡下了她被叶以琰带走之后的,第一个好觉。

只是,叶以深就睡不着了。

他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好像词汇量匮乏了似得,叶以深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有条理的,心情的规划也很清楚,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刚刚接触这类情绪的似得。

看着已经睡熟的夏晴天,叶以深眯了眯眼睛,磨磨蹭蹭根本不是他的性格,既然叶以琰蛰伏了这么久,非要再来咬自己一口,自己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最重要的是,他不让自己心情舒畅,自己也不会让他好过!

已经要嚣张跋扈了,就别想息事宁人!

外面无边的夜色好像蛰伏了许多蠢蠢欲动的猛兽,但是有夏晴天在身边,叶以深没有觉得丝毫的不适。

他没有无畏的英雄梦,只想保护身边的人,可以一直这样睡下去。

下巴在她的头顶上蹭了蹭,叶以深轻声说了一句:“晚安。”

……

兴许是昨晚睡的太好,夏晴天醒的很早,睁开眼的时候叶以深还在睡着。

难得有她比叶以深醒的要早的一次。

夏晴天就想去做好早餐,毕竟这里不是在叶家,没有厨娘做现成的早餐等叶以深醒过来的时候吃。

直到叶以深浅眠,所以夏晴天就蹑手蹑脚的,生怕把她吵醒。

不过在最后起身的时候,忽然身子一重,就被叶以深牢牢的禁锢在了自己的怀里。

“去哪?”叶以深眯着眼睛,脸颊和她的脸颊蹭在一起。

“做早餐。”

夏晴天老老实实地的回答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忽闪忽闪的:“我吵醒了吗?”

“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从来不敢睡的太深,我怕醒过来的时候,就失去你。”

叶以深现在的声音带着慵懒,就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样。

发自内心的喃喃自语。

夏晴天再次感觉到了一阵的愧疚,抿起了嘴,低声说道:“那你再睡一会儿,我不会再贸然离开了。”

“没有你在身边睡不着。”

夏晴天在身边,叶以深说起来情话简直是信手拈来。

两人的相处模式简直像是在热恋。

就这样在床上躺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一直磨蹭到了中午,叶以深在夏晴天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暧昧的印记,就把她拖了起来。

带着她去‘念晴’吃了饭,并且极其高调的带着夏晴天在叶氏集团逛了一圈又一圈,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夏晴天回来了!

也幸亏琳达不在,不然肯定要八卦死。

想到琳达,夏晴天问道:“琳达现在到底在哪里?”

“法国。”

“你不是说!”

夏晴天原本以为琳达根本不在法国,叶以深就只是带她出去溜达溜达,没想到琳达竟然真的在!

可是后来他还说琳达带着小星辰又去了其他地方!

“我说什么?”叶以深一挑眉,选择性遗忘了自己说过什么,笑道:“原本想带你去度蜜月,谁知道你那么不解风情。”

自己不解风情?

当时那种情况,她能解风情才奇怪吧?

她又不是叶以深,早就洞察了一切,还傻乎乎的演着自己的戏。

见夏晴天嘟起了嘴,叶以深就笑了起来,把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说道:“我已经炫耀完了,你是不是也要以女主人的身份回叶家了?”

“你的仪式感很重啊!”夏晴天仰头看着叶以深,被他带着往前走:“现在不是应该做些事情吗?”

比如去找叶以琰之类的!

即便夏晴天不说,叶以深也是这样想,但是他表现的云淡风轻:“我今天就会去找他,你在家里做好饭等我回来就可以了。”

“那……”

夏晴天的‘小深晴’还没吐出来,就听到叶以深继续说道:“会带着小深晴一起!”

虽然有些怀疑,毕竟叶以琰那么的难缠,但是叶以深说出这样的话,夏晴天还是选择了相信。

他想做的事情,很少有做不到的。

况且见叶以深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夏晴天就没有太过于担心,如果真的危险的话,他就不会这样轻松了吧?

其实,叶以深丝毫都不轻松。

把夏晴天送回叶家之后,立刻就只身走出了门,叫上方毅开始静静的等叶以琰给自己打电话。

方毅看着坐在车子后面一动不动,也不说去哪里的叶以深,就小心翼翼的问道:“主子,是不是少奶奶离家出走了?”如果不是的话,自家主子现在的神情也太恐怖了吧!

“不是。”

“那就好……”方毅顿时就松了口气,然后想起来了什么,继续说道:“赵峰说想约见您。”

“他不是被禁足了吗?”

“偷偷跑出来的,好像有什么急事,说在老地方等你。”

方毅只负责传达,叶以深的决定他是不敢干预的。就静静的等着叶以深回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