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他的女人和他的孩子/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思量了一下,说道:“去找他吧。”

言毕,车子就行驶了起来。

方毅总觉得今天的叶以深有些奇怪。

等到了地方,方毅问道:“要在外面等您吗?”

“等着吧,要不了多久的。”

叶以深说着就走了进去,让方毅觉得更加奇怪的,以往叶以深和方毅喝酒都会宿醉,所以每次都会让他先离开。

今天是怎么了?

不光方毅,赵峰也觉得叶以深有些奇怪,他等叶以深一进来就开始痛斥叶以深对自己做的罪状!

害的他在家里都快要闷出病来了!

叶以深一言不发的,就坐在一旁看着他,看的他心里发毛:“靠!叶以深,你这是哑巴了?”

“你想我怎么吐槽你?”叶以深一句反问让赵峰翻了个白眼。

他给叶以深倒上了一杯酒,示意他喝下去,叶以深却推在了一旁,说道:“叶以琰回来了。”

“卧槽?”

一句话吓的赵峰倒酒的手一抖,洒了满满一桌子。

眼角抽搐着盯着叶以深的脸:“谁?”

“叶以琰。”

“你那个变态大哥还没死啊?”

听到他说叶以琰是自己大哥,叶以深斜眼看了他一眼,赵峰顿时就开始眼神乱转的装迷糊。

“我这次一定要和他算账算清楚。”如果不是他招惹到夏晴天,兴许自己还能饶他一命!

“你那个大哥……不不不,我是说那个变态,我是不想招惹,你告诉我干什么?”

“他不配是叶家的人,所以我不会用叶家的势力去对他做什么。”

叶以深的暗示已经很明显的,赵峰的神情就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我可是不想去招惹疯子……”

“死在叶家手下的势力,他总觉得我在欺负他。”

“可是叶家当初早就被他弄的七零八碎的,都是你这么多年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赵峰撇了撇嘴,虽然知道惹上叶以琰这种人很麻烦,但是知道当年那么多是是非非他,还是选择了点头。

赵峰见自己答应了下来叶以深还是动都不动面前的酒杯,就有些不乐意,再次诉起苦来:“因为你我受了那么多的苦,你来找我我还愿意帮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话音刚落,叶以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理都没理赵峰就接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那边不是别人,正是夏晴天。

听到她有些担心自己的声音,叶以深紧绷的神情就稍稍松懈了一些,低声说道:“我还在外面,你先休息吧。”

“其实我是想说,没有把小深晴带回来也没关系的,这是一件长远的事情。”

夏晴天就是被叶以深走之前说的话搅乱了心思。

叶以深这个人言出必行,他说要把小深晴带回来这件事夏晴天是一点都不怀疑的,只是担心时间问题。

如果没有把小深晴带回来,他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这样想着,夏晴天就忍不住给叶以深打了电话。

“我自己会有打算的,你不要担心我。”叶以深的声音很是温柔,听的一旁赵峰眼睛瞪的硕大无比。

那边的夏晴天又说了很多,都是安抚叶以深的,叶以深就也含情脉脉的说了一些赵峰根本不想听到的词汇……

等到身边的叶以深挂断了电话之后,赵峰直接就阴郁的盯着他,逼问道:“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谁?说好一起单身一辈子,你却先找了女人!还是不是兄弟了?”

“谁要和你一起单身一辈子,我分明早就结婚了。”叶以深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有些嫌弃,深深的伤害了赵峰。

这也让赵峰眼角抽搐了一下,问道:“那你刚刚的电话,难道是……”

“我找到她了。”

叶以深泰然自若的,说起她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根本让人不敢确认是冷酷的叶以深!

“靠!”赵峰忍不住就骂了一句,然后立刻反应过来问道:“那夏秘书呢?是不是就……”

“不是。”叶以深直接就打断了赵峰的话:“她是我的。”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还想脚踩两只船啊?”

赵峰的谴责让叶以深理都不理离,刚刚放在吧台上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看了一眼屏幕,就接了起来。

几分钟后挂断,自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

八卦的赵峰就在一旁吐槽:“是不是夏秘书或者你的小娇妻发现了你恶劣的行为?哈哈!”

听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叶以深修长的双腿站在了地上,扭了扭脖子说道:“夏晴天就是夏晴天,从来就只有一个,你的人安排给我,我明早就要用。”说着,就潇洒的和他擦肩而过。

刚刚那个人不是夏晴天,而是叶以琰。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很好。

径直的走出去上了方毅的车,叶以深看着外面的夜色,一言不发。

方毅等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道:“主子,现在是去哪里?回去吗?”

“不回去。”叶以深心里也的确是憋着一股气的。

眯了眯眼睛,说了一个地方,车子立刻就飞驰了出去。

叶以深一夜未归,夏晴天就一夜没睡,一直等到了天亮。

王管家昨晚睡下的时候就看到夏晴天坐在沙发上,第二天一早起来,又看到她在沙发上,赶忙过去询问:“少奶奶,您不会是一夜没睡,都坐在这里吧?”

夏晴天抬头,眼中的血丝和脸上的疲惫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她却还是笑着否认道:“我只是晚上睡不着才出来坐着的。”

王管家看她身上和昨天一样整整齐齐的衣服就知道她说的是假话,赶忙说道:“哎呦,您就不要担心少爷了,您只要照顾您自己,少爷也顺心。”

“可是他昨晚说了要回来……”夏晴天真的担心他和叶以琰发生冲突,出什么事情。

叶以琰这个变态,什么做不出来?

“叶以琰的手段还不至于高超过主子,少奶奶您真的没有必要担心。”

王管家的话也不知道是安慰夏晴天,还是真的这样认为。

夏晴天丝毫没有被这番话影响,沉吟了一下,说道:“也许这么久过去,叶以琰变了呢?”

“少奶奶低估了少爷。”王管家笑了一下,再次重申道:“请您快去休息吧,不然少爷来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交代。”

虽然一夜没有睡,此时浑身肌肉都是僵硬的,夏晴天却是真的不想去睡觉。

脑海中闪过了叶以琰一个又一个的画面,紧接着出现的就是叶以深出事场面……不由的打了个抖,想再给叶以深打一个电话。

看出了她在想什么,王管家赶忙说道:“如果少爷真的在忙,您还是不要……”

话即便没有说完,夏晴天也明白了,自知自己这个想法是无理的,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耐不住王管家规劝,夏晴天从沙发上站起来,去了自己的房间。

真正的是自己的房间。

不过什么心情都没有,紧紧的握着手机期盼叶以深能来个电话或者是短信。

如果叶以深真的因为小深晴发生了什么意外,夏晴天根本不敢多想,只能一个劲的祈祷。

叶以深千万不能有事情啊!

千万,千万!

此时的叶以深,像是感觉到了夏晴天的担忧,左眼跳了一下,不过却依旧端端正正的坐着,看着对面的男人。

叶以琰脸上带着笑意,盯着叶以深一直看着,最后忍不住先开了口:“二弟,好久不见。”

“我不是你二弟,而且也根本不想和你相见。”叶以深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没有一丝的起伏。

闻言,叶以琰笑了一下,答非所问的说道:“我都忘记了,之前我不是刚刚和我的未婚妻去找过你吗。”

“闭嘴!”叶以深眯了眯眼睛,直截了当的说道:“把我儿子还给我!”

“看来知道真相了呀,当然可以。”叶以琰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满满的都是爽快:“你的动作还真是快……半天而已,不过放在我头上的枪是不是要拿下来我们再谈?”

方毅闻言看了叶以深一眼,见叶以深依旧面无表情,就继续用枪抵在叶以琰的太阳穴上。

叶以琰好像根本不慌似得,只是耸了耸肩,像有生命危险的不是他一样。

两人又僵持了一阵子,叶以琰说终于还先松了口:“不如来一个交易吧,你的妻子现在我已经还给你,想要你的儿子,就把地图给我。”

话音未落,叶以深就把东西丢在了他的身上。

如此的爽快,叶以琰倒是迟疑了,伸手拿起来放在面前看了一会儿,就抿起了嘴:“给我一个假的,你是什么意思?”

“我还不至于给你一张假的。”叶以深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都是轻蔑:“什么宝藏我根本不感兴趣,毕竟我不需要去发这笔横财!”

可能是得到的实在是太简单,叶以琰疑神疑鬼的,又看又摸,时不时的还看叶以深一眼。

他也分辨不出真假,刚刚的话只是想诈一下叶以深。

叶以深的耐性都要被耗尽,直接起身就揪住了叶以琰的衣领,吓的方毅差点走火!

方毅在一旁心有余悸的后退了一步,以为叶以深是想象征性的教育叶以琰一下,毕竟小主子还在他的手里,没想到叶以深动手直接就把他摔在了地上。

这里的地板是木质的,闷响的声音听着就很痛!

叶以琰也不挣扎,就任由叶以深把他摁倒在地,身上挨了好几下,然后露出了阴测测的笑,低声说道:“打吧打吧,你现在怎么打我,我不会怎么样对你,就会怎么样对你儿子。”

这话有些幼稚,但是的的确确威胁到了叶以深。

拳头紧紧的握了一下,最终还是松开,看了一眼叶以琰房间里的人,说道:“你们谁知道孩子在哪,说出来我饶你们一命!”

是的。

此时房间里有很多叶以琰的人,但是都被叶以深的控制着,根本动都不敢动的,生怕擦枪走火。

即便这样说,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的,毕竟叶以琰现在还在。看样子平常这群人被叶以琰压迫的不轻。

叶以琰像是有些得意,躺在地上,脸上依旧是那抹欠揍的微笑:“好了好了,毕竟我也算是一个长辈,我对我的侄子,我只是想替你照顾一下。如今你上门来要人,我让人把孩子还给你,从此以后我们就一拍两散。”

“我们早就一拍两散了!如今是你不知好歹非要亏欠我!”叶以深并没有打算和他一拍两散,声音里都寒意:“我要的不多,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

说话的时候,已经伸手把叶以琰的胳膊卸了下来!

只是脱臼而已,但是疼痛却是可想而知的!

当初叶以深这样对星月,他疼的差点昏过去!但是叶以琰却好像没事人一样,一声不吭的看着叶以深,还勾了勾嘴角:“你还没有见过的儿子吧?也想他完完整整的出现你面前吧。”

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些威胁。

叶以深真的有直接把叶以琰弄死的冲动,可是脑海中闪过很多,还是选择了隐忍:“你觉得我是真的找不到吗?”

“你可以,可是找到的人是死是活,就说不定了。”叶以琰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手中的筹码是一个孩子,反而觉得很是正常。

不得不说,这话成功的威胁到了叶以深。

他早就不是当初冷漠到破罐子破摔的人了,如今夏晴天把他变的有情有义起来,很多事情也不再愿意做的太绝。

见叶以深不说话,一只手还掐着自己的脖子,叶以琰继续说道:“这次的斗来斗去就算是我输了,不如就中场休息一下,你一家团聚,我找宝藏,大家皆大欢喜。现在你也疲惫了,等过段时间再来和我争个你死我活才好玩。”

这番话根本就是混账话。

叶以深真的很想把他的另一个胳膊也卸了!

深知放虎归山的后果,叶以深却有自信,当初只是自己不想看到叶以琰所以让他嚣张的那么多年,如今他已经招惹到了自己,就别想再逃走!

况且……

叶以深沉吟了一下,说道:“可以。”

然后起身,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

两人好像达成了某种共识一般,几个小时后,叶以琰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门忽然被打开,夏安良赶忙走进来,询问道:“叶少,您没事吧?”

“不是还活着吗?”

“那其他人……”

“都被叶以深带走了。”叶以琰的语气很云淡风轻,像是被带走的不是自己的手下,而是一些阿猫阿狗罢了。

见他这样,夏安良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要说什么,只能沉吟了一下说道:“叶少,听说叶以深把我们在国内的所有钉子都拔了。”钉子,说的就是势力。

叶以深确实厉害,昨晚还没有动静,一早就直接来了这么一手。

而且小深晴也被叶以深接了回去,现在即便叶以琰安全,也实在是有些棘手!

叶以琰却好像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样,问道:“我不是一直让你盯着叶家所有势力的动态吗?”

“这次的人好像不是叶家的……”

叶以琰冷笑了一声:“叶以深厉害了,还暗藏了那么多的势力吗?”

啧啧了两声,继续说道:“没关系,总要给他一点甜头,让他觉得生活就起起伏伏。”

“叶少。”见叶以琰好像真的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夏安良忍不住就说道:“我们是不是要暂时躲一躲。”如果他没有记错的的话,现在叶以琰在国内身边好像就只剩下自己一个手下了。

至于原因,还是因为是他把小深晴交给了叶以深,叶以深心情好才放了他一命的。

“躲什么?他不过是拿走了一个没有什么用的护身符。”叶以琰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打的有些淤青的嘴角:“这笔账慢慢算。”

“是……叶少您的手臂怎么了?”

“回去。”叶以琰冷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现在出国,也是最好的选择和办法。

国内叶以深能处理的这么快,国外就不一定了!

毕竟叶以琰在国外发展了那么多年,还算根深蒂固。

这样的做法其实和躲没有什么两样。

夏安良不敢多说,只是有些好奇,叶以琰到底还留了怎么样的一手,才能这样的无畏。

好几次他都觉得叶以琰是自己非要把自己往失败上逼的,因为叶以琰非要图一个好玩,刺激……世界上可能真的没有人懂他怎么想的。

莫名的,夏安良就出现了一个想法,但是很快就压制了下去。虽然年龄比叶以琰大很多,却还是低眉顺眼的跟着他的身边走出了门。

同样都姓叶,叶以琰此时处处不得意,叶以深可是春风得意!

抱着小深晴的手就没有松开过,左看右看的,怎么看到觉得是自己的儿子!

小深晴也不怕生,直接就抱着叶以深的手掌,玩的不亦乐乎。

“主子。”叶以深是被幸福冲昏,开车的方毅还是很清醒的,小心翼翼的问道:“叶以琰就这样放走吗?”

“我需要借他的手知道一些东西,况且说好了小深晴还给我就暂时放他一命,说到做到。”叶以深说着捏了捏小深晴的脸蛋:“爸爸是不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小深晴没有回应,方毅却有些担忧:“主子,恕我直言!和他这种人要什么信誉?如果您不想违背自己我替您去!想知道什么,我也可以替您查!”

“不要说了。”叶以深眼神冷了下来,看了方毅一眼:“我现在不想说他,开你的车。”

闻言,方毅只能死死的抿起了嘴。

他是为了叶以深好,但是却也不能说太多。因为叶以深决定的事情很少改变,而且叶以深这样做肯定也是有他这样做的理由,不过是他不想说罢了。

叶以深这样做的确是有自己的想法。

他给叶以琰的地图不是真的,而是连夜拷贝出来的,前面一些开始是真的,到了后面的地点就不是了。即便对叶以琰要找的东西不好奇,他也不会让叶以琰太顺心!

至于之后……叶以深也很想知道叶以琰到底是要找什么,这样的煞费苦心。

所以把他的地图照过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还有就是当年的事情,即便过去再久,如今被翻出来,他就一定要知道所有的真相!

提起了叶以琰之后叶以深的情绪就不高涨了,抱着小深晴把玩着他的小手,到了叶家之后才算说了对方毅说了一句话:“你去把小小星辰接回来!”他觉得叶以琰很可能对另一个孩子下手。

方毅点了点头,目送叶以深进门之后,立刻上车驱车离开。

进门后叶以深还没想到要怎么和夏晴天说,就看到了坐在饭桌前的夏晴天,刚想问些什么,夏晴天直接就扑了过来,语气有责备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心:“难道你打个电话都不会吗?还让我给你做晚餐,我做了你却不回来吃!”

夏晴天是真的很担心,忍不住就絮絮叨叨了起来,闻言叶以深有些无奈,直接一手抱着小深晴,一手把她揽在了怀里亲了一下:“我说会把小深晴带回来,就一定会带回来。”

说着,小深晴很配合的抓住了夏晴天的脸。

那一刻,夏晴天才如梦初醒!

这是孩子,这个孩子是她的小深晴!

刚刚看到的时候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小深晴和视频里一样,但是似乎又不太一样。

果然小孩子一天一个变化!

就好像是大脑死机了一样,夏晴天有些手足无措的,趴在叶以深的怀里好几次想去摸眼前的小可爱都忍了下来,到最后她甚至自言自语道:“早知道昨晚就睡一会儿了,都出现幻觉了。”

话音未落,叶以深直接把小深晴塞到了她的怀里。

夏晴天真真切切的一愣!

叶以深太清楚夏晴天现在在想什么了,当初自己对她日思夜想的时候比现在激动多了!所以才会每次她露出马脚的时候都觉得是自己的幻觉,不然早就发现她拙劣的小把戏了。

看着眼前眼眶发红的夏晴天,叶以深心中彻彻底底的柔软了起来……

他的女人和他的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