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爱是洪水猛兽,你是盖世英雄/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夏晴天放下筷子抽出餐巾纸准备擦嘴的时候,叶以深故意问道:“吃饱了吗?”

“嗯。”

不知道下一句就是坑的夏晴天直接就跳了下去,见她这么配合,叶以深就抖出了自己下一句话:“少吃一点,不然晚上该吃不下了。”

话音刚落,只是一秒钟,夏晴天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

这样的夏晴天简直太可爱!

叶以深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看到他现在竟然还有脸笑自己,夏晴天就有些恼怒。桌子下面的脚踢向了他,他一躲,上面伸手就抓了她的手腕,眼含暧昧:“走吧,回家。”

这么温馨的话,夏晴天却硬生生的听出了****的味道!

忍不住咬牙切齿!

别过头故意不配合的说自己不要回去,要带小深晴出去逛街,叶以深就由着她,和她出去慢吞吞的逛了很久的街。

只是小深晴现在这么小不能玩游乐场的设施,所以带着他逛街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很快就乏味了。

该回的家总要回。

最后找遍了所有借口不愿意回去的夏晴天,还是被叶以深早早的带了回去,至于小深晴,直接就放在了小星辰的婴儿床上。

“小深晴睡在这里,小星辰回来怎么办?”

夏晴天在让小深晴和自己睡在一起,准备帮自己挡住会兽性大发的叶以深……

叶以深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理直气壮的开口道:“再买一张就好了,况且这张床这么大,难道还不能睡下两个孩子吗?”

夏晴天抿起了嘴,果然是男人,照顾孩子竟然这么的随便!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两句,就被叶以深公主抱了起来。

小深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妈妈被自己爸爸抱走,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

夏晴天知道叶以深想把自己抱到哪里去,就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于理俱争的说道:“你说的是晚上,现在才下午四点钟!”

“对于我来说就已经是晚上了。”叶以深说话丝毫不害臊。

夏晴天一窘,他过的这是哪国时间?

梗着脖子想反驳,叶以深却做出了一副不听的模样。

况且房间之间挨的很近,她也说不了什么,就被叶以深抱回了他的房间。

刚刚在医院被逼着接受的夏晴天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就被抱上了床。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眼前开始脱衣服的叶以深,夏晴天直接就抱住了自己的身前:“大白天的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你就不工作吗?”

“身为的秘书工作不是应该你做吗?我只需要负责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就好了。”叶以深说着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夏晴天眼前。

夏晴天很是纠结,想看又不想去看,可是那腹肌绝对是她见过最……的了!

但是……

脑海里只能蹦出来了一个但是,她就被叶以深再次抱了起来,在叶以深强壮的身体面前,她很是娇小。

现在叶以深的公主抱也是越发的轻车熟路了。

叶以深也不帮她去掉衣服,直接就大步迈到了浴室,给了夏晴天一个天旋地转的翻身,冰凉的瓷砖隔着衣服贴在她身上,紧接着的头顶就跟着传出了叶以深的声音:“你是自己来呢,还是我帮你呢?”

“我不!”根本没有思考夏晴天就拒绝了。

叶以深闻言就打开了花洒,虽然不在夏晴天头顶却还是溅到了水花在她的脸上。

“那你就是想穿着衣服洗咯?”

“……”

不得不说,叶以深真的是……无耻!

夏晴天现在只能用这个词汇去形容他。

在叶以深面前,夏晴天就像是一个小白兔,要她做什么就要做什么。

夏晴天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站在了花洒下面,温热的水撒在身上,真的很舒服,好像一天的疲惫都没有了。

要是面前的叶以深不在的话感觉就更好了!

这样被看着,即便算是老夫老妻,夏晴天还是觉得很羞涩。

“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叶以深十分流氓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其实他早就想这样做了,如今愿望得逞很是嘚瑟,然后抱住夏晴天就开始吻了起来。

混合着水珠,夏晴天眼睛都睁不开,但是却还是能感受到……

是那个吗……

双手放在叶以深的身前,水珠让她的手根本抓不住一个着力点,只能胡乱摸索。

叶以深被她抓的有些疼,后退了一小步,就被瞬间点燃了。

夏晴天要松开,却被叶以深抓住手背,在她耳边低声笑道:“要帮它洗吗?”

“我……”来不及开口就被叶以深用湿漉漉的嘴唇堵住,然后动作起来了……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这样的人就应该被抓走思想教育!

但是事实就是,她被叶以深抓走思想教育了起来。

叶以深在浴室里和她缠缠绵绵的,一下就洗了一个小时,而且好几次叶以深都忍不住把她摁在了墙上,考虑到墙上有些凉,又忍了下来。

夏晴天觉得这可能是她洗的最漫长的一个澡了!

简直要洗掉一层皮一样漫长!

只不过从浴室里出来的时间,才是更加漫长的,在床上躺着的夏晴天根本不敢去和叶以深对视。

“难道你忘记今天你说的话了吗?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多享受一个星期。”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欲擒故纵:“那我们就睡吧。”

“我……”夏晴天觉得有些焦灼,双手抓紧了床单,朱唇轻启的说道:“那只可以一下。”

“嗯。”叶以深眼前一亮,说是一下,到时候真的多久,不还是要他说的算?

看着夏晴天慢慢的俯下身,叶以深觉得脑子一热,双手就透过夏晴天修长的秀发,抚摸在了她的脸颊。

……

一夜后,叶以深觉得自己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开启了新世界大门!

至于夏晴天,也再次见识到了叶以深强悍的体力。

但是一想到昨晚自己做的事情,就不想去看眼前的叶以深,只背对着他。

叶以深看着外面已经大亮了天,猜测已经在大中午了,就伸手在夏晴天的美背上爱抚,一边轻声唤她,问她睡醒了没有。

夏晴天身子一僵,就不说话。

叶以深却通过她发红的耳垂,直接就知道她是在装睡。

也不戳穿她,就把身子和她贴近,语气里都是挑逗:“我叫你起床怎么样?”

具体到底怎么叫,夏晴天已经猜到了。

忽的就把眼睛睁开,明亮的直接看到了人的心里。

叶以深心中一动,就吻上了她的额头。

“难道你就不累吗?”夏晴天忍不住问道。

昨天她最多的时候就是躺着,却还是累的不行,叶以深怎么就丝毫不累呢?

难道真的是她的肾不好,还是说是叶以深的肾太好?

质疑了一会儿,她就释然了,这种问题还是不要和叶以深去讨论了。

“不累。”叶以深回答了一句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所以我是不是要继续在你身上开发一下?”

“不用了……”夏晴天如今腰酸背痛的,而且因为昨晚太激烈,好像已经红肿了。

自己看不到,又不好意思让叶以深看。

想去厕所却四肢无力的,就只能继续躺着。

叶以深看着夏晴天脸上都写满了疲惫,自知自己昨晚可能要的太多,就停下了在她身上游走的双手,吟了一下,说道:“我等下去接小星辰,你在家乖乖的等我。”

“小星辰回来了?要你去接吗?不是让方毅去了吗?”

夏晴天一连串的疑问,叶以深简单的回答了一句:“方毅现在有些不方便。”

他原本是找人盯着叶以琰的,但是叶以琰却跑到了国外去。

本以为叶以琰起码要老实一段时间,没想到刚刚回去就开始搞小动作,方毅一早就告诉叶以深自己好像被跟踪了。

为了稳妥起见,叶以深还是决定自己过去。

“我也去吧!”

“我能照顾好小星辰的,你看我把小深晴照顾的就很好。”

叶以深说说话的时候都是淡淡的自豪,夏晴天根本就不想戳穿他,平常抱小深晴的手法都是不对的。

如果不是小深晴不爱哭,被叶以深半夹半抱的,早就哭的昏天暗地了。

小星辰和小深晴可不一样。

“我还是跟着一起吧。”想到小星辰要被叶以深那样摧残,夏晴天就撑着自己身体要起来。

虽然她的意志力很顽强,但是却是真的起不来!

毕竟昨晚折腾了一宿,又没睡多久,再加上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真的是力气不够支撑起整个躯体。

“难道要带着小深晴一起去?你还是在家里和小深晴等我回来吧。”叶以深说着把她摁在了床上。

夏晴天身上都是昨晚一夜疯狂留下的痕迹,现在似醒非醒,叶以深压着她还要挣扎,真的是让叶以深忍不住想跟她继续缠绵一番!

不过要去找方毅,只能依依不舍的起了身。

想好了,等到带小星辰回来,就再找一个借口让夏晴天做一番昨晚的事情,真的是……意犹未尽!

穿上衣服的叶以深把所有的抓痕都隐藏了下去,看起来嘴角含笑,神采奕奕。

王管家见他要出去,贴心的上前询问是不是要准备吃的。

“准备一些补的。”

叶以深是想让夏晴天补气血的。

毕竟生下小深晴之后就没有好好的休养,而且生产的伤口还破裂了一起。即便夏晴天看起来好端端的,叶以深还是自作主张的要给她补一补。

只是王管家想歪了。

做了一个了然的神情,直接就去吩咐厨娘做大补的汤膳!

结果就是饭桌上的夏晴天和叶以深面面相觑,拿着筷子不知道如何下手。

眼前的饭菜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如果不是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夏晴天肯定吃的很开心。

可是如今这种鞭那种茸的,她只能望而却步。

“那个,你专门让人做的吗?”

“我……”叶以深眼角抽搐了一下。

难道他需要吗!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不会被相信了……

别的不说,夏晴天脸上的怀疑就已经出卖了她。

“这些都是专门给你做的。”事已至此,叶以深也明白可能是自己说的不够明确王管家误会了,干脆就把原由推给了夏晴天:“看你昨天晚上那么辛苦,补补肾。”

补肾?

难道她需要吗?

夏晴天一撇嘴,她才不要吃。

盛了一碗粥,慢慢的喝下去,觉得味道很不错,不由的就多喝了一碗。却是很有原则的没有动一口饭桌上的菜。

只是她以为的显然是不对的。

王管家在一旁不敢说那粥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夏晴天知道的话,可能会选择食欲不振。

一顿饭过后,夏晴天就咬着勺子,说道:“我去看一下小星辰,她醒了吗?”

叶以深把小深晴带回来的时候她正在睡觉,所以夏晴天就直接把她放在了床上,下来吃饭了。

“没醒就叫醒。”

叶以深这话惹得夏晴天一个白眼。

放下手中的勺子,夏晴天一边起身一边建议道:“我觉得还是给再买一个婴儿床,两个小孩子在一张床的很危险的。”

“好。”叶以深紧跟在她后面,上楼的时候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

在外面手拉手就算了,在家里也要拉手,夏晴天回头看了他一眼,刚想甩开,却看到了他含情脉脉的眼神。

顿时就像是触了电一样,不能怪她没出息,要怪就只能怪叶以深的眼睛太好看!

夏晴天反手用力握了一下他,惹得叶以深脸上露出了一个让人心跳加速的笑。

王管家看着这一切,觉得牙齿都要被甜掉了,少爷和少奶奶,真的是苦尽甘来了!

今年的冬天,可真的暖冬啊!

想着就去布置别墅了,毕竟现在地毯还没铺上。几年有了小少爷和小小姐,家里的装潢要更加的注意了。

叶以深也是这样想的。

虽然表面上他表现的有些无所谓的,但是实际他还是很关心两个孩子的。

早早的就嘱咐了诸多事宜。

夏晴天不知道罢了。

就碎碎念念的一直在叶以深耳边啰嗦,叶以深也不觉得不耐烦。他女人说话,无论说什么,他都爱听!

爱情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刚刚临头的时候总是不认可要排斥,接受下来之后,整个人都在别潜移默化的影响!

叶以深现在对夏晴天的态度和所作的一切,别说在外人眼里难以置信,就算是几年前的自己,见了现在的自己也会嗤之以鼻。

不过叶以深觉得自己很开心!

前半生所有亏欠迟到的幸福,都是这些日子降临了。

从身后抱住站在婴儿床边的夏晴天,低声说道:“我觉得房间里还能再放两张婴儿床,不如我们就再造一个小宝贝吧。”

“才不要。”夏晴天想都不想就回绝了。

她现在的精力照顾小深晴和小星辰就够疲惫了,再多一个,岂不是要忙死?

况且她也不想生孩子生的那么频繁,如果以后要再孕育一个小生命的话,也是要等两个孩子长大。

叶以深也就是随口一说,他也舍不得夏晴天真的受生子的苦。

小星辰其实早就醒了,不过却罕见的没有哭,因为被小深晴握着手,就一直盯着小深晴看。

小深晴也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小星辰,两个都可爱到不行的小宝贝你看我看你,最后还是小深晴高冷的回过了头。

小星辰却不依不饶的,一翻身就爬向了一旁的小深晴,扑到在了他的身上,吧唧贴在了他的脸上,理直气壮的留下了一滩口水。

看的一旁夏晴天乐不可支,忽然浮现了一个想法,说道:“说不定小深晴和小星辰就是青梅竹马呢!”

夏晴天现在只是随口一说,却一语成谶。

两天后。

夏晴天坐在露天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喝着热热的红茶,吃着点心,舒服的不得了。

叶以深这两天挺忙的,今天却还是抽出了时间,和夏晴天来喝茶。

一旁还坐着小星辰和小深晴两人。

自从和小深晴在一起之后,小星辰就很少哭闹了,即便是哭,也是在小深晴不在场的情况下。

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叶以深给小星辰准备了新的婴儿床,小星辰却非要和小深晴睡在一张床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不过叶以深丝毫没有动摇,她也就只能委屈巴巴的妥协了,却还是要一直粘着小深晴。

总的来说,其乐融融。

夏晴天当初根本不敢奢想会有今天,和小深晴好好的,身边还有叶以深和小星辰。

幸福感简直爆棚。

“冬天的时候就要喝红茶。”打了个哈欠,夏晴天感慨到:“最近真的是很安详。”

“嗯。”叶以深随便嗯了一声:“王管家今晚准备了那天我们晚上喝的汤。”

那个汤!

夏晴天原本眯着的眼睛直接就睁开了。

她可是没有忘记喝了那碗汤的晚上自己浑身燥热,忍不住主动扒了叶以深的睡袍。而叶以深更是屹立不倒的,让她最后眼泪都流了出来……

“不了不了!”那哪里是汤,简直是春药!

“做都做好了,当然是要喝的。”叶以深已经想好了,骗她多喝一点,让她更主动一些!

只是此时的夏晴天还深陷在那晚的回忆中,没有听到他的话。

因为那晚第一次之后叶以深质问了她当初两人的第一次。

如果不是他提起,夏晴天已经把这段回忆尘封了起来,一想起,就扬起了一片灰,呛的她鼻子发酸。

不过那晚两人正在做容不得分心的事情,所以没有深入探讨,如今又想起来,夏晴天忍不住开了口:“之前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就是那晚的人吗?”

叶以深未满也太笨了吧?

虽然夏晴天这句话是忽然冒出来的,但是叶以深却直接就懂了,挑了挑眉梢。

之前真的是有太多的巧合让他和夏晴天一次一次的错过,好在如今有了好的结果。

“你为什么就不说呢?当初我什么都没看到,唯一的耳环还被你弄丢。”

叶以深开口就让夏晴天不想说话了,竟然还想埋怨自己吗?

抿了抿嘴,把头别过一边不去看他:“都是我的错,以后不说就是了。”

见状,叶以深直接就越过小桌子,抓住了夏晴天的手掌,十指相扣:“自始至终我爱上,我心动的女人,都只有你一个。”

如果夏晴天早说她就是那晚的女人,也许两人就不会走这么远了。

感觉着他手心传来的温热,夏晴天一阵的安心,心中唯一的芥蒂就散开了。

不管是谁,过去就是都过去了!

夏薇薇、苏清雅也好,白依灵也罢,她们都得到了自己应得的结果。

如今她只想和叶以深好好的走下去。

毕竟……爱是洪水猛兽,他是盖世英雄。

……

舒舒坦坦的日子很容易滋生懒惰的情绪,特别是这样凉爽的冬天,夏晴天缩在大阳台上的沙发上就不想动。

叶以深就比夏晴天有体力多了,直接把她从软软的沙发上拎了出来:“不要躺着了,出去走一走,自从下雪就没有好好出去过。”

“万一出去感冒了怎么办?”

夏晴天死死的抓着叶以深的胳膊不愿意动弹:“就算侥幸没有感冒,跌到地上摔伤了怎么办?”

“不要狡辩。”叶以深丝毫不给夏晴天偷懒的机会,硬生生的把她拖出了阳台。

直到出去的时候夏晴天才发现今天只有她和叶以深出去,呆呆的问道:“唉?小深晴和小星辰呢?”

“他们两个抵抗力不好,就不一起出去逛了。”

“我的抵抗力也不好!”

夏晴天似乎看到了可以在温暖的沙发上休息的时光,立刻就开始嘴硬起来。

可惜,叶以深置若罔闻。

拉着她走了出去,夏晴天顿时就缩紧了脖子,却还是耐不住寒风一个劲的往衣服里钻,叶以深伸手,就把手上的围巾给她套了上去,瞬间就暖和了起来。

这个时候夏晴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叶以深身上穿的和脖子上戴的围巾和自己一模一样。

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叶以深会非要让自己穿这身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