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在家乖乖等我回来/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馆长德高望重的,而且年龄也很大,叶以深称之为您,也恰当。

“您说。”

金馆长说着推了推自己脸上的眼睛。

在知道叶以深来的目的,并且看过那一半地图之后,沉吟半晌说道:“看样子应该很久远了,应该是一环套一环的找下去。只有找到一个地点之后才能寻找到下一个地点。”

“那第一个地方要怎么确认呢?”

“请给我一点时间。”金馆长说道:“古代版图和现代地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需要慢慢的推算和比对,为了我职业操守也为了到时候节约您的时间。”

“那就麻烦了。”

叶以深也知道这事情不能着急,有些事情越是着急就越容易适得其反。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之后,叶以深回了叶家。

自始至终,都没有和夏晴天提起过这件事。

夏晴天也大大咧咧的没有察觉到叶以深的细微的情绪变化,抱着小星辰和小深晴玩闹。

两个孩子也都一岁多了,但是小星辰明显要比小深晴弱一些。

小深晴已经开始牙牙学步了,小星辰却只能跟在他后面爬来爬去。

叶以深回来看到这样其乐融融的画面,紧绷的神情也松懈了一下,说道:“过两天可能我要去出差,你自己在家里注意安全。”

“出差?去哪里?”

“嗯……目前还不清楚,可能是国外吧。”叶以深说着最近夏晴天,直接抱住了她,身下抵在了她柔软的身后:“在我走之前要不要给我一点安慰?”

“你是出去赚钱的,难道钱还不足以安慰你吗?”

“不足。”

“不要闹了,我正在教小星辰走路呢!”夏晴天伸手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况且现在大白天的,你想做什么?”

“大白天又怎么了?难道没做过吗?”

“没有!”

每次叶以深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夏晴天都会嘴硬。

不过就算是她嘴硬也没有什么作用,叶以深直接就把她摁在了沙发上。

忽的,小深晴和小星辰就不动了,齐刷刷的抬头看着沙发上的叶以深和夏晴天。

夏晴天被吻的有些窒息,然后就看到了自己被齐刷刷的盯着,害羞混着羞耻直接红了脸。

“脸红什么?我们比这个尺度更大的都做过。”叶以深说着,捏住了她的耳垂:“就说前两天,你不是做了更加大尺度的事情吗?”

“别……”夏晴天说着就推搡了叶以深一下。

叶以深丝毫不为之所动,大手直接摁在了她身上,正准备近一步,就听到了脚步声,两人保持着这样暧昧的姿势,被刚刚进门的王管家看的清清楚楚。

王管家毕竟是有经验的人了,很是淡然的装作没看到,直接抱起了小深晴和小星辰就走出了门。

全程像是叶以深和夏晴天都是隐形似得。

嗯……这个做法是最能保证夏晴天颜面的反应了。

但是这种掩耳盗铃的反应,让夏晴天觉得羞愧难当,闭上了双眼抱怨他:“都是都是!”

“是我又怎么了?如果不是我被发现了你才要紧张吧?”

既然现在没有人看着了,现在和夏晴天的体位也这么的合适,本着自己可能随时都要离开想法,叶以深丝毫都不委婉。

夏晴天这两天也是夜夜笙歌,但是下身还是很紧,让叶以深念念不忘。

……

一个小时候,夏晴天被叶以深抱在怀里,像个小猫咪似得,叶以深一言不发,似乎在想事情。

夏晴天的小手在他腹肌上游走,看着他已经疲惫的身下,故意刺激他道:“今天一次就够了吗?”

“不够,不过剩下的需要晚上再继续。”

本来夏晴天调侃叶以深一下的,却被他一句话回击的哑口无言。

不过他晚上继续的宣言没能实现,因为金馆长那边来了消息。

看着经纬度标记的地方,叶以深决定当晚就出发。

他没有什么衣服要带的,可以说是直接就准备出发,但是却出了一点差池……夏晴天知道了这件事。

“你是怎么知道的?”叶以深看着挡着自己出门的夏晴天,有些无奈,自己也没有说漏啊!

“那你就是承认了!”夏晴天原本还想晚上的时候偷偷穿上自己买的性感内衣,偶尔也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就收到了叶以琰发来的短信!

说是短信,也只有一段视频,是叶星悦被吊起来,浑身是血的几秒钟视频。

视频里的叶星悦看起来已经昏迷了……

想都没想,夏晴天就冲来问叶以深,正巧赶上叶以深要出门。

“叶星悦是有些意外,但是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

叶以深不想让夏晴天知道,就是不想她担心,然后在牵扯其中。

“这是有些意外吗?”夏晴天说着就把手机递在了叶以深面前,质问道:“你到底要去哪里?叶星悦被叶以琰带走,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叶星悦对夏晴天一直很好,所以夏晴天对他多多少少有些亏欠的愧疚,如今他生死未卜,夏晴天根本冷静不下来!

多少次都是叶星悦一直在帮她,如今她不仅什么都不能做,还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除了焦急,还有一丝的愤怒萦绕在夏晴天的心头!

叶以深怎么也没想到叶以琰会给夏晴天发这样的消息!

即便再不想让她知道,也是瞒不住的了。

而且看着手机上的画面,原本神经就一直紧绷着的叶以深直接就彻底的恼怒了!

即便知道叶以琰这个人没有什么人性,可是也口口声声的叫着叶星悦三弟。即便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的要求叶以深已经都答应了下来,竟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简直……不能原谅!

“星悦是被叶以琰带走了,但是我很快就会被他救出来。”即便现在自己的情绪很差,但是叶以深还是耐着性子和夏晴天说着自己的考虑:“你在家里照顾小星辰和小深晴就好。”

“我要一起去!”

即便叶以深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夏晴天却执拗的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她一定要跟着去!

夏晴天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说话,叶以深也一言不发的,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就在夏晴天担心自己耽误叶以深的时间,从而耽误他去救小星辰,忍不住想松口的时候,王管家进来了。

一进门就也看出了眼前的嚣张跋扈,顿时就小心了起来:“少爷,方毅已经在外面等着您呢?少奶奶,您也该吃饭了。”

“走吧。”

叶以深出门之前,留下了这样的两个字。

夏晴天忽的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叶以深的手腕跟他走了出去。

方毅显然没想到叶以深会带着夏晴天一起,在开车前,十分隐晦的对叶以深说道:“主子,我觉得外面天气不太好,少奶奶也要跟着一起吗?不要生病了。”

听起来关心的话,其实就是在说外面有危险,夏晴天跟着一起,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叶以深淡淡的说道:“多添两件衣服就好。”言外之意就是多排些人保护她。

夏晴天在一旁听不出来他们的话里有话,就一个劲的在担心叶星悦。

叶以深没说要去哪,要做什么,但是夏晴天也没有多问,毕竟有叶以深在,她很是放心。

车子不紧不慢的行驶着,就上了告诉,一连着开了一天一夜!

幸亏方毅准备的齐全,吃喝都有,不然肯定要饿死在车上。

夏晴天喝着果汁,看着外面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夜色,明显可以感觉到车子急速的行驶。

此时的夏晴天也多少冷静了下来,握着手中已经被自己暖热的杯子,余光看着身边的叶以深,问道:“也不知道小深晴和小星辰怎么样了。”

“担心的话我立刻就送你回去!”

这是叶以深和夏晴天在车上第一次说话,一天一夜。

夏晴天一噎。

叶以深越是这样,她越不会低头回去!

干脆就拿出手机要给王管家打电话,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关机了,还有些烫,应该刚刚关机不久。

早知道要出来,就带上充电器了,还可以在车子上冲电。

她的手机是叶以深前两天帮她换的新的,和他一模一样的款式,所以充电器也是一样的。夏晴天握了握有些烫手的手机,好几次想开口就怏怏的闭了嘴。

叶以深也不说话,就等着她先服软。

几分钟后,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夏晴天真的是太担心两个孩子了。

“那个,能不能帮我的手机冲一些电?”

“你不是很厉害吗?这样的小事难道还需要找我?”

叶以深的怀里有些嘲讽,但是夏晴天却只觉得幼稚!

自己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深呼吸了一下,不想和他争执,继续软声软语的说道:“我忘记带了,不然就让我用一下你的手机。”

这次,叶以深干脆就理都不理。

夏晴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吐槽了他一句,叶以深直接就把眼神锁定在了她身上:“现在一切结果都是你自己非要跟过来的下场!”

顿时夏晴天就明白了,为什么从自己上车叶以深就一副黑脸的神情,现在脸色阴沉的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说来说去还是不想自己和他一起。

夏晴天知道叶以深的初衷是担心自己有危险,也知道自己这样执拗的跟着可能什么都帮不了。

很多时候不仅帮不上忙,很可能还会增加麻烦,比如被叶以琰抓走之类的。

虽然心中也觉得郁郁和担心叶星悦,却深知自己的担心不会比叶以深多。

思量再三,夏晴天还是选择了低头。

“我知道这件事我自己欠考虑,等到了地方之后我立刻就回来。”说着,夏晴天的手掌就搭在了叶以深的手背上:“你也不要太担心紧张,我相信叶以琰不会做出伤害星悦的事情。”

虽然这句话的安慰对叶以深来说没有什么用,但是也算给了叶以深一个台阶下,他余光看了夏晴天一眼:“有些事情你不要太操心,我都会处理的。”

说着,反手也握住了夏晴天的手掌。

只是淡淡的一句话,气氛却得到了极大的缓和,夏晴天垂下眼睛,说道:“我知道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这句话说出来多少有些酸楚在。

“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够了。”叶以深不忍心她这样落寞,把头靠在了夏晴天的头顶,强迫她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因为你一离开我,我就一无所有。”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夏晴天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保证:“不,不会了。”之前离开是因为自己和叶以深之间有太多的误会,如今她再也不会有离开的想法了!

方毅已经习惯了突如其来的狗粮,默默的选择了继续开车。

车子疾驰,夏晴天和叶以深就在后面耳语。

说是耳语,却一字不漏的都听到了方毅的耳朵里……

等车辆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的第二天中午了。

虽然车子里很平稳,可以吃喝玩乐还能躺着,但是窝了那么久,一出来还感到一阵自由的感觉!

伸展了一下身子,夏晴天看到了眼前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森林。

之所以用森林这个词汇,是因为眼前的树木真的很茂密,而且扑面而来的是更冷的寒意。

夏晴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就觉得身子一暖,抬头看到把大衣披给自己的叶以深,觉得顿时所有的寒意都消散了。

“这里树很多,而且已经是最北的北方,冷是正常的。”别说她,就连叶以深自己也觉得有些寒。

“主子,现在这种天气飞机飞不起来,而且里面真的很危险,我劝您还是不要自己去冒险,等我们的人过来再……”

“别说了。”叶以深很执意要自己去,拿出了一张手绘的图片,一伸手,方毅就递给了他一个指南针。

GPS定位什么的,在原始的这里,并不能格外的准确。

很多时候,越是复古的东西,也许就越好用。

“你要进去?”

此时的夏晴天回过神来,直接就挡在了叶以深面前。

这样茫茫无际的森林进去迷路了怎么办?

如果是夏天还好,现在可是冬天!

“你在车子里等着,我只是进去看看,具体的还是要等计划一下。”叶以深说着摸了摸夏晴天冻的有些发红的脸颊:“我很快就回来,乖乖等我。”

“可是……”

“听话。”

叶以深的手上扬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在她冰凉凉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就迈出了第一步。

方毅紧跟着上去,还不忘给夏晴天说道:“少奶奶,车子里什么都有,您不要饿着冻着。”

这车是房车,的确是应有尽有。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实现里,一阵风吹过,夏晴天抓紧了两边的衣服。

刚刚有叶以深在的时候不觉得恐怖,如今只有一个人站在茫茫的雪地上,只觉得寒风阵阵。

在这里等叶以深回来是不可能了,站上几分钟就浑身发寒,还是去车里等他吧。

打开车门钻进去,脱下了踩上雪的鞋子,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喝下去一整杯之后才好了一些。

撑着下巴发了会儿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刚刚回顾的和叶以深你侬我侬,还没有给王管家打电话询问小深晴和小星辰。

手机现在也差不多充满了电,拔掉了数据线之后夏晴天才发现这里的信号很微弱,只有一格,还时有时无的。

拨号的时候就嘀咕可能拨不出去,事实证明,真的拨不出去。

皱了皱眉,就把手机放在了一旁,没有信号能做什么?

只能等叶以深回来了。

这个车子的空间十分的大,夏晴天就躺了下去,浑身都松散了起来,舒服的立刻被倦意包裹。

外面的风声更加凛冽了。

配合有些骇人的寒风,夏晴天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夏晴天迷迷糊糊的,像是在做梦,听到耳边有刺啦刺啦的声音。

以为还是外面的风声,不过太大了,就无意识的翻了个身,还用手臂盖住了自己的耳朵。

但是随着声音越来越大,夏晴天觉得身子剧烈摇晃了起来,紧接着她就摔了出去。

猛然的惊醒,夏晴天第一反应就是地震!

按着看着晃动激烈的车子,夏晴天抓住车的座椅,一瞬间脑海里想了很多自救的办法,可是似乎都没有什么用!

现在她到底是要出去还呆在车里面?虽然说是要去空地,可是车子也停在空地,即便有东西砸下来也会有一个缓冲吧?

虽然这里没有高山,但是不会遇到雪崩吧?

还有叶以深,叶以深还在树林里!

手足无措的夏晴天眼看手就要抓到车门的时候,车门上的车窗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爆裂声。

飞溅的玻璃落在夏晴天的身上,幸亏衣服穿的厚,不然锋利的玻璃锋刃肯定要把她的手臂削下大块的血肉。

不过手腕和手背就难逃幸免了。

血倏地的就开始往外冒,夏晴天把手迅速的缩到了自己身前,抬头就看到了毛茸茸的手掌。

说是手掌并不准确,因为是一直熊的熊掌。

原来不是地震,是熊在攻击车子吗?

现在的熊不是都在冬眠吗?为什么忽然出现在自己车子旁边还是打碎玻璃?

夏晴天来不及多想,因为它肆无忌惮的在里面横扫,打翻了很多东西,只不过是稍稍碰了一下真皮的座椅,就直接撕扯了表面。

夏晴天看的心惊胆战!

如果这样的爪子碰到自己,自己肯定会被横截成两半吧?

幸好它进不来,只有爪子在里面横扫。但是随着他的力道,车子的车门可能等会就会掉下去,庆幸根本没有什么用,反而更应该害怕!

张皇失措的爬了起来,才刚刚站稳,就觉得后背一痛,头都不敢回,就直接扑到了前面。

方毅车钥匙都没有拔,可以说是踩下油门就能走。

但是这对于现在慌乱的左右都分不清楚的夏晴天来说,就很麻烦了。她手足无措,抓住方向盘就开始凭借零散的记忆启动车子。

随着车辆的轰鸣,车子飞驰了过去,夏晴天觉得自己活得了重生。

不过事情并不会这么顺利。

那只熊的熊掌卡在车子里,车子向前,它就往后,两人形成了巨大的对抗。

夏晴天用尽了全身了力气把油门踩到了底,这似乎也惹了外面的它,它发出了一声兽吼,然后夏晴天头顶的车棚就凹了下去。

夏晴天一着急,手就胡乱的拍打起来,不知道拍到了哪里,车里的音响开始放音乐。

很舒缓,是叶以深的风格。

歌曲刚刚放完欠揍,开始唱的时候,车身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夏晴天觉得身子一轻,车就真的飞了出去。

原来是车门在刚刚的抗争下掉了下去,它的手掌被卡在了上面,站在原地一个劲的怒吼。

夏晴天慌忙的打着方向盘,车子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的扭曲起来。

也幸亏当初的时候叶以深为难她让她学车,虽然她没有动手,却还是在网上查询了很多相关资料。

不过也只能算是纸上谈兵。

如今真的开始行驶起来,只能用手忙脚乱来形容。

夏晴天也不知道要自己要去哪,只求不撞到,不过已经进入了森林里面,到处都是树,想不撞都难。

再好的车子,也是要撞坏的。

大概行驶出去了半个小时,夏晴天经过的地方一片狼藉。饱受摧残的车子也终于不堪重负的熄了火。

夏晴天回头看着一望无际的白雪古树,那只熊似乎没有追过来……

松了口气,疲惫的靠在了驾驶座上。

刚刚真的是好险。

好冷啊。

她抱紧了自己,然后看到手上还在流血,也没有什么办法。缩在哪里,呼吸有些局促。

如果门没掉还好些,能暖和一点,如今风一个劲的往里面钻,吹的她头疼。

夏晴天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叶以深,他出去发现自己不再,跟着车的印记就会找到自己了吧?

可是……没有车子什么都没有,他要怎么把自己带走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