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我想要的幸福/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头靠在了座椅上,夏晴天把自己抱的更紧。

有些自怨自艾,到底是倒了什么霉,好端端的冬天都能遇到熊。

也许叶以深是对的,自己不跟着他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怎么这么冷?

一瞬间夏晴天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如果有些盒火柴的话似乎也不错。

其实现在夏晴天还是有很多办法自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没有力气而且冻的瑟瑟发抖,大脑也慢慢的停止了思考。

算了,睡一会儿吧。夏晴天坚信叶以深肯定会找到自己并且有办法,所以就很安心的抱着自己瞬间睡下,失去了知觉。

如果她现在可以看到自己模样的话,可能就不会选择这么轻易的睡过去了。

……

叶以深在里面找位置的时候心跳的厉害,好不容易定位了准确的位置,就急匆匆的折回去。

但是地上的积雪太厚,所以是很缓慢的,幸好一切都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或者是阻碍。

叶以深拉紧了手上手套的绳子,不让一直想飘的雪花落进去。

抬头看着蓝透了的天,对方毅问道:“这两天一直有雪吗?”

“是,而且还有暴雪预警,这里都是这样。”

“赶在暴雪前面找到东西,耽误时间太久星悦容易有危险。”

叶以深说着,方毅就一个劲在旁边点头:“他们都在往这边赶了,就怕因为暴雪预警封了路,那就麻烦了。”

“封路就让他们徒步走过来!”叶以深顺利找到定位之后心情还不错,闲散的问道:“等下要去哪里?”

“开车去附近的酒店,还有天然温泉,您可以和少奶奶好好休息一宿。”方毅对于自己定的酒店还是很满意的。

叶以深一想到晚上可以抱着夏晴天入睡,心情就更好了一些。

只是他现在的心情有多好,下一秒的心情就会有多差!

确切的说,是多绝望。

看着地上大片的血迹和凌乱的车子零件,叶以深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如至冰窖,比刚刚在里面还要冷!

“主子,您先不要着急!”方毅立刻就开始安抚叶以深,并且分析道:“看有车轮离开的印记,并且根据脚印可以看出来不是人为,少奶奶是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野兽然后开车逃离了!至于地上的血迹肯定是那个野兽的!”

其实这些话平常方毅根本不用说,叶以深一眼就能看明白了。

只是如今是夏晴天出事,叶以深关心则乱。

“她根本不会开车。”

叶以深喃喃自语了一句之后,立刻就抬脚往车轮印记的方向走过去,方毅直接上前拦住他说道:“主子,我们还是等人来了之后一起去找吧!现在下着雪,很容易出事的!”

“那她一个人待着岂不是更容易出事吗?”

“可是就算现在您过去,也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别说了,等到人来都什么时候了?到时候留下的记号也都会被雪压盖住,只会增加难度和时间。”叶以深直接就打断了他,却还是有谋划的:“我会一路给你留下信号,你不要在这里等着以再遇到野兽,你说的酒店如果离之类不远的话就直接过去。同时联系我们的人。”

“是不远,但是也有迷路的风险……主子,我和您一起去吧。”

“也好……”

万一方毅再走失了,就得不偿失了。

叶以深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两人一路坐着记号,一路寻找。

越是走到里面,就越觉得难走,但是痕迹倒是很明显,只是如此的扭曲,让方毅觉得夏晴天是喝了车上的酒……

车子行驶的时间也许不要很久,但是仅靠走,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要耗费很长的时间了。

好在不管是叶以深还是方毅身体素质都很好,即便是这样的恶劣的环境下都没有停下来。

风雪更大了。

大片大片的雪花打在脸上甚至是疼的,方毅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脸缩在了围巾里,但眼睛却还是睁不开,只能眯着勉强向前走。

走了许久,方毅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停下来对叶以深喊道:“主子,您先走,我歇一会儿就跟上。”

他的声音下一秒就被吞在了风雪里,叶以深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脸上都有冰渣子的方毅,伸手把他头上已经湿透了的帽子摘了下来,随手丢在了地上。

“这样的针织帽那么的薄,有什么作用?”

里面都是汗,外面都是冰,头都冷,身上不冷才怪。

方毅可怜巴巴的看着叶以深,说是看,也就只是眯着眼睛看,他的眼睛上下都冻在一起了。

见鬼的冷!

叶以深伸手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摘下来套在了他的头上,顿时方毅就觉得暖和了起来。

叶以深的帽子外面是防水的,里面是貂皮,再加上里面还有他的温度,方毅一瞬间像是获得了重生!

反观叶以深,帽子里面还有一个帽子……

虽然不是像给方毅头上戴的那个一样厚实,却也是兽皮的,看着就暖和。

有了自家主子给的动力,方毅就再次紧跟上了叶以深,这次没走多远,叶以深就停了下来。

方毅还以为他是冷了,立刻就表示要把帽子还给叶以深,叶以深却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方毅抬头,看到了已经被雪全部铺盖上,侧翻在一旁的车子。

两人急忙过去,在驾驶座上看到了已经昏迷不醒的夏晴天。

如果不是夏晴天在里面,方毅根本不会相信这辆车是今天自己开来的,破破烂烂的,还少了一个车门。

“晴天,晴天?”

看到夏晴天手上的伤口,和被血染红的雪,叶以深紧张的身子都有些抖。

连着叫了几声都没回应,叶以深伸手是要把她抱起来,不过却被方毅喊了下来:“主子,少奶奶身上可能有伤口,您,您先不要动她。”

随着方毅的话,叶以深才看到夏晴天身下有一滩已经结冰的血。

“车上有药吗?”

“有!”

方毅说着一头钻到了后面去找药箱。

虽然里面已经七零八落的了,却没丢什么东西,没多久方毅就找出了变了形的药箱。打开递给叶以深,叶以深就用酒精给夏晴天手上的伤口消毒,然后包扎。

可能是消毒的疼痛刺激到了夏晴天,她发出了一声痛呼,然后身子抽搐了一下。

叶以深以为她醒了,忙握着她刚刚包扎好的手心再去喊她,而是依旧的没有一丁点的回应。

看样子刚刚只是本能的反应。

叶以深的心一沉,小心的将她翻过身,然后就看到了她身后触目惊心的伤口。

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夹杂着丝丝的血腥。

上面是很深很深的一道伤痕,即便有厚厚的冬装在,却还是血肉模糊。

不用猜就知道到底多么的痛,看样子身下的血也都是这个伤口里流出来的。

幸亏,幸亏他来了!

不然夏晴天即便不被冻死,饿死,也要失血过多丧命。

一向成熟稳重的叶以深,给夏晴天包扎时候的手一直在微微的发颤。

只是带的东西有限,所以包扎都弄好之后,已经没有多余的纱布了。

也就是说,他们要赶在夏晴天需要换纱布之前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过他的人应该会很快就来到吧?

想着,用自己的手掌抱住了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胸口,靠着自己的体温去暖凉冰冰她。

方毅就在后面收拾,收拾出来了很多可以用的东西,吃喝都足够,只是这样冷,车子有门还好,没门在这里就算只待上一天一夜也要命了。

从座椅下面拿出了夏晴天的手机,不用看就知道根本没有信号,放在一旁,继续扒拉能用到的东西。

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叶以深很心烦,忍不住呵斥道:“你在做什么?”

“我记得担心太冷我在车子里准备了几条厚毯子,找一下跟您和少奶奶披上。”方毅老老实实的回答到。

闻言,叶以深就没有把怼他的话说出口,而是问道:“我们的人到底什么时候能来?”他的人应该不会能力差到找不到他们吧?

“主子恕我直言,现在这样的风雪,我估计是已经封路了,我们最快可能也要三四天才能找到我们。这还是最好的打算,如果有暴雪,可能就要更久。”

方毅说的叶以深都清楚,抿着嘴看了看四周,除了树就是树,想找一个山洞避一避风都没有。

吃的可以不发愁,但是住的,要怎么办?

暴雪真的到来的话,根本不用等人来找,他们自己就丧命在此了。

方毅其实思绪也很乱的,大脑一片空白,所以才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并且努力的多找一些而已用得上的东西。

叶以深把怀中的夏晴天抱的紧了紧,没有说话。

此时的叶以深和方毅都觉得冷,只有夏晴天一个人,觉得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什么都不清楚了似得,可是又热的厉害。

但是唯一的一丝神智又让她觉得奇怪,现在不是在雪地里吗?

怎么就热了……

肯定是叶以深把自己抱回酒店担心自己太冷,所以开的暖气太热了。

夏晴天想着,用了所有的力气喊出了一个‘热’字,原本以为会好受些,没想到更热了。

这让一旁一直守着他的叶以深心头一跳。

刚刚他和方毅把车子扶,勉强还能发动,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打开了暖气,即便如此还是有明显的寒意的,这个时候说热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滚烫滚烫的。

叶以深不是没想过开车开回去,可是现在外面的风雪太急,已经积雪没过了脚踝,现在的车子又破破烂烂的,太危险了。

“主子,水。”方毅在外面生了火,幸亏还带了白酒,火直接就起来了。

温热的水顺着夏晴天的紧闭的嘴唇流在了外面,见状,叶以深直接就含下一口水,一个深吻,强迫夏晴天喝下了一大口热水。

第一口水喝下去,夏晴天咳嗽了两声,却主动把嘴唇张开,叶以深慢慢的顺着她的贝齿之间把水倒进去。

喝了水之后的夏晴天看起来舒服了很多,但是眉头还是紧锁,叶以深摸了摸额头,还是有些烫。

幸亏药箱里有退烧药。

外面的火很快就被雪花打灭了,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暗下去,没有门的车子一个劲的往里钻风。叶以深见状,直接卸下了破破烂烂的座椅堵住了门,即便偶尔还有丝丝寒意钻进来,却也好多了。

“主子,我担心雪太大,把车子埋起来,不如我就在外面铲雪吧!”方毅倒不是怕死,只是担心要叶以深和夏晴天一起丧命。

叶以深看到不看他,而是反问了一句:“今天你怎么总是说蠢话?”

蠢话?

方毅一撇嘴,自己说的话哪里蠢了……

“咳咳……”就在这个时候,夏晴天忽然又咳嗽了起来,然后就在四目之下,睁开了眼。

夏晴天此时的脑子其实还是一片空白的,看到叶以深和方毅,以为自己在酒店里了,张了张口什么都说不来,只能吐出了一口热气。

“少奶奶,您总算是醒了!”方毅比叶以深的表现还要激动,抢在叶以深前面说出了这样的话。

话音刚落,就被叶以深一巴掌拍在了头上,他捂着自己的脑袋,老老实实的缩在了前面的副驾驶上,留下后面给叶以深和夏晴天做私人空间。

叶以深修长的手再次抚向了她的额头,确定不怎么烫了之后,才算开口:“是不是饿了?”

一句话竟然把夏晴天说的鼻子有些发酸!

毕竟一直以来夏晴天想要的都是平平淡淡接地气的感情,不是不开心就送车送房那样高调的爱。

车子足够自己开就好,房子足够一家人住就好。

真正的关心就是叶以深在冷的时候给她围上围巾,饿的时候询问她饿不饿……

夏晴天干巴巴的说出了一个饿字之后,叶以深就一边给她喂水,一边找来了一些吃的。

吃了些东西之后夏晴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并没有躺在酒店里,眼神四处飘忽了一圈,问道:“这是在哪里?”

“在车上。”叶以深抿了抿嘴,不知道如今要如何和她作答现在的境遇。

好在夏晴天也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现在的情况不会有多好,于是便没有多问。

不问的原因除了因为不想施压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知觉慢慢恢复之后,整个人的痛感也开始敏感起来。

痛。

不光是手疼,背痛,浑身都是痛的,让她忍不住张口就是呻吟。

“很快我们就能去医院了。”这声痛呼听的叶以深一阵心疼。

叶以深安抚的声音十分的具有安全感,让夏晴天顿时就不惊慌了。

只是内心再安定,**上的疼痛还是在的。

她嘴角裂开,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动却动不了,只能在叶以深怀里被厚厚的毯子裹着。

“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是车子坏了,不能走了吗?”她第一次这么期盼能去医院,不奢望打一阵止痛针,有止痛片也好。

“嗯。”

叶以深从她有些扭曲的神情中就知道她现在很煎熬,握住了她的手,没有告诉她外面的雪已经没过车轮了,而是不动声色的扯开了话题:“你是遇到了什么?”

夏晴天回忆了一下那个毛茸茸的爪子,不确定的说道:“可能是熊吧……”

“熊不是都冬眠了吗?”前面的方毅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可能是它睡醒了吧。”夏晴天其实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往叶以深的怀里缩了缩问道:“你们找到要找的东西了吗?”

“快了。”叶以深现在真的很心烦。

所有事情缠在一起,叶以琰根本就不会管他现在在什么样的境地,如果这两天叶以琰联系不到他,对叶星悦做出什么事……

“叶以深?你怎么了?”

夏晴天在一旁对叶以深说了很多,但是叶以深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回应她,夏晴天虽然和叶以深的智商不在一个层面上,但是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夏晴天对叶以深还算有些了解。

叶以深其实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就算遇到一些烦心事也能立刻就想到解决的办法,从来不会表露出来。

如果真的表露在表面上让她都可以看懂,可能是就真的棘手了。

“没什么。”他意料之中的,什么都没多说。

夏晴天没吱声,心里都在想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分担一下他的苦恼,思来想去可能也只有少儿不宜的事情了……可是现在在车上,而且方毅还在,小脸一红,就打消了那个大胆的想法。

因为心中有事情苦恼,叶以深就一言不发的看着外面,听着夏晴天和方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车子里吃得很充足,所以叶以深担心的不是食物的问题。

而是外面的雪。

这样大的雪,肯定已经将所有的痕迹都掩盖的下去,交通行驶也十分的不方便,所以即便他的人到了,也难以开展救援。

这样冷的天,要到什么时候外面的雪才能自己化?

即便化了,车子肯定也进了水……

忍不住,好看的眉头就再次皱了起来。

此时的夏晴天也发现不对劲了。

虽然现在在车里和外面隔绝开,但是还是能透过一些缝隙看到外面白皑皑的,都是雪吗?

凛冽的风声让人听了就觉得可怕,寒意蔓延在身上,夏晴天虽然不想灭了自己的士气,但是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现在需要写遗嘱吗?”

“写什么遗嘱?”叶以深瞟了她眼,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难道你不想回去看小星辰和小深晴了吗?”

对,她还有小深晴和小星辰!

出来这么久都没有联系过,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小深晴还好,小星辰有没有哭的不得了?

要是她真的就死在了这里,忍不住夏晴天的脸就苦了起来,刚刚她身上疼的受不了都没有做出这样的神情。

声音里都是苦巴巴的,询问道:“那怎么办?”

不等叶以深回答,她就又自言自语起来:“不过你的财产那么多,就算我们回不去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吧?”

“你的脑子里就不能想些好事吗?”叶以深有些无语,他这么清楚处境都还没觉得会出现什么意外,夏晴天还什么都不清楚,就准备开始料理后事了。

男人和女人的脑子构造果然是不同的!

叶以深不知道如何作答,身为助攻的方毅就开口替叶以深安抚道:“少奶奶,您就放心吧,比这更危险的情况我和主子都遇到过,肯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

“更危险?”夏晴天其实之前也是知道叶以深经历过很多风波的。

但是具体的事情叶以深没说过,之前的她也不在意,如今被方毅提起,直接就来了兴致,追问他:“都有什么?”

“呃……”还有叶以深在,方毅可是不敢乱说。

夏晴天见状立刻就哎呦了几声,说话的气息都比刚刚要弱上几分:“我忽然觉得浑身痛的受不了,想听一些东西分摊我的注意力!”

如此拙劣演技,方毅都不忍直视,可是偏偏叶以深就买了账。

方毅只能一边开口,一边在心里感叹:果然爱情让人盲目!

方毅的表述能力其实还是很强的,说话也很具有渲染性。这些都是叶以深训练出来的,毕竟叶以深很不喜欢人啰嗦。

随着他的讲述,好几次夏晴天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抓紧了叶以深的双手。

就连叶以深听着听着,都会去想自己真的做过那么危险的事情吗?

在他想的时候,夏晴天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你真的这么危险过吗?”

“忘记了。”叶以深不过是实话实说,毕竟方毅说的很多话是有一定的添油加醋的。

不过这样的话听在夏晴天的耳朵里就是逞强了!

毕竟叶以深身为男人,有什么苦闷也不会多说的。

顿时就母爱泛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坐了起来,紧紧的抱着眼前好端端的叶以深:“以后你再也不会受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