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和你一起死/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叶以深一挑眉,一个字上都是质疑。

“哪怕死,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

夏晴天的语气铿锵有力,和刚刚还有些害怕的语气截然不同。

“和我一起死?”叶以深怕她背后的伤口会撕裂,就拍了拍她的脑袋,让她在自己怀里躺好:“就不能和我一起活?”

“如果能活着出去的话……”夏晴天是想许诺一些东西给叶以深的,但是话说出了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能给他。

看着夏晴天梗着脖子,一句话只说出了一半就卡在了喉咙里,叶以深低声笑了一下:“能活着出去的话,我们就办个婚礼吧。”

他记得,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之后,夏晴天就忽然不见了。

两人的婚姻,只有一纸婚书。

而且当初这本结婚证,还是夏晴天十分抗拒排斥的情况下才有的。

叶以深倒不是一个仪式感很重的人,只是听琳达说过,浪漫的婚礼是每个人女人心中最期盼的东西。

如果有过一场婚姻,离婚的几率会大大减少!

叶以深当然不是担心夏晴天会和自己离婚,只是觉得该有的,都想让她有。

“婚礼吗?”夏晴天眨了眨眼,忽然笑了一下:“我还记得之前办婚礼一波三折的,不会是遭到了什么诅咒,办婚礼就要出事吧?你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一波三折我也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和你的婚礼。”叶以深觉得这是最直白告诉大众,夏晴天是他心尖宠的方式了。

别说一波三折,就是九九八十一难,他们也要渡过了吧?

夏晴天抬眼,就看到了叶以深好看到让人窒息的眼睛!

里面,满满的都是她自己。

夏晴天伸出包着厚厚纱布的手抚摸在了叶以深的脸颊上,低声说道:“好。”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最后两句的对白怎么听都像是小情侣之间遇到了难以度过的困难,生离死别的道别。

方毅在前面脸上的表情很是丰富。

虽然早就知道了自家主子是实力宠妻,但是这样又酸又甜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方毅治觉得浑身难受,鸡皮疙瘩都要掉在地上了!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这个电灯泡简直亮到刺眼!

如果不是不能出去,叶以深估计早就把他扔出去了吧?

缩了缩脖子,方毅内心留下了两行辛酸泪,早知道叶以深让他走的时候他就应该走,就算是冻死在外面也要比现在的境遇舒服。

夏晴天倒是没觉得自己和叶以深的做法有多么的甜腻,因为她现在已经做好了困死的准备了。

身为一个和文字打交道的人,夏晴天其实或多或少也幻想过自己以后死亡的模样。

不过就算她的想象力再怎么发达,也没想到会是今天的下场。

但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在幻想里期待有爱人在身边,现实中也有叶以深的陪伴。

她甚至想好了,在最后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找到纸笔写下怎么样的遗言!

但是苍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几个小时后,外面就不断传进来嘈杂的声音,然后就是门被打开。

不知道外面为什么这么的亮,兴许的地上雪地折射的缘故,夏晴天眼睛都睁不开。

叶以深其实也没想到自己的人效率这么的高,抱着夏晴天在车里,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外面的他们。

能跟着叶以深来找所谓宝藏的,都是叶以深信任的,跟了叶以深那么久,当然知道叶以深想问什么,于是不用他开口就主动说道:“虽然路上的的积雪很多车辆也不能行使,但是为了不耽误主子您的事情,外面就选择了徒步前进。到达您发的地点之后发现您不在,于是就开始找沿路寻找。”

说着他还拿出了一个已经冻的硬邦邦的帽子:“一路上发现了很多车的零件还有这个,所以找来很顺利。”

叶以深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方毅开口问道:“主子,是现在进去找,还是回去等天气好一点?”

“你觉得天气会好吗?”

叶以深的一句反问,就让他老老实实的对那群人挥了挥手,那群人立刻就齐齐的回答了一声:“是!”

“算了,先回去吧,休息一晚明天再来,需要什么东西都准备一下。”

虽然很棘手,但是也不至于让他们这么的着急。叶以深也不是真的没有人性。

叶以深说着就从车子走了下去,在车里他是真的没有受什么苦。

而且还和夏晴天缠绵了一阵子,很是满意,只是苦了夏晴天。

抱着夏晴天出去的时候,叶以深叫了她一声,却没得到回应。本以为她是睡着了,可是又觉得有些奇怪,这么吵是怎么睡着的?

“晴天?”站在雪地上又喊了她一声,还是没有回应。

兴许是太累了吧。

想着等到了酒店休息一番肯定就会好的差不多,他也迫不及待的想洗一个热水澡了。

抱着怀中轻飘飘的夏晴天走了几步之后,叶以深适应了外面刺眼的阳光,低头眼神就落在了夏晴天的脸色。

在车里暖暖的灯下看不出什么,但是出去之后的白光下,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夏晴天苍白的脸和毫无血色的嘴唇。

“主子……”这时候出来的方毅声音有些发颤的指了指叶以深的脚下:“血。”

此时叶以深才发现,夏晴天背后的血顺着他的手指往下滴,滴在雪地上,格外的刺眼!

而且裹着夏晴天的毯子也已经被血浸透。

在车上的时候没有察觉,现在叶以深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上都血,有的已经干了,有的还是湿的。

“晴天!”

叶以深像是被定在了原地一样,一动都不敢动的。

探子里面还有纱布……她那么的瘦,要流多少的血?

他还以为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得救,没想到更大的浩劫和痛苦在等着她们两个。

即便速度很快,到了医院也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这里还不是叶以深势力延伸到的地方,所以繁琐的就诊很麻烦,等叶以深得到明确结果的时候,他已经彻底的失去耐心,直接就揪住了医生的衣领,如果不是方毅在一旁拦着,这个看起来没有睡醒的医生肯定躲不过被打的失去半条命。

在叶以深动手的瞬间,一直在等着叶以深的人哗啦啦的都站了起来!

可以说是十分壮观了。

顿时那个医生还想发怒的脸色就变了,变了好几次,最后还是选择软弱了下去:“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输啊!”

叶以深真的是恨不得把这个人的脖子拧断!

输血还要那么久,他们是一群吃干饭的吗!

“要办手续的。”那个医生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你们是想闹事啊?”

“靠!”

叶以深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他在自己那边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的,这里是最近的医院,并不大,叶以深对他们也没什么信任。直接就丢开了手中医生的领子,对方毅说道:“联系我的私人医生和当地的医生团队。”

“是。”方毅立刻就拿出自己的手机,这里的信号虽然不好,却还是能拨出去的。

几分钟后,叶以深坐在院长的办公室中,看着院长递来的茶没有接。

“叶少,我刚刚在忙,不知道您来了。”他讪笑道。

刚刚的医生见叶以深的架势那么的大,所以立刻就知道可能是什么大人物,转身就联系了院长。院长虽然医术不好,但是还是很有眼力的,眼尖的就认出来了是叶以深。

十分娴熟的说出了套近乎的话:“我在一年前见过您,当时您是在……”

叶以深直接打断了他,毕竟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脸色煞白的夏晴天:“我希望我妻子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当然当然,我们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护人员。”

院长的话叶以深倒是没说什么,反正他安排的人最迟明天也就会到,直接私人飞机飞过来,不用考虑地面积雪的问题。

见叶以深不说话,院长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原本想说的一些不好的消息也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但是这样的隐瞒,带来的更大的噩耗。

叶以深团队来到的时候,夏晴天正在急救,发着高烧,昏迷不醒。

这个时候叶以深才知道,夏晴天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他气急败坏的质问院长,却得到了一根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觉得我们的医生可以解决这样的小问题。”

“小问题?”叶以深真的想当场就把他们这些有关的人都弄死!

但是他选择了隐忍,因为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地盘。

而且现在发怒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深呼吸了好久,还是不能把自己内心的情绪平复下去,一拳就捶在了墙上,一旁出来汇报情况的医生吓的咽了咽口水说道:“叶少,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夫人感染很严重,身体机能也出现了衰弱的情况……可能。”

“可能?”叶以深一记刀眼就钉在了他的脸上!

此时他也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个院长不敢说噩耗了,叶以深未免也太可怕了!

但是本着医者仁心和自己是拿着叶以深钱的原则,他还是战战兢兢的说道:“需要继续抢救并且在观察室呆着,随时都可能出现窒息的情况。”

“随时都可能窒息的话我还要你们来做什么?”

“叶少,恕我直言,夫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

“你这是想把黑锅甩给我们啊!”院长一听就不乐意了,上蹿下跳的反驳:“我们在治疗叶太太的时候,叶太太可没有要窒息的情况!”

“分明就是你们治疗不及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情况会更加的糟糕!”那个医生也是于理具争,惹得院长连骂了好几句血口喷人!

“别说了。”一旁的方毅直接开口打断了他们的争执。

都这个时候还吵来吵去,真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方毅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叶以深,忍不住就叹了口气,不用猜就知道现在叶以深的内心多煎熬。要是再有不好的消息传出来,自家主子肯定承受不了。

如今也只能祈求老天爷了!

叶以深的确在煎熬。

他难以想象,在车上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夏晴天经历着怎么样的痛苦。

也想象不出,现在的夏晴天情况有多糟糕!

该死的!

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心软让她跟着自己。

也不该把她一个丢在车里。

怪他,都怪他!

一拳又一拳的打在墙上当做发泄的渠道,所有人都不敢说话,气氛顿时压抑的,比之前叶以深被困在车里还要压抑。

一天一夜过去了,手术室里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方毅甚至怀疑是不是夏晴天出了什么事儿,医生被吓的不敢出来。

叶以深显然也坐不住了,直接就站了起来,要进入手术里。

方毅知道现在阻止是没有用的,就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到了手术室门前,叶以深准备摁下按钮打开手术室的门,门却自己开了。

医生站在里面,和要进去的叶以深打了一个照面。

一般这个时候都应该推出躺在床上的夏晴天,但是他们没有。

叶以深的手悬在空中,目光涣散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了很多的画面,都是夏晴天的。

像是过电影一般的在眼前一一闪过,却什么都抓不住。

“别说……”叶以深看着医生闪烁的眼神,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眶一热,硬生生的忍住就要进去,却被拦了下来:“叶少,您还是不要进去看了。”

叶以深没说话,一巴掌打开了他的胳膊,大步一迈,就走了进去。

没有办法形容进去一瞬间的感觉,像是迈入了一个让人窒息的密闭空间,眼花缭乱的,原本清楚的视线前开始飞舞黑点,下一秒,头一沉就昏了下去。

昏倒之前,他只看到脸被盖着的夏晴天。

……

“晴天!”

这是叶以深睁开的第一句话。

“主子,您醒了。”方毅在一旁都是愧疚,眼巴巴的拿着在床上躺着的叶以深。

叶以深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头一昏,就闭上了眼睛,却继续问道:“我怎么了?晴天呢?”

他并不觉得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的做梦。

“主子都是我对不起您,我是太冲动了,您……”

“道什么歉?”叶以深直接就吼了出来:“夏晴天呢!”

难道是自己刚刚其实看到了什么,但是一时间接受不了,所以昏了过去。

不,不可能!

叶以深笃定自己还不能确切的得到夏晴天的消息,就算是她真的有什么意外了……死要见尸!

就在他咬紧牙关想的时候,方毅回答了他的猜想:“少奶奶?少奶奶没有什么事儿啊。”

见叶以深的眼睛瞬间瞪大,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方毅赶忙说道:“只是现在还在观察,但是时手术很成功,已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那你刚刚在说什么胡话?”

叶以深顿时就松了口气,却奇怪有些古怪的方毅。

“没,没什么……”方毅顿时就禁声了。

他其实是想说,刚刚叶以深之所以会昏倒是,因为他也以为夏晴天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担心叶以深一时接受不了,所以脑子一时短路就从后面打昏了叶以深。

事后他才知道,夏晴天的手术很成功,那些医生之所以那么战战兢兢,是因为手术的时候情况紧急,摘除了夏晴天的什么东西,导致她以后都不能生育。

命保住了就好!

方毅在松了口气的时候,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叶以深,直接就腿软了,要怪就怪他太激动!

但是如今夏晴天不能生育的事情要告诉自家主子吗?

方毅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主子现在再受刺激不太好吧?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见他说话欲言又止的,叶以深直接就坐了起来,不顾自己还在输液,直接甩掉了针头,揪着他的衣领把他硬生生的拖弯了背,与坐在床上的自己直视,质问道:“你在瞒着我什么?是不是骗我?说啊!”

原本方毅就不会对叶以深撒谎,如今被他这样一逼问,除了实话之外,根本就不知道要说什么。

在听到夏晴天只是没有了生育能力之后叶以深就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夏晴天是不在了,方毅为了安慰他所以骗他说没事。

只是孩子而已,他们已经有了小深晴和小星辰,或者就好。

命保住了就好!

心情松懈下来,手上的动作也松了下来,方毅心有余悸的看着床上的叶以深,虽然被松开了衣领,身子却依旧不敢直起来,就这样弯着。

心中也七上八下的!

静静的等着叶以深继续发难。

没想到叶以深却没在理他,只是起身走了出去,空留在原地弯着腰的方毅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还以为叶以深会把他的头拧掉。

叶以深现在可没有空管去拧掉别人的头,一路询问找到了夏晴天在的病房,看着里面诸多的医生护士围在她的病床边,脑子一热就想进去!

但是手放在了门把上,又拿了下来。

他在夏晴天急救的时候冲动到没理智,要冲到手术室,现在还是很有理智的。

贸然进去可能会带去细菌,即便再着急,还是耐心一点好。

在外面等了几分钟,就有人率先发现了他,然后诸多医护人员就蜂拥而出,围在叶以深面前极力的表彰自己是多么的努力,才将夏晴天的小命救了回来。

其实叶以深根本就没听他们说什么,只是听到了夏晴天脱离危险的消息。

虽然现在夏晴天还在昏迷,但是叶以深的心也算是回到了它应该有的位置。

纵然是经历了那么多的叶以深,却有种人生的大起大落不过如此的感觉。

可能是老天都觉得叶以深遭受的打击太多,给他送来了一个好消息。

他的人拿到了第一个地点的东西,据说掘地三尺才挖出来了一个跟破布一样的东西。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没有保存在盒子里,竟然还没有腐烂!

上面奇奇怪怪的字迹和路线,叶以深只是看了两眼就让送去给金馆长,自己依旧守在夏晴天床边。

兴许是感应到了叶以深炽热期盼的眼神,夏晴天第二天晚上就醒了过来。

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的夏晴天还以为自己不过是一觉睡醒,打了个哈欠,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

“你怎么还不睡?”

虽然不知道几点,可是外面的夜色明显已经很深了。

看着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叶以深,夏晴天是想伸手摸一摸他的,却动不了,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怎么这么没力气啊?”

“我白天睡了一天,没力气可能是没有吃饭。”叶以深白天根本也没有合眼。

他没准备告诉夏晴天什么,反正之前夏晴天也表示过不想再要孩子。

“我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夏晴天知道自己这样可能给叶以深添麻烦了,老老实实的说道:“我自己待着就可以了,不用你陪着!”

“你好好的休养几天,我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等你好了之后就立刻离开这里!”

叶以深话音未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方毅站在外面挤眉弄眼的,叶以深摸了摸床上夏晴天的有些油腻的头发,丝毫不嫌弃,凑近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输液治疗的原因,这个吻落在叶以深的嘴唇上都有发苦。

“我有些饿。”在叶以深起身准备走的时候,夏晴天可怜巴巴的冒出了这样一句。

叶以深低笑了一下,无限宠溺。

看的夏晴天自己就饱了!

可能这就是长得帅能当饭吃吧。

眼前的叶以深怎么能这么帅呢?

看着他出门的背影,夏晴天就傻乐了起来,这样的脸她看一辈子都不会倦!

要是被叶以深知道她在想什么,肯定会觉得她没心没肺。

身上维持器官正常运作的机器还没摘下去,就开始想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