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你不来,就断他一条手臂/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叶以深站在门口,脸上严肃的丝毫看不出刚刚的宠溺,聚精会神的听着方毅的汇报。

找到东西之后叶以深就让方毅联系了叶以琰,但是如今看来,叶以琰的架子很大,直接点名道姓的要让叶以深亲自给他打电话。

“他还说……”看着叶以深眼中越来越寒的暴戾,方毅说话都小心翼翼了起来:“要是您不联系他,二少爷的手臂就真的会废掉。”

叶以琰的威胁完全就是叶以深意料之中的。

虽然早就知道他的套路,但是叶以深却不得不选择妥协。

叶以琰是个疯子,只有叶以深自己的话他可以完全不在意后果,但是牵扯到了叶星悦,他就不能一意孤行。

叶星悦在叶以深看来终究是个处事未深的弟弟。

“笔记本呢?”叶以深微微仰了一下头,对方毅伸出了手:“联系叶以琰的手机给我。”

方毅立刻就把口袋里的手机递给了叶以深,然后转身去找笔记本电脑。

叶以深之前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在车上,车上的东西也都被他们的人收集了回来,所以方毅确定是有的。

几分钟后,叶以深坐在医院的走廊上,腿上笔记本折射的光让他整个人都有些虚幻。

电话拨出了叶以琰的号码,随着电话嘟嘟的声音,方毅倒是紧张了起来。

叶以深把手机开了免提,递给方毅让他拿在手里,趁着还没有接通的时候双手不断的在键盘上飞舞。

‘滴’的一声,电话接通的瞬间,叶以深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我不是说了要叶以深亲自联系我吗?还是说他根本就不在乎他亲生弟弟的死活呢?”

叶以琰让人厌恶的声音就从那边冒了出来,显然是不屑和方毅说爱护的语气。

叶以深眯了眯眼睛,回应道:“找我做什么,难道我方毅和你说的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在国外缩了太久不能理解中文的话就去买一本字典,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寄一本给你。”

他开口的话说的很官方,不知道的肯定因为叶以深是叶以琰的上司,而叶以琰刚刚被开除在闹事……

方毅和叶以琰联系的时候也是受了一番嘲讽的,听到叶以深这样冷嘲热讽回去,就觉得替自己出了口气,忍不住就正了正身子,神情得意起来。

“哦,只是听说你遇到了意外,所以来关心一下。”叶以琰却像是根本不在意被嘲讽文盲,而是十分明显在暗示叶以深,他的所作所为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叶以深根本没有在意,嗤笑了一声,反问道:“所以呢?你知道我找到了什么吗?”

“我没有知道的必要,毕竟下一个地点还是要你去寻找。”

“那你给我打电话是想催促我还是想督促我?”叶以深笃定,叶以琰打电话就是为了他找到的东西。

毕竟现在只是第一个地点,找到的东西是什么,后面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有用,一切都是未知数。

只是叶以深察觉到了叶以琰对这件事格外的重视之后,特意嘱咐了方毅不要他告诉任何关于宝藏的事情。

也是在方毅的三缄其口下,叶以琰才要求叶以深联系自己的。

既然叶以琰嘴硬,叶以深也乐得装傻。

叶以琰不是省油的灯,叶以深清楚自己也需要不断的累积筹码,才能和他对峙。

“多少都有一些,毕竟你已经找到了东西,是不是也该去第二个地方了呢?”刚刚开口还说关心叶以深的叶以琰没几句就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只有丑恶两个字!

叶以深早就对他的品性习以为常,挑了挑眉,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漫不经心的应答了一句:“可以。”

如果叶以深反驳倒是有趣,如今两个字把话说死,那边的叶以琰沉默了一下。

自知打嘴仗总是要逊色叶以深一筹,于是就在叶以深意料之中的,暴露了自己的想法:“在此之前,我也比较好奇,你冒了那么大的险得到的东西的到底是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瞒着我,想当做筹码吧?”

他意料之中的提了要求,也意料之中的看透了叶以深的想法。

叶以深丝毫没有被戳穿的尴尬或者在慌张,不紧不慢的反问道:“你也知道我冒了那么大的险才得到的,坐享其成是不是不太好,总要给点什么东西交换吧?”

“你想我用什么交换?”

“不让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是对我最大的宽恕,反正这段时间你也游手好闲,不如就多读点书,顺便治一治嗓子,让你的说话时候的语气不要那么欠揍。”之前的叶以深是绝对不会和叶以琰说这么多的,吐槽他都懒得吐槽。

但是如今觉得不爽,再加上他需要这通电话继续维持下去,所以就说出了十分具有攻击性的话语……

“你!”叶以琰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听语气已经在心里骂了叶以深千百遍,但是几秒钟之后,就发现了不对劲:“你在拖延时间。”

他的声音顿时就警惕了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是肯定而不是疑问!

叶以琰是了解叶以深风格的,平常他说话绝对不会这样拖泥带水,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有目的,在拖时间!

叶以琰说对了。

叶以深正在通过电脑定位他现在的位置,只要再有一分钟,就可以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有了位置,他几乎就是囊中之物了。

到时候就硬碰硬一次,不行的话……叶以深根本没想过不行。

虽然是在国外叶以深也有绝对的把握,只要找到叶以琰的老巢就可以斩草除根!

可惜,叶以琰太狡猾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绕弯子了,连主要目的要东西都不要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叶以深的嘴角一扬,太晚了。

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

方毅也是知道叶以深手腕的,在一旁伸长了脖子看着叶以深的笔记本屏幕,随着画面的不断细化和红点的闪烁,方毅差点脱口惊呼起来!

没想到,画面忽然暗了下去。

“靠?”忍不住方毅脱口而出了一句脏话,就阴谋论起来:“难道被叶以琰病毒入侵了!”

“不可能,这台电脑的防火墙是我自己编程的,叶以琰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叶以深皱了皱眉,估计是在雪地里进了水。

摸了摸烫手的CPU,能坚持到现在算是不错了。

眼看就要成功却遭到这样的事情,说不郁闷是假的,可是考虑到夏晴天就在身后的病房里,自己发火她肯定会听的道,就克制了下去。

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开口就把失败的原因都加在了方毅头上:“难道把电脑给我的时候你就不能检查一下吗?”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方毅可怜巴巴的看着叶以深,做着无用的辩解。

叶以深的电脑他也不能上手用,所以死机的事情也不是他能预料的……他好委屈!

“那这里的网为什么这么慢!”叶以深想到刚刚的速度就心痛!

如果网速再快一些,他哪里用和叶以琰啰嗦那么久!

“毕竟现在暴雪刚刚过去,外面积雪很多,封了路不说,很多信号塔也都受到了影响。而且这里原本就有些偏僻,所以就……”

方毅说着,脸上的神情更加的委屈巴巴。

“算了。”叶以深不想看他这样的神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就等着叶以琰再和你联系,东西依旧不要给他看,找我的话就说我在寻找第二个地点很忙不在!”

至于刚刚的失误,叶以琰这样多疑的人,肯定会疑神疑鬼。就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他绝对也要折腾一番。

等他知道一切都是自己臆想的时候,肯定也会很懊恼吧。

就当做狂风暴雨前,给他一个放松身心的恶作剧吧。

想着,叶以深起身回到了夏晴天的病房。

病床上的夏晴天此时正拿着自己的手机,满面愁容的,一看到叶以深进来就举起了手中的手机晃了晃:“我的手机好像坏了!”

“开不了机了吗?”叶以深倒是没在意,伸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夏晴天,也不问她要做什么。

反正他的手机里也没有什么秘密,就算是夏晴天想查岗他也坦坦荡荡。

其实夏晴天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给王管家打一个电话,在来的时候就准备打了,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个准备打的电话还没打出去。

叶以深不问,夏晴天出于尊重还是说了,听到她只是想打一个电话,叶以深调侃道:“难道不准备翻一翻我的通话记录和短信?”

“这世界上难道除了我还有人能忍受你吗?”

“拜托!”听到夏晴天这话,叶以深顿时就不乐意了,自己怎么说也是年轻有为,仪表堂堂而且家财万贯,身上随便一点拎出来都会吸引很多女人,况且他还集所有的有点与一身:“只是世界上我只喜欢你而已!”

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夏晴天笑了一下,刚刚的话只不过是随口吐槽一句罢了,她当然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叶以深的床。

只是这些信任,夏晴天对叶以深还是有的。

他的手机之前录入了夏晴天的指纹,拿在手里之后立刻就打开了锁屏,夏晴天一边找叶家住宅电话,一边问:“你的手机里好像没有我的电话,没有存吗?”之前丢掉了叶以琰给她的手机卡,叶以深给她重新办了一张,也没多久,所以没有存也很正常。

况且两人这些日子里天天黏在一起,根本没有打电话的机会。

“你的电话没有存在那里面。”

“嗯?”夏晴天一愣,难道叶以深还有另一个手机?

抬头刚想问,就看到他骨骼分明的手指指着自己的心口说道:“存在这里。”

“这些话你都是和谁学的?”

虽然叶以深的情话夏晴天听了太多太多,但是还是忍不住笑的眯起了眼睛,眼中的幸福都要溢出来。

“实话实话,有时候再加上有感而发。”叶以深是真的没有刻意的去说什么情话。

之前也说的很少,只是和夏晴天呆在一起,就总想把自己的爱意表达出去。

看夏晴天的反应叶以深就知道自己情话是满分的!

此时的夏晴天笑也笑够了,脸上都是藏不住的爱意,拿起手机放在面前,眼神就看到了手机屏幕的右上角,顿时神情就垮了下去,啊了一声说道:“原来不是我的手机坏了,你的手机也没有信号。”

“没有信号?”

叶以深想到刚刚还和叶以琰打电话并且跟踪定位他,怎么可能没有信号呢?

还没来得及去看,下一秒就有人解答了他这个疑问。

方毅敲了敲门,然后在门口喊道:“主子,刚刚忘了告诉您了,因为雪太大了,除了网络之外,还可能会陆陆续续的断电以及没有信号,据说已经在抢修了。”

“知道了!”叶以深听到这样的消息对这里的厌倦又增添了几分。

如果不是夏晴天不方便,他早就离开这儿回自己的城市了!

夏晴天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担心两个孩子,扭头看着外面白皑皑的一片,感叹道:“什么东西多了都不好,南方见不到,这里多的不想要。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是不是也下大雪!”

“王管家会照顾好一切的。”叶以深听出了夏晴天言外之意,于是直接简单粗暴的安抚道:“我觉得小星辰和小深晴身边有专业的奶妈保姆,会比你照顾的更好。”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翻了个白眼:“拜托,如果我不专业当初你干嘛还要专门请我去照顾小星辰!”

“分明就是你自己的演技拙劣,我早就一眼识破了,找了一个借口把你接回了叶家。”

叶以深像是完全忘记了当初的一波三折,一副他早就洞悉了一切的模样!

夏晴天忍不住就吐槽起他,两人你来我往的,冰凉凉的气氛都活跃起来。打不通电话的郁结也暂时被置之脑后。

最后夏晴天说不过叶以深,只能鼓起嘴,眼神看着外面的茫茫大地!

和叶以深有些厌倦这里不同,虽然从来到这里到现在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夏晴天还是很想出去看看的。毕竟这里也是她之前一直想来的地方。

即便来的原因很狗血,经过很惊险,但是也是来了,只在医院躺着实在是可惜!

“我能出去看看吗?”

夏晴天只想去医院外面走走看看,哪怕绕着医院走上一圈也好!

这个想法丝毫不意外的被叶以深果断拒绝,夏晴天不清楚自己身体情况,叶以深可是比她自己还要清楚!

话说出口,就任凭夏晴天怎么撒娇都没用,无论如何都斩钉截铁的三个字:“不可能!”

夏晴天知道叶以深说一不二,也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外面,幻想着自己已经出去玩过了。

她其实也知道叶以深为了她好,所以就没有逞强,幻想了一会儿自己玩雪的快乐时光,就开口问到了正事——叶以琰。

“叶以琰到底是想怎么样?星悦也不知道好不好。”

“我也正想和你说他,等你好些之后我就把你送回去,接下来寻找东西的事情就让我来,你不要跟着一起冒险了。”

“好。”即便夏晴天心中再想跟着,也没有表现出来。

这次的事情她就很愧疚自己给叶以深添了麻烦,况且她也明白,陪伴叶以深就不能陪伴小深晴和小星辰。

相比叶以深,明显两个孩子更需要自己。

见夏晴天这么的听话,叶以深沉闷的心情都好了一些,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了,相信我。”

“嗯!”

夏晴天其实还想问一问叶星悦的情况,但是转念一下,叶以深和自己一样在这里,肯定也不知道。原本他就担心,自己问了,只会让他更加担心,于是到了嘴边的询问就变成了可怜巴巴的追问:“刚刚我就说我饿了,你给我带的饭呢?”

“让方毅去准备了。”

叶以深当然不会说自己忘记了,不动声色的推给了方毅,然后一本正经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去催他一下。”然后起身,完美的掩盖了自己刚刚的失误。

夏晴天当然是选择相信了他。

等了一会儿,夏晴天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方毅进来了,带着一个饭盒,却不见叶以深。

不等她问,方毅就抢先答道:“主子忽然有些急事出去了,少奶奶放心好了,主子特意嘱咐我看着您把饭菜吃完。”

“这样啊。”原来是有事儿,夏晴天又不是小孩子,也不粘人,没有多问就拿起了筷子。

虽然身上有些疼,也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夏晴天真的很饿,别说一碗饭了,现在就是一头牛在自己面前,她都觉得可以吃下去!

夏晴天不是没想叶以深到底去干什么了,吃饭的时候想了几分钟,根本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倒是眼前的方毅一直欲言又止的。

“方毅,你是想说什么吗?”夏晴天早就看出了方毅有话要说,原本以为他是不想打扰自己吃饭,没想到等到吃完了面前的饭菜,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要走,出于好奇的夏晴天就叫住了他。

“哦,没什么,只是主子说如果您觉得方便了就安排您出院回去。我看您现在好像还不太方便,所以就没问。”方毅说话的时候干笑了两声,却难掩自己皱着的眉头。

“我觉得还好。”夏晴天没有看到他的神情,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病号服,问起了不见踪影的叶以深:“他不跟着一起回去吗?”

“这个要问主子,我去问一下医生,然后安排您回去!”方毅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夏晴天一样,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了。

欲盖弥彰!

刚刚方毅的表现夏晴天只能用这样一个词汇去形容!

真是的,难道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

如果方毅不肯说的话,等叶以深回来一定要问一问!

可惜,她一直到上飞机离开,都没有见到叶以深。

在上飞机前,很多医生来给她做了检查,并且做了十分周全的准备工作,在医生的交谈之中她才算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当时有多危险!

后知后觉的在心里感叹,幸亏自己没事!

同时也有些小庆幸,自己的运气似乎每次都还不错。虽然经常去鬼门关里走一遭,但是都能完完整整的回来。

兴许这就是幸运!

就在夏晴天感慨自己运气的时候,颠簸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一旁比她还要紧张的方毅赶忙站了起来,询问夏晴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并且解释道现在颠簸是因为飞机遇到了气流。

“我知道,而且我不舒服会直接说的,不是有那么多医生在吗?”夏晴天总觉得方毅有些奇怪,刚刚只顾得关心自己的运气,如今回过神来,就抿着嘴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叶以深去哪里了呢!”

能让方毅这么奇怪的,除了叶以深也没有第二个了!

况且叶以深消失的莫名其妙,只是说去看一看方毅,怎么忽然就有事了呢?

即便是有什么急事也要通知自己一声吧!

如今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原本说的好好的要养好身体在离开,忽然就改口要自己立刻离开,真是越想越蹊跷!

“主子去哪里了我具体我也不清楚,他只是说有事。”

方毅被夏晴天的眼神看的都有些心虚,即便现在是冬天,都觉得额头上有汗冒出来,伸手去擦了擦,还多此一举的辩解道:“可能是暖气开的太足了,有些热!”

只是这个表现在夏晴天眼里就是做贼心虚了!

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自己联系他!”

“主子的手机不是都没有带吗……”方毅小声的嘀咕让夏晴天想起来了叶以深的手机因为自己接过来打电话,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带在身上。

顿时她的眼角就抽搐了一下!

伸手一把抓住了方毅的衣角,威胁他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等会儿就拒绝下飞机!叶以深来了我再下去!”这是夏晴天能想到最能威胁方毅的话了,虽然是用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