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他对她下了毒/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奶奶。”这样幼稚的威胁让方毅有些无奈,语气里明显带着敷衍说道:“主子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告诉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就算您逼死我,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我不是和您一样担心主子吗。”方毅说着叹了口气,都是为难:“您就不要再问我了,算我求您了!要是等下您不想下飞机,我背着您回去也是可以的!”

方毅的语气简直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夏晴天心一软,就松开了抓着他衣角的手。

要是方毅真的不知道,她再怎么逼问也没有用。

闷闷不乐的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自我安慰到:叶以深那么厉害,哪里需要她担心?

话虽然是这样说,夏晴天还是放心不下,苦着一张清瘦的脸,一旁的医生都看不下去了,开口让她情绪好一些:“好的情绪对伤口恢复是很有帮助的,叶太太您现在只能说是保住了性命,后期的养生也是很关键的。”

“我知道。”夏晴天十分有礼貌的对医生点了点头,然后后背一痛,就问出了她一直以来都比较好奇的问题:“我到底是怎么了?”

“嗯……”那个医生不知道叶以深要瞒着夏晴天,本着每一个病人都要清楚自己身体情况的原则,详细的讲述了夏晴天现在的状态。

一番言论下来,夏晴天好看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有余悸的问道:“那我是不是随时都会暴毙?”

“不至于不至于,刚刚说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情况,人的身体以及器官都是有自我恢复能力的,所以您不用太担心,只要好好休养,很快就会恢复的。”

医生的安抚却还是让夏晴天觉得自己背后一痛!

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只是小伤,所以才会这样放心,现在总觉得后背的伤口一直隐隐作痛。

可以说瞬间就不担心了叶以深了,满脑子都是刚刚医生说的那番话,一定要心情好!

不断的重复着心情好这句话给自己洗脑,飞机落地的时候她都没反应过来,还是方毅过来说的。

下了飞机之后立刻就感到了一阵寒意扑面而来,但毕竟是去过最北方的人,丝毫不觉得有多冷。

看着地上薄薄的积雪,感叹了一句:“还是自己家里好!”

“少奶奶说的是。”方毅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了一个轮椅,放在夏晴天面前说道:“少奶奶,您坐。”

“我又不是断了腿。”

夏晴天嘴上这样吐槽了一句,却还是坐了下去。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在飞机上颠簸的原因,夏晴天一直觉得自己的伤口隐隐作痛,而且脸也一直发痒,像是有汗滑落一样。刚刚在飞机上就忍不住去擦,下了飞机遇到了冷空气就痒的更严重了,伸手挠了好几下。

方毅就推着夏晴天,说道:“医生刚刚在飞机上不是也说了要您不要激烈运动吗?您的脸都挠红了。”

“可能是太久没好好洗脸了。”说出这话的时候夏晴天也有些尴尬。

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洗澡,就算是洗脸也只能用水擦一擦,还药叶以深帮忙。

至于头发……她觉得如果不是戴着帽子,看到的人肯定都会嫌弃。

私人飞机停落的地方距离叶家很近,所以方毅没有开车,而是徒步推着夏晴天走在街头。

熟悉的街景让夏晴天有种安心的感觉,这就是回家的感觉吧!

只可惜,没有叶以深。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忍了好久不去想要心情好的原则就崩塌了下去。夏晴天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让方毅跟着苦恼,于是就只是自己闷不做声,顺便皱起了眉头。

王管家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少奶奶。”远远看到方毅和夏晴天就带着微笑,打开了大门:“欢迎回来。”

此时的夏晴天还沉溺在满脑子都是叶以深的幻想里,王管家的话都没有听到。

毕竟现在都回家了,叶以深什么时候会回来?

王管家见夏晴天心事重重的,方毅也在一旁挤眉弄眼,大概也就知道要说什么了,立刻开口道:“您离开这段时间,小小爷和小小姐都很乖巧,正巧现在要吃饭,您也还没用餐吧?我马上叫厨娘给您做。”

提起小深晴和小星辰夏晴天的才算是回过一点神来,叶家的玄关门口是有楼梯的,所以被推着不方便,夏晴天就十分体恤的站了起来,说道:“我自己进去就够了,方毅也还没吃饭,顺便多做上一份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把您送回来就要立刻去忙了。”

方毅并不想和夏晴天吃饭,待在一起的话很可能哪句话说的不对就暴露了,还是尽量的少和少奶奶接触为好。

这话让夏晴天忍不住追问了起来:“去忙什么?”

是不是忙叶以深的事情!

还说不知道!

方毅肯定是知道不想告诉自己!

“少奶奶!”眼看夏晴天的眼神盯的方毅冷汗都冒了出来,王管家直接挡在了夏晴天面前,把她和方毅隔绝了起来:“等下小少爷和小小姐就要休息了,您和他们许久未见,外面也凉,就快进去吧。”

话虽然这样说,夏晴天还是想问一问方毅,只是好几次开口都被王管家打断,最后王管家干脆就说道:“我没有请人照顾小少爷和小小姐,她们还那么小身边没人可不行,您就快进去吧!”

这话成功的让夏晴天放弃了‘围剿’方毅,立刻就转身进入叶家。

见状,方毅松了口气,只是一口气还没松下去,脑袋一痛,王管家的巴掌就落在了上面。

“你这是玩的那一处?”

“哎呦,这不是主子有些意外吗。”方毅压低了声音,简单的和王管家讲述了一下这几天的遭遇,然后越是讲到最后就凑的越近,说道最后都贴在了王管家的耳朵上。

说完之后,方毅来了一句总结性的发言:“你说,这事情怎么能让少奶奶知道!”

“也是。”王管家拍了拍他的肩膀:“少爷是事情要紧,你先去吧。”

两个男人就这样在外面窃窃私语的,房间里的夏晴天丝毫不知情!

就抱着小深晴和小星辰亲来亲去。

也只有看到两个孩子的时候夏晴天才能真的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什么叶以深的安全,什么自己的性命,都能暂时放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才几天没见,两个孩子就彻底的变样了!

仔细的端详着,想把他们的模样都印在脑海里,却被刚刚进来的王管家调笑:“少奶奶,您这样看着,不如我帮您给小少爷小姐姐合张影吧。”

“等叶以深回来再……”自然的话说了一半,就像是被卡住了喉咙,她见王管家自己进来,就质疑起来:“王管家,您是不是知道什么?方毅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不能和我说的!”

王管家毕竟比方毅年龄大那么多,面对夏晴天的质问,丝毫没有表露出来一丝的慌乱,语气里还有些疑惑:“怎么了吗?刚刚您一离开方毅就也离开了。”

“我……没事。”

如果王管家真的不知道什么的话,说出叶以深失踪的事,也只能让他增添一份担心。

抬眼就看到了自己和叶以深的婚纱照,想到了他说的:如果活着出去就办婚礼的许诺。

只是不见了一天不到,而且叶以深又那么的强势,夏晴天自知根本不需要自己这样诚惶诚恐的担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就总觉得心悸。

担心的好几次右眼一直的跳。

这样的感觉连着持续的三天,夏晴天觉得叶以深像是失踪了。

没有丝毫的音讯,夏晴天之前从来没有觉得叶以深会失踪,也不知道原来找不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感受!

深深的体会到了当初自己说走就走叶以深的痛苦!

焦急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现在半夜了,后背伤口隐隐作痛加上焦躁的情绪,夏晴天没有办法安睡。

翻来覆去会扯到伤口,在楼上走来走去会吵到小深晴和小星辰,夏晴天就只能打开了一层的灯,不断的靠走动安抚自己躁动的心。

叶家的私人医生嘱咐过她,要一感到不舒服就立刻联系他,夏晴天就照做了,现在也是在等医生的到来。

她觉得很不舒服!

不光是后背隐隐作痛的不舒服,脸也一直发烫,她也没在意,只是觉得因为着急的事情。

随着医生的到来,夏晴天去打开了门,察觉到医生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她还以为是太晚了打扰到了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双手握在一起:“我觉得很难受,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

“叶太太,您是不是用了什么东西过敏?”医生说着就走了进去,这话却让夏晴天一愣。

这个时候她才算了是去照了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夏晴天觉得所有的惊叫都压在了嗓子里。

怎……怎么回事儿。

自己眼花了吗?出现幻觉了吗?

一直手摸着镜子的脸,另一只手摸着镜子里的自己,夏晴天再三确定这不是梦而且不是幻觉之后,终于还是叫了出来。

“叶太太!”

医生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夏晴天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

“我觉得您是过敏了,不用太担心,我现在给您开药,可能睡一觉就好了。”

“真的吗?”夏晴天的不安感持续放大,刚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根本不敢在脑海里回想。

不可能,自己的脸怎么会变成那样样子!

跌在地上的时候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夏晴天忍不住一阵胃疼干呕了一下,医生赶忙蹲下来安抚她:“我见过太多过敏的人比您还要严重,请您相信我的医术。”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用!也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夏晴天说着觉得脸烫的感觉变成了疼痛感,捂在上面的双手被迫拿了起来。

如果不是真的心理测试能力很强的话,医生本人可能也要倒吸一口凉气。

只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夏晴天脸上的情况就迅速的恶化了起来!

“有时候没有睡好或者是太大的精神压力都会导致敏感,况且您最近不是在吃治疗后背伤口的药吗?是药三分毒,可能是激发出了您体内的潜在毒素。”他原本以为夏晴天是伤口出了问题,没想到来了这样的一出,带的药箱里也没有专门抑制过敏的,立刻就做了决定:“您现在应该去医院。”

夏晴天也是领的清的。

知道现在不是羞羞答答怕被看到不肯出去的时候,脸才是最重要的!

况且她又不是什么明星,难道还担心什么被偷拍?

立刻就答应了医生的提议,他是开车来的,夏晴天不敢再去碰自己的脸,就直击走看出去,站在了他的车边。

现在没有人也不担心被看到。

夏晴天可以肯定,半夜三更的时候看到街上站着自己这个模样的人,绝对是会把人吓死的!

外面的冷风一吹,夏晴天觉得脸上干疼干疼的,疼的眼角忍不住都抽搐了几下。

等到一开门,迅速的就钻了进去。

晚上驾车的唯一好处就是不堵车,可以任意飙!

前面开车的医生不愧是叶以深的私人医生,开车的风范和叶以深很是神似,一个劲的踩油门,即便夏晴天很着急要去医院,都觉得他开是实在是太快了。

偏偏他开快车技术还没有叶以深好,等到了医院的大门口,夏晴天已经心惊胆战的了。

刚刚好几次都差点随着一个急刹飞到前面的副驾驶去。

在她七荤八素的时候,医生帮她打开了车门,然后还贴心的用自己的衣服为她挡着外面的风和……偶尔飘来的视线。

因为有叶以深这个特权卡,夏晴天看一个过敏,安排专业医生就诊的时间比当初她在医院急需输血的时候还要快!

夏晴天就这样被带了进去,期间专家问了一句:“这位是?”

叶以深他们这些专家不敢说认识,却也都是脸熟的,还有叶以深身边的方毅,唯独这个男人似乎没见过。

“我姓谭,谭一峰,是叶家的私人医生。”谭医生也怕流言蜚语乱传,立刻澄清道。

“这样。”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继续带夏晴天去检查了。

过敏原本并不麻烦,只是验血需要等上一会儿,夏晴天却在里面呆了很久。

外面的谭一峰等到都快要坐着睡着了,忽然有人叫他:“谭医生。”

“嗯?”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看着面前的白大褂,立刻就坐了起来:“你好。”

“你好,外面刚刚做了全面的检查,但是还是没有找到过敏源,现在是不是过敏也不能肯定。听叶太太说她现在后背有伤在服药,方便说一下药单吗?”

“方便,我随身带着的。”

毕竟是叶家的私人医生,这些专业素质还是有的。

而且即便只是私人医生,谭一峰的专业水平也是国际上都有名的,在面前那个专家看的时候,发表了自己的一些见解。

“嗯……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我想叶先生可能需要到场一下。”那个医生抿了抿嘴,说道:“我们刚刚开会讨论的时候,有些怀疑叶太太的脸是被人故意用什么东西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啊?”

谭一峰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听站在自己对面的人说了很多专业术语,才算明白,他们现在怀疑夏晴天的脸是用了什么东西,并且是长期使用,如今吃药治疗在加上情绪焦虑导致内分泌过多分泌的缘故,就爆发了。

原理类似于使用了添加激素的化妆品,用的时候可能没有什么意外,但是会一直积压到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只不过夏晴天的脸,比激素问题严重的多。

毕竟是同行,谭一峰和面前的医生立刻就探讨了起来。

谭一峰知道这个问题可能比他想的要严重,立刻就开始尝试联系了叶以深,却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只能选择拨通了方毅的电话。

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但是方毅还是很快就接通,声音也不是睡意松醒,而都是疲惫,看样子是还在忙。

他和方毅并不熟,打电话只是公事公办而已,所以没有一句寒暄,直接就公事公办的说了夏晴天的情况。

“很严重吗?”方毅那边迟疑了一下,说道:“主子现在脱不开身。”

“现在的情况看来是有一些严重的,必要的时候进行的一些治疗可能需要家属签字。”

“我知道了。”方毅没有给确切的答案,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让谭一峰皱了皱眉,之前他也和方毅接触过,而且看叶以深对夏晴天的态度就知道把夏晴天放在了自己的心尖上,方毅的反应怎么有些怪怪的呢?

算了,反正自己的汇报的职责已经做到了。

想着,谭一峰就打了个哈欠,现在夏晴天也已经住在医院了,就算他留下来也没用,既然已经通知了方毅,应该也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这样想着,谭一峰就又打了一个哈欠,伸着懒腰走向了电梯。

站在电梯门口的时候恰巧有人上来,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人就从里面出来,和他擦肩而过。

谭一峰没有在意,站在电梯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等着电梯下降的似乎忽然想到自己的药箱放在走廊的座椅上了!就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重新摁下了VIP楼层。

上去之后就看到自己的药箱孤零零的躺在椅子上,他几步走过去拿在了手里,刚准备转身,就看到有人从夏晴天的病房里走了出来。

鬼鬼祟祟的,而且就是刚刚带着鸭舌帽的男人!

顿时谭一峰就清醒了,身为叶以深的私人医生,他很清楚叶以深树敌无数,搞不好这男人就是来杀夏晴天的!

冒出了这个想法之后,谭一峰来不及多想,一嗓子就喊了出来:“救命啊!”

空荡荡的走廊,还是这个时间,这一嗓子可以说是震耳欲聋了,直接吓的那个鸭舌帽拔腿就跑!

出于本能的反应,谭一峰直接上前就抓住了他,一边用尽全力抱住他,一边还在喊人:“快来人,救命!”

“滚!”那个人发出了一声怒吼,一用力就把谭一峰甩了出去,还顺便甩掉了他的药箱,乒乒乓乓的里面东西散了一地。

这个时候已经有医生护士出来了,他恶狠狠的瞪了谭一峰一眼,虽然戴着口罩看不清神情,却也能猜到他现在有多狰狞!

显然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跑,横冲直撞的跑向了楼梯,瞬间就消失在了眼前。

那些护士医生们没有去追他,而是立刻上前去把谭一峰扶了起来,谭一峰顾不上自己被摔的多疼,一股脑的冲进了夏晴天的病房。

要是夏晴天真的被刚刚那个人给……叶以深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幸亏,进门没有闻到血腥,床上的夏晴天好像还在呼吸,他有种自己侥幸捡了一命的感觉。

“怎么了?”医生护士门其实都还没反应过来,都围了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七嘴八舌的询问。

此时的夏晴天也被吵醒,在床上睁开了眼,谭一峰赶忙说道:“没什么,就是刚刚那个人,千万不能让他跑掉!”

“我们的保安已经去追了。”医生有些不满的说道:“这里毕竟是医院,请你不要大吼大叫!”

谭一峰很想反驳,但是也知道,这里的人比其他地方的医护更势力,如果是叶以深他们肯定早就诚惶诚恐的开始道歉了。敢这样和他说话,不过是觉得他是个小小的私人医生罢了。

抿了抿嘴,不想生是非,就点了点头。

刚刚醒过来的夏晴天有些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睡着的时候不觉得,如今一醒过来,整张脸都是不舒服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蚂蚁在上面爬来爬去,而且还在上面咬了一口一样。

睡意松醒的她身后就去抓,却被谭一峰眼明手快的阻止:“叶太太,您现在还在治疗,不要随意抓挠,万一留下伤疤了就很麻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