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不想让你见到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晴天真的是想不到自己对什么过敏!

即便是过敏也要有个征兆吧?

她又不是过敏体质。

考虑到夏晴天情绪的问题,谭一峰就没有说实话,而是避重就轻的说道:“我已经联系了叶先生,他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兴许会回来。”

“我都联系不到他,你是怎么联系上的?”说着,夏晴天不顾他的阻止,伸手抓了抓的脸。

她实在是控制不住!

可是丝毫没有缓解痒痒的感觉不说,还导致脸上火辣辣的开始疼。

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不能先给我一点药用一下吗?”

“请您控制一下,我现在也敢给您乱用药,担心导致您更严重。我也是通过方毅,并没有直接和叶先生通话。”说着,谭一峰忽然看到了放在夏晴天床头柜上的放在一个信封和精致的小瓶子。

瓶子就像是古时候的小瓷瓶,很精致,只是谭一峰觉得有些奇怪。

不可能是哪个医生护士的,难道还是夏晴天的吗?

夏晴天这个时候也清醒了一些,眼光就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

一眼就认定了这不是自己的东西,还问了谭一峰是不是他的。

“嗯……实不相瞒,刚刚有一个男人闯了进来,我觉得这是他留下来的。”原本照顾夏晴天的情绪,谭一峰是不想说的。

可是总觉得那个男人不简单!

身后像是藏着很多秘密似得!

叶以琰!

忽的,夏晴天的脑子就蹦出了这个名字,顺便还有他让人厌恶的嘴脸!

夏晴天一骨碌的坐起来,伸手把信封拿在手里,打开前倒是也幻想了里面到底是什么。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写信!

叶以琰到底在搞什么鬼?

随着手上的动作,夏晴天看到了里面的信纸,上面不知道是不是叶以琰的字,竟然有几分清秀!

呸!

自己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关字体什么事情?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看看他想告诉自己什么。

晃了晃脑袋,夏晴天集中注意力看了起来。看的太专注,脸上的不舒服都要忘记了。

逐字逐句的看完,夏晴天恨的牙都咬了起来!

果然是叶以琰!

上面告诉她,她的脸现在之所以是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之前他给自己贴面具用的药水有副作用!还断言医生是无法治愈的,甚至诊断都诊断不出来。信的最后,他口口声声说要帮夏晴天治愈一下,说是小瓶子里是类似于可以治愈的药膏之类的。

其他既没有明显威胁也没有明显暗示,但是夏晴天分明感到字里行间的恐吓!

无法治愈岂不是要是想自己去求他?

鬼才信他的胡话!

握紧了手中的信封和信纸,夏晴天抬眼看着谭一峰,语气和神情里都是严肃,就连开口的时候都不自觉的严苛了起来:“我到底怎么了?如果只是小过敏的话,吃药用药就好了,为什么要我住在医院!”

而且刚刚化验了那么多的东西,简直像是要大病一场的架势。

虽然不知道信上写了什么,但是谭一峰也猜到了不是什么好话……自知瞒不住,以后夏晴天总要知道,就委婉又小心的赘述了这件事。

“真的治不好,也诊断不了吗?”夏晴天身子抖了一下,眼神下意识的就看到了在桌子上放着的小药瓶。

“目前诊断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没有一个确切的治疗方案,但是请您相信,现在的科技医学都这么的发达,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谭一峰有些官方的话让根本不想听,她身后就拿起了那个瓶子,打开之后有淡淡的薄荷味传出来。

她虽然很担心自己的脸一直这个样子,也很不舒服,却也没有病急乱投医!

最重要的是叶以琰的话他根本不想相信!

递给了谭一峰,说道:“麻烦帮我去化验一下看一看有没有副作用。”

“哦,好。”

谭一峰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只是夏晴天让他去他就去了。

他出去之后夏晴天就再没有心思睡觉了。

即便对叶以琰的话夏晴天都不相信,但是他肯定也不会空穴来风。冒险让人把东西送过来,也绝对是因为有依据!

要是真的是话……不知道他又要说出怎么样的条件才会给自己所谓的解药!

如今也就只能期望谭一峰没有骗她,医术这么发达,等有了诊断结果之后有一个确切的治疗方案。

坐在发了一会儿呆,就下床去了洗手间,她刚刚在叶家只是大眼看了一下自己的模样,还没有仔细去看……

反正总要面对!

一步一步的走向镜子,走的越近,眼睛就瞪的越大!

镜子里面是自己吗?

夏晴天的脸抽搐了好几下,镜子中的人脸就跟着也抽搐了起来。

虽热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夏晴天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不,不可能!

她把头别过去,根本不想去看第二眼!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她忽然有些庆幸叶以深不在,看不到了!

如果看到的话,绝对会嫌弃的!毕竟她自己都很嫌弃自己现在的模样。

比在家里的时候还恐怖,可能更加恶化了!真的苦了谭一峰,刚刚还若无其事的和自己对视……

心跳不断的加速,深呼吸了好几次,不敢抬头生怕看到镜子,一鼓作气的跑了出去!

第一件事,就是把门反锁,并且挂上了门链。

再三确保了外面的人进不来之后,她的心才略微的平静了一下!

没有回到床上,就顺着门坐在了地上,凉意顿时就席卷了全身。

因为脸上痒痒的感觉,夏晴天不敢去挠,整个都是不舒服的,情绪狰狞的像是一团猛兽,直接就想夏晴天吞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这样?

如果以后都是这个样子的话,她要怎么办?

想着,眼泪就不收控制的流了出来。

随着泪水的划过,脸上火辣辣的疼起来,像是伤口被盐水浸泡了一样,可是越是这样,夏晴天的眼泪就流到越厉害!

她的理智是一直在控制着自己情绪的,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

就这样麻木的坐在地上,夏晴天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天色泛白到发亮,听着外面由安静到渐渐的响起脚步声,身下冰凉的地面都被她暖的发烫,她终于换了一个姿势——把头埋进了膝盖里。

夏晴天的心理承受能力不算弱,但是这件事实在是打击太大!

以后都是这样样子的话,先不管旁人的眼光,这张脸她自己看到都害怕,要怎么去面对叶以深?

还有小星辰和小深晴,难道要他们两个面对这样的母亲长大吗?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夏晴天就想好了,如果今天医生告诉她确切的结果,确实像叶以琰说的根本无法治疗,她就彻底离开……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至于叶以琰说的能治疗她的药膏,根本不在夏晴天的考虑范围之内。

想着,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夏晴天闷不做声,虽然她知道外面是医生,却还是不想面对。

“叶太太。”谭一峰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来:“化验结果出来了,您要看一下吗?”

“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反正那些东西她也只能看的似懂非懂,还不如直接告诉她结果给个痛快!

“当然……是好消息了。”外面的谭一峰额头上有冷汗冒出来,偷偷摸摸的就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门就打开了。

说是打开,也只是打开了一条门缝,夏晴天只漏出了半个眼睛,然后伸出了手来:“化验结果和药呢?”

“在这里。”

说这话的不是谭一峰,而是他身边的叶以深。

随着这三个字,叶以深把手放在了夏晴天的手心里。

夏晴天虽然在地上坐了很久,但是身上还是滚烫滚烫的,而叶以深的手掌却很凉,放在夏晴天的手心里十分的舒服和安心。

但是夏晴天却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立刻就把手缩了回去,下一秒就要关门。

叶以深眼明手快的把门抵住,强迫打开了更大了门缝,里面的夏晴天直接就背过身去,全部力气都靠在门板上,想把门再次关上。

“我已经都知道了,你能一天不见我,难道还能一辈子不见我吗?”

叶以深连夜赶回来,找谭一峰了解了情况之后,断定夏晴天绝对不会轻易把门打开的!

于是就让谭一峰先去骗她把门打开,自己就在旁边站着。

谭一峰看着眼前的一幕,擦了擦刚刚冒出来的冷汗。

叶以深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如果我一辈子不好,那你就一辈子不要来找我了!”

“你要结果,要药,难道我不是你的结果吗?我不能治你的心病吗?”

“你出去!”

“让我进去!”

叶以深和小提琴就这样互不相让,而一旁的谭一峰就眼睁睁的看着叶以深和夏晴天僵持了很久,叶以深进不去,门也关不上,谭一峰忍不住说道:“叶太太,我觉得您需要和叶先生好好的谈一谈。”

“那结果到底出来的没有?”

这么久,夏晴天也是有些动容了。

叶以深说的对,逃避是没有用的。即便她要离开,也要和叶以深说好身后事。

“还没有。”这是谭一峰今天第二次和夏晴天撒谎了。

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叶以深不让告诉她。

“不见!”

夏晴天的身子微微松懈了一点,叶以深抓住时机一只脚就踏了进去。

顿时夏晴天的大脑一片空白,口不择言的说道:“叶以深如果你不出去非要进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虽然里面有防护网,但是这样的威胁叶以深还是怕了,立刻就减少了力道,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好好,我出去,你不要摔倒自己。”

于是在叶以深的妥协下,门再次关上,夏晴天不想听到叶以深的声音,关上门的瞬间就跑到了床上,把自己缩在一起,原本已经不再流泪的眼睛再次掉落下了泪珠。

叶以深双手叉腰站在门口,可能这世界上唯一能让他这么无奈的人只有夏晴天了!

“叶先生,您刚刚不是说要去看具体的结果吗?”

谭一峰站在叶以深的身旁,头都不敢抬,刚刚叶以深眼神都可以杀人,吓的他冒冷汗,现在的叶以深可是比刚刚的还吓人!

叶以深随便嗯了一声,烦躁的把袖子挽起来,和谭一峰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这里的医生敢对谭一峰不耐烦,却不敢对叶以深多说什么,看到叶以深进来,满脸都是笑意:“叶少,您来了?”

叶以深并不想啰嗦,伸手说道:“我妻子的结果呢?”

“在这里,在这里。”他赶忙把结果递给了叶以深,在一旁解释道:“我们已经做了所有的常规化验,却化验不出病因,建议回家静养就可以了。”

“一派胡言!”

回家静养和得病等死有什么区别?

叶以深的一句呵斥那个医生的脸立刻就绿了,怏怏的不再说话。

此时的谭一峰在一旁补充道:“昨天那个男人送来的那个小瓶子里的药膏化验结果也已经出来了,没有激素和毒素。”

“那也不能相信!用在别人身上试验一下。”叶以深原本还想说什么,想到身边的人是谭一峰不是方毅,就没在说多了,一个字都没留下,转身就走。

在路过夏晴天房门门口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却没有再去敲门,而是径直的走了过去。

谭一峰说的去过夏晴天病房里的那个男人,叶以深有预感,是叶以琰的人。

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就立刻让人去找那个男人了。

他之所以没有回来和与夏晴天联系,是因为与叶以琰斗的正凶,可以说是步步紧逼,眼看就要把他逼垮!

没想到他转身来了这一手。

现在在那边和叶以琰制衡的是方毅,叶以深站在电梯里就拨通了方毅的电话。

那边的方毅忙的焦头烂额,接通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主子,您什么时候回来?”即便跟了叶以深那么多年,和叶以深的手段比,他还是太嫩。

原本就要把叶以琰揪出来了,叶以深一走,叶以琰差点就溜掉。

“晴天这边出了一点问题。”叶以深的语气还是稳重的,不用听方毅汇报现在的情况也大概猜到了,有条不紊的吩咐着要他怎么做。

叶以深的每句话都让方毅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声音里都是恍然大悟,在要挂断的时候,忽然说道:“对了!主子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安排在医院的车库等您。”

“我现在就过去。”叶以深说着,眼神闪过了一丝的寒意。

……

地下车库。

毕竟是医院,车库里停了很多车,却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叶以深走进来的时候,脚步很稳,整个车库都可以听到。

地上躺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还有血迹,可能是他刚刚吐出来的。

“主子。”见叶以深过来,站在那个男人身边的人来到了他身边:“什么都问不出来,还想自杀。”

“叶以琰让你来,难道就是死给我看的吗?”叶以深不屑的勾了勾嘴角,像是看蝼蚁一样的看着他:“好啊,那你就去死好了。”

“我不是叶以琰的人,谁是叶以琰?”他现在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却还是十分的嘴硬。

叶以深一挑眉:“昨晚拦下来的医生看到了你的脸,难道你想让我把他叫下来对质吗?”

“我昨天在家里休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医生!”

“难道你是在说我抓错了人吗?那这么丢脸的事情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说着,伸出手做出了一个手枪的形状,放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你难道还想杀了一个无辜的人?”

“但凡和叶以琰扯上关系的人都不能算是无辜。”叶以深说着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下,地上那个男人的资料就出现在了上面,叶以深放在他的眼前,说道:“别说你了,叶以琰所有手下的资料我都有。”

“叶以深!”他自知自己现在也瞒不住了,直接就怒吼的一句:“你是不是有卧底?”

“抓你难道还需要卧底?”

“你!”

“反正横竖都死,叶以琰难道就没有让你带句话吗?”对于这种刺头,叶以深有的是办法。

“你联系他,我就不会死了……”

“你的命,凭什么要我联系他?”叶以深说着看了看身边的人:“把他的手机拿出来,顺便给他解绑。”

“是。”

事已至此也不怕这个男人跑掉。

一条腿都打断了。

随着解绑和手机拿在手里,那个男人的狠劲都不见了,毕竟人在被逼到绝路的时候会做出过激的反应,但是一旦看到一点生的希望,就绝对舍不得放弃。

随着电话响起,那个男人刚刚叫了一声叶少,叶以琰的冷笑就传了出来:“是不是被抓到了?”

“是……我,我……”

“叶以深也在你身边吧?”说着,还隔空叫了叶以深一声。

叶以深是不想说话的,但是为了夏晴天,只能开口,但是语气冷冰冰的像是刚刚从冰窖里拿出来:“有话就直说。”

“你应该知道你的小娇妻的情况了吧?啧啧。她那么俊俏的一张脸,现在肯定惨不忍睹,直是想一想我就觉得于心不忍。”叶以深越是冷漠,他就觉得越刺激!

“你是觉得我没有办法吗?”

“不是我觉得,是我肯定你没有办法!她脸上的毒是我慢慢的下进去的,解药自然也只有我有,如果你不想她的脸彻底毁掉的话,我们可以谈个条件。”

叶以深不知叶以琰给夏晴天了一张信纸,听到夏晴天的脸竟然是叶以琰故意为之的,顿时就握紧了双拳。

好像能看到叶以深神情似得,他不说话,叶以琰就自己接腔道:“不能拖太久哦,不然后果自负。”

“什么条件?”

“你好好的找宝藏多好,非要来和我对着干。你现在把你的所有势力都撤回去,给我一个安心,我就换个你一个安心。”

叶以琰现在是很得意的。

毕竟手中的筹码又多了一个!

况且能和叶以深这样斗来斗去,反复的把叶以深玩弄在鼓掌,他很是兴奋!

虽然叶以深坦荡荡,他的手段下三滥,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兴奋。

“好。”

叶以深现在只想夏晴天平安,如果只是这样的一个妥协就可以换到她的平安,叶以深愿意!

而且不过是把叶以琰逼到绝境,他这次可以,那以后就也可以!

只是就要委屈叶星悦,暂时还要在叶以琰的手中受些罪。

“好,那我立刻就让人把东西给你送过去,二弟你可不要忘记了你要做什么!”

这话明显是在暗示叶以深不要忘记了把自己的人撤回来。

此时叶以深还没说话,叶以琰的人就喊了起来:“叶少,我是不是……”

话音未落,叶以琰那边就挂断了,不留一丝的情面。

啧啧。

虽然叶以琰的做法在叶以深眼中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叶以深还是想感叹,叶以琰到底是不是人?这么没人性!

也不知道这样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样得到这么多人忠心的。

那个显然愣了,刚刚的气势全部都荡然无存,站在原地呆呆的。

叶以深丝毫没有同情他,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人看着办处理掉,然后转身就走出了地下车库。

既然叶以琰是想活命给的解药膏,应该不会动什么手脚,还是给夏晴天用上之后先让她坑冷静下来!

车到山前必有路,他眼神闪过一抹冷静。

理智的回到医院,谭一峰也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亲自上阵使用了那个药膏,初步感觉就是有点凉,其他无感。

叶以深知道夏晴天现在不会见自己,就让谭一峰把药膏送过去,自己在走廊上等着。

半个小时后,谭一峰从夏晴天的病房里走了出来,对叶以深轻轻点了点头。

叶以深立刻就站了起来,十分没有总裁形象的钻进了夏晴天的病房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