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我只在乎你在不在我身边/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一峰站在门口,贴心的关上了门。

其实他是有些诧异自己刚刚看见的!

只不过是涂抹上了那个小瓶子里的药膏,夏晴天脸上的东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虽然还有一些,却就想平常没休息好冒出来的痘痘一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谭一峰绝对不信!

别说他不信了,就连夏晴天这个亲自实验的受益者都有些难以置信。

一直等到叶以深进来,都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可是现在在病床上坐着,又证明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没事了。”

这是叶以深进来的第一句话,然后就把她抱在了怀里,说了第二句话:“有我在。”

短短的六个字,差点让夏晴天忍不住再次流出眼泪来。

“如果我真的变成了那个样子……”

“不会的。”

虽然叶以琰没说,但是叶以深基本也可以笃定,这个药膏要用一段时间,然后就会复发。

他就是想吊着自己!

保证他的安全,然后再让自己帮他找什么宝藏。

如果不是夏晴天突然出事,现在的叶以琰早就是困兽一只了。

只是叶以深觉得,只要夏晴天安全,一切就都值得,握住了她的手,极轻的叹了口气:“抱歉这么晚才陪在你身边。”

“你去哪里了?”如果叶以深不不说她都快要忘记了。

语气里有些委屈,更多的却是关心。

“没什么,冬天到了,做事情的效率都慢下去了。”

“可是我联系不到你,你以后不能让我来联系不到你!”

“那你以后也不能把我拒之门外。”

两人的情绪都得到了缓和,夏晴天在叶以深的怀里,攥住叶以深的手掌:“你还没有见过我那样的样子,我怕……”

“无论什么样的你都是你,我更怕你再离开我。”

叶以深早就不是中意夏晴天的这张脸了,而是完完全全把她整个人都放在了心上。

即便夏晴天的脸真从此以后毁于一旦,叶以深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因此抛弃她!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叶以深却还是希望夏晴天好好的。

他太了解眼前的女人了。

如果真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她只会自己默默的承受一切。

所以即便叶以琰的要求多的无理,他也只能选择答应下来。

夏晴天不知道叶以深为了自己失去了这么多和这么好的机会,一直紧绷着的神情忽然松懈下来,整个人都跟着松懈了起来。

紧紧的抱着叶以深,困意袭来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像之前很多个深夜一样,她睡着了,叶以深还无比的清醒。等了一会儿,确认她不会忽然惊醒之后,叶以深拿出了手机。

叶以琰突然来的这一手,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就算现在他退一步,也一定要为自己找好后路了。

想着,叶以深就单手摁出了一段话,发给了方毅。

方毅意料之中的还没有睡,立刻就恢复了一个‘是’字。

叶以深还想再发去一条信息,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也幸亏他的手机是震动模式,没有把身边的夏晴天吵醒。

这么晚了,会是谁?

难道是叶以琰?

看着手机上没有备注的一串数字,叶以深皱了皱眉。

原本是不想接的,但是一想到夏晴天的脸还需要他给的药膏,叶以深就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接了起来。

“叶先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

叶以深不管是听力还是记忆力都是敏锐的,直接就判断了对方的身份,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一些,说道:“金馆长,您太客气了。”

“您之前送来的东西说是很着急,正好这两天我也闲着,所以就加了个班。”

“还是您的身体更加重要。”毕竟金馆长也一把年纪了,叶以深的尊重还是给的很足的,寒暄了一句之后才切入主题:“那您是有了什么发现吗?”

“是的,我结合之前您带来的地图,已经定位到了第二个地点,就在之前您发现第一个东西的附近。”金馆长说着就迟疑了一下:“有句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请讲。”

“您的财产已经那么多,真的还要去找这个东西吗?”

“有什么金馆长但说无妨,我能接受的。”

叶以深觉得金馆长范明就是话里有话,也不想绕弯子,直白的就问了出来。

“前两天您给的东西我看了,总觉得找下去的话,会有很多危险。”金馆长的话还算委婉。

“这个危险,具体是指?”叶以深也是不想冒险的。

才找到第一个就差点家破人亡的,他烦的要死。

在之前忙碌的时候,好几次忍不住对手下的人发了很大的脾气,吓得连方毅都不敢贸然的去找他。

“我也不能太确定,现在就不信口开河了。如果您执意还要找下去的话,我继续帮您就是了。”

“那就麻烦您了。”

金馆长的话让叶以深再次烦躁起来,考虑到身边还有夏晴天,就压低了声音,说道:“关于第二个地点,您告诉我就好。”

“是这样的……”

似乎是听出了叶以深的执意,金馆长特没有多说什么,便介入主题了。

叶以深虽然这段时间很忙,但是也通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

所以在金馆长和所爱的时候,多少是能接上一些,时不时还能问出几个问题。

一老一少隔着电话讨论了起来,说道紧要,叶以深干脆就忘记了压着嗓子:“那我尽快。”

话音未落,夏晴天的身子就动了一下。

叶以深赶忙抿起了嘴唇。

“有什么事情您随时联系我就好,那我也就不打扰您休息了。”金馆长还是很体恤人的,没有让叶以深开口,自己就说出了结束这段话的台阶。

两人都不尴尬。

如今叶以深想知道的也已经都知道了,没有过多赘述什么,顺着台阶就走了下去。

放下手机,觉得很是头疼。

自己手中那个藏宝图有七个地点,虽然叶以琰没有给自己看过他手中的地图,叶以深推算也是七个,也就说一共有十四个地点。

即便算快,十四个地点也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完……刚刚金馆长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算了,越想就越觉得心浮气躁,这是叶以深最不喜欢的状态。

一旦陷入这样十分负面焦躁的情绪里就很难出来,即便出来也会影响到做事的效率和判断力。只是叶以深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旦遇到,就会放空自己。

深呼吸了好几次,额头和夏晴天的额头抵在一起,才算是得到了一丝的慰藉。

随着叶以深的呼吸平稳,夏晴天就睁开了眼。

其实从刚刚叶以深开始的打电话的时候她就醒过来了,不过眼睛困乏,没有睁开眼罢了。因为房间里静悄悄的,叶以深离她又那么的,见夏晴天不想听,也把刚刚的通话内容,听了个清清楚楚。

心情十分沉重的眨了眨眼,之前她就知道找这个什么东西可能很困难,但是听对面那个姓金的馆长叙述的,不仅仅是困难,更多的还有潜在的危险。

她和叶以深想的一样,才找到第一个地方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再找下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最让夏晴天感到愧疚的就是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却还一直给叶以深添加麻烦。

自己如今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和小深晴还有小星辰待在一起。

希望自己可以不再成为一个负担。

想着,就抱紧了叶以深的腰肢,闭上了眼,脸上的神情却有些苦。

叶以深浅眠,这样细微的动作直接就吵醒了他,瞬间睁开眼拼发出了锐利的目光。即便是也深夜,也让人清楚感到不寒而栗!

却也只是一秒钟,立刻就隐含了下去,低头看着怀中的夏晴天,目光柔和了起来。

他的眼神极好,只是凭借着外面洒进来的月光就将夏晴天的脸看的清清楚楚。

见她的神情有些苦,就伸出手轻柔的在上面抚摸了几下,然后才再次闭上眼。

这样一个动作,让在装睡的夏晴天感觉十分温柔。

叶以深睡的半梦半醒的,夏晴天更甚,干脆就一夜没睡。

虽然一整夜都在闭着眼休息,却还是觉得眼睛十分的干涩,眯起眼睛就想起身去找些眼药水用一用。

“去哪?”不出意料的,叶以深立刻就醒了过来。

夏晴天见状苦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又把你吵醒了,有时候我怀疑你到底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每次都是装睡。”

“生怕你在我睡着的时候忽然就跑掉,所以你就当我是在装睡吧。”

“我眼睛不舒服,去找医生拿一瓶眼药水。”

“我帮你去。”叶以深打了一个哈欠:“外面的空气不干净,你还是不要轻易出去。”

“好。”

夏晴天扭了扭僵硬的身子,她正好也想去洗手间。

两人都起身,各忙各事,夏晴天在洗手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还是有些恍惚的。

昨天晚上照镜子的时候可是给了她一个不小的惊吓。

之前从来没有觉得一张脸有多么的重要,这次事情之后,只觉得一张脸太过于重要!

说起来叶以琰还真是心机!

想必从第一天给她********的时候就在等这一天了吧?

抿了抿嘴,在心里骂了叶以琰那个变态好几百句,然后才打开门走出去。

叶以深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站在他身边的还有谭一峰。

自从昨天过后夏晴天对这个私人医生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起码一直没有表现出诧异,让她的内心好过了一些。

对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来到叶以深面前从他手中自然的拿出了叶以深,却在打开包装的时候被谭一峰眼明手快的拦了下来:“叶太太,您不可以使用这些的。”

“只是一个眼药水而已。”夏晴天并没有放在心上。

之前她也生病过,每次医生都只是说忌口,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要把眼药水也给戒掉。

“您现在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面部出现这样的情况还不能肯定,一定要慎重一些!”谭一峰已经把所有给夏晴天吃的药都停掉了,昨天晚上一宿没睡,都没想明白夏晴天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

夏晴天也不想冒险,万一眼药水点进去,脸就立刻恢复了昨天的样子……只是想一想就觉得一阵寒意。

“那先回家吧。”叶以深说着看了谭一峰一眼:“吃的东西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目前不清楚,应该没有。”

“那我就先带她回家,你留在这里和他们好好的探讨一下,到底要怎么办。”叶以深可是没有给谭一峰好脸色。

在他看来,连这样的事情都解决不了,这个医生八成也要换掉了!

谭一峰被说的不敢反驳,只能低着头一个劲的说是。

夏晴天来的匆匆忙忙,什么都没有带着,出了病房的门就可以出院,所以十分的洒脱。

只是眼睛一直不舒服,在回叶家的车上都闭着眼,想着等会儿到家了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叶以深也没有打扰她,只是全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昨晚在病床上躺了一晚都没有睡着,如今夏晴天倒是闭上眼睛就睡下了。

等到被叫醒,觉得才不过刚刚过去了一分钟,眼神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外面,就看到了叶家雄伟的别墅。

“这么快……”嘟囔了一句,夏晴天就要去开车门。

不过手刚刚碰到车门,门就自己打开了,王管家站在哪里拉着车门,语气里都是着急:“少奶奶,您可急死我了!”

一大早没看到夏晴天,王管家还以为她又离家出走了呢。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夏晴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到自己昨晚如果被王管家看到,肯定会吓到他,所以不说也好。

“少爷也回来了。”王管家看着车里的叶以深,以为事情都尘埃落定了,语气有些轻松:“正好要吃早餐了,我这就让厨娘多做些。”

“做清淡一点。”叶以深说道:“小深晴和小星辰呢?”

他昨天回来就直接去了医院,根本没有回来。

骨子里他还是很怀念两个孩子的。

短暂的幸福就围绕了两人身边,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

吃着饭,夏晴天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原本没有在意的想挠一挠,却忽然惊住,攥住了手中的筷子整个人都僵住。

“怎么了?”叶以深最先发现夏晴天的异常,一边抱着怀中的小深晴一边说道:“是太清淡了不喜欢吗?”

“不是,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夏晴天说着筷子都忘记丢下来就冲了出去。

昨天,昨天晚上就是这种感觉的时候她的脸就……

不是已经抹了药吗?

要是忽然变成昨晚的那个样子,她要怎么去面对外面的叶以深和小深晴小星辰!

想着,直接就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里面有一面大大的镜子,夏晴天大口的喘息着,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伸手摸了摸发痒的地方,立刻就止住了。

仔细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冒出来。

虚惊一场!

夏晴天却根本没松下这口气,因为她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枚隐形炸弹,随时都可能把她炸的粉身碎骨!

站了很久,一直站的双头都要麻木了,夏晴天觉得有些疲惫的转身准备离开,却是暖色的灯光下,看到镜子中自己发红的脸颊。

是自己刚刚抓的太狠了吗?

想着,再次凑近看了一眼,一双好看的眼睛,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越瞪越大!

下一秒,她就捂住了自己那块发红的脸颊!

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的东西冒出来,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是夏晴天却觉得像是一个预示,或者说是不好的征兆!

“少奶奶,少爷催促您了。”这个时候王管家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还伴随着一阵短暂急促的敲门声。

“马,马上出去”

夏晴天说着把自己的脸捂的更紧,刚刚不过是几分钟没看到就冒出了一块,要是出去,岂不是要在他们面前被眼睁睁的看着整张脸都变得惊恐起来?

想着,直接就打开了门,此时转身离开的王管家还没走远,听到开门声立刻回头,见夏晴天的脸色不太好,关切的询问到:“您是不舒服吗?需要联系谭医生吗?”

“不,不用了!”夏晴天立刻用另一半脸面对着王管家,说道:“我忽然有些困,我就先回去睡一会儿,你帮我转告叶以深一下。”

“可是您的饭还没有吃……”

“我没有什么胃口,也不是很饿。”夏晴天现在是根本感觉不到饿了。

不等王管家挽留,立刻把腿就跑上了楼去!

一鼓作气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夏晴天觉得整个耳边都在嗡嗡作响。

即便叶以深说不会在意,她的心里还没有办法面对。

即便是回来也不会可以心宽到倒头就睡,立刻就钻到了浴室里,趴在偌大的镜子面前,双手压在上面,任由冰凉的触感蔓延在全身。

她的担心是正确的,不过这短短几分钟,她脸上的情况再次严重了起来。

药膏呢?

她记得在医院里用的药膏还没有用完!

面前的镜子已经被她的呼吸弄的模糊,升腾起了雾气。

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忽的被打开,叶以深就出现在了镜子里。

夏晴天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过身,还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叶以深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他早就想到会复发,只是没想到那么的快。

从口袋里摸出了叶以琰给的小瓷瓶:“我帮你上药。”

“我自己来!”

“我来。”

叶以深的语气里十分的坚决,却也没有上前,毕竟他还没有动,夏晴天就自动和他拉开了距离。

“如果你觉得你可以躲避的话,我现在把东西放下来给你,但是你自己想清楚。”叶以深说着就把东西放在了洗手台上,自己双手举了一下,然后后退了一步:“要我出去吗?”

“出去!”

夏晴天想都没想就回到了叶以深。

叶以深原本是想激一激夏晴天,让她改口的,没想到她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自己留……

心中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直接就退了出去。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夏晴天立刻转身伸手抓住那个小瓶子。

‘嘭’伴随着她拿起瓶子的动作,开门的声音响了一下,夏晴天就和突然进来的叶以深四目相对。

夏晴天的一声惊呼就卡在嗓子里上不去下不来,瞪大眼睛看着他,握紧了手中的东西,转身也不是,捂脸也不是。

叶以深却十分的淡然,好甚至还松了口气,语气里有些嫌弃:“你不会是觉得我的承受能力这么的弱,这样就接受不了吧?”

承受能力弱……

夏晴天默默的认为这是在说自己。

她的承受能力已经算是很强悍了!

叶以深果然是非人类。

盯着他的眼睛,再三确认里面没有厌恶和逃避的神情之后,小心翼翼的开了第一口:“你难道见过更加……丑的人吗?”

“当然,我还见过人脑浆飞出来,血肉模糊的摔在地上。”叶以深说的云淡风轻,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倒是夏晴天听着他说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番血肉横飞的画面,忍不住反胃了一下。

就在她反胃的时候,叶以深已经上前握住了她的手,从她手中拿出了那个小罐子,无尽温柔:“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的爱人,只要你不离开我,一切都好。”

说话间,叶以深开始慢慢的给夏晴天涂药。

他再三的说起担心夏晴天会离开,想必是真的不想再面对这件事。

随着清凉的感觉蔓延,夏晴天就觉得舒爽了起来,受叶以深的影响夏晴天苦闷的心情都跟着松散了起来。

等着把夏晴天整张脸都擦完,小瓶子里的东西也见了底,叶以深没给夏晴天看,而是收在了口袋里,顺便吐槽了叶以琰一句:“小气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