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一孕傻三年/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夏晴天正在盯着叶以深的脸,全神贯注的。只是看到了他嘴动,压根就没有听到声音,等听到声音之后恍然抬头的时候,叶以深已经在摇头了。

上次叶以深没有能目睹这个药膏的神奇,如今可是亲眼目睹。

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的脸恢复,叶以深不由测了测头,虽然叶以深是个人渣,手段倒是与时俱进。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我看你明天就要出去,你在家里好好的。”

“嗯……”夏晴天的心中满满的都是舍不得。

眼巴巴的看着他,说道:“我有些饿。”

“下次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要吃饱了再说。”叶以深有些无奈,忍不住把她拉在怀里,紧紧的抱了抱。

可怜的小深晴和小星辰突然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就独自坐在餐桌旁边的婴儿椅上,眼巴巴的看着空着的座位。

这件事就像是一个小插曲,夏晴天知道叶以深明天就要走之后表现的格外好,吃完饭立刻表示自己要做午饭!

只是考虑到夏晴天的脸可能会被烟熏,叶以深直接就制止了她。

见状,夏晴天就溜到了冰箱前拿出了很多水果,勤快的做着水果沙拉!

叶以深就在一旁看着他,忽然凑近,言语里都是暧昧:“我觉得我更想吃你。”

一句话吓的夏晴天的水果刀差点切在自己的手上,娇嗔的看了他一眼,装作没听到。

叶以深担心她不小心弄伤自己,又不愿意放弃这个调戏她的机会,干脆就从她的后背环住她,握住她拿刀的手,把刀柄控制住在自己的手里,不紧不慢的切着案板:“没听到吗?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我想吃……”

‘你’字还没吐出口,夏晴天耳朵一红,直接就脱口而出:“我听到了!!!”

“那你不说话,是不是默认了?”

默认你妹!默认你个大头鬼!

叶以深这种钓鱼执法,夏晴天眼角忍不住就抽搐了一下。

只是一想到明天他就要走了,就不想反驳他,一反嘴硬的常态,软声软语的‘嗯’了一声。

以往夏晴天对于这个话题每次都是避之不及的,如今竟然这样的一个态度,可以说是让叶以深有些诧异!

诧异的情绪只持续了几秒钟,叶以深直接就完全接受,并且享受了起来,伸手捏起来了刚刚切开的一块苹果放在她的嘴唇边。

夏晴天下意识的张开朱唇,叶以深却故意手指一收,让原本到了嘴边的苹果里夏晴天远了一些。

夏晴天一探头,直接就咬住了一块果肉,下一秒被叶以深抱住,他的脸就这样贴在夏晴天的脸上,顺势咬住了在外面的苹果。

咔擦。咔擦。

两人就这样平分了一块小小的果肉……

“怎么样?好吃吗?”叶以深觉得口中的苹果有些食不知味的,倒是夏晴天的脸颊泛红,看起来十分的好吃!

“嗯……”

夏晴天知道自己现在的整张脸肯定红透了,有些羞涩的不去看他的眼睛,可惜却是逃不过的。

叶以深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来,然后放在了另一半的厨台上。

叶家的厨房很大,而且每次厨娘做完饭菜之后都会立刻有人来打扫,所以十分的干净整洁,夏晴天坐在上边丝毫不会显得突兀,反而有些别样的诱惑!

“你干什么?”夏晴天想要从上面跳下去,却被叶以深抓住了脚腕。

“刚刚不是答应我了吗?难道现在就想反悔?”

“我,我只是答应你晚上睡觉的时候!”

夏晴天的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当初叶以深把她抵在冰箱上的所作所为……

叶以深勾了勾嘴角,修长的手指就勾了勾。

夏晴天余光偷偷摸摸的看着外面坐在沙发上玩耍的小深晴和小星辰,这个角度,只要他们一回头,就可以把厨房里面发生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一把就抓起了叶以深的手腕,低声说道:“你以后还要不要吃饭了!”

“我觉得有你的味道在,以后的饭菜我会吃的更开心,毕竟每次吃饭都会想起你。”

“那我还不想吃呢!”

夏晴天只是想一想就觉得有些没胃口。

即便她没有洁癖,但是也不是变态啊!

“我有一个东西在房间里要给你看!”夏晴一双大大的眼眸盯着眼前的叶以深,眼波流转,十分暧昧。

叶以深最受不了的就是夏晴天这样的眼神!

她的眼神一直以来都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每次当她看向自己的时候,叶以深就觉得自己是她的全世界。

忍不住所有的要求,都不忍心拒绝了。

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直接就转身,说道:“上来。”

他这是,要背自己上楼吗?

这个男人真是……

叶以深是一个很喜欢公主抱的男人,很少背夏晴天,夏晴天也不矫情,从来不会提这样的要求。

但是不能否认,被自己喜欢的男人背在背上的感觉,是无法言表的!

整张脸都埋在叶以深的后背上,纤细的手臂挂在他的双肩,忍不住夏晴天就笑了出来。

才走了几步的叶以深被她渲染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傻笑,也勾了勾嘴角。

这样的傻丫头……

夏晴天的脸埋着,叶以深现在****难忍,两人都没空搭理坐在沙发上的小深晴和小星辰,而已说是看到没看一眼。

夏晴天的房间里。

叶以深刚刚把她丢到床上,她就迅速的跳起来,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换洗的内衣,丢下了一句:“我去洗澡”之后,就一溜烟的跑到了浴室!

叶以深是想和夏晴天洗一个鸳鸯浴的,但是听关门的声音就知道她把门反锁了起来,即便有办法进去,也懒得去动了。

逃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有的是耐心等夏晴天出来,然后好好的开餐。

想着,心情愉悦的躺在了床的正中间,想着等会要怎么样做才能折腾的夏晴天求饶!

虽然每次的最后她都会求饶。

正想着,叶以深就听到了于是门打开的声音,估算了一下时间也不过才十分钟。

这次怎么这么快?

要知道,之前每次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夏晴天都会钻进浴室里磨磨蹭蹭,一躲就是一两个小时。

就在叶以深想着的时候,夏晴天探出了一个脑袋,头发干干的,看样子没有洗头。

也好,湿漉漉的头发手感也不好。

“过来。”见她只是把头露出来,身子却一动不动的,叶以深就勾了勾手指。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的东西,人还没过去,脸就又先红了起来!

该死的!

最近她的脸怎么这么容易红?

是不是因为叶以琰……一想到叶以琰夏晴天的心情就差了起来,赶忙摇头把他甩出自己的脑海,却磨蹭的依旧不愿意出去。

叶以深见夏晴天在那里又是摇头又是纠结,还伴随着一脸的潮红,身子一动就坐了起来,探了探头:“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大姨妈来看你了吧?”如果是的话……

“不是。”夏晴天弱弱的说道:“我害羞不行吗……”

“害羞?”叶以深一挑眉,语气里都是调笑:“早就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你现在害羞是不是有些太迟了?而且我没有记错的话刚刚你在厨房说要给我一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

夏晴天没说话。

其实叶以深已经猜到了刚刚是她的托词,也没想着要看到什么,这话不过是故意逗一逗她:“你要是拿不出来,就只有肉偿了。”

话音未落,夏晴天一咬牙,就站了出来。

顿时,叶以深身子就僵了一下。

叶以深怀疑自己看错了。

叶以深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热,喉咙也有些发干。

“我,我再去洗个澡!”

叶以深要是说话还好,如今只看自己不说话,夏晴天就只觉得羞耻感爆棚!

转身就想逃,却被叶以深叫道:“过来!”

她的脚步直接就定住了,怎么走动的都不知道,轻飘飘的飘向了叶以深。

才刚刚走近床边,盈盈一握的腰肢就被叶以深揽在了怀里,叶以深目光暗了暗,顺着她身前的薄纱一路向下看:“什么时候买的?”

“早,早就买了……”夏晴天不敢去看他,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羞涩。

早知道就不这样了!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是为了我买的吗?这就是你说的要给我的东西?”

叶以深的声音越来越沙哑,贴在夏晴天肌肤上的手掌也越来越烫,烫的夏晴天的身子都跟着软了起来。

她气若游丝的嗯了一声,算是肯定的叶以深是话。

叶以深继续问道:“如果不是我几天问你,你是不是就不准备给我看了?准备留着干什么,自娱自乐吗?”

“就是给你看的。”夏晴天忍不住小声反驳了一句。

“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风格。”叶以深说着,就动了动手,十分的轻。

“我以为你会喜欢,谁知道你不喜欢……”

夏晴天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依旧很小,而是玉手抓着叶以深的手腕,更加的诱人!

听到夏晴天说出这样的一句解释,叶以深觉得所有的血都在往头上涌!

毕竟小提琴在这方面一直都是一个放不开的人,竟然会为了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谁说我不喜欢。”

“你知道吗,你身上有种味道。”

“味道?”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一愣,立刻想到了‘狐臭’。

天!!!

难道是她刚刚洗澡一心想着穿这个东西没有洗干净吗?!

不会吧,她的身上好像从来没有异味。

如果真的是有的话岂不是很扫兴和尴尬?

不会吧……夏晴天有些崩溃……

其实刚刚叶以深就是见夏晴天太羞涩,觉得放不开,故意调侃的。

不过也是实话,夏晴天的身上一直有种淡淡的味道,像是外面的青草小花,总之就会让人觉得心情很愉悦!

见夏晴天的情绪松弛了下去,叶以深也不想在忍耐了,直接就起身倾身而上。

夏晴天忍不住,也跟着……

兴许是夏晴天今天的表现太好,也兴许是太过于刺激,叶以深一下折腾到了晚上要吃晚饭。

但是他在床上懒洋洋的抱着身边的夏晴天,散发的都是慵懒。

这话惹得夏晴天一个白眼,原本是面对着他的胸肌,一转身就背对着他起来。

见状,叶以深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你忍心不理我吗?”

“十分忍心!”

想到刚刚自己都求饶不要他继续下去,不要那么的用力,他却置若罔闻,忍不住气鼓鼓的说道:“既然担心被掏空就不要这样不懂的克制!纵欲过度!”

“纵欲过度也是因为你。”叶以深说着直接就将她翻过来面对着自己,一本正经的说道:“况且这个运动有助于减肥和美容,我这是牺牲自己成全你。”

“呸呸呸!”

每次叶以深胡搅蛮缠起来夏晴天就只能装作听不到!

只能连续呸了三次!

恰巧这个时候她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即便两人已经是‘老夫老妻’这样的情况夏晴天还是觉得有些丢脸,不等叶以深开口,就理直气壮的说道:“我饿了!”期望来化解这场尴尬。

“好,吃饭去。”

叶以深倒是很给夏晴天这个面子。

伸手就把她拉起来,然后起身帮她去衣柜里挑选衣服。

穿上叶以深给自己拿的衣服,夏晴天下床的时候觉得身下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而且腰也有些酸。

不会是肾虚了吧?

眼角抽搐了一下夏晴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一个女人即便肾虚应该也没是事情吧。

况且叶以深都没有虚,她怎么会虚?

想着就伸手抵住了自己的腰。

想着,吃了一口面前的水果沙拉,虽然这是下午就应该吃的。

之前小星辰总是病怏怏的,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忽然就活跃起来了。

“那我明天带他去育儿所锻炼一下,马上小星辰都要比他茁壮了。”

也不知道夏晴天的话小深晴听懂了没用,总之他哎呀了一声,然后像是叹气似得低下了头。

当父母的,即便只是一个巧合,也能幻想出一番自己儿子是个天才的画面,夏晴天立刻就认定了小深晴是一个神童!

对此叶以深理都不想理她……一孕傻三年,他选择理解。

晚饭其乐融融的氛围让人有些飘飘然,夏晴天差点都要忘记了叶以深明天就要走,还是看到晚上他在书房,而不去房间里,才想起来。

如今叶以深让她随意的走动在叶家是任何一个地方,夏晴天却没有什么目的了,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低头聚精会神的叶以深。

“第二个地方是不是也很危险。”夏晴天忍不住问出了口。

其实她是不想问的。

可是自从那晚听过叶以深和金馆长的电话之后就总忍不住去想,想着想着,就说出口了。

“还好。”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很淡,仿佛真的丝毫没有什么危险:“上次是没有准备好罢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商场那么险恶我都能走到今天这步,况且只是找个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