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照顾好两个宝宝/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即便叶以深很有能力,说的也很淡然,夏晴天还是觉得担心。

自从上次经过那样的一遭之后,夏晴天就明白了什么叫自然界的力不可抗。

“放心,有你在家,我舍不得不回来。”

叶以深嘴上说着这也的话,眼前的东西却无比的严肃,时不时手指就停下来一阵子。

夏晴天虽然还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是说来说去,也都是那些东西,干脆就不打扰他了。

靠在沙发上,夏晴天玩了一会儿手机,原本只是觉得眼睛有些发涩,闭上眼睛歇了一会儿,没想到就睡着了。

半梦半醒的,就觉得耳边有人和自己说话,也不知道自己答应了没有,反正第二天醒过来就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身上还盖着薄薄的毯子,只是身边空空荡荡,没有了叶以深的踪影。

叶以深呢?

难道自己昨天晚上睡着之后,他把自己送了回来,自己还是书房?

想着就下床去了书房,书房的密码已经轻车熟路,直接就打开门,里面却空无一人。

“少奶奶。”

这个时候王管家在夏晴天的身后喊了一声,吓了夏晴天一跳。

“少奶奶,午餐已经准备好了,我正准备去叫您呢。”

“叶以深呢?”夏晴天说着把书房的门关上:“已经中午了吗?”

“少爷早上就离开了,应该是看少奶奶太累,所以没有叫醒您。”

“早上就走了?”

叶以深这次离开也不知道要离开多久,自己竟然睡过去了!

叶以深也真是的!

竟然不叫自己,就算是把他送走,在折回去睡觉也是可以的啊!

“少奶奶,少爷嘱咐我告诉您,这次他至多出去一周就会回来的。”

“好吧……”

只是一周的话,也是可以接受的。

况且也已经知道了他去做什么,不会像之前他离开时候那么着急。

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夏晴天觉得有些不爽,来到饭桌面前吃饭的时候都闷闷不乐的,见状王管家就在一旁十分贴心的说道:“少奶奶昨天不是说要带小少爷出去吗?想去哪里,我帮您预约一下。”

“不用了。”夏晴天说着,漫不经心的搅拌着面前的排骨汤。

之前总是和叶以深一起吃饭没觉得什么,如今没了他,竟然觉得饭菜都没有那么好吃了。

至于出去……

虽然很久都没有带小深晴和小星辰出去,但是她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脸的情况,万一在外面事发突然,岂不是十分的尴尬?

所以还是在家里等着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的情况就又卷土重来。

上次叶以琰给的药膏应该也没有了,想着就叹了口气。

见夏晴天还唉声叹气的,王管家倒是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此时的小深晴挥舞了一下手臂,夏晴天直接就放下了手中的汤勺,上前抱住了小深晴:“王管家你就不要担心我了,即便不出去我也能带小深晴锻炼一下身体的,叶家这么大,实在想出去透透气我还可以去后面的花园。”

“那少奶奶有什么吩咐随时联系我。”

王管家也不再多言,直接就躬了躬身。

夏晴天主要是想小深晴多活动一下,却也不能丢下小星辰一个人,虽然小星辰不是她生出来的,可是对于她,夏晴天付出的心血和母爱可以说比对小深晴的还多。

毕竟当初她是夏晴天一手带大的。

于是就一手抱着小星辰,一手拿着小深晴,要他跟在自己身后牙牙学步。

身为一个暂时的小短腿,小深晴是拒绝这个活动的,可惜拒绝没有丝毫的作用。

就这样被夏晴天硬生生的拖着,围着偌大的叶家走了好几圈,最后夏晴天还没什么,他累的实在不想动,干脆就躺在了地下。

夏晴天十分体恤的想让小深晴休息一会儿,小星辰却奋起在一旁呐喊助威,惹得小深晴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

见两个孩子这么小一点点都如此的有灵气,夏晴天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心中的郁结都消散了一些。

这个时候门铃想起来,王管家就去开了门,夏晴天也好奇的目光跟着他看了看。

毕竟叶以深家是很少有人来串门的。

即便是想走后门塞红包的,也不敢来叶以深家,因为肯定会被拒之门外。

但是因为玄关太长,所以只能看到王管家的身后的备用,其他倒是看的不甚清楚。

“少奶奶。”此时王管家忽然喊了一声,说道:“有人找您,”

“找我?”夏晴天就觉得更奇怪了。

她之前可能还算有些朋友,但是如今可就没有了。

几步走过去,就看到了一个面慈目善的男人:“夏先生,您……”

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夏安良!

虽然之前夏晴天和夏安良相处的还不错,他也帮过自己一把,但是说来说去,他也是叶以琰的人。即便对他的印象还好,夏晴天却还是很警惕的,担心如今叶以深不在,他是来帮叶以琰探路,然后把自己和小深晴还有小星辰都掳走!

“夏小姐。”夏安良也看出来夏晴天对自己的警惕,所以十分有自知之明的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我只是受人之托来给您送些东西。”说着,就拿出了一个实木雕花的盒子。

古色古香的,一看就价值不菲。

夏晴天忍不住反问了一句:“难道有人拜托您来给叶以深送礼,让叶以深和他合作?”

“呃……”夏安良讪笑了一下:“不是,实不相瞒是叶以琰先生让我来的。”

“叶以琰的东西?”

夏晴天几乎一瞬间脸色就变了,直接挥了挥手,说道:“拿回去吧。”

叶以琰送的东西能是什么好东西!

搞不好就是炸弹!

病毒!

死老鼠!

要是其他人可能直接就走了,但是夏安良也对夏晴天的印象很好,就劝到:“您还是看一下吧,肯定是您需要的。”说着,直接就当着夏晴天的面将手中的盒子打开。

里面赫然是两个瓷瓶子。

和上次叶以琰给她留在医院床头边小瓷瓶花纹是一样的,但是要大很多。

难道是……

此时的夏安良再次开了口:“您可以先去医院化验一下。”

王管家看了看夏晴天,看出了夏晴天眼神和情绪的变化,就知道需要,于是直接就上前从夏安良的手中接了过来,帮夏晴天道了谢:“替少奶奶谢谢您了。”

“客气了,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夏安良很有礼貌的说道。

“等等。”夏晴天觉得自己刚刚对夏安良的态度有些不好。

而起他也的确是听叶以琰的话才来的,要是他真的带着东西走了,也没有什么办法。

“来都来了,进来坐坐,我请您吃些便饭。”

“还是不要了!”夏安良赶忙说道:“上次见面就麻烦您请的客。”

“那您等我一下。”

夏晴天说着立刻折了回去,中午的时候做了很多的饭菜,她没有什么胃口,就压根没吃什么。

所以很多一筷子都没有动过的饭菜,而且叶家的饭菜一点都不比其他地方差,所以夏晴天就进去给他打包了出来。

没有一次性的餐盒,就用了叶家十分高级的餐盒。

装了五个餐盒才算罢休,一个个递给夏安良的时候,夏安良开始是拒绝的:“真的不必了,我也要赶时间!”

“那您就抽空吃些,也不能饿着。”夏晴天却很执意。

最后僵持不下,夏安良还是收了下来。

看着夏晴天真诚的模样和干净的神情,原本准备就此离开的夏安良,忍不住开口说道:“夏小姐,据我所知这种药膏只能抑制不能治根本,您还是要操心一下其他办法。”

“不能治本吗?”夏晴天一蹙眉。

夏晴天还以为叶以琰送来这两瓶药膏,完全可以治疗好她!

没想到只是治标,那岂不是就要一辈子被他牵制着……

她就算了,叶以琰肯定会借此威胁叶以深!

只是想一想,夏晴天就咬紧了牙关,觉得再卑劣的词汇都无法形容叶以琰!

原本这种事情夏安良就不能多说的,只是看夏晴天真的是一个好人,才忍不住开了口。

至于她的追问,夏安良自知说多错多,直接就微微欠了欠身,说道:“我还要赶飞机,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见面再和您叙旧。”

虽然都明知道,见面的机会微乎其微,两人也无旧可叙。

夏晴天不是叶以深,霸道蛮横,想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逼迫人家说出口。也自知夏安良难办,所以并没有再说什么为难他。

只是内心掀起了诸多的云起风涌。

站在原地呆呆的很久,最后还是王管家站在她身边说道:“少奶奶,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夏晴天敷衍的回答了一句:“王管家,你帮我照看一下小深晴和小星辰,我有事情回房间一下!”

言毕,也不等王管家说什么,自己抬脚就急匆匆的转身离去。

她之前很排斥这件事,被提起都不情不愿,更别说面对的勇气了!

但是刚刚夏安良的话让她幡然醒悟,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会给叶以深增加负担。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关于自己脸的情况。

虽然词条出现了很多,但是和她的情况都大相径庭。

至于那个药膏,她就静静的放在手边,既然是治标不治本,用的意义在哪里呢……

用完了之后,还要去找叶以琰。

虽然不知道自己要找怎么样的解决办法,但是夏晴天也知道不能把这个东西浪费掉。

只能省着一些用了。

至于在家里面对小深晴和小星辰的时候,就可以选择口罩帽子……虽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摸着自己目前还光滑的脸,夏晴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想不去想!

只要不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影响。

不就是丑了一点,以后少见人,少照镜子就好了!

一边这样自我安慰着,夏晴天就又想到了一个关键又严肃的问题:叶以琰肯定不会好心到白白的给她这个东西用,绝对是叶以深做出了退让他才会如此好心。

不行!

她要给叶以深打电话说一说这个事情,到时候即便叶以琰再威胁,也可以不那么被动。

想着,就拿出手机拨出了叶以深的电话。

只是这次和之前一样,没有人接。

上次电话没人接是因为手机在自己这里,这次是怎么了?

夏晴天原本想着急,却想到了他不过刚刚离开,而且给自己的保证,就只能把手机丢在一旁叹了口气。

心中安抚自己道:起码这个药膏省着用,以后有什么大事出去也不至于太难堪。

殊不知,这个想法根本是不可能的。

夏晴天才躺下了一小会儿,心情刚刚平复好,就觉得脸上还是发痒,伴随着一阵烫烫的感觉。

这种感觉夏晴天已经有些习惯了,无非就是又要冒出什么东西出来。

抓住床上的杯子,克制自己不去想,不去看桌子上的药膏。

免得以后用完了还要叶以深去求人……

只是这次的感觉大大出乎的夏晴天的意料,痛感就这样席卷而来,让夏晴天忍不住身子都蜷缩了一起。

这只是刚刚开始。

越疼就越痒,那种痛苦的感觉直往心里钻。

痛苦的脑袋都在嗡嗡作响,随着额头上冒出冷汗,夏晴天觉得自己的脸现在好像浸泡在盐水里一般。

“好疼!”

紧咬牙关,却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虽然根本没人听到。

夏晴天本以为这种痛感只是暂时的,熬过去就好了,没想到迎接她的是更加难以忍受的痛苦!

就像一寸一寸的把她刨开似得,每一秒的流逝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疼到最后夏晴天的神情都有些恍惚了,自己到底疼了多久都已经没有了概念。

呼吸都颤颤巍巍起来,好像鼻尖上都疼的发麻。

实在是难以忍受,在夏晴天的感知里,生孩子也不过如此了!

翻身挣扎的时候,从床摔到地上,因为有厚厚的地毯,再系加脸上的痛感太过强烈,夏晴天觉得这一下轻飘飘的,丝毫没有感觉。

大脑已经快要休克,直接就爬到了桌边抓起了桌子上的一个药膏罐子,拿在手上随手把上面的盖子丢开,然后弄在手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涂抹在脸上。

瞬间,就像是打了麻醉针一样,痛苦就得到了缓解。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大概过了几分钟,夏晴天的脸就完全的好了。

躺在地毯上,手中紧紧的攥着已经被她手掌温度暖热的瓶子,像是劫后重生一样的输了一口气。

任由地毯的柔软包裹着自己,夏晴天的理智也一点点的回归,多久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了。

她还真的……命运多舛。

叶以琰也真的是聪明,知道自己的想法,留了这样一手,让自己想不用都不可以。

这简直就像是毒品,一旦没有,她就会要死要活!

不,比毒品还可怕!

起码毒品可以强制戒掉,她的脸,忍耐下去的话只会全部烂掉吧。

忽然有些庆幸刚刚没给叶以深打通那个电话,不然说出去的话再改口,他肯定会更担心自己。

如今他已经忙的焦头烂额,自己的事情还是暂时不要去麻烦他,再给他增添烦恼了。

虽然已经睡够,但是夏晴天现在还是觉得有些疲惫,闭上眼睛想略微休息一番,却怎么都睡不着。

可是眼睛又深感困倦的睁不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太疼,疼的脑子都有些转不过弯,夏晴天的大脑也进入了死机的状态,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想不了。

她觉得自己只是躺了一小会儿,像是闭目养神一样的休息,却听到敲门声,和门外王管家的声音:“少奶奶,要吃晚饭了,今晚您想吃什么?”

不是刚刚才吃过午饭吗?怎么就要吃完饭了!

夏晴天忽的就清醒了过来,然后坐起身抓起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六。

天呐!

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还想好好的陪一陪小深晴和小星辰……

双手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立刻就下床打开了门,对门口的王管家说道:“王管家,我睡着了,小深晴和小星辰怎么样?”

“都很好,只是不久前少爷打了电话到家里,说打您的电话您不接,我估摸着您在睡觉,就没有叫您。”

“我是没有听到。”她一边回头看床上的手机,一边说道:“随便做点就好,我去洗个脸就下去了。”

“好。”王管家答应了一声,然后有些担心的问道:“我看少奶奶您脸色不太好。”

“可能是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我整日脸色都是不好的,不用担心。”

夏晴天对于刚刚自己疼的死去活来的事情叶以深都没打算说,更何况是王管家。

王管家没有多问就离开了,夏晴天门都懒得管的回到床边坐下,拿起了手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启了静音状态,难怪叶以深打电话自己不知道。

足足十几个。

还有一条短信,也是叶以深发来的。

‘事务繁忙,暂时不能联系,等我回去。’

只有简单的十几个字,很有叶以深的风格。

夏晴天不甘心的拨了他的电话,却是关机状态,忍不住就懊恼了起来!

自己分明就不困的,为什么要闭什么目养什么神!

还有这个手机,一直都是响铃的,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静音状态!

原本以为自己今天的心情已经不会继续差下去的夏晴天,发现自己又错了,她此时的心情再次跌入了一个更加低的低谷!

闷闷的去了下面吃饭,即便是色香味俱全,吃在嘴里也味同嚼蜡,夏晴天有些怀疑自己的味觉系统是不是也被叶以琰下毒了!

不然怎么总觉得什么都没有胃口呢?

即便内心世界十分的不好,夏晴天表面上还是表现的很淡然的,给小深晴和小星辰做了一个十分好的榜样,表情十分完美。

一一照顾好两个宝宝,然后一只手抱起一个,把他们送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们现在还是在一个床上睡,刚刚把他们放下,小星辰直接就扑向了小深晴,小深晴对此不断的退避,最后被逼到了床边,只能发了个身,留一个小小的背影被了小星辰。

即便小深晴表现的如此不耐烦,小星辰却还是乐在其中的,直接把胖胖的小腿翘在了小深晴的身上……

见他们两个玩的如此开心,夏晴天也一脸的欣慰。

在他们的床边晃着会发出声音的小铃铛,顺便随口哼上一点调调,不一会儿,他们原本还瞪的大大的眼睛就闭上了。

不愧还是孩子,这么快就睡着了,无忧无虑的真好。

有时候真想自私的让他们永远都不要长大。

想着,夏晴天就拿起了小小的薄毯子给他们盖在了身上,虽然叶家的暖气很足,她也担心孩子们冻到。

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夏晴天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

分明也没做什么,怎么就总觉得这么累呢?

现在要她睡是睡不着了,就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机,一直玩到深更半夜才算手机一丢,睡了下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外面发白的阳光,当然,把她吵醒的不是这个,而是在耳边不断响着的手机铃声。

昨天之后她就立刻把手机的音量开到了最大,只是一声就让人彻底清醒,连续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夏晴天觉得心跳都加速了!

这么早会是谁?

难道是叶以深?

“喂,贺秘书。”

“太太您好,是我。”贺秘书恭恭敬敬的。

叶以深可是嘱咐了他,让他知道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到底是谁,虽然现在贺秘书是暂时离职,但是毕竟以后也还是要在叶氏混的,所以态度可以说是很好。

“有什么事情吗?一直没有关心你妻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女孩,劳烦太太关心了。”贺秘书顿了顿,说道:“我想您应该知道现在叶氏的情况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