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不让他们俩约会/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情况?”

夏晴天还真是不清楚!

之前虽然伪装的时候做过叶以深短期的一个秘书,但是毕竟也是暂时的,而且最近也很久没有去关心过叶氏的情况了,毕竟她现在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焦头烂额的。

“总裁一直联系不上,公司的内部有些问题,外部的情况也有些意外发生。因为总裁之前将他名下的大部分财产都做了转移,现在除了总裁之外您是最大的股东。而且之前总裁说了,他不在的话,公司的事宜要您全权负责。”

“我?”

夏晴天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说是搞错了。

叶以深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事情,怎么她忽然就有了万贯家财呢?

等等……叶以深兴许是说过。

之前叶以深就透露过将很多的财产转给了夏晴天,当时夏晴天除了有一丝的感动之外其他倒是也没有什么想法。

毕竟这些钱都是叶以深的,平白无故给她,她也不能拿的心安理得。

见夏晴天只是发出这样的一声质问之后,就不再说话,贺秘书有些着急:“这些都是真的!况且您身为叶太太,叶家的事情您一定要关心的,我现在已经在公司了,请您尽快到公司来!”

“我,我这就过去。”

贺秘书一直以来都是很稳重的,语气这样,绝对是有什么事情。

况且他说的也没错。

身为叶家人,无论出于什么立场,她都要过去看!

起身洗漱,出门之前还不忘在脸上涂抹药膏,至于化妆……她没有去冒那个险,只是涂抹了一个深色号的口红。

王管家见夏晴天这么早就出门,而且一身黑白,高跟鞋踩着,如此干练,顿时就好奇了起来。

只是没等他问,夏晴天就率先开口了,简单说了一个情况,说道:“能帮我安排一个司机吗?”

“当然可以,您先吃早餐,几分钟就会有人到。”

王管家的话让夏晴天眼角抽搐了一下,她都忘记了还要去吃早餐,口红都涂上了,吃了早餐岂不是白白浪费……

算了算了,贺秘书催的那么急,一顿早餐而已,不吃也罢!

想着,就一边摇头,一边跟着王管家出门:“事情紧急,我还是快去看一下吧,家里的一切还有小深晴小星辰就又要麻烦王管家了!”

“少爷我都一手带大了,况且是小少爷小小姐。”王管家其实还是很喜欢就和两个小家伙相处的。

毕竟年龄大了,就越发的喜欢小孩子了。

有他在,夏晴天也放心。

虽然王管家说要几分钟,其实要更快,夏晴天站在门口的时候,就有车在门口等着了。

没有多问夏晴天直接就来到了车旁,司机赶忙下车帮她开门,不敢多言的踩油门就走。

虽然夏晴天觉得现在自己很和善,但是在司机眼里她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去,配上气场全开的口红色号,让人不由自主的选择了闭嘴。

显然,不是司机一个人这样想。

到了公司之后夏晴天站在诸多股东和经理面前,脸色一摆,让他们谁都不敢先开口。

在路上的时候贺秘书已经把现在的情况都发文件给了夏晴天,即便不算清清楚楚,也算略知一二,说来说去,还是钱闹的。

一直直线发展的叶氏发现遇到了瓶颈,股票已经连跌三天,之前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叶以深的手腕直接就把局势搬了回来。

如今叶以深一直不发声,股东和公司做了很大的努力,结果还是满屏幕都是绿油油的绿色……

“副总,叶总一消失就消失那么久,是不准备管公司了吗?”有人率先开了口。

夏晴天记得,这也是一个大股东。

“他现在有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可能不能及时出现,但是请大家相信我,他肯定会解决这件事情的。”

“凭什么相信你?”几乎是话音未落,下面就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即便他们这样的态度,夏晴天还是很有礼貌的:“我明白你们现在的心情,刚刚也算是我的口误,是相信叶以深。”

“他这种态度,我们怎么相信他们?”

“那你们想怎么办?”夏晴天对他们这些人虽然开始是尊重的,但是现在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们这次凑在这里,就是有预谋的!所以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我们的股份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刚刚那个股东再次开口,这次还不忘拉上众人:“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即便不分股份,是不是也要分红了!”

“之前才刚刚分过,如今公司这样,还要分红?”贺秘书在一旁忍不住就开了口!

顿时,就被群起而攻。

“要分红是吗?好说。”夏晴天的火气顿时也上来了,给了贺秘书一个稍安勿躁的神情。

这群人在叶以深在的时候什么都不敢说,如今见叶以深不在,一个个都嚣张了起来!

说白了,还不是觉得她和贺秘书压不住他们吗?

况且这种只有眼前蝇头小利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浑水摸鱼进来的。

夏晴天转身对贺秘书说道:“去把这些人都记下来,然后按照业绩发钱。”

“副总,这样的话对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知道,毕竟我说话他们也听不到心里,不如就先息事宁人。”

夏晴天说着笑了笑。

下面顿时也传来了一阵的窃笑,看样子都是得逞的得意。

贺秘书抿了抿嘴,还想劝一劝夏晴天,只是见夏晴天眼神和神色都是坚决,只能叹了口气。

早知道就不找她来了……

即便心中不情不愿,贺秘书还是下去做了统计,期间下面不断在窃窃私语,脸上都是藏不住的笑意,和脸色铁青的夏晴天和贺秘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夏晴天当然不是他们眼中的软柿子!

她的内心其实有很强势的一面的,只不过遇到了叶以深,再强势的人也要被完全压制。

况且她也没有什么当女老板女总裁的雄心壮志,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人畜无害。

毕竟跟了叶以深这么久,不知不觉中,夏晴天早就染上了他的习性,冷漠的勾了勾嘴角,他们这些人想墙倒众人推,那她就要给这些推墙人好看!

等贺秘书统计完之后,夏晴天看着上面的名单,不紧不慢的说道:“拿了钱你们就可以走人了,毕竟跟了叶氏这么久,善后工作我会处理好的。”

“什么?”

话音刚落,就有人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他们的初衷不过是想闹一闹,发一笔横财,很多还是被教唆着一起的。

叶氏这个比铁饭碗还要好的工作,他们是万万不想丢的。

如果夏晴天只是说一说,他们还能溜走,如今名单都攥在她手里,想溜都溜不掉。

“你也知道我们在叶氏待了这么久!说句难听的,我们入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就是,如今仗着嫁给了叶总就想这么胡作非为,叶总知道吗!”

“没错,没错!”

可能是觉得那么多人,自己随着喊一喊,不会有什么影响,下面七嘴八舌的就开始乱喊,当然不会是什么好话。

但是夏晴天根本不在乎,轻笑了一下,反问道:“说完了吗?”

虽然她说话的时候还算温柔,但是听在人耳朵里,就只觉得吓人了!

见没人说话,夏晴天扫视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你们也知道自己在叶氏待了这么久,叶氏没有亏待过你们吧?如今公司不过是遇到了一点点的小动荡,你们就想借此发财。和当初的卖国贼有什么区别?”

“觉得我说话难听吗?”夏晴天注意到下面很多人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却丝毫不觉得愧疚:“刚刚你们说话好听到哪里去?说白了,不就是看叶以深不在想欺负我吗。那我话说在这里,我想这样做,叶以深也拦不住我!别以为我夏晴天可以任由你们欺负!想捏软柿子,你们找错人了!”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简直像极的叶以深!

宛如叶以深上身似得,十分的神似,再加上这些闹事的的确出于理亏的一方,也有很多乌合之众在,所以就没人敢再吱声。

只是夏晴天不想就这么结束,虽然刚刚的话的确是有一点过分,但是夏晴天觉得如果叶以深在,肯定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想到这种蛀虫不断的啃食着公司,夏晴天的心里还有些犹豫,这次直接就果断了起来:“贺秘书,安抚他们的事情你全权负责。”

“是……”这话说的一旁的贺秘书冷汗都要流下来。

他可不认为叶以深在,会折腾出这样大的动静!

这些人要是都走了,去其他公司,肯定会对付叶氏的……只是想到后果,贺秘书的脸就忍不住垮了下去。

夏晴天是潇洒的走了,空留贺秘书一个人面对刚刚还纷纷理直气壮,如今满腹委屈不愿意离职的人。

身为叶氏的元老级人物,贺秘书还是决定先缓一缓,然后联系上叶以深之后再做决定。

至于夏晴天,回到叶以深办公室之后就狂喝了三大杯的水压惊,虽然刚刚她气场全开,其实手心里都在冒汗!

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

啊啊啊啊!

自己刚刚就不应该那么冲动的!

想着就又喝了一大口的水平复情绪。

自己不会是又闯了祸吧……

想着,胃忽然抽搐了一下。

夏晴天的脸跟着一抽了下,随着胃部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夏晴天身子都弓了起来,整个人趴在面前的工作桌上,心里忍不住吐槽起来。

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昨晚的脸才刚刚好,今天又开始胃疼,不会是刚刚那群人一起诅咒自己吧!

真是的,看来一定要抽空去寺庙里拜一拜寻求平安。

正想着,外面响起来了敲门声,夏晴天用手背擦了一把额头上瞬间冒出来的冷汗,扬声问了一句是谁。

“副总,秦亦朗先生来了。”

贺秘书在外面说了秦亦朗的名字,让里面坐着的夏晴天一蹙眉,说了一声进来。

秦亦朗和叶以深现在合作很密切,来公司也很正常。

况且上次有叶以深在没能和他好好叙旧,这次也是个机会。

虽然她现在的胃着实是有些疼……

随着门打开,只有秦亦朗一个人进来,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竟然有些尴尬!

夏晴天好几次想开口,可是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再加上胃疼,于是只能不断的去舔自己的嘴唇。

“怎么,难道认不出来我了?”秦亦朗开口,嗓音依旧温柔的像是一滩温柔乡。

“不,不是,你又没有整容我怎么会认不出来你,只是觉得太久没见有些尴尬。”

夏晴天十分诚实的实话实说了自己的感受。

闻言,秦亦朗也不由的感慨了一句:“是,好久没有聊过天了,其实我还是很想知道,这么久你去了哪?”

“说来话长。”这些东西夏晴天是不想在回忆的,也不愿意告诉秦亦朗,免得给他增添负能量,于是就仰起头,挤出了一丝微笑:“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只是来签一份合同,听说你在,就过来看一看。”

秦亦朗说话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再舔,口红就要都被你自己吃进去了。”

听到这句话,夏晴天觉得自己的胃更痛了,忍不住五官皱在了一起一下,然后双手握拳顶在自己的胃上,讪笑了两声。

她已经疼的不想说话了!

“是胃疼吗?”秦亦朗就算是瞎子也发现此时夏晴天的痛苦了,而且看她捂的地方,明显是胃部,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只是昨天和今早都没吃什么东西,刚刚又喝了一些凉水,是有些不舒服。”夏晴天说着干脆就不强撑着了,直接再次趴在了桌子上。

“应该吃些饭就好了,我去帮你在外面买一些吧!”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再也没有资格这样无微不至的关怀眼前的人,但是秦亦朗却还是忍不住,眼中关切难掩。

“不麻烦了,我自己缓一会儿,然后随便吃一点就好。”

“不然我帮你做一些吧!”秦亦朗看到了一旁的厨房,然后就想起了当初还吃过夏晴天在这里做的饭菜。

“太麻烦了吧!”

夏晴天嘴上这样说,眼神已经眼巴巴了起来。

秦亦朗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言语更加的轻柔:“难道你和我之间还需要客气吗?”说着,一边挽袖子一边走了过去。

贺秘书不在,夏晴天也不在,所以冰箱里的东西已经很久没换过了,能吃的东西不多,新鲜的更是少之又少,秦亦朗只能就地取材的勉强做了两道菜,顺便还煮了粥。

“你现在胃不舒服,就不能吃米饭这样不好消化的,晚上回去也喝点粥。”秦亦朗说着就给夏晴天盛了一碗放在她面前,眉眼之间,是叶以深从来没有的温柔。

夏晴天忍不住就不好意思起来,拿起勺子喝了小半碗之后,觉得好了很多,才算停下了嘴:“等会儿我带你去吃饭吧,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餐厅!”

“好啊。”秦亦朗笑道:“我做的这些确实是有些寒酸。”

“不,很好吃的!”

夏晴天说着,就用筷子夹起了一大筷子放在了嘴里。

见她这样,秦亦朗不动声色的拉开了话题,没一会儿,两人开始见面略显的生疏感就都消失不见。

夏晴天手舞足蹈的,不知不觉的就又扯到了他的孩子:“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其实不管是男女都可以结个娃娃亲的!”

反正她的小深晴和小星辰都十分的可爱,长大之后绝对不会比秦亦朗的孩子差!

见夏晴天这样说,秦亦朗眼神闪烁了一下,避开了自己的话题,反问道:“你是……生了双胞胎吗?”

“这个,其实也不算啦。”夏晴天挠了挠头,觉得有些难说,虽然小星辰不是她生的,却也和亲生的没差别。

“这样。”

秦亦朗的笑容里夹杂了一丝苦涩,眼神都不去看眼前的夏晴天,只觉得自己是自己没事找苦头吃,默默的盯着眼前空空的盘子。

“你是不是也没吃饱?我带你去好吃的!”刚刚胃痛应该就是饿的,如今吃了些东西垫了垫,夏晴天再次有了精神!

一心的想带秦亦朗去‘念晴’吃一顿。

毕竟之前好几次说要请他的客,最后都要他付了钱。

秦亦朗原本是想婉拒的,可是看到夏晴天那双干干净净的眼神以及那熟悉的脸庞的时候,到嘴边的话就改了口,成了一个好字。

夏晴天还是很珍惜和秦亦朗的再次相见的,说起话来也滔滔不绝的,有些亢奋。却也仅仅如此,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秦亦朗表现的就没有像她一样坦荡,有些心事重重的看着身边的她。

不过对此有些迷迷糊糊的夏晴天并没有在意,原本她是想走过去的,路上两人也能更好的叙叙旧,但是考虑到秦亦朗的身份,还是老老实实的选择上了司机的车。

坐在后面,夏晴天再次追问了关于秦亦朗孩子的问题,这次秦亦朗苦笑了一声,含糊的说道:“有些事情牵扯的很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你也不要再问了。”

对此夏晴天也没有多想,只是当做秦亦朗身为一个艺人,保护自己的**。虽然身为朋友,也没有打探别人**的特权。

想着,直接就把话题绕开,开始询问最近的娱乐圈。

“感觉现在娱乐圈的发展,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曾经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了。”

“我也经常有这样的感受。”夏晴天的感叹引起了秦亦朗的一阵唏嘘,他说道:“白依灵不活跃之后,很多人会怀念起你,我觉得你现在出道,绝对可以直接大火一把。”

“算了吧,当年我的演技就那么的生涩,如今还是没有一丁点的进步,肯定会被群嘲的。”对于这件事夏晴天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虽然她的演技已经远远的比一些新兴的小花旦之类的演技要好。

“你可真是客气,韩晓前一段时间还和我说,如果你在他手下一直待到现在,绝对是各种影后拿到手软。”

“说起韩晓,我也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夏晴天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猛然拍了拍脑袋:“上次还麻烦了他帮我办件事,为此他应该还被为难了一下!”

“那正巧今天一起吃饭,不如就把他也叫过来吧。”秦亦朗还是十分善解人意的,顺便还心疼的一下被她下手摧残的脑袋。

另一方面秦亦朗也是担心只有他和夏晴天在,他会做出不该做的事,或者是说出什么出格的话。

毕竟……情难自控。

“这次说好是专门请你吃饭的,把他叫过来,不太好吧?”夏晴天觉得那样的话好像有些不太诚恳。

毕竟是她一直对秦亦朗有所亏欠。

闻言,秦亦朗却十分大度的笑道:“我和他其实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聊过了,他也帮过我不少忙,我也想感谢感谢他。”说着就拿出了手机:“我来告诉他,然后给他一个惊喜!”

“也不知道他有空没有。”虽然没有和韩晓见过,但是夏晴天估计他现在肯定也已经混的风生水起,吃饭什么的肯定也是要愉预约。

正想着,他就回了秦亦朗的短信,秦亦朗有些得意的挥舞了一下手机,说道:“看样子他不仅有空,而且很闲哦。”

说话间车子恰巧也停了下来,秦亦朗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一边下车一边了韩晓一个定位。身为一个绅士,自然也不会忘记等夏晴天下车之后,贴心的关上车门。

这么多年,秦亦朗分明已经成为了热门的大明星,替人关心的暖男体质却一点都没有变。

夏晴天不由的就放的更开了。

进入‘念晴’之后立刻有人上前接应,第一句话就是:“两位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已经客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