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我担心你,天经地义/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夏晴天顿时笑嘻嘻的神情就僵硬在了脸上。

要不要这么的尴尬!

好不容易请一次客还发生这样的情况,秦亦朗不会觉得自己是故意的吧……

“其实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的饭菜也不错,不如我们就过去。”其实秦亦朗根本没这样去想她,倒是看出了她的尴尬,贴心的替她解围。

“好……”

夏晴天开口,‘吧’字还没说出来,忽然听到了一声招呼:“老板娘!”

说话这人夏晴天只是看了一眼就记起来,算是这里的经理之类的。

“来吃饭吗?叶老板没跟着一起啊!”他打扮的是古代掌柜的模样,,面相很憨厚,眉眼之间有着一丝的精明,虽然之前和夏晴天并不熟,但是能一眼就认出夏晴天,并且说话如此的自来熟,就知道确实是一个做生意的料。

“他有些事情,这个是我的朋友,不过不是已经满客了吗?”

“老板娘您来了怎么能没位置呢?”他说着直接就领着两人开始上楼:“叶老板有个规矩,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留一个空包间给他,但是您和叶老板是一家人,不分你我,所以我这就领您上去。”

闻言,夏晴天了然的点了点头,做事留一线的确是叶以深的风格。

也幸亏他认出了自己,不然就真的要跟着秦亦朗去其他地方了。

秦亦朗也不是傻子。

一开始看到‘念晴’两个字的时候还以为是巧合,但是听了刚刚的一番对话,老板老板娘的,立刻就明白了这里是叶以深的店。而且听名字,像是专门给夏晴天开的……

啧啧。

忍不住就唏嘘了一下,怎么忽然就觉得没有了什么胃口呢?

想着,就已经落座了。

夏晴天不知道秦亦朗在想什么,就拿着菜单,询问道:“是等韩晓过来再点,还是先点上?”

“点上就好,我想他也不想等着,况且你知道什么好吃些,都听你的。”

“其实我也没来过几次。”嘴上这样说,夏晴天已经开始咽口水了!

如果不是担心叶家的厨娘失业,夏晴天真的很想和叶以深提议把这里的老板请回叶家!

因为做的饭菜简直太好吃,像是为了她的味蕾量身定制的!

开开心心的点上了一桌子的饭菜,秦亦朗就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只是偶尔用余光看她几眼。

秦亦朗其实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都克制了下来,一直克制到韩晓到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比起有话不能说,他更怕说出不该说。

“卧槽?”

只是韩晓进门的第一句话。

毕竟门内第一眼坐着的人就是想夏晴天,韩晓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只是看到秦亦朗脸上的盈盈笑意,就认定自己没看错,忍不住上前一把抓住了夏晴天的手腕:“你神神秘秘的。不是直接消失不见,就是发个短信然后继续消失,我还以为你被什么神秘组织抓走做实验了!”

被神秘组织抓走这句话,立刻就让夏晴天想到了叶以琰。

韩晓不知道自己一语成谶,继续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情况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夏晴天刚刚想到了叶以琰之后就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掩盖过去,笑道:“过去的就都过去了,其实我回来挺久了,不过很多事情在手边,一直没有联系你,也免得再给你带来麻烦。”

“麻烦?”韩晓的声音忽然压低,然后神秘起来:“是叶以深吗?”

“不是,我们现在很好,而且还有了两个孩子。”夏晴天说着就让韩晓坐下去,门还没来得及关,便开始上菜了。

“你真是运气好,我们等了这么久都没等到饭菜,你一来就能直接开吃了。”

秦亦朗起身等韩晓坐下去之后自己才这次落座,表示尊重,同时也一句话代入了他们两人的话题,丝毫不显得突兀。

“你们是不是早就见过了?”韩晓的性格一点都没变,只是比当年少了很多是生涩。兴许是飞黄腾达,大大咧咧的一面不断的被放大,说话有些直来直去的,刚刚坐下就直接询问道。

“算是吧。”

秦亦朗不知道自己之前和夏晴天见面算不算见面,就给出了这个一个答案。

显然,韩晓很不满意,直接一撇嘴,看着夏晴天反问道:“这不会就是你们给我的惊喜吧?幸亏我的心脏好,不然这绝对算是一个惊吓!”

“庆祝我们好久不见,也算安抚一下你受惊吓的情绪,就以茶代酒。”夏晴天给他们倒上满满的一杯茶,然后端了起来,语气里都是轻松:“其实说来说去,我在这里应该也就你们两个朋友了,现在才算是和你们正式见面,也的确是被有些事情缠身,你们可不要责备我!”

“晴天说话总是让人觉得很官方,不如也来当经纪人,去替那些大明星做一个公关。”韩晓说着也举起了杯子,顿时茶香就涌入了鼻腔。

秦亦朗接嘴道:“对,要是每个经纪人都像晴天一样好说话通情理,娱乐圈的风气也会好一些。”

“我可做不来。”夏晴天说着,就喝了一大口的清茶。

茶香沁人心脾,让人的心境都豁然开朗,韩晓急躁的情绪也被渐渐安抚,秦亦朗也一样。

躁动的心稍稍的平复。

筷子碰撞在盘子上的声音让人觉得很悦耳,韩晓和秦亦朗都由衷的称赞了这家的饭菜,特别是韩晓,吃了大半碗的米饭之后表示要加菜,还强烈要打包打走些:“这里的位置的预定过很多次都订不到,而且旗下的艺人也来过很多次,十次有九次都是跑空的!看到秦亦朗说是在这里吃饭,我开始还以为是附近,没想到真的是这里!”

“不会吧?”

夏晴天自然觉得是有些夸张,‘念晴’的饭菜虽然好吃,格调也很高,也不至于这么的抢手吧?毕竟它的价位在那里,一顿饭下来的代价太高了。

看菜单的时候,好像一个人的茶位费都要三位数……也就是说只要进来坐下去,不管吃多少东西,就要支付三位数的消费。

如果不是这里是叶以深的店,她来根本不用付钱,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过来。

“是真的。”秦亦朗的附和证实了韩晓的话:“毕竟这里送的茶水都是上好的茶叶,况且看装潢就知道下了大价钱,值得这笔钱。我之前也很多次想过来,一直没有机会,如今还是托了晴天的福。”

韩晓早就活成了人精,很是通透,直接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系:“我听说这里是叶少的产业,晴天等下是不是给我张VIP,让我以后也能享受一下绿色通道?”

“我不就是绿色通道吗?以后要来的话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告诉他们。”夏晴天觉得自己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况且这么贵的消费,最后钱还是进到叶以深的口袋里,何乐不为。

韩晓立刻就调笑起她,已经开始有少奶奶的架子了。

秦亦朗却在说道‘叶太太’这个话题的时候选择了沉默,闷不做声的低头吃饭。而韩晓这边话说着说着,就赶到了复出这个话题:“晴天,你有没有想过重新进入娱乐圈?实不相瞒,我这里一直给你留有一个位置。”

“这话秦亦朗也问过,他问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那个圈子不适合我,而且我身上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不想被外面的人过多的关注。”如果真的再次被一些好事的网友盯上,扒出叶以琰这段混乱不堪的往事,她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那就真的很可惜了,只要你和秦亦朗一站,绝对可以吸引一大波的cp粉。”韩晓和秦亦朗这些年的关系很好,在娱乐圈里可以说算是清流了,难得的好友谊。

即便他不说,韩晓也知道秦亦朗的心里对夏晴天是有想法的,不仅是之前,还有现在。

从刚刚进门,他就能清楚的感受到了。

这话,也算是帮秦亦朗隐晦的问两人的关系能不能近一步。

虽然从进门到现在夏晴天都表现的她和叶以深的感情很好,韩晓还是不能忘记之前他们感情的种种……就算她说已经有了孩子。

没准是叶以深强迫的呢!

听到韩晓这话,秦亦朗总算是抬起了一直埋头苦吃的脸,眼神也有了一丝的变化。

被两个男人这样盯着,夏晴天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下意识的摇头说道:“你们知道我的,我没有炒作这种爱好。况且叶以深肯定也不许,我现在毕竟已经结婚了,秦亦朗也有了孩子,一对儿老人,炒什么cp?”

“孩子?”韩晓的眼角直接抽搐了一下。

秦亦朗这俩年都处在一个上升期,哪有什么时间去生孩子?就算是有时间,他能和谁在一起?

出道这么多年,唯一传出过感情绯闻的,就是眼前的夏晴天。

她这都是哪里听到的感情八卦?

秦亦朗却给了韩晓一个眼神,让他不要多说,然后稳住自己的心神说道:“你最近和叶少的感情看起来真的很不错。”

“是。”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夏晴天回答的却都是坚决,而且脸上的神色顿时就松散了起来,嘴角和眉梢都带上了笑意。

这种幸福感是没有办法伪装出来的,只有一个人的内心很喜欢对方,才能想起他的时候,眉眼都含笑吧。

那一瞬间,秦亦朗觉得揪着自己这么多年的爱而不得,终于放下了。

之前一直苦苦的不肯放过自己,不过是觉得的夏晴天过的不好,而自己能给她更好的对待,不过一切都因为自己出现的晚了那么一点点。

如今见她真的过的这么幸福,欣慰之中夹杂着释然和心酸。

释然自己,终于可以不再整夜失眠,眼前都是别人爱人的脸。

心酸自己,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那最后一丝的侥幸也烟消云散了。

“那就好。”

秦亦朗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带着他以往的绅士风范,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三个字包含了多么复杂的情绪。

“以后,你一定要过的好。”说完这句话之后,秦亦朗竟然觉得自己有些莫名的红的眼眶。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苍老过,却在刚刚的几分钟里,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老了下去。

盯着眼前的夏晴天,就模糊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杯子中的蒸汽升腾起了眼前,听着夏晴天那声‘好’字,他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敬没有来的叶以深。”说完,一饮而尽。

韩晓在一旁就抿起了嘴,早知道会是这样,他就不做试探了。

可怜了秦亦朗,难得圈子里有这么纯情的人……

别说韩晓,即便是夏晴天这种迟钝的人都察觉到了秦亦朗的不对劲,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他就借口要去洗手间,起了身走出去。

眨着眼睛看着他有些寂寥的背影,夏晴天压低声音问道:“他是怎么了?好像忽然情绪就不好起来了。”

“你是真的不知道?”韩晓知道夏晴天的情商低,但是觉得还不会这么低吧!

但是夏晴天的确是真的不知道!

她把秦亦朗当做是真真切切的朋友,压根就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所以即便察觉到什么,为了来之不易的友情,也会自动归为因为是朋友,对方才会那样做。

呆愣愣的盯着面前的韩晓,抓了抓头发:“知道什么?”

“算了算了,你现在过的这么好,不管是我还是秦亦朗,都真心的替你开心!你也算是苦尽甘来,日后多走动,免得感情都生疏了。”

韩晓也不想说破,免得以后夏晴天再多想,和秦亦朗产生隔阂,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至于秦亦朗……兴许从梦里醒过来,不是一件坏事呢。

秦亦朗毕竟也是一个演员,而且演技很好,所以当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那种低靡的情绪就一扫而光,反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里的洗手间都这么的高级,肯定有不少人在里面自拍过。”

“那你呢?”夏晴天问道。

“拜托,我怎么说也是一个艺人。”秦亦朗说着扬起了手中的手机晃了晃:“当然也要拍一张了。”

气氛顿时就再次活跃了起来。

一顿饭连着吃了几个小时才散场,夏晴天觉得聊的格外尽兴!

好像这段时间的郁结都消散了。

果然,人生需要朋友,再遭遇苦难的时候找朋友吐槽一番就会觉得好受很多。

心情舒畅的回到叶家,逗了小深晴和小星辰一番,然后就想起了叶以深。

虽然他不在自己身边,但是好像已经无时无刻的不再影响着自己了。

不管是生活还是精神,他都已经开始无处不在。

于是就躺在了沙发上,拿出手机不抱任何希望的拨出了他的电话,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关机……

一丝小小的担心冒出来,被夏晴天直接pass掉,起身上楼去洗了澡,还顺便抱小深晴和小星辰都抱在了床上。

好久都没有和宝宝们一起睡了!

叶以深回来之后肯定又要霸占自己身边的空床位,所以她要抓住机会好好的和宝宝们相处、培养感情!

左拥右抱的,夏晴天觉得自己人生都圆满了起来。

至于该死的叶以琰……暂时放一放吧,及时行乐嘛!

这一觉夏晴天有预感,自己肯定会睡的特别好!

心情难得这么好,还有最爱的人在身边,只是想一想,夏晴天就觉得自己今晚会做美梦了!

只是老天爷总是喜欢开玩笑。

短暂的幸福之后就会紧跟着极大的不幸,夏晴天的幸福感不过只持续了一晚,好觉也只是睡了一晚,第二天就接到了方毅的电话。

叶以深回来了。

不过不是好端端回来的,是被抬回来,并且直接送到了医院。

夏晴天根本不敢想叶以深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方毅这么的惊慌!

据说他昨晚就回来了,抢救了这么久才算的脱离了生命危险。至于为什么会联系夏晴天,方毅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只是再三的催促要她过去!

夏晴天撒腿就跑出了门外。

平常叶以深就喜欢搞一些恶作剧,她多期望这次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小玩笑,就是为了吓她一跳!

可惜直奔医院之后,看到的就是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叶以深。

除了方毅之外还有很多人默默的站在床边,见夏晴天来了之后立刻就主动的让开了一条空路,夏晴天只觉得腿一软,然后怎么来到他床边的都不知道。

想到几天前他走的时候还好端端的,如今就成了这样,又想到昨天还在说他,今天就……不不不,这绝对是个恶作剧!

夏晴天盯着白花花的纱布,拉起叶以深没有在输液的手:“好了好了,你吓到我了,快睁开眼吧。”

“……”

没有回应,她就继续说道:“你说了你会好端端的回来,难道是骗我的吗?我知道你不会骗我,所以快睁开眼!”

床上的叶以深依旧没有一丝的反应。

“叶以深,你在干什么?”

夏晴天刹那间就红了眼,要去用力的摇床上的叶以深,却被一旁的方毅拦下来,他的声音带着沙哑:“少奶奶,您去找医生了解一下情况吧,主子这边有我们照顾。”

对,了解情况……夏晴天像是如梦初醒似得挣脱开方毅就冲了出去。

因为太着急,左右脚绊在一起,差点跌倒在地上。

她觉得看到叶以深这样躺在床上就已经够糟糕了,但是接下来医生的一番话,却让她刷新了不幸两个字的认知。

站在医生办公室里,看着眼前根本看不懂的化验结果和手术通知之类的东西,夏晴天心烦气躁:“医生,你就告诉我他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会有什么后果!”

“叶先生的情况其实是有些危险的,子弹穿过了他的头骨……”

子弹?

眼前的白大褂说什么夏晴天都只觉得成为了耳边的嗡嗡作响,眼前也跟着直冒金星。

穿过了头骨,是不是就说明子弹打穿了叶以深的脑袋?

只是想到那个场景,夏晴天便觉得如至冰窖,浑身都是发寒的。

“现在已经脱离的危险,只是等苏醒过来之后可能会失去一部分的记忆,也许是暂时性的,也许是永久性的,总之叶太太您做好心理准备。”

“只是失忆吗?”夏晴天猛然抬起头来,盯着眼前的医生询问道。

被夏晴天看的浑身都是不自在的医生点了点头,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坐在了椅子上。

夏晴天的手捂着自己的额头,烦恼显而易见,只要活着就好,哪怕失忆也无所谓……

就算失忆了自己也一定会让他从新想起来的!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不过是一颗小子弹而已。

夏晴天不断的安抚着自己,可惜她的自我安慰非但没有让自己冷静下来,反而导致自己更加的焦躁不安。

最终再也忍不住,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的从椅子上冲了出去!

直冲到了叶以深的病房。

上次进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夏晴天还能故作稳重,但是如今知道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夏晴天直接忍不住眼泪就在眼眶中不断地打转!

眼巴巴的看着床上的叶以深,一串串泪珠就顺着眼角滑到下巴,再由下巴滑到地上,方毅其实一直在憋着,他在私下的时候早就偷偷痛哭一场了。

见夏晴天这样,自己的情绪也上来,眨巴了一下瞬间泛红的眼眶,压着嗓子说道:“少奶奶,您……”

“你不要和我说什么不要担心的废话!你能不担心吗?你们都不能,况且我!”夏晴天怒吼了一句:“我是他的妻子!”

“您尽管骂我好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主子。”方毅的语气里都是压抑和隐忍,房间里寂静的可怕,甚至叶以深输液的点滴声都可以听到。

夏晴天虽然又怨又气,却也还是有理智的,不会抓住他们就无端的发怒一番,或者是揪住身边的人就埋怨对方。上下的嘴唇黏在一起黏的紧紧的,好久才开口:“到底是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