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流氓,不许偷亲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走的时候好好的,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谁能接受?

况且叶以深不是一个没有把握的人,弄成如今的样子,绝对是出现了意外!

“您知道的,是叶以琰……”

方毅没有多说,只是一个名字,就足以让夏晴天了解到底是什么情况。

叶以琰!

果然是他!

即便是夏晴天这样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起来叶以琰,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这个男人就像是疯了似得,而且还有着瘟疫,一旦黏上就无法甩掉,不知道这样的男人到底是的如何活到现在并且还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

跟着他的人良心和眼睛都被狗吃了吗!

虽然夏晴天义愤填膺,心中骂了他千百句,但是该面对的也要面对,叶以深已经躺在病床了……

想着,夏晴天吸了一下自己的鼻涕,又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眼泪,回头对方毅他们说道:“你们先走就好,这里有我,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不,我们就在这里!”方毅的眼睛里都是血丝,下面的黑眼圈比走之前还要大上一圈。

他之前也问过其他人,让他们去休息,但是没有一个人肯的。

跟叶以深出去的,都是忠心耿耿的。

如今叶以深这样,他们都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的结果,除了愧疚之外,就是愧疚。

见状,夏晴天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你们在这里守着有什么用吗?如果我是你们我肯定会去休息好,然后想出怎么把叶以琰处理掉!难道叶以深没有教过你吗要学会充分的利用资源和时间吗!”

“少奶奶,您一个人在这里我们实在是放不放心。”

“够了。”方毅一开口,夏晴天就打断了他:“那你们找两个人在门口等着我就好了,我有事情也会叫他们,其他人要是都觉得自己有错,就都快去睡一觉,然后想一下自己到底要如何弥补自己的过错!”

夏晴天说这话的时候没人敢多嘴,却还是没人走,气的夏晴天想把心里骂叶以琰的话拿出来骂他们!

最后还是方毅给了他们眼神,他们才纷纷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不过即便是出去,也丝毫没有一丝可以休息的轻松感,满满的都是疲惫和不情愿离开。

“少奶奶。”瞬间,房间就只剩下了方毅一个人:“您真的不需要我留下来和您一起照顾主子吗?”

“你先照顾好自己吧。”夏晴天挥了挥手:“门口记得留下两个人,有什么突发状况我也好直接叫人进来。”她认为的突发状况就是叶以深会忽然醒过来!

方毅这次没有多说,只是默认了夏晴天的话,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

虽然说他们在房间里的时候也十分的安静,安静的几乎呼吸声都要听不到,但是夏晴天还是觉得不自在,就好像自己的自由被限制,被监视了一般。

如今他们都出去,整个房间真正的只剩下了叶以深和她自己,夏晴天才算是从一个紧绷的状态略微舒缓,顷刻间,更大的悲伤就席卷而来。

原本已经被擦干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划过脸庞的时候有些痛,像是伤口被抹了盐。夏晴天知道兴许是自己脸上的东西又需要涂药,或者是不能流泪,心里清清楚楚,身子根本一动没动,就盯着床上的叶以深。

盯到身体上的疼痛都快要忘记!

“混蛋!”夏晴天开口骂道:“你个骗子,说好的要好好的回来,如今看到不看我一眼,难道就不怕我和其他人跑掉么?”

“醒过来啊!”

“叶以深!”

“叶以深……”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期待叶以深可以给她什么回应,毕竟他是现在的情况,只是叶以深像是一句话都没有听到,夏晴天的眼泪流的更加厉害了。

此时疼痛的感觉也跟着出现,可以说是顷刻就疼了起来,前后不到一秒钟,夏晴天觉得自己疼到太阳穴都开始发酸。

早知道早上出门的时候再怎么着急也要把脸上的药膏涂抹一遍。

用手背在脸上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上面已经冒出了小小的痘痘,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疼着,要不然别说照顾叶以深了,自己可能还需要人照顾!

想着,就几步来到病房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座椅上的方毅。

方毅听到开门声,像是接收到了感应一样,立刻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方毅,你回去帮我拿个东西。”夏晴天此时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紧咬牙关和方毅描述着的药膏到底放在哪里。

方毅赶忙点头,然后一边点头一边起身就走,这里还有两个人在守着,他还算放心。

夏晴天只不过是冒头说了几句话,就疼的她觉得难以忍受,忍不住冷汗直流。

捂着自己的脸,夏晴天想到了同甘共苦四个字……

即便她现在没有和叶以深一起在床上躺着,也遭了一番罪,算是共苦了吧。

这个想法可以说是很苦中作乐了。

因外太疼,夏晴天即便一直在克制,还是难以控制的发出痛苦的声音和倒吸凉气的声音!

而且疼痛已经无法让她冷静,她就只能依靠来回走动分散注意力,可惜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明显作用。

幸好方毅很快,没有多久就把东西送了过来。

看到他手中东西的那一秒,夏晴天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毒瘾犯的瘾君子看到了毒品似得,难以自控的兴奋了起来,还有一丝解脱。

拿过去之后立刻就冲到了病房里独立的浴室,用水仔仔细细的把脸洗干净,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涂药。

意料之中的舒缓。

夏晴天苦笑了一下,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她刚刚和现在的样子,肯定会认为自己是毒瘾复发。

对着镜子里反复看了很久,最终只能叹了口气,之前脸好端端的时候不知道珍惜,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珍贵性,如今才算明白,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

刚刚的痛感此时就像是梦一场,夏晴天的双手撑着洗脸台,多希望出去之后就在叶家,刚刚经历的一切也不过是梦一场……

兴许是老天爷总算是睡醒了,听到了夏晴天的祈祷,大发慈悲了一次,在夏晴天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的叶以深。

不过他的眼神有些混沌,就像是睡了太久,神智都有些不清晰的感觉。

见状夏晴天直接就喊了出来:“方毅,方毅,叫医生进来!”然后便冲到了叶以深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心:“我是谁,我是谁?”

叶以深没说话,而是皱了皱眉,眼中依旧是混沌的没有丝毫的程明,夏晴天的心都要被攥住了,虽然是意料之中。

方毅在听到夏晴天的呼声之后,没有进来便冲去找医生,所以几分钟后开门的他和医生一起。

纵然夏晴天是叶以深的妻子,也是不能改变叶以深被医生护士带走的局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推出病房,也只能和他空有一眼对视。

叶以深的那个眼神里……没有了每次看她的宠溺。

只是一想到医生说的话和刚刚叶以深的状态,夏晴天的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多亏的身边的方毅眼明手快,把她扶到了沙发上。

“方毅,如果他真的认不出我,记不起我,要怎么办?”

夏晴天自从和叶以深好好的之后,就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说这番话的时候,夏晴天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失神的状态。

“少奶奶,您是少爷最重要的人,少爷怎么会把您忘了?”

“可是刚刚他认不出我……”夏晴天知道方毅的话是在安慰自己,却一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叶以深一旦出事,叶以琰那边要怎么办呢?

叶星悦还在他的手里……

“兴许少爷只是刚刚醒过来,还没反应过来。”

方毅在一旁碎碎叨叨的给夏晴天说着话,夏晴天一切都置若罔闻。

修长的手指穿过了自己的长发,她现在只想静静的等待着结果,不断的在心里哀求一定要有一个好结果!

时间的流逝在夏晴天的眼里变的很慢,才过去十几分钟,却觉得度过了一辈子那么长。

等着等着甚至觉得出现了一丝的眩晕。

捂着自己的眼睑,夏晴天说道:“方毅,我想去外面等着他,扶我一下。”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可以行走了。

“主子等会儿也是要送进来的,您在里面等着就好,外面冷。”

现在怎么说也是天寒地冻的,在病房里暖气很足,出在走廊就能感觉到明显的寒意了。

“我想第一眼就看到他。”夏晴天说着双手撑在沙发上,自己站了起来,方毅连忙去扶着了她。

兴许的出去之后被冷冷的寒气攻了一下,夏晴天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人也跟着清醒了起来,抬眼就能看到手术室门前亮着的灯。

是叶以深在里面吗?

死死的盯着,仿佛就透过了那扇厚重的门,看到了里面躺在手术台上的叶以深。

其实在这里的等待夏晴天已经很熟悉了,却怎么都无法习惯。

人家人生中能有一两次这样的经历就已经足矣,她这样的经历简直难以数清楚,可能早就超越了正常范畴吧……

正想着,忽然就看到手术室的门灭了下去,原本还在胡思乱想些东西,立刻就打断了脑海里任何想法,站了起来!

方毅要比她快一点,直接就站在了推出来的病床旁边。

此时的叶以深躺在床上浑身都被包裹起来,毫不夸张的说,像极了木乃伊!

叶以深只是头被击中,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浑身都包裹了起来?

难道是出现了什么变异?或者是出现了病情的恶化!

在那一瞬间,夏晴天会已经在脑子里谱写出了一部悲情的情感大戏!

就算他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也不会抛弃他的!

夏晴天决绝的想着,然后立刻就几步跃到了方毅的身旁,一把抓住了病床上仅露出的几根手指,跟着病床向前边跑边说:“医生,他现在需要什么照顾?”

“呃,建议还是之前的建议,但是病人现在情况恶化,所以需要转入重症病房。”医生顿了顿才回应了夏晴天这个问题。

“怎么会恶化呢?他不是都醒过来了吗!”

夏晴天内心可以说已经开始云起风涌,她宁愿叶以深只包着头部在床上躺着,也不愿意看到他现在这样。

她宁愿叶以深忘记了她,也不想他去重症病房!

“那个叶太太。”眼看夏晴天就要跟着病床跑到病房里,医生忍不住开了口:“这个并不是叶先生,难道是您的什么朋友吗?”

“啊,不是叶以深?”夏晴天立刻就像是是触电似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刚刚虽然和他的手指有接触,但是更多的接触到的还是纱布,再加上着急,所以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手感的问题。

“少奶奶,主子在这里!”

这个时候,方毅的声音也从身后传了过来,夏晴天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道了歉,然后赶忙转身跑开。

还能再丢人一些吗!

那个医生也真是的,明知道那不是叶以深的话为什么还要回答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还有,那个人那么的严重,他的家属呢?

不过还好他一直的昏迷并不会看到自己的……

想着,看到了另一张病床。

叶以深躺在上面,脑袋上还包着厚厚的纱布,不过看样子的换了新的,眼睛紧闭,不知道是想闭目养神还是已经睡下了。

夏晴天直接就忘记了刚刚发生的所有尴尬,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叶以深,方毅正在和叶以深的医生交流,于是她就没有关心,而是跟着叶以深回了他的病房。

可能是刚刚看到比他眼中的多的男人,所以夏晴天忽然觉得眼前的叶以深似乎也没有多么的严重,眼神带着爱意盯着床上被护士扎针的叶以深,夏晴天有种想去亲他一下的冲动。

等房间里的护士一走,她就直接把这个冲动落到了实处。

刚刚被惊吓到,她需要一些安慰。

但是没有好好的消受这个吻,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偷亲的叶以深睁开了眼,可以说是吓了夏晴天一大跳!

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似得,夏晴天立刻就弹跳了出去好远,然后才反应过来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几步又上前站在他的床边,指着自己问道:“我是谁?”

“偷亲我的流氓!”叶以深抿着嘴,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案。

夏晴天顿时有些语塞,弯腰把自己的脸和他凑的更近:“你仔细看看我叫什么!”

“你叫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叶以深直接就冷声冷语的反呛了回去,这反而让夏晴天觉得他就是在假装。

毕竟高冷的叶以深肯定不会和她说这么多,而只会给她一个滚字!

于是干脆就伸手要去抓叶以深的手腕,叶以深也像是为了配合她的想法似的,吐出了一个有力的‘滚’字。

夏晴天的手顿时就悬在了空中。

果然是失忆了吗……

OMG……

她一直以为这么狗血的剧情只可能会发生在电视上或者是小说里,为什么会确确实实的发生?而且还发生在她身上!

“你,你还知道你是谁吗?”

“方毅!”

叶以深显然懒得回答夏晴天这个弱智一样的问题,直接就把方毅喊了进来,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夏晴天离开自己的病房。

方毅十分拘谨的搓了搓手,对夏晴天讪笑了两声:“少奶奶,您先跟我出去,我顺便和您说一下主子现在的情况。”

夏晴天也不想为难方毅,而且知道叶以深的情况,并没有恼怒,就主动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医生刚刚告诉我,主子现在刚刚醒过来,大脑的自我保护还在,最重要的东西暂时想不起来。”一出门方毅就说道:“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医生还说主子恢复的情况很好,快的话兴许晚上睡一觉就会想起来了!”

“你觉得会吗?”夏晴天对于这种几率根本不抱什么希望,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丧气。

“少奶奶,主子还记得我,却唯独不记得您,就只能说明您是他内心潜意识里最重要的存在!”方毅也找不出能有什么话安抚夏晴天,便极力的证实夏晴天在叶以深心里的地位。

闻言,夏晴天的心情更复杂了。

她现在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整张脸都抽搐了一下,然后看向了病房里的叶以深,忍不住叹了口气:“那医生还有没有说其他?”

“有,就是说让我们找到失去的那部分记忆,然后刺激一下,有利于加快恢复。但是不这样做,也可以恢复,时间问题而已。”

刺激?

方毅的话让夏晴天不由的陷入了沉思,自己要怎么刺激他呢?

用小深晴和小星辰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但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被夏晴天拍了回去!

不行!

叶以深要是记得两个宝宝还好,万一不记得,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给孩子留下阴影怎么办!

夏晴天无时无刻都把两个孩子放在最安全的地位。

那自己做什么最能刺激叶以深呢?

“情景重现是最好的方法,少奶奶您想一想,我去看看主子还有什么需要没有,您暂时就不要进去了。”方毅留出了时间给夏晴天思量,不过也没有忘记给她一个叮嘱。

叶以深现在虽然行动不便,不大可能伤害到夏晴天,但是脾气可是一点都没减,出口伤人的话还是不要被夏晴天听到的好……

免得影响以后的感情生活。

方毅的话夏晴天点了点头,即便方毅要自己进去,她现在也是不会贸然进去的。

听叶以深说一次滚就够了,她哪有那么多的精力滚来滚去?

方毅进去病房之后走廊上只有她一个人站着,就有些蠢,于是夏晴天来到座椅旁边,坐了下去。

坐下去之后不由的抓紧了一下衣领,为了保证通风,走廊上的窗户都是开着的。刚刚只顾得担心,丝毫没觉得那里冷,如今却觉得四处都是冷风吹。

手臂支起来,自己的下巴放在上面,夏晴天就开始仔细的回想,两人一起做过什么呢?

思来想去,觉得最能唤醒他记忆的可能就是……想着,起身站在病房门口,微微打开了一点房门,低声对里面的方毅说道:“我先回去一趟。”

“好的,司机就在下面。”方毅还以为夏晴天是要回去自我疗伤,根本没想太多。

夏晴天独自下了楼,上了车,看着街边来去匆匆的行人,不由的就催了声快些。

司机赶忙加速,外面的人影也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如果以后叶以深都记不起她的话可怎么办?

叹了口气,一直等到了叶家门口,夏晴天紧皱的眉头都没有松懈过。

进门之后正巧碰到王管家,王管家也已经知道了叶以深在住院,大概情况却不清楚,见夏晴天一脸的愁绪,忙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回来拿点东西,然后还要回医院去。”夏晴天说着眼神就落在了小深晴和小星辰房间的门口,问道:“他们两个呢?”

“我刚刚带小小姐和小少爷去后面的花园玩了玩,回来洗了热水澡之后,兴许是累了,已经睡着了。”

“辛苦了。”夏晴天舔了舔嘴唇,说道:“王管家,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

“您讲。”

“叶以琰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叶家的人,也算是叶以深的大哥,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好像自己根本不姓叶,而且叶家天大的仇人一样?”

路上夏晴天仔细的想了这个问题,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就算是和叶以深有什么矛盾,和叶星悦那样单纯无害的人总不会有过节吧?

他这是想把叶家赶尽杀绝吗?

“其实关于叶以琰的事情都过去好多年了,我年纪大了之后,多少也记不清楚了。”王管家虽然把夏晴天当做是自己人,提到这个话题,却还是选择了避重就轻:“相信少爷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过去的就都算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