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事情的来龙去脉/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见王管家不想说,夏晴天也没有勉强:“那我先去拿东西了。”说着,就上了楼。

进到房间把那东西收好之后,夏晴天的眼神四处环绕了一圈,想着还有什么可以带着。

看来看去,只是又拿起了床头边放着的相框,里面的相片是她和叶以深的结婚照。

放在包里有些大,边角就露在外面,即便是有些难看夏晴天也没在意,她是去唤醒叶以深的记忆又不是约会,要什么好看?

她最近的性格越来越不拘小节了。

司机就在门口等着,所以一出门就上了路,很快就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上了电梯之后,夏晴天莫名的就紧张了起来,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

难不成叶以深还能把她吃了?

深呼吸的同时,电梯就到达了楼层,她一步踏出来,径直的走向了叶以深的病房。

方毅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不在门口,也不在房间里,夏晴天就直接把门推了开。

叶以深正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电视,听到开门声看到没看一眼,好像根本没听到似得。

夏晴天就挪动着小碎步,然后磨磨蹭蹭的来到了他的床边,跟他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里无聊的财经新闻,没话找话的说道:“我觉得这个专家说的很对。”

“一派胡言。”叶以深却给出了这个评价:“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也就只能骗一骗那些根本没有脑子的人。”

没有脑子的人……是在说自己吗?

还没想清楚这个问题,夏晴天就听到了叶以深的质问:“你怎么又来了?”

“我,我是来告诉你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的!”夏晴天眼巴巴的看着床上一脸冷酷的叶以深:“其实我是你的妻子!”

“你不觉得自己这个谎言太拙劣了吗?”叶以深这个时候总算是看了夏晴天一眼,脸上都是嫌弃。

竟然这样看着自己……

夏晴天顿时就想到了当初叶以深对他的死缠烂打!

抿了抿嘴,直接就拿出了包里的相片:“你看,这是我们的结婚照!”

夏晴天拿在手里举在叶以深的面前,叶以深也不伸手去接过去,而是盯着看了几秒钟,说道:“这张相片是P的吧?技术和你刚刚的谎言一样差!”

“你在说什么?”夏晴天也低头看了看相片,分明就毫无P图痕迹!

“我怎么会笑的这么蠢?”

叶以深指着照片上的自己:“和你一样的蠢。”

“我怎么知道!”夏晴天就把手中的相框直接丢在了他的身上:“当初是你逼着我拍的,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挂满了整个叶家,现在在不认账了吗?”

闻言,叶以深耸了耸肩:“我听方毅说了,我可能忘记了一些东西,谁知道你说的这些是真的还是觉得我失忆说来骗我的?”

“那难道他就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吗?”

“没有。”叶以深十分的云淡风轻,惹的夏晴天在心里骂了方毅好几句!

双手不自觉的环在了胸前,盯着叶以深,夏晴天就问道:“那你总记得我和你有一个儿子吧?”

摇头。

“我拍戏的时候你跟着我一起去你总记得吧!”

还是摇头。

“我还给你当过秘书,我的脸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夏晴天说的一本正经,叶以深还是不断的摇头。

连着举了一连串两人在一起的例子,夏晴天都说的激动了起来,叶以深唯一的回应只有摇头。

“看你说的一板一眼,我就暂时相信你好了。”叶以深最后说出了这样的话,然后说道:“我有些饿了,你要是真的是我的妻子,还不去给我做饭!”

“饿了?”

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一咬牙,然后几步冲到了门口将门反锁,自己则去了洗手间。

叶以深的眼神顿时就出现了一丝的变化,原本还在床上躺着稳如泰山,直接就坐起来勾起头向洗手间里看。

但是他这个角度什么都看不到。

其实他一开始的确是没想到夏晴天,但是看着她出去的时候,就觉得心口一痛,跟着心酸了起来,根本舍不得。

随着方毅进来,他其实就差不多都想起来了!

但是夏晴天半路却离开了,后来她又回来,叶以深就想逗一逗她,装作什么都记不起来,看看她要怎么说。

一玩起来,就不想停下来了,毕竟听夏晴天说出和自己的种种,就觉得很甜蜜。

嗯……他一个大男人,像是陷入了爱河之中。

只是现在的夏晴天去洗手间做什么?

不会是觉得自己刚刚太过分,然后去偷偷流泪了吧?

这个女人也是笨,要是自己真的不认得她,怎么会听她说那么多,还不把她赶出去?

要不然等她出来自己就松口好了。

想着,门就打开了,只见她磨磨蹭蹭的,然后只有一张清秀的脸露出来,身子却藏在了里面。

这个姿势……叶以深顿时就想起了那一晚,她穿着让人血脉扩张的衣服,难道今天?

随着夏晴天出来,叶以深觉得自己的血直往头上涌!

不,还有一半的热血都涌到了下面。

她身上还是之前的那一身十分***的内衣,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因为那晚翻云覆雨,所以很多地方是被撕扯开了的。

就更是平添了一份风情……

“你记起来了吗?”夏晴天觉得最让叶以深印象深刻的可能就是晚上的时光了。

而最深刻的时光可能就是穿着这件让人羞耻的衣服的时候……所以她回家的目的也就是把这件衣服带来穿在身上。

叶以深顿时就打消了刚刚准备坦白从宽的想法,立刻改口道:“你这样是做什么?准备用美人计吗?”

“你真的没有想起来吗?”

夏晴天几步冲到了他的面前,恨不得打开他的脑袋看一看里面到底是在想什么!

叶以深顺势就搂住了她的腰:“嗯,这样好像是记起来一些了。”

“记起来什么了?”

“记起来了一些熟悉的感觉。”叶以深觉得这是一个难得能让夏晴天主动的机会,于是忍住了自己想游走的手,硬生生的强迫自己把手冲她身上拿开,说道:“但是我也不能肯定,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那这样呢?”

夏晴天直接就上了叶以深的病床,半跪在床上,一只手摁在了他的胸口。

“……”叶以深没说话。

“你,你!”

夏晴天见自己这样叶以深都没反应,忍不住就坐正,满目愁云的看着眼前的叶以深,这样都没反应,不会是身下也遭遇了什么撞击,不能用了吧……

想着,俯身轻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叶以深的头还被纱布包着,所以夏晴天不敢去碰,只能小心翼翼的吻在他的嘴唇和脸颊上。

生涩又诱人。

叶以深觉得等夏晴天切入主题之后自己可能早就****焚身了,于是干脆就伸手摁住了她的腰肢,让她和自己的贴的紧紧的,修长的手指摁在她的后脑勺上面,十分具有侵略性的吻了上去。

夏晴天没想到叶以深会忽然主动起来,脑子根本就没有转过弯来,下一秒却被他拉进了被子里,就强迫的坐在他的身上,耳边就响起了叶以深的话:“主动些,没准我就都想起来了呢。”

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觉得浑身都发烫了起来,红着脸一动不动的。

“不然你可能就要前功尽弃了。”说着,叶以深的大手就到了下面,牵引着自己的身下进入了她的身体:“自己动。”

自己动……

之前的每一次夏晴天都是躺在下面的,如今竟然让她自己动?

翻转太快,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叶以深,看的叶以深心都要化了!

“我一晃动脑袋就疼,难道你要我来?”叶以深说这句话倒是实话,毕竟他现在头上还有一个子弹孔。

夏晴天闻言只觉得羞耻,身子都跟着紧了起来,即便什么动作都没有,叶以深都觉得自己要被吸进去!

双手一把抓住了夏晴天的腰,然后用自己的力道,帮夏晴天动了起来。

几个来回之后,夏晴天就掌握到了技巧,不用叶以深太用力,也就……

这次,叶以深十分的快。

他觉得自己脑袋上的伤严重影响了自己的x生活!

但是夏晴天难得的表现倒是让叶以深觉得值得,嗯,以后也可以用自己不能太剧烈运动这个当做借口。

“叶以深,你记得我了吗?”

夏晴天就坐在他的身上,双膝并在一起,身上的衣服还半挂在肩头,一对小白兔若隐若现。再加上脸上潮红未退,眉目之间带着淡淡的愁绪,深切切的望着自己,眼中都是叶以深的模样。

叶以深直接就松了口:“我怎么会忘了你?”

“可是你刚刚就是把我忘记了。”

夏晴天忍不住就红了眼眶,鼻子也一酸,所有的委屈都涌上了心头。

叶以深竟然忘了自己!

“我再也不会把你忘记了。”叶以深是不能看夏晴天这般的委屈的,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做法。

一把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大手在她的脑袋上:“我只是为了不忘记你,才会暂时忘记你。”

即便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还是觉得很委屈!依依不饶的说起了之前的事情:“你还你让我滚!”

“我……”叶以深抿了抿嘴,装傻起来:“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分明就是记得!”

夏晴天却不肯给他这个开脱自己的机会,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方毅也可以作证!”

“他肯定不会作证的。”叶以深笑着把她的手指握在手里,然后把她的脑袋扳在自己的面前,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么轻柔的吻,顿时就让夏晴天所有的脾气都没有了,她抿起薄薄的嘴唇,盯着他头上缠绕的纱布,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好的绝对绝对不会有事情!”

“呃……刚刚就和你说我饿了,运动过之后现在更饿了,你给我准备了什么饭菜?”叶以深一时语塞,就打了个哈哈,想回避开这个问题。

“什么都不讲还想吃饭?你如果不告诉我的话,下一个地方你就不要去了!”

夏晴天直接无视了他的要求,整个人都气鼓鼓的!

一共才去了两次,两次都差点要了命,再找下去,岂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见夏晴天这样,叶以深语气就软了软:“真是只是一个意外。”

“每次都说是意外,意外也总要有一个原因吧?难道是子弹自己飞到了你的脑袋里?”

“它确实是自己从枪膛里飞来的,不然怎么会威力这么大?”

“叶以深!”

对于叶以深的冷笑话,夏晴天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每次都这样,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担心吗?

而且他的这副态度,好像很无所谓,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吗!

“好了好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见夏晴天真的要发怒,叶以深忽然有种自己被时时刻刻关心的感觉,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脸上不由的扬起了一抹笑意。

这抹笑在夏晴天看来简直就是在挑衅自己!

顿时更加的恼怒了,直接就从床上下来,站在了地上:“反正你也已经好了,我也不想看到你,我走了!”

“去哪?”叶以深说着赶忙眼疾手快的去拉她的手,夏晴天下意识的就挣扎了一下,叶以深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声音虽然很小,却被夏晴天听的清清楚楚,她赶忙将自己的手缩回来,然后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叶以深。只见他捂着自己的头,神情有些痛苦。

“是我拉扯到了吗?明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好就不要乱动!”夏晴天也不再想走,立刻就上前去查看他的情况,却刚刚走近,就被叶以深拥在了怀里。

被紧紧的抱住之后,夏晴天后知后觉的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却不敢用力,只是轻轻的一下:“你又骗我!”

“不骗你,真的是很痛,毕竟刚刚做了手术。只是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在我身边比较好。”

夏晴天如今还是那一套羞人的衣服,不,并不能算是衣服。

它已经比刚刚还要破……遮羞都遮不下什么。

明白自己如今到底什么样子之后,夏晴天顿时就红了脸,她刚刚只顾得问叶以深话,都忘记了自己是这个样子的了……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去穿衣服!”

即便是羞红了脸,夏晴天这次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

见夏晴天这次如此的执着,叶以深也就不再瞒着了,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就要先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以后关于这件事,你都不要再问。”叶以深现在也渐渐的看透了这件事背后到底是什么!

叶以琰果然不仅仅是让他去当做跑腿的,找宝藏那么简单。

复杂的事情面前裹着轻纱,让人觉得有些梦幻,可是一旦那层遮羞布扯开,就只剩下的**裸的阴谋!

既然已经被叶以琰拉进来,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那就只能走下去。

想到这些,叶以深不由的眯了眯眼睛。

跟了他这么久,夏晴天知道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代表什么。况且夏晴天本身就不是一个傻子,即便是脑子不好,也知道这件事不简单。

以后都不过问吗……

“好!”她思量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事情就是叶以琰想要我的命,然后对我开了一枪。”

“没了?”

“没了。”

“就这一句话?”

夏晴天原本以为叶以深会长篇大论,都已经做好了倾听的准备。没想到他满打满算的才说了二十个字!

这是在开玩笑吗!

“真相往往都是简单的,难道你还想我和你说出一番武侠小说?我又不是说书的。”

“你这分明就是在套路我!”夏晴天觉得自己有很多疑惑,可是又不知道要如何把这些疑惑说出口!

最过分的是叶以深还挖坑给他跳!

“我只是实话实说。”

“叶以琰要你帮他找东西,为什么还会这样做?”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神经病的世界一般都很难懂。”

“那……你就让他打你吗?”

“他偷偷摸摸的对我开枪,我防不胜防。”

无论夏晴天问什么,叶以深都会词不达意的敷衍过去,气的夏晴天咬紧了牙!

他这分明就是不想和自己说太多!

因为想问的东西实在太多,叶以深又不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夏晴天脑子一热,就说道:“那你总可以告诉我叶以琰为什么要这样针对你吧?他怎么说也算是叶家的人,难道非要叶家家破人亡吗?”

“他就是想让叶家家破人亡!”

听到夏晴天这个问题之后,叶以深身边的气氛陡然就降了下去,分分钟可以把人冻死。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往常她可能早就闭嘴了,但是却忍不住自己的好奇,追问了起来:“总不会是莫名其妙就这样,总要有个原由吧?”

“原由就是他是个疯子。”叶以深说出这句的时候,脸色更加难看了,仿佛上面结了一层冰:“妄想自己受到全世界的迫害,所以就要去伤害全世界。”

这样的人不十分疯子是什么?

叶以深这个时候说话都已经是冷言冷语了,每一个字上都是冷漠,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在他看来,我的出生就是错误的,夺走了他的一切。”

这话是什么意思?

兄弟之间争宠吗?觉得叶以深比他得宠,然后就要把叶以深杀掉?

叶以琰不会这么的不可理喻吧?

夏晴天没有说话,生怕打断了叶以深他就不再和自己多说,只是即便她保持安静到呼吸几乎都要屏住,叶以深还是结束了简短的叙述。伸手在夏晴天的脑袋上摸了摸,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问这些有什么用,难道还准备去研究一下他的心理?”

“我只是好奇……”

“他有什么好好奇的。”叶以深此时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情都缓和了下去,只是眼中的万丈寒冰依旧没有消散,夏晴天觉得自己待在他的眼睛里都要冻死,避开他的眼神不和他对视,回想着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这个两个兄弟之间的矛盾看来是不可磨合的,不光叶以琰想要叶以深死,叶以深也对叶以琰深恶痛绝!

“答应我的不要忘记了,这件事以后你都不能再问再管。”

“难道我稀罕吗?我可是很忙的。”夏晴天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让叶以深的情绪不是很好,于是就一撇嘴,从他的怀中起来:“半蹲了这么久,我的腿都麻了。”说着,坐在了床上。

这样的姿势让叶以深把她玲珑的身姿看的清清楚楚,可以说的一览无余!

眼前的风光让他觉得刚刚压制下去的****再次升腾了起来,摸了摸下巴想着要怎么再骗一骗眼前的夏晴天让她主动。

毕竟这件衣服再脱下去之后肯定是穿不了的了,不能浪费它最后的生命嘛。

想着,就动了动自己的腿,碰在她的身上,说道:“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夏晴天眉眼顿时就抬了起来。

难道是叶以深回心转意,要把这件复杂的事情自己说一说来龙去脉?

想着,就凑了过去。

刚刚凑近,就被叶以深抓住了手腕,身子一晃,差点整个人都趴在床上。晃了几下才算是稳住了身子,就觉得手心一烫,抓住了某种不可描述的东西。

“它不是刚刚才……”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

“你就要和我说这些?”夏晴天忍不住就翻了个白眼,然后用力的握了一下,挣脱他的手,把自己的纤纤玉手抽出来,还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你给自己说去吧!”

说着,自己起身就去了浴室。

她这样空空荡荡的,多少还是有些害羞的。

去里面穿好衣服之后,还没有忘记洗把脸,均匀的涂抹一下药膏在脸上。

毕竟叶以深不知道她每次需要抹药的时候都很痛苦,万一在外面的时候忽然痛的死去活来,只会让他徒增担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