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难道还想换一个老公?/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神情和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欺骗他,于是方毅轻易的就让开了自己的身子,并且打开的房门。

只是在门刚刚打开,夏晴天就忘记了刚刚的话,瞬间就冲了进去!

速度可谓的迅雷不及掩耳,方毅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边就只剩下了一阵夏晴天刚刚跑过的风……他的顿时觉得一道霹雳从头上劈了下来。

夏晴天冲进去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叶以深。

往常叶以深听到人进来肯定会坐起来的,如今竟然躺着,果然不正常……

眼前的这一幕像是印证了夏晴天在门外的猜想似得,夏晴天直接就喊出了他的名字,语气可谓是凄惨。

不过抱着小星辰,再加上小深晴走的不快,所以夏晴天也只能是喊着他的名字没有直接就冲过去。

床上的叶以深一动不动。

“少奶奶!”

因为夏晴天没有及时冲到床边,所以被方毅再次拦了下来。

方毅的眼神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来,就盯着眼前的夏晴天,仿佛在质问她难道忘记了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了吗!

对此夏晴天丝毫不觉得愧疚,满脑子都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叶以深。

“我都进来了,难道你还要把我赶出去吗?”夏晴天说着就推开了方毅,为了动作快点,干脆就把小深晴留在了原地!

反正现在的病房里,对面也是方毅,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但是在她距离叶以深的病床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叶以深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吓的夏晴天硬生生的把自己向前冲的脚步停了下来。

这是……回光返照吗?

等等,刚刚从床上坐起来的人是……叶以深?

眼前的叶以深原本的发型莫名的消失不见,头上还有一部分贴着纱布,简单的来说,叶以深现在是个光头。

嗯……很耀眼的光头。

夏晴天觉得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在了叶以深的头上,死死地盯着之后,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自言自语起来:“我在是做梦吗?”

虽然是自言自语,却被叶以深听的清清楚楚。

“不是。”

看着她脸上的神情从诧异变成惊讶,叶以深的脸色也没多好看。

在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的时候,他的反应比夏晴天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他才会不想让夏晴天看见,简直就是损害他的伟岸形象!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的发型都没有如此可怕过,不,他现在根本没有发型可言!

在夏晴天刚刚进来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其实他们在门口说话的时候叶以深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的!所以才一动没动。

方毅进来拦住夏晴天的时候他是有些庆幸的,没想到这个废柴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

想着,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对此方毅很委屈,他真的是做不到啊!

“你这是……因为洗头不方便所以干脆就把头发都退掉了吗?”没有头发之后的叶以深,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都更加的清晰,夏晴天咽了咽口水,弱弱的问道。

“因为要做手术。”叶以深说着扫了一眼夏晴天怀里的小星辰和在方毅怀里的小深晴,直接冷哼了一声:“看完了就快从我眼前消失!”

夏晴天顿时就明白了叶以深为什么不愿意见自己,原来是这个原因,唏嘘了一声,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在意:“不过就是没有了头发而已。”

“而已?”

叶以深觉得夏晴天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自己女人,说出这样的话,自己一定会让她也感同身受一番!

“我觉得这样你也很养眼。”说着,夏晴天又打量了他一番。

这话倒是实话。

即便是没有头发,叶以深也是帅的让人不忍把眼睛拿开!

毕竟五官的底子在,脸型也更加的清晰有轮廓,配上他现在的冷冷的眼神,简直就是禁欲系的男神!

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加速了。

果然是长得好看的人,不管什么样子的造型都可以驾驭!

都说寸头才是最考验颜值的,那光头肯定是考验整个人的!叶以深的气质配上现在这个造型简直没有一丝的违和感!

夏晴天一想到这么帅气的男人属于自己,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然后脸颊上飘起了一抹绯红:“好像换了一个人在恋爱。”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心情不好的叶以深根本不买她的账,继续臭着一张脸:“难道还想换一个老公吗?”

“当然不是。”夏晴天说着就上前凑近他,弯腰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眉眼弯弯,明媚的好似三月暖阳,把寒冬的雪都要融化了。

“粑粑。”此时小星辰也十分配合的叫了一声。

叶以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嗯……他的脸还是没有丝毫变化的,只是这个造型暂时有些接受不了,但是看这个女人似乎很喜欢嘛。

顿时原本还在傲娇的小情绪顿时就被抚平了,伸手先去捏了捏夏晴天的来脸,然后又捏在了小星辰的脸上。

一旁围观的方毅只是想感叹夏晴天对于叶以深的安抚,果然,狂躁在主子只有少奶奶才能降服!

同时也觉得夏晴天说的很对,即便是光头,自家主子也是最帅的光头!

忍不住想去摸一摸自己的头发,果然长得帅什么都能驾驭,他忽然也想去挑战一下!

小深晴就完全游离在状态之外,冷眼旁观,脸上冷漠的神情和刚刚的叶以深如出一辙。

……

因为知道叶以深刚刚换了一个‘发型’心情不好,所以夏晴天对他十分的顺从。就连和他一起玩耍的小星辰和小深晴都要让着他,不看动漫和他一起看新闻,还是国际新闻。

“现在他们还是学说话的时候,让他们多听一听中文,听英语也听不懂什么。”夏晴天在一旁盯着遥控器说道。

叶以深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把手中的遥控器攥紧了一些说道:“以后如果想去国际学校的话就要提前开始学习英文,不然怎么沟通?”

“国际学校?我觉得国内的就挺好的。”夏晴天知道有钱人都喜欢把孩子送到国际名校就读的癖好,但是她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虽然她也是望子成龙,但是也想孩子从小脚踏实地,平平淡淡的就好,不求和叶以深一样站在这样的高度。

听到夏晴天这样说,叶以深思量了一下,没有反驳。

反正他相信从小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不管是小星辰还是小深晴都不会很差,去哪里都一样。

况且他也没有什么养育孩子的经验,在他看来两个孩子都还只是小不点,距离上学还有很多年的时间要等待。

殊不知现在的小孩子三四岁就要入学了,对于已经快两岁的小深晴、小星辰来说,入学只是眨眼间的事情。

外面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叶以深看了看,问道:“外面有积雪吗?”

“有一些,但是有环卫工再铲。”

“这样,那你带着小深晴和小星辰早些回去,贺秘书来也和我说了一些公司的事情,我要处理一下。”

“是不是我闯了什么祸……”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有些底气不足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要我做什么吗?出面认错之类的。”

“你又没做错,为什么要认错?”叶以深十分淡然的反问了一句,说道:“只是这里毕竟是医院,是有很多细菌的,两个孩子还小抵抗力弱。回去之后你也好好哦啊好的休息一下,我差不多已经完全没事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真的不用我过来陪你吗?”

自从叶以深闹了失忆那一处之后,夏晴天就很眷恋他,想一直的陪在他的身边。

生怕一眼看不到对方,就被忘记了。

“你来陪我,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来做你,难道我还有心情去做其他吗?”

叶以深说着给了夏晴天一个暧昧的眼神,看的她脸颊一阵的绯红。

抿了抿嘴,也就没在硬要留下来,抱起了小深晴和小星辰对他们两个说道:“给爸爸再见。”

话音未落,两个宝宝就十分配合的挥舞起了双手。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之所以不让自己在这里陪伴着他,主要是因为他觉得他现在的造型自己不能接受,其他的根本没多想。

出了医院门口都上了车之后,夏晴天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药膏还在叶以深的病房里面放着!

虽然说不会丢失,但是她也不想去打开另一瓶,谁知道会不会有保质期开口之后就不能存放太久?叶以琰的套路太多,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我上去有些事情,等我一下。”夏晴天把小深晴和小星辰放在车里,关上车门转身就走回了医院的大门里。

这个司机一直跟着叶以深,好像是方毅之外,叶家御用的司机,可以说是很值得信赖了,不然夏晴天也不会放心把两个孩子都留下来给他。

拿着那个瓶子真是的有些麻烦,而且是陶瓷的,总担心会失手打碎,回去之后还是用些塑料的小瓶子分装一下,这样也能随身携带,并且安全。

夏晴天在电梯里想着这件事,等到了之后大步走向了叶以深的病房。

以往方毅应该都站在门口,如今门口不仅没有人,房门还虚掩着,她难免心生疑惑站在了门口。

“主子,您真的要现在就走吗?”

“是。”叶以深的语气很坚决淡然,同时还有一丝警告的意味:“如果这件事被她知道,你这次就真的死定了!”

因为门有缝隙,所以里面的对话夏晴天听的清清楚楚,她清秀的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叶以深口中的她是谁,是自己吗?

“主子,我觉得您还是和少奶奶说一声吧,不然我是真的没有办法解释,您也知道少奶奶的性子。”

方毅的语气里很是痛苦和无奈,可惜叶以深丝毫不买他的账:“现在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了吗?”

方毅真的是有苦难言。

这是小事吗?

如果真的是小事叶以深为什么不自己去……当然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一想,默默的答应了下来之后,语气弱弱的问道:“少爷,我觉得这次有危险的话您还是三思到底要不要亲自去。”

“……”

叶以深说了什么夏晴天没听清,一时着急,就弯腰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却因为没控制好力度,直接跄踉了一下整个人就冲进了房间里。

那一瞬间,和方毅还有叶以深的对视让夏晴天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到底是说自己听到了和他摊牌,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夏晴天选了前者,直接脱口而出:“你要去哪里,还要瞒着我!”

“你听错了。”

不愧的叶以深,即便现在的情况也立刻就冷静了下来,装作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过。

“你分明就是说了!”夏晴天一口咬定这件事:“我听的清清楚楚,你还要方毅瞒着我!”

“没有的事情!”

方毅当然是和叶以深坚定不移的站在统一战线,直接就矢口否认了这件事,一脸诚恳的看着夏晴天:“少奶奶,可能是你离得太远所以听错了。”

“那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说你走了我要去哪里吃饭,就这样。”叶以深一本正经的看着夏晴天,反而开始反问起她:“你又折回来做什么?”

这个女人应该还没有聪明到杀个回马枪来偷听自己说话吧?

夏晴天的确是没有可以来偷听,但是也不会轻易的被他糊弄过去,理都不理他这个问题,死死的盯着他:“你现在就要出院!”

“只是出去吃个饭而已。”

“你还想骗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还有危险!”

“你答应过我不在问这件事的。”

叶以深不去看夏晴天,直接对方毅说道:“把她送回去。”

“我不回去,如果你不和我说清楚,我就……我就……离家出走!”夏晴天实在想不出其他可以威胁到叶以深的话。

这个所谓的威胁在叶以深看来不过是耍脾气时候的气话罢了,理都不理的说道:“离家出走的前提是你先回家。”

叶以深的态度很坚决,夏晴天的态度当仁不让。

这就又苦了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方毅,他一张脸十分的苦,底气不足的对夏晴天说道:“少奶奶,小少爷和小小姐在哪里,就算您不想回去,也要把他们两个先送回去吧。”

“不!”

夏晴天才不上当!

等她一走,叶以深肯定也就跟着消失了!

“就算你知道是又能怎么样?”叶以深忍不住也皱起来了眉头:“难道你还能和我一起去?”

“我有什么不可以和你一起去的?”叶以深的语气里恼火,夏晴天的态度也跟着强硬了起来。

“主子,少奶奶,我觉得这件事其实很容易就可以解决的!”方毅在一旁原本不想说话的,只是一想到时候叶以深可能又会借此教训他,便只能硬着头皮开了口。

“说!”

叶以深对夏晴天说话是一直压着怒气的,但是到了方毅这里就丝毫不客气了!

被叶以深的声音吓的一哆嗦,方毅赶忙说道:“就是,就是可以主子您先去,然后每天报备给少奶奶,不方便的话我去帮您报备也可以!”

“报备有什么用?难道你们不会合起来一起骗我吗!”

“那也可以一起出去玩,少奶奶您带着小少爷小小姐一起去少爷要去的地方,少爷去忙,你们去玩,两全其美啊!”

方毅这些话完全就是信口开河的,没想到夏晴天却眼前一亮,直接答应了下来。

只是她答应了,叶以深却丝毫不为所动:“我说你只能待在叶家,你就哪里也别想去!”

“我只是带着孩子们出去散散心,跟在你身边危险,那我们独自待在家里就不危险吗?”

夏晴天觉得自己和叶以深纠结这件事情肯定是计较不清楚,也知道他的臭脾气,又联想到自己刚刚的语气和态度的确是有些过分,于是说完这句话之后的语气就软了软:“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

叶以深在思量,没有说话。

夏晴天就眉眼中都是恳求的看着他,那个眼神,看的人身心都要化掉了。

叶以深忍不住就松了口:“你先回去,我想一想。”

“我就在这里等你想清楚!”夏晴天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和叶以深一起去,只是刚刚话语赶到了哪里,就顺着说下去了。

现在冷静下来,也没有了刚刚的脾气,不管叶以深做出什么决定她都不会反驳了。

况且叶以深应该还是会保持自己的原则,让她回家待着吧?

想着,叶以深开口了。

“要是你非要跟着的话也可以,但是不可以带小深晴和小星辰。”

“啊?”夏晴天以为自己听错了。

叶以深这话,是要带着自己一起去的意思吗?

看着她一脸诧异好像压根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叶以深别过头,语气里都是不爽:“女人的话果然都不能相信!先说好,如果到时候你影响到了我,我会把你反锁在房间里!”

“我才不会影响你呢。”夏晴天觉得叶以深最近很是傲娇,但是这个意料之外的惊喜让她的心情很愉悦,笑眯眯的准备说些哄他开心的话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小深晴和小星辰还在下面和司机在一起。

为了不让叶以深临时跑掉,夏晴天十分忍痛的说道:“方毅,你去把小深晴和小星辰送回去!”

“我?那少奶奶您呢?”

“我当然是留在这里照顾你家主子了。”夏晴天说着走近叶以深把手贴在了他的脸上:“不然你要和脸色这么臭的他呆在一起吗?”

“我这就下去了!”方毅说着,一溜烟的就跑开了。

至于叶以深,当然知道夏晴天为什么会留下,无非就是担心自己偷偷溜掉,才不是担心自己!

这个女人,最近的智商怎么越来越高了,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想着,他自己打了一个喷嚏。

夏晴天十分夸张的从旁边抽出了几张抽纸,递在他的面前说道:“啊,不会是重感冒吧!快,擦一擦,我这就去叫医生护士过来!”

“切。”

叶以深只是十分不屑的发出了一个鼻音,然后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病号服的扣子。

这是要做什么……暗示自己想哄好他就要****吗?

不过他现在的动作才是很诱人犯罪的,才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扣子都解开,她满眼都是白花花的**和精壮的腹肌!

“明知道惹到了我还不知道有些眼色把我的衣服拿过来吗?难道就要我这样出门吗?”往常叶以深可能早就开起腔调侃夏晴天了,今天却依旧一副拽拽的表情,脸上写满了不爽。

夏晴天知道自己刚刚可能真的惹了叶以深,于是老老实实地没有多嘴,帮他把一旁挂起来的衣服递给他,摸了摸自己的眼眶低声问道:“还要准备什么吗?”

“唯一要准备的就是你自己。”叶以深一边穿衣服,一边毒舌的吐槽着他,听的夏晴天忍不住抿了抿嘴。

多说多错,看样子她还是选择沉默好了,反正叶以深的气早晚会消……现在她还是不要往枪口上撞了。

只是她不说话,叶以深就更不爽了!

这个女人难道就不能好好的表现一下安抚安抚他的情绪吗?不说话是做什么?觉得自己刚刚过分了吗?

难道还想自己开口哄她开心吗?

不可能!

真是的。

狠狠的把脱下来的裤子丢在一旁,粗鲁的套上了自己的裤子,活脱脱的一个炸药桶,稍有不慎就会爆炸。

这番模样,吓的夏晴天更不敢出声了,还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了一点。

就连危险都没让她退却,如今叶以深的暴脾气却让她止步了……

要不然还是开口说自己不去了吧,就算不能一探究竟的满足自己的好奇,也有些没有面子,还不能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起码能不面对这样的叶以深,还是挺值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