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想听你的心跳/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着,夏晴天就张了张口,只是还没说出一个字,只是发出了一个简短的音调,叶以深就冷着嗓子和一张帅气的脸让她过去。

不会是要打自己吧……即便清楚叶以深不会对自己动手,夏晴天还有些胆颤,小碎步迈起来,磨磨蹭蹭的。

“什么时候你一步只能走几厘米那么远了?”

“就在刚刚……”

夏晴天弱弱的反驳了一句,站在距离他床边几厘米的地方,怎么都迈不开继续走的步子。

只是这点儿距离对叶以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猛的起身一把勾住了她的脖子,把她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胸口:“听到了什么?”

夏晴天的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只有一阵心跳的声音,结结巴巴的说道:“心,心跳。”

“再听!”

叶以深没有得到让他满意的答案,声音都跟着严肃了起来,这下夏晴天的脑子更白,好像外面的雪一样。

闭紧了双眼,五官都拧巴在了一起,再怎么自己的去听,耳朵边都只有那稳住的心跳声:“你的心跳。”

“是你,里面满满的都是你!”叶以深说着摁在她脑袋上的手更加的用力:“我的心里都是,你已经无时无刻不和我在一起了,还非要跟着我去冒险做什么?”

说这番情话的时候,叶以深早就忘记了几分钟前在心里对自己的立下的誓言。

不理夏晴天什么的,他是做不到的。

伴随着叶以深的话,夏晴天觉得耳边的声音都变成了安心,脸上的神情丝毫没有舒缓,一张俊俏的脸还是皱巴巴的:“我不想再让你孤单一人了。”

“有你在,我再也不是一个人。”叶以深说着极轻的叹了口气,总算是松开了手,下一秒手指就移在了她的眉宇之间:“你想要什么都好,不要皱眉。”

突如其来的煽情让夏晴天一时语塞,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是住着一个小女生的,对于叶以深霸道总裁的这一套很是享受,只是每次总觉得面子上要矜持,于是就只是内心窃喜了一番,嘴上却俏皮道:“幸亏方毅不在,不然听到这话肯定觉得身为一只单身狗受到了伤害。”

“马上都要做少儿不宜的事情了,怎么能让别人在场?”叶以深勾了勾嘴角,直接就稳住了她的嘴。

夏晴天的心里其实已经都做好的准备,迎合的吻在了他的嘴唇上,一吻结束,叶以深却没了其他动作。

夏晴天偷偷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耳边就响起了叶以深磁性的嗓音:“一切都安排好了,暂时放你一马。”

她一撇嘴,什么嘛……

外面的天气真的是很冷,一出去就让人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意。

好在不管是车子里还是飞机上都有十足的暖气,让人觉得舒舒服服的很惬意。

唯一不好的就是,在飞机上待了快两个小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到底要去什么地方,这么久还没有到目的地?

盯着外面的景色,夏晴天的脸贴在窗户上:“天好像越来越蓝了,而且明明时间越来越晚,怎么更亮了?”

“因为经纬度,你是没读过书吗?”

兴许是在医院里忽然开启了毒舌的技能,叶以深几乎无时不刻都是吐槽夏晴天。

夏晴天把贴在玻璃的脸挪了起来,眼神盯着叶以深的脸反问道:“来到南方了吗?”

“是,你来过吗?”

“没有,不过也听说过,这里没有雪,应该是很暖和吧。”

夏晴天的兴致勃勃的话让叶以深轻蔑一笑,暖和?等下了飞机就知道了。

这番对话没有多久,飞机就开始缓缓降落,落在了平地上。夏晴天没有去拿上飞机之后脱下去的外套,兴致勃勃的打开了机舱门。

门刚刚打开就感觉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可以说是比飞机了还要暖和了,不,这里的温度根本不适用暖和两个字,应该是热!

硕大的太阳就挂在天边,因为这里的天色很蓝,蓝的像是一滩湖水,所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太阳就在自己头顶挂着,距自己很近很近。

只是刚刚出来几分钟,就有种被晒伤的感觉,身上的长袖长裤顿时就沾上了汗滴。

从大雪纷飞到如此炎热,这真的是一个国家吗?

“今天的天气还不算很热,做好防晒,如果你晒黑了的话,我会没有性趣的。”

叶以深附在夏晴天的耳边,咬重了‘性趣’两个字。

别说在国内了,就算的全世界叶以深也来回奔波,对于这种情况见怪不怪,和身边的夏晴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纵然没有太多的朋友,她也是有朋友圈的人,兴致勃勃的拿出手机拍照,发了一条动态。

她属于一直潜水的存在,不发动态不赞动态,忽然一条消息,就炸出许多好友。

又赞叹的,又羡慕的,还有在下面留言叙旧的。

夏晴天随手翻了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苏清雅’。

她只是赞了自己,并没有说什么,对此夏晴天也只是苦笑了一下,就算她说什么,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这样也挺好的。

把手机装起来,立刻就调整好的心情,兴致勃勃的和身边的叶以深说着这里有什么风景区,叶以深对此表现的兴致缺缺。

“你什么时候去找东西,到时候我就去玩一玩,听说这里的湖水干净的像是天池。”

“应该明天,今天要先休息一下。”叶以深原本以为夏晴天会缠着他,没想到不仅没有,还盼着能自己出去玩。

真是的……莫名的又不爽了起来,这个女人难道就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吗?

身边的叶以深莫名的又黑了脸,夏晴天丝毫没有察觉,依旧沉溺在自己旅行的世界里:“也好,我正好可以做一个攻略,这样游玩起来更加有计划!”

“什么攻略,我要和你一起。”叶以深语气有些酸酸的说道:“我们很久没有一起旅行过了。”

“你不要忙自己的事情吗?”夏晴天压根就没想过要和叶以深一起去游山玩水……

他的事情不是应该迫在眉睫吗?

难道还有闲情逸致和自己出去看风景?

“要你管!”叶以深说着直接就闷着头往前走:“不去酒店了,直接去景区!”

看着他傲娇的背影,夏晴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叶以深到底又在傲娇什么?

这个男人好像自从头发被剃光之后就激活了内心的小情绪,不断的闹小脾气,难道智商跟着头发别剪掉了吗?

虽然心里这样吐槽着,夏晴天还是一溜烟的小跑着跟上了他的步子。

叶以深游玩的方法很简单粗暴,可以说是走马观花。

夏晴天跟着他兜兜转转了好几个小时,连车都没下,只是在车内的,打开窗户远远的看了景点一眼,可谓是食不知味……

这个男人自己不想逛就算了,还要打扰自己的形成!

随着车子的颠簸眼看到了这里最著名的风景区,叶以深还是没有丝毫下车的意思,只是停留了几分钟,就要再次开车离开。

“难道你就不想下去看看吗?”

夏晴天实在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话音刚落,就被叶以深一顿反驳:“下去看看?看什么?旅游的人这么多,难道下去看人头吗?”

“可是来都来了……”

“所以呢?既然都是去看人,我在你身边还不够你看吗?”

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像是一番暴击,直接就让夏晴天哑口无言,抿着嘴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温婉的改变了一种说法:“其实我是担心你饿。”

“饿的话就去酒店,景区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好吃到哪里去。”

从刚刚开始说话到现在为止,叶以深嘴里吐出来的话可以说都带着刺,夏晴天开始的时候可能还会有反驳的心思,到了现在,就压根不想说话了。

每当这个男人这样的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连着说了好几个是之后,就拿出了手机开始摆弄,也不再去看外面的风景。

反正叶以深一天两天也忙不完,她就趁着叶以深出去的时候自己再来逛一圈就好了。

想到这里,打了个哈欠。

兴许是看出了夏晴天兴致缺缺,叶以深的良心苏醒了一些,终于在快到酒店之前的景点示意司机停了下来,一言不发的打开车门,站在车门口说道:“刚刚不是就饿了,要不要下来吃饭吗?”

夏晴天抬眼看了一眼外面,分明还是一个景区。

真是奇怪,明明刚刚还十分抗拒的不肯,怎么现在就改变主意了。

撇了撇嘴,反反复复的,他最近可能真的是更年期了。

为了不让叶以深再借题发挥的吐槽自己,夏晴天顺从的下了车,在叶以深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候,也直接表示随便。

“你是不是想等我出去的时候自己出来把刚刚走过的地方再看一看?”走在街上挑选餐馆的时候,叶以深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

“嗯。”夏晴天下意识的认可了他的质问,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叶以深眯着眼睛看着她,一副他就知道的模样,语气不善:“我不在你果然也能自己玩的开开心心,呵呵。”最后还配上了一阵冷笑。

“不,我丝毫不开心!”夏晴天立刻就开始为自己开脱:“只是独自等着你的时候有些无聊!”

“无聊?那你自己出来难道就不觉得无聊吗?”

“我……”

夏晴天总算是明白了如鲠在喉是什么感受。

早前每次叶以深都是这么难以沟通的,不过如今好转了许多,谁知道莫名其妙的如今又成了这个样子,眼角抽搐了一下,随手指向了旁边的一家米线店,说道:“这家店看起来不错,我们就在这里吃好了!”

“哼。”

叶以深看出了夏晴天逃避自己质问的小心思,冷哼了一声,直接酷酷的拂袖而去。

眼角再次抽搐了一下,跟在他身后,趁机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男性更年期的症状,越看越觉得附和!

叶以深怕不是真的早更了吧……

“两份。”

进去之后的叶以深也不问夏晴天要吃什么,直接就一模一样的点了两份,然后双手合拢扣在一起放在桌子上,脸上都是审视。

那个样子活脱脱的像是在谈判,看的夏晴天情不自禁的把身子坐直,和他的眼神形成了一个对视。

“说吧,为什么不想和我一起出门?难道你觉得我现在让你很丢人吗?”

叶以深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明显是在指他的头发。

他现在出门都带着帽子,一个棒球帽扣子头上,只有一张酷脸露在外面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帅气却一丁点都没有减少。

为了搭配他头上的帽子,叶以深脱下了成熟类型的衣物,一身紧跟潮流的潮牌,在车上坐着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一旦行走在路上或者是坐在景色之中,活脱脱一副广告画!

就算说是大明星也丝毫不会有人怀疑!

如果之前的叶以深一副禁欲的模样,走在哪里都像是一座会移动的大冰山,那么现在简直就是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相比来说,夏晴天还是喜欢现在模样的叶以深,只是多说多错,只能他问什么就说什么,夏晴天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身前不断的摇晃表示否认:“我真是只是不想影响你忙正事而已,要是你忙完了之后,我当然乐得和你一起游山玩水!”

“那你今天和我一起玩的不开心吗?”

“开心,真的!”

面对眼前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无限放大的叶以深,夏晴天十分不假思索的就说出了违心的话。

即便眼中都是诚恳,心里也难免去吐槽:这叫一起玩吗?根本就是一直在的路上吧!停车的时间都不够下车上厕所……

叶以深却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似的,直接就戳穿了她的想法:“你就觉得走马观花根本不算游玩,所以觉得和我在一起很不爽是吗?”

“不不不。”这个叶以深是有读心术吗?

一边这样想,夏晴天一边赶忙打住了自己脑海里的想法,矢口否认:“你不是也说了吗?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在车上也像是游山玩水!”

就在夏晴天极力否认的时候,热气腾腾的米线带着好多小碟子的配料放在了桌子上,夏晴天赶忙从旁边的筷笼里抽出了一双筷子放在叶以深的碗上,笑眯眯的:“就算要批斗制裁我也要吃饱饭了才有力气,所以快吃吧!”

“想用吃堵住我的嘴吗?”

果然,夏晴天随便开口的一句无心之言,就又惹得叶以深一番新的为难。

她干脆就也给自己拿出了一双筷子,开始闷头吃饭,她不说话叶以深总不会为难她了吧?

但是她显然低估了叶以深没事找事的本事,才吃了几口,叶以深就再次开了腔:“怎么,难道觉得我戳中了你的心思,所以不想和我说话了吗?”

“食不言,寝不语……”夏晴天弱弱的抬起头,回想着自己刚刚看到的男性更年期的表现,更是认定了叶以深绝对是步入了更年期的阶段。

“好,那你就以后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说话,不然有你好看!”说着,叶以深才算是动了筷子。

闻言,努力咽下自己喉咙里的米线,夏晴天终于抑制不住的发出了自己的质问:“你是不是觉得最近自己情绪很暴躁,内分泌有些失调?”

“什么意思?”

“我没有说你更年期!”夏晴天一时间脑子短路,就说出了自己心里话,等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之后,立刻就闭上了嘴。

果然啊,自己就不应该说太多!

OMG!

她仿佛已经预料到了叶以深发怒的样子了,就算不把自己手刃了,也肯定要给自己一个难忘的惩罚吧?

就这样心跳加速的等待了好久,叶以深却一直没有说话。

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他却开始吃饭,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一番话。

他是吃的津津有味,夏晴天却因为忐忑压根没有丝毫的胃口,抿着薄薄的嘴唇就看着眼前的叶以深,眉头也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叶以深见她不吃,慢慢的把自己的头抬起来,伸手在夏晴天的嘴角边擦了擦说道:“我就是就觉得最近你对我很冷漠,所以刺激一下你,看你刚刚的反应觉得还不错。”叶以深泰然自若的拿出一张餐巾纸在自己的手指上擦了两下,一副认真的模样,不想是在开玩笑。

只是觉得自己冷漠,所以就要为难自己看自己发脾气吗……

不得不说,叶以深的逻辑也是清奇!

但是眼前的人毕竟是叶以深,他的想法是夏晴天一辈子都不能参透了,高度也是可望不可即,只要能明哲保身,夏晴天心甘情愿选择沉默。

不管刚刚叶以深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夏晴天总算是吃完了一顿饭,原本就热的天气好像更加热的,让她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回酒店吗?”

“今天白白的溜了你那么久,如今都进了景区,当然是来带你逛一逛。我记得这里有一座很有名的山。”

叶以深的话像是真的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夏晴天总觉得他这样说的背后有阴谋。

立刻开始摇头,表示自己觉得太热了,不想去爬什么山,只想回酒店休息!

“口是心非。”叶以深说着就起了身,声音压低了一些,补了一句:“就像是你在床上一样,每次说着不想要,身体都很诚实。”

诚实什么诚实,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吗!

不过她的确是挺想去山上看一看的,据说这座山里面还住着原始的本地居民,没有网络,说着外人几乎听不懂的方言,热情好客却不开发任何旅游项目。

难免让人心神向往。

况且叶以深都决定了,要是刚刚他说过的话是真的,权当做等会儿的游玩是自己受委屈的补偿好了!

想到这里,夏晴天忍不住眼神就有些期待,嘴角也忍不住抿起上扬了一些。

叶以深一把就勾住了她的脖子,把她往前拖走,桌子上空留下了一张百元大钞。

因为身高的差距,夏晴天可以说的全程被叶以深像小孩子一样拖行,一路上引来不少人侧目。

就算这里没有被开发,山脚下还是有不少游客的。

况且这对颜值巨高的两人,就算姿势不怪异都要让人忍不住偷看几眼,现在的姿态不过是让那些人有了多看几眼的理由罢了。

叶以深丝毫不介意,拖着她找到了上山的路,指着山上说道:“就爬这座吧!”

虽然是在问她,但是叶以深的语气却都是肯定,更像是决定的通知夏晴天。

夏晴天记得这里就只有这一座山,也就立刻点头表示了认可。

一上山,立刻就觉得凉爽了些。

夏晴天左看右看,入眼的全部都是树,不由的刚刚的不愉快都忘却了一些,一把挽住了叶以深的手臂,问道:“不是说这里有原住民住吗?难道他们住在山里?”

“有没有人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有狼。”

“啊?”

“难道你刚刚没有看到下面立的牌子吗?”

随着叶以深的话,夏晴天回头看了一眼,山脚下的确是立着一个牌子,但是因为已经有一段距离,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想看到背面的字是不可能的了。

摇着头伸长了脖子,夏晴天问道:“写了什么?”

“次山危险,禁止入内。”

“……”夏晴天顿时就不动了,叶以深是在和她开玩笑吗?

她没看到跟着进来就算了,叶以深明明看到了还要进来,这是什么心理?奇怪!

“怎么了?没有人进来的山爬起来才比较有感觉,像在下面一样人头迭起的,难道不觉得心烦吗?”

“可是也要注意安全,幸好我们才只是爬了几百米,现在下去来得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