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被打扰的愤怒/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叶以深从来不走回头路。”叶以深却丝毫不买不为所动,拉紧了夏晴天的手就开始往上走,还念念有词:“更年期的男人做什么都不需要理由,你只需要跟着就好了。”

果然!

这个男人果然还记恨着自己刚刚说的话!

恨恨的怪自己太天真,以为叶以深是不记仇的好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力气太小,如今被他拖着丝毫不能挣扎,完全像是一件行李一样。

不知道爬了多久,周边的树更加的浓密了一些,温度也跟着降了下去。

幸好穿的是下飞机的衣服,根本没觉得冷,反而有种舒服惬意的感觉。

夏晴天看着四周,静悄悄的,偶尔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倒是根本不像有野兽。

想到那个牌子,就觉得兴许的叶以深在骗她。

站在原地呼吸有些急促,拍了拍胸口说道:“还不知道要爬多久才能到山顶,我就在这里歇一会儿好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休息?”

叶以深看了她一眼,不管的语气还是眼神都颇有深意。

可惜夏晴天没有察觉到其中的深意,靠在身后的树上,一双白嫩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扇风:“确定,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水喝,早知道就要带些喝的上来。”

“我有。”叶以深说着直接就走近了她,伸手挑住了她的下巴:“要不要喝?”

“不要……”

就算叶以深不说夏晴天都能猜到是什么。

果然,即便说了拒绝,叶以深还是解开了自己腰间的皮带:“既然你要休息,那就在这里好了,原本还想在山顶再做的。”

“你早就有预谋!”夏晴天瞪大了双眼,看着泰然自若的叶以深:“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是又怎么样?更年期的男人做什么都可以被理解和原谅的。”说着,叶以深就有所了动作。

“你怎么还在耿耿于怀这件事……”夏晴天扬手打在了他的手臂上,却没有把他的手打开:“你说了那么多无理取闹的话我都没有在意,如今我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你就这样!”

叶以深说那些话是觉得最近的夏晴天不黏着自己,一点都没有小女人的觉悟!不仅如此,还总是喜欢独自行动,而且还盼着去忙,给她一个自由。

这些都让叶以深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一定要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

想着,直接就捞住了夏晴天的腰肢,眼中都是笑意:“那等我做过一些应该做的事情之后,再好好的讨论一下谁对谁错。”

“难道这还需要讨论吗!”夏晴天的眉目直接就竖了起来,冷哼了一声,还推了他一把,说道:“你到底是怎么了?总不能是真的更年期了吧?”

“只是觉得你不再像是之前的你,没有了我也能过的好好的。”叶以深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了夏晴天肩膀上,语气有些怅然若失:“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

“你在说什么呢,这完全就是不恰当的比喻……”

这种感觉其实夏晴天能感受到的。

虽然叶以深说的话可能有些不恰当,但是的确也很形象。

不被需要的感觉的确是让人焦灼的像是被放置在铁板上。

叶以深忍不住抱住了她的腰肢:“等以后小星辰要嫁人了你再有这个想法吧,没有了你我不可能过的好好的。”

“你好像越来越不想和我呆在一起了。”既然说了,叶以深干脆就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说出来了。

倒是让夏晴天有些咂舌。

说句实话,她从来没想过叶以深也会有这种想法。

一直以来叶以深都是高高在上的至高存在,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别人不被他需要,从来不会有人不需要他。

可是如今忽然就软了下去,还因为担心自己离开而焦灼,这种感觉让夏晴天的心情很复杂。

就像是被塞满了心脏似得……

“我只是觉得什么都做不到帮不了,和你在一起只会成为你的累赘。”就像是这次,她应该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陪着小星辰和小深晴的,却非要和叶以深一起过来。

“那你还不帮我减轻一些压力。”

叶以深其实只是闹些小情绪而已,也只有在夏晴天满前,他才会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所以说出来之后立刻就恢复到了往常睥睨苍生的感觉,并且伸手动作了起来:“很久没有这样在外面了吧?”

一句话,成功的打破了刚刚两人之间暧昧的氛围。

夏晴天记得之前两个不是没在外面这样过,上一次好像是在沙漠里,茫茫然然的都是黄沙,叶以深就直接把她就地正法。

这次也好不到那里去!

入眼都是树,搞不好还有什么虫子之类,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里禁止入内,不会有人忽然出现。

即便如此,夏晴天的尺度却还是不能接受在这样的大自然中合二为一!

“我们现在下山回酒店不可以吗?还能顺便洗个澡!”

“这种事情难道可以忍耐吗?之前你都会答应我,为什么现在要拒绝?”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可以说丝毫没有道理。

什么时候自己会答应他?

哪一次不是他强迫自己的!

就在夏晴天梗着脖子想反驳的时候,叶以深已经迫不及待了。

夏晴天推搡着叶以深的胸口,死死的抓住不肯松开:“不可以!万一,万一有人上来怎么办?”

叶以深笑道:“不会的,要是真的有人,这荒郊野岭的,我就杀人抛尸。”

不管是谁都不能打扰他的兴致!

总要为生活增加一些情趣。

“那,要是突然有蛇来咬到我怎么办?咬到我没事儿,如果咬到了你可怎么办?不要忘记了,你可是要去做大事的人!”

“连现在的事情都做不了,大事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叶以深说着,也不去拉开夏晴天的手了,就这样来:“要是真的担心就配合我,早点结束,就早点安全。”

此时的夏晴天像是感觉到了当年的痛苦……

四处看了看,再三确定没有人之后,夏晴天就只好接受了。

腿也跟着有些发软。

“你真的会很快就结束吗?”

“我的时间,难道你不知道吗?”叶以深知道夏晴天这话的意思是松了口,立刻就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意:“不过也是要看你怎么表现。”

夏晴天有些发懵,她很久都没有这样过了。

就在两个人动作间,夏晴天觉得自己要被高高的抛起来的时候,耳边忽然想起了一阵声音!

不是叶以深说话的声音,而是一群人在说话并且走路的声音。

有人上来了!

顿时夏晴天一愣,马上就彻底的镇静了下来,紧闭着的双眼忽的睁开!

夏晴天都听到,更不要说叶以深了。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群人是不要命吗,这个时候上来做什么!

他分明就感觉到夏晴天要到结束了!

此时他们两个的动作更是……夏晴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推叶以深,双腿折腾着要踩在地上。

叶以深直接就被推开了,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只得咬牙切齿的又骂了一句。

该死!

夏晴天才不管叶以深怎么想,她现在浑身都不舒服!至于脸上,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颜色!

手忙脚乱的去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穿上,却因为着急,扣子无论如何都无法扣上,越急越乱,再加上刚刚的事情,夏晴天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叶以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接帮她,然后脸上都是冷漠的看着一个方向。

夏晴天看到不敢去看他在看什么,一个劲的去挣脱他的手:“干什么,你没有听到吗?人,人!”

“你忘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叶以深冷哼了一声,伴随着这声冷漠的语调,夏晴天想到了叶以深的确是说过,这里荒郊野岭的他要杀人抛尸……

要是其他人说这话夏晴天可能会觉得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从叶以深嘴里说出来,就很可能被他付诸行动。

夏晴天还没有尺度大到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叶以深把一群人抛尸,赶忙把头抬起来,一脸的认真:“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人家上来也是无可厚非的!”

“哼。”

叶以深没说话,只是再次冷哼了一声,顺便还帮她把裤子上扣了好久都没有扣上的扣子扣了上去。另一只手则一扬把自己的皮带给抽上。

几乎是同时,那群嘈杂的声音更加的清晰了,夏晴天手腕被叶以深抓住,脑袋一转,便看到了三三两两的少男少女走过来。

他们看样子很专业,背着大大的背包,穿着登山鞋,身上都是统一的防风衣。

“嗨!”

看到夏晴天和叶以深之后,立刻就有人热情的打招呼,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惹得叶以深现在多么的不想说话。

“这里是禁止游客入内的,你们怎么进来的?”

“你们不也进来了吗?”听着他们的话夏晴天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这个问题她也没有办法回答,总不能说是来和叶以深做那事情的吧。

“哈哈,我们是追求一个刺激,而且你看我们的装备这么的齐全!”一个晒得黑黝黝的男孩对夏晴天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走了一路都没看到人,忽然看到你们还有些激动。”

“其实我们也是刚刚上来,只不过准备没有你们齐全。”

他们朝气蓬勃的,像是一群大学生,虽然夏晴天算起来年轻也就只能算是刚刚脱离大学生活,可是她的心已经彻彻底底的和青春说再见了,所以难免就被眼前的人吸引了注意力。

而且看他们这个样子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发现,顿时夏晴天就松了口气,好险好险。

幸亏她的反应够快,不然岂不是要丢大人!

“那我们一起上山去吧,正好我们还有备用的帐篷和衣服!”

“走。”

叶以深很不爽眼前这个和夏晴天搭讪的男人,更是不爽夏晴天还对他笑眯眯的说话!

刚刚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想拐跑他的女人,做梦!

叶以深的语气可谓是冷冰冰的,像是一块冰石头打在了地上,掷地有声。

顿时那群大学生们就不说话了,多少有些被吓到,夏晴天见状赶忙挡在叶以深的面前,极力的圆场道:“他的意思是我们还有事情,所以不能和你们一起了,要下山了!而且用你们的东西也太不好意了,谢谢你们的好意。”

话音未落,直接就被叶以深拖着走向了下山的方向。

看着被拖走的夏晴天,他们面面相觑的一会儿,然后就开始继续上山了。

夏晴天早就习惯了叶以深的处事方法,所以丝毫没有觉得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反而还安抚他那群人只是无意的。

“你看起来很高兴?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了吗!”叶以深现在身体难受的简直可以用痛苦来形容!

闻言,夏晴天赶忙帮自己开脱:“不,其实我也很不爽……”

“我没有让你爽吗?放心,马上就可以了!”叶以深觉得‘不爽’这个词汇眼中的刺痛了他男性的尊严!

夏晴天此时的心情极为复杂,她算是怎么辩解都无法解释清楚了。

突然被打断她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不舒服的,有些抓心挠肺的难受,只不过她矜持的不好意思表露出来。

正想着要怎么要不动声色的称赞叶以深一番才能让他现在的怒意消散一些,叶以深就停了下来,一伸手,打开了面前的车门,手一扬夏晴天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后面的座椅上,叶以深看到不看司机一眼说道:“我们吃过饭了,你也去吧,随便吃个一两个小时。”

“是!”

司机虽然不是方毅,却也不是个傻子,叶以深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他要是什么都不懂才怪,立刻一溜烟的就跑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里的山多路陡,所以叶以深此行开的是一辆越野车,后面的空间十分的宽敞,小小的夏晴天躺在上面还空出了很大的位置!

白白的肌肤和沉稳的座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本就没有消火的叶以深直接就再次有了反应!

门一关,就开始有所动作了。

看着眼前这样的叶以深,夏晴天觉得心中一提。半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其实说句实话,她如今是有些小期待的……毕竟刚刚被打断了。

“你慢一点……”

夏晴天低声的语气带着一丝的哀求,更是刺激到了叶以深。

两个人动作着。

“在车里的时候有没有让你想到那一次?”叶以深说出了记忆中的事情。

这件事两人早就当面说清楚了,也很是释然,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深入沟通,毕竟此后发生了太多阴差阳错的事情。

一句话就让夏晴天再次回想起了那一天,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唯一不同的就是当时的叶以深没有神智,十分粗鲁。

夏晴天怎么都想不到,那一晚的混蛋会成为自己的男人。

动作间,就在这时……车外忽然有人敲窗。

还不止一下,而是很多下,密集的敲,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

叶以深身子僵了一下,夏晴天也一样。

叶以深骂了一句。

靠!

他今天是倒了什么霉?

就算是全部出来了,却没有了感觉,叶以深的心中蹭的就生起了一团无名火!

伸手用自己的衣服盖在夏晴天的身上,自己则把在车上放的外套披在了身上,摇下了一点车窗。

只看到外面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脸上脏兮兮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破碗,嘴里念念有词:“好心人一生平安,一生平安。”

叶以深把窗户又打开了一些。

他好端端的,四肢健全,一头黑发看起来正值壮年,只是身上的衣服和手中的碗破了一下,十有**就是想不劳而获的骗子!

兴许是觉得来这边旅游的外地人多,想以此为生。

“你这样怎么能要到很多钱,不如我帮你,让你以后更容易谋生一些。”

叶以深的话那个男人立刻就听懂了,一个劲的点头,眼睛里都是贼溜溜的神情,基本可以认定不是傻子,智商也正常。

叶以深冷笑了一声,抬手就拿出了一把枪,对准了他的脑袋:“缺胳膊少腿更容易博人同情,你想我这一枪打在哪里?”

那个愣了愣。

他坑蒙拐骗靠行乞发家致富,这么多年只被人骂过,还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生死攸关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假枪,撇了撇嘴:“老哥,我看你还是挺有钱的,刚刚你在做什么我也看的清清楚楚,几块钱你什么都买不到,不如给我了,免得我扫了你的兴致!”

这话说出口,根本不再是什么乞讨了,完全就换了一种性质!

“你的意思是知道我在做什么?”叶以深冷笑了一下,不知者无罪的话,明知故犯就是罪加一等了!

这个男人还真的让人心烦的想直接了解了他。

没想到更加嚣张的还在后面,那个男人直接拿出了一个某果刚刚出的最新款的手机,十分猖狂的站在叶以深的车子旁边,说道:“其实我已经录像了,如果你不想发到网上被所有人都看到的话,几块钱你就买个平安!”

几乎是他的这话刚刚落地,耳边就想起了一声闷响,手跟着被震到发麻。

叶以深这一枪开的很随意,只是打穿了他手上的手机,随手摸了摸枪管,冷笑了一下:“现在呢?”

“对不起,对不起!”

几乎是瞬间他就萎靡了下去,丝毫不见刚刚过分的模样,转身就想走,叶以深却挥了挥手中的物件:“我刚刚和你说的话你难道忘记了吗?如果你不自己选择的话,我就帮你选了,我看你的左腿似乎不错!”

“真的对不起,对不起!”他把手中的手机随手丢在了地上,一溜烟的就要跑,叶以深却扬手又开了一枪。

“他都走了,你还真要打断他的腿啊!”夏晴天这个时候坐了起来,看着窗户外面。

刚刚的话她都听到了,也觉得这个男人的做法很过火,可是叶以深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开枪,是不是有些更加过火……

“不过是在他身后补一枪,吓唬他一下罢了,这种人渣还用不到我子弹去废掉。”叶以深随手就把枪支放在了口袋里,然后转头就亲在了夏晴天的嘴唇上。

刚刚的那一下那个他现在都没有什么感觉了,回想起那个瞬间,叶以深就有些后悔没有真的把他废掉!

妈的!

或许一开始就应该回酒店,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

这个时候司机也回来了,原本他觉得自己回来的有点早,就想在车子附近溜达看一看叶以深结束没有,但是一走近看到车窗都打开,干脆就凑近问道:“主子,我可以上车了吗?”

“不可以!”

叶以深给了他一记冷眼,果然就应该带方毅过来!

如果方毅在的话绝对会蹲守在旁边,看到类似于刚刚那个乞丐的闲杂人等直接赶走!

一边给夏晴天穿衣服,一边说道:“现在我们就回酒店,看这次谁还能打扰到我。”

“你就不去做正事吗?”夏晴天翻了个白眼,任由叶以深帮自己穿衣服。

叶以深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降下了车窗:“要我和你说到少次,你就是正事。”

“……”

他是说过很多次,不过每次说的时候夏晴天都只能表示无奈。

夏晴天不说话,叶以深就对转头对外面的司机说道:“走吧。”

“主子,刚刚接到了方毅的消息,说第三个地点已经确定了,他已经到了。”

“怎么不联系我?”叶以深说着皱了一下眉头。

“那个,他说您可能在忙,不方便接他的电话。”

司机此时此刻才算是明白了方毅为什么能成为叶以深的心腹,简直太了解他了啊!

“他现在在哪里?”叶以深也是这样认为,只是这么多年,也只有方毅算是了解他。

“按照发来的经纬度来看,就在这附近,他还发了一段录像过来。”说着,司机就把手机拿出来放在了叶以深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