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你不过是代替品/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视频上是一座出了树就是树的山,而且有些眼熟,夏晴天直接就眼尖的发现了视频最下面的标牌,说道:“这是不是我们刚刚上去的地方?”

“是。”叶以深仔细的看了看,说道:“我们现在就过去。”

“可是主子,上山的装备都还没有带。”

“要什么装备?看一下就回去了。”叶以深做事情喜欢有根据的来,先去看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你要我在车上等着吗?”夏晴天眨了眨眼问道。

“跟我一起。”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叶以深再也不想让夏晴天自己留在车里了。

但凡离开自己没多久,他都会觉得有些不安。

叶以深能让自己跟着,也是出乎了夏晴天的意料之外的,当然就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只去踩点的话,权当做是放风去了。

况且不要说叶以深,身为当事人,她更加担心自己待在这里的车子上。

从新上了山,夏晴天留意了一下山下的牌子,叶以深倒是没有骗她,写的的确是游客止步。

不过上次上去什么都没看到,还遇到了一群探险的大学生上去,夏晴天已经完全不觉得上面有什么危险了,欢欢快快的。

“方毅他们在哪里?”

“山顶。”叶以深为了预防山上会冷,把北方带来的冬装外套都带在了身边,此时爬起来倒是觉得有些热。

爬山其实是个耗费体力的事情,特别是刚刚上去下来之后又做了一些掏空自己的事情,夏晴天没几步就累的有些喘息了。

叶以深嫌弃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一把拉住了她,在他面前半弯下去了要:“上来。”

“不要,太危险了!”夏晴天是拒绝的。

平地上背着她还好,如今在上山,路不算太好,万一摔下去岂不是一命呜呼?

叶以深却无视她的拒绝,直接就抓住了她的腿,硬生生的把她扛在了自己的背上。

这一切被一旁的司机看在眼里,忍不住动了动喉咙,原本还觉得跟在叶以深身边会很好,平常也很羡慕方毅能成为叶以深的左膀右臂……如今只觉得内心充满了身为单身的痛苦!

好不容易上到了半山腰,温度跟着降低,倒是不觉得热。

叶以深真的是很有力气,即便是背着夏晴天一步一步的向上爬,都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疲惫,而且十分的稳当,好像行走在平地一样。

但是夏晴天却能感受到他背后有汗出来,舔了舔嘴唇,在他耳边说道:“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的。”

“就当做是补偿你的好了。”叶以深的嗓音低低的说道:“晚上回去的时候你知道要怎么表现吗?”

“不知道。”夏晴天懒得理他,直接挣扎了一下跳在了地上,在跳下去的瞬间还被叶以深的大手拍在了****上。

司机就站在后面不断的自我安慰,没看到,没看到,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好不容易煎熬到了地方,远远是就看到了方毅,立刻站在叶以深的身后挥手!

方毅和他的关系其实很好,不过还是直接无视了他,眼巴巴的来到了叶以深的身边,十分热切的叫道:“主子,少奶奶!”

“确定了吗?”叶以深无视他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东西说道:“金馆长说是什么情况?”

“说下面可能是早前的一个古墓群,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还没有人来破坏过。”

方毅和叶以深就开始说一些夏晴天听的半懂不懂的话,她有些奇怪,难道还要盗墓?

什么情况……

沟通了几分钟后,叶以深也算是大概了解了一下,对方毅说道:“没有准备好的话就下不要动手了,明天再来。”

“主子,但是天气预报说是明天会有持续性的暴雨!据说是雨季要来了,难得会有好天气。”

方毅的话惹得夏晴天去看了一眼晴空万里的天,雨季到了的话怎么会天气这么好,而且还这么的热?

虽然山顶是有些冷,想着就拉紧了自己的衣服,小声说道:“天气预报不能全信的。”

“宁可信其有。”叶以深说着摸了摸夏晴天的头,对方毅说道:“那就先派人去把需要的东西送过来,现在开始动手。”

纵然没有带上全套的专业设备,也还是有些准备的,所以挖起来还算顺利。

最让人庆幸的是没有挖空,金馆长的推算还是很准的!

确认就是这个地方之后方毅他们的进度更加快了起来,才半个小时就差不多可以下人进去,方毅说道:“主子,我们先进去探路,您和少奶奶等东西到了之后再下来。”

“也好。”叶以深自己是没有什么可畏惧,只是身边有夏晴天,还是小心点好。

眼睁睁的看着方毅和几个人进去,夏晴天凑在叶以深身边问道:“你这是要盗墓啊?这可是犯法的……”

“我又不要其他什么东西,只是拿些必需品罢了,走的时候会再封好的。”叶以深的目光随着方毅他们的身子慢慢延伸,仿佛跟着他们走了进去。

等待的时间总是最难熬的,况且叶以深从来都被人等的,轮到他等别人的时候就神色凝重的仿佛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原本觉得没什么的夏晴天被叶以深的感情感染到,也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眼中都是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漆黑一片,可惜就算再怎么瞪大眼睛也什么都看不到。

以往叶以深的人速度都是很快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迟迟等不到人送东西来!

“我先进去。”

终于,叶以深等不及了!

他觉得时间像是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一样久,再等下去不知道要白白的浪费多少时间!

“还是等方毅他们给出来信号再进去吧!”

夏晴天担心的话刚刚说出口,传呼机就响起了声音,是方毅的:“目前没有发现危险,基本确认安全。”

叶以深原本就准备进去,在得到了安全认证之后更是不会多做什么迟疑,立刻对身边的夏晴天说道:“你在外面等我。”

“我和你一起!”

“……”叶以深看了她一眼,反问道:“你确定?说不定里面就有棺材,不过方毅他们还没有发现发罢了。”

“我……”这句话的确是让夏晴天有些打了退堂鼓。

见吓到了她,叶以深低笑了一声,伸手就拉起了她小小的手掌完全的包裹在自己的大手里:“害怕的话就拉紧我的手。”

他这是要带自己进去了吗?

夏晴天下意识的就握紧了手中暖暖的手掌心!

其实山顶已经很冷了,但是一踏进那个洞穴一样的东西,就更是感到了一股寒意席卷而来!

这股子寒意不像是的天气的冷,更像是阴沉沉的氛围,往人的骨子里钻。

“方毅他们在哪里?”

才刚刚进去,两人就遇到了一个分叉口,夏晴天立刻就有些懵!

“看记号。”叶以深看了一眼左右都标记有简单的符号,确认了一下之后,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边:“在这里。”

没有丝毫的怀疑夏晴天就和叶以深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有些好奇的询问他是怎么判断的,原本以为叶以深会说出多么深奥的技巧来,没想到只是吐出了两个字:“猜的。”

“猜的?”

夏晴天顿时脚步就慢了下来。

“骗你的,他们人多,就会分成两组去探路,然后留人在原地等,等探路的回来之后再决定去哪里出去,那些记号就像是暗号一样,很容易明白的。”见刚刚夏晴天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话,忍不住就用手臂勾住了她的肩膀,语气里带着戏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好骗!”

“喂!”夏晴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四周显得格外的大,不断的撞在石壁上再折回来,可谓是阴森。好在身边有叶以深,夏晴天才算是没有吓到转身离开。

一直向前走了很久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黑漆漆的石块在两旁,如果不是眼睁睁的看着方毅他们挖出了一个入口,夏晴天肯定会觉得这里兴许就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山洞。

没想到进来之后什么都看不到,一开始害怕的氛围就开始慢慢消散,挽着叶以深的手臂,眼睛左看右看的说道:“怎么还不见方毅他们?这里真的有那么大吗?”

“不要着急,探路总要多走一段时间,万一真的有什么危险怎么办?”叶以深在外面等的时候很焦躁,自己进来之后情绪倒是稳定了下去。

“那就让方毅他们自己来找就好了,你为什么还要进来?”

叶以深虽然高高在上的,但是夏晴天留意到,很多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

比如现在。

“因为我不独裁,况且很多事情一定要亲自下来才能感同身受。”叶以深说着嘘了一声:“你听。”

听?

随着叶以深脚步停下来,夏晴天也跟着停下了自己的步子聚精会神的听着。

“主子!”

忽然一个人声就冒了出来,顿时就吓到了夏晴天,她的腿都软了一下!

极力的遏制着自己的恐惧才算是没有喊出声!

即便如从,叶以深还是感觉到了夏晴天身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并且把自己抓的更紧,难免就轻笑了一下。

这样空空荡荡的山洞,哪怕是极其细微的声音也会被无限放大,即便是轻笑,夏晴天也听的清清楚楚。

此时方毅他们就走了出来,出现了眼前。

他们手中拿着和叶以深的同款手电筒,看起来格外的亲切。

夏晴天瞪了身边的叶以深一眼,难道这个男人刚刚让他听就是为了吓自己一跳吗?

过分!

她的心跳现在还在不断的加速呢!

“怎么样?”

叶以深见夏晴天气鼓鼓的,伸手捏在了她的脸上,然后面不改色的询问方毅情况。

这样的秀恩爱方毅早就免疫了,像是根本没看到一样,一脸平静的说道:“前面什么都没有发现。”

“已经走到了尽头吗?”

“是,尽头就只有一个很大的潭水,没有鱼,可能是死水。但是却没有发发臭,应该又是活水。”

“什么时候你说话要带上可能应该了,难道我需要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吗?”叶以深听着他的话不由的皱了皱眉。

可能是死水,应该是活水,这两句话一起说有什么用?

被叶以深说的脸上一红,方毅抿了抿嘴,替自己辩解道:“潜水衣没有到位,所以无法辨别。”

“联系一下外面,看东西有没有送到,怎么这么慢?”

“可能是堵车。”夏晴天在一旁默默的接上了叶以深的话。

不然他这样的语气根本没人敢开口,在这样密闭的环境下还是不要太紧张好,容易影响情绪。

只是她的话直接被叶以深无视了……

方毅通过传呼机和外面产生了联系,得知东西已经送到,在派人前往,顿时就松了口气,不影响进度就好,不然叶以深绝对要在这里就好好的教训他们一下。

送东西进来了不少人,毕竟带的东西也不少,甚至还有一大箱子储备粮,可见准备的确很充足。

夏晴天觉得简直可以用细心去评价了,准备这些东西的人完全可以被褒奖!

只是叶以深却冷着一张脸,看着眼前刚刚进来的人,也不说话,一副要他们自己反思的模样。

他们也十分配合的开始反思,并且给出了一个夏晴天说过的理由:堵车。

“这里毕竟也是旅游胜地,现在快春节,都放假了!”

他们不敢辩解一个个噤若寒蝉,夏晴天就是十分好心的替他们解释起来。

既然夏晴天都开口了,叶以深也不好说什么,就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老实点的神情,然后冷漠的拿起了面前的东西。

其实面对无时无刻不在发怒的叶以深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况且这次也的确是他们的效率不够,没想到就这样简单的结束,顿时众人就满目感激的看着夏晴天,仿佛刚刚夏晴天救了他们命似得!

即便是在山洞里,夏晴天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感激……

看看,叶以深都把这群人吓成什么样子了!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想着,就继续和他们往前走。

没走多远果然就看到了方毅刚刚说的潭水,绿油油的,清澈的好像可以直接看见水底,其实却什么都看不到。

要是在外面看到这样一大潭的水,可能还会有心情照张相,但是如今在这里,就只让人觉得后背发寒!

看一眼都害怕。

夏晴天往叶以深身边凑了凑:“应该是活水,这里怎么说也要有好几年没人进来了吧?可能还要更久一些,如果是死水的话即便不臭也会干掉的。”

“那起码也要有个活物在里面吧……”

方毅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但评判水有没有毒,还是要看水中也没有生物。

“验。”

这种情况叶以深他们还是早有准备的,立刻就拿出了化验的东西出来。

经过一番化验,基本确认水中无毒:“主子,虽然水中没有毒,但是成分和外面的水还是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什么成分,暂时无法得知。”

一番话听的夏晴天更冷了。

即便穿的厚厚的,还是觉得抵挡不住的寒意往衣服里钻。

她身边的叶以深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态度也很明确,就是要下去。

对此夏晴天阻止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出去再做一些准备!”

“来都来了,没有回头路。”叶以深说着指了指地上的潜水服:“这里有十件,十个人分批下去,有情况立刻折回来!”

“是!”

虽然叶以深对他们的态度在夏晴天看来几乎可以用严苛来形容,但是他们对叶以深的忠诚还是不用的怀疑的!

叶以深的命令下达不到一分钟,就选出了十个人,期间根本没人说话,可以说是默契十足!

随着他们下水溅起水花,夏晴天的心沉了一下,眼角莫名的也跟着抽搐了一下,伸手揉了揉,把身边的叶以深抓的更紧。

生怕下面忽然冒出什么怪物!

事实证明她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冒出来的只有刚刚下去的人。

按照他们的描述,下面有很多沉底的箱子,可能箱子下面有密道通往其他地方,目前不得而知。

“捞出来的话可能性不大,这里很深。”刚刚跟着下去的方毅说道:“而且金馆长特意嘱咐过,千万不能强行打破这里的宁静,要我们慎重……”

听这话的叶以深还没有什么反应,夏晴天先抖了一下,说好只是来找需要的东西,怎么就像是开始盗墓了呢?

要是真的要做那样的事情她还是不要看了,免得会做噩梦……她这个人的胆子面对这些牛鬼蛇神的时候还是很小的。

叶以深的确也被方毅的话影响了一下,金馆长和他之间的对话就在脑海间不断的翻滚,忽然,脚下的传呼机响了起来,刺啦啦的,听不清里面在说什么。

“这里接收不到信号,要出去。”方毅说着拿着手中的东西跑到了外面,这也是为什么刚刚他们在外面等叶以深的原因。

在方毅出去的时候,夏晴天忍不住找叶以深确认了一番:“你确定真的要今天就下水吗?”

“再想一想。”叶以深盯着那潭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子!”

此时方毅忽然就冲了进来,对叶以深说道:“主子,外面开始下雨了!我们还是出去吧,免得雨水灌进来,可能会塌!”

“走!”

叶以深几乎当机立断的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伸手去拉起了夏晴天。

夏晴天却闻到了一股香味,努力的吸了吸鼻子,拽了叶以深的手臂一下:“叶以深,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先出去。”叶以深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他的目的性虽然很强,但是也不愿意为此承担如此大的风险!

这里一旦塌下去,即便他们外面有人,也很难打通通道,如果塌的很多,那就更加的麻烦了。

夏晴天觉得味道有些熟悉,忍不住又去到处嗅了嗅,即便是跟着叶以深跑出去,也没有忘记再最后的仔细闻一闻。

跟着叶以深跑了两步,夏晴天忽然觉得头晕了一下,眼前也跟着一花。

眨了眨眼,想让自己看的清楚些,免得摔倒。

叶以深却忽然松开了她的手。

“难道你就不能不拖累我吗?”这是叶以深松开她之后回头的第一句话。

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夏晴天有些手足无措,她分明在跟着叶以深向前跑,这样一句突如其来的责问是什么?

“不如你就自己留在这里好了,以后我也少点麻烦!”

“你在说什么?”

夏晴天怀疑自己听错了,上前想拉着叶以深的手,却被叶以深直接闪开:“听不懂吗?外面马上就要塌了,我要先走了!”

“我和你一起呀!”叶以深不会丢下她的,这是夏晴天的始终坚信的。

所有在他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夏晴天第一反应就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吗?”叶以深说着就转身向前走,大大的走了好几步,直接就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莫名的抛弃让夏晴天顿时就红了眼!

叶以深到底是怎么了?

再次小跑着追上他,夏晴天看着他的后背说道:“你走了我怎么办?你说过再也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那种话你也相信吗?别忘了我们一开始是怎么开始的,你不过是贪图叶家的钱,我也不过是看中了你这张脸。”叶以深的话宛如一把利刃,硬生生的刺穿了夏晴天的心脏。

疼,真的是很疼。

瞬间窒息感就蔓延在了全身,原本早就不在怨恨的东西,全部都被勾了起来。

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一开始只是夏家给叶家的替代品罢了,她什么都不是。

原来在叶以深的压力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累赘而已,他果然是在骗自己,随时都会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

她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