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梦境,我好想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

夏晴天还是不能相信,叶以深会莫名其妙的这样对她。

听到夏晴天喊自己,叶以深回过头来,整张脸都变得模糊起来,夏晴天觉得可能是自己的眼泪,伸手去擦,却像是玻璃上蒙上了一层雾气,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净,看不清楚。

她闭上眼,用力的那个眼睛看清楚些,再睁开的时候,就看到了刺眼的阳光。

阳光?

刚刚不还在山洞里吗?

难道是因为太难过所以昏了过去……可是叶以深都要自己走了,昏过去的话又会是谁把她带出来的呢?

脑子一片混沌的时候,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呆呆的转动起来目光,就看到了方毅:“少奶奶,您急死我了!”

“叶……”

‘叶以深’的名字卡在喉咙里下不去,夏晴天想起了刚刚自己无端遭受的抛弃,心口就一阵的抽搐,所以到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吗?”

她刚刚看了一下,自己应该是在山下的某个模仿古代客栈的宾馆里,太阳光就是从墙上的窗子里打进来的。

“啊?不是我,是主子!”方毅愣了一下,立刻问道:“您还没清醒过来吗?”

在夏晴天听来,这话完全就是在袒护叶以深!

他要是想带自己出来早就把自己带出来的,何必等自己昏倒之后再带?

难不成刚刚那番话还能只是玩笑?

“少奶奶,您刚刚……”

“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清楚。”夏晴天鼻子一酸,直接打断了他。

难道自己刚刚被叶以深羞辱的画面还要再被提起吗?

诸多的委屈让她现在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至于叶以深为什么会突然那个样子,自己又为什么会忽然昏倒,还有现在为什么躺在床上她都不想去想。

只想继续昏昏沉沉的睡一觉。

“您记得?我还以为您当时神志不清,记不清楚了。”

“怎么记不清楚?难道还要我再叙述一遍吗?”

夏晴天不想为难面前的方毅,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去找叶以深就好了。”

方毅看夏晴天的眼眶发红,立刻就慌乱了阵脚:“少奶奶,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我这就把主子叫来!”

“我不想见他。”夏晴天其实心里是很像和叶以深见一面的,可是一想到他刚刚的言辞行动,只觉得心如刀割。

他的话说的那么的明白,还有什么见面的必要。

原来在他心里他们的感情依旧是一场交易与替代,想着,就看向了窗外。

外面下着大雨,点点滴滴的,可是太阳却依旧刺的人眼疼,也不知道是什么反差。

或许就像是她的情绪一样吧。

方毅见夏晴天的眼泪都已经挂在了眼眶里,想说的话硬生生的都咽了下去,手足无措的搓了搓自己的手,干脆也不和夏晴天再说什么,默默的退了出去。

听到房门一开一关的声音,夏晴天的闭眼就没再睁开,眼泪也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落在嘴角边,苦苦的。

方毅这一走是不是也就不会回来了?

想来叶以深这段时间的反常应该就是早有预谋的把自己丢在这里,至于在山上和车里,没准就是他为分别做的准备!

越想夏晴天就觉得心越伤!

原本甜甜蜜蜜的过往顿时都成为了阴谋,夏晴天觉得自己的脑子简直都不够用,要炸掉一般。

这个时候门又被推开,夏晴天直接就睁开了眼。

叶以深和方毅他们都走了,来自己房间的还能是谁?

“听方毅说你醒了。”

这是叶以深进来的第一句话。

叶以深?

他来干什么?

看看自己到底多难过吗?这样想着,夏晴天的心中就百味杂陈,脸上强行装作云淡风轻:“嗯。”

“醒来还不想见我?”叶以深走近她捏起了她的下巴:“那你还想见谁?”

几句亲昵的话瞬间就戳中了夏晴天的泪点,刚刚停下来的眼泪忍不住就彪了出来!

眼眶发红的盯着叶以深,一字一句的说道:“见谁都不想见你。”

原本以为自己见到他起码可以保持最后的优雅,没想到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溃不成军!

已经完完全全的把身心都交在了他的手上,他却把自己当做草芥吗?

丢下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海誓山盟?

越想心就越痛,宛如利刃一刀刀的将心头削成了碎片。

每一片上都是曾经叶以深和她的画面。

“一醒过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叶以深终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到底幻想出了我什么不好?”

夏晴天的性格一直都很好,一些小事她都不会放在心头,对叶以深也一直很大度包容,这样对自己,怕是真的伤了心。

可是叶以深这次真的是很委屈!

夏晴天说有香味之后他也没有在意,走到一半就有人开始出现幻觉,几乎是所有人,包括夏晴天,却独独叶以深没事。

他只是觉得自己头上的伤口发烫,像是有血珠流出来,就大胆的猜测只要流血就会清醒过来,用随身的军刀先在方毅身上做了实验,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

可是到了夏晴天这里,叶以深舍不得下手,方毅自然也不敢冒犯,最后听到她不断的自言自语,叶以深就猜到八成是在和她幻想出来的‘自己’说话,才算是下了手。

不过别人一流血就清醒了起来,夏晴天就干脆昏了过去,当时叶以深背起她就向外跑!

在夏晴天昏迷的时候,叶以深等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还去找金馆长做了询问,才刚刚问完,就得知了夏晴天醒过来不愿意见自己的消息……

如今看来,怕是幻觉和现实混在一起了,难免神情苦涩起来。

他什么时候都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偏偏面对夏晴天的时候,她不问,自己也恨不得所有事情都说清楚,生怕她产生一丝一毫的误会。

可是这事情他要怎么解释,想着,太阳穴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一下。

夏晴天心中的小情绪其实是想听叶以深和自己好好地解释一番的,毕竟她现在心里云里雾里,明知道有很多疑点在,却就是忍不住的生闷气。

之前的她并不会这样,只是现在和叶以深感情越发的好,不由的女人的小情绪也跟着上了心头。

可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叶以深开口,难免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眉目之间是哪怕极力隐藏都没有办法掩盖下去的委屈!

叶以深最看不得的就是夏晴天这副模样。

夏晴天很懂事,很多时候都不会把自己不满的小心思表露出来,但是这不代表她不会委屈。但是越懂事的人,委屈起来就越能让人心疼。

“你……”

“不想说就什么都不要说了,还过来干什么?”心头有委屈,开口说的话都带着刺。

见状,一向霸道的叶以深做法也很直接,上前就用双手捧住了她的脸,强迫她避开自己的眼神盯在自己脸上。

此时的叶以深眉头皱的和夏晴天的表情一样,可谓愁苦,看的夏晴天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拧巴,分明就是他伤害了自己,怎么还做出一副这样的神情?

“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难道你还怀疑我的心到底在不在你的那里吗?难道你还不明白它想的到底是什么吗?”

“可是你分明就……”

“没有什么分明。”不等夏晴天说完,叶以深就直接打断了她,强硬的让她听完了事情的原原本本。

听完之后夏晴天觉得诸多的疑惑瞬间都明朗了起来,对叶以深的话也没有丝毫的怀疑,至于刚刚醒过来的小情绪,只不过是看到的人是方毅不是叶以深才会有的。

嘴唇颤动了两下,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叶以深肯定对她有些失望吧!自己竟然会因为那么无端的幻觉就怀疑他,就算是傻子都会明白那根本就是假,她竟然没有发现!

想着,皱巴巴的脸没有丝毫的变化,捧在叶以深的手心里,小小的。

金馆长告诉了叶以深,让人出现幻觉的东西肯定和沉在水底的那些箱子有关,随着人进入的搅动,就产生了分子之间的运动,加上水的传播才会引起的。

通常这类情况下,人们看到的都是心中隐藏最深,可能自己都不会发现的痛苦。

即便打断了刚刚夏晴天的叙述,叶以深也大概能猜到是些什么,具体的不想她再回想,就一字一句的说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会用接下来的一辈子去对你好,知道了吗?”

听叶以深往常说的情话太多,如此朴实的一句,倒是觉得更加的深入自己的心头,夏晴天用力的上下动了动脑袋。

“脸这么小一点,脑袋也这么小一点,真不知道你平常都是怎么想出来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那个样子吗!”

见叶以深好像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夏晴天就小声反驳了起来。

闻言,叶以深瞥了她一眼:“只有你蠢到闻到那些奇怪的味道还会大口的呼吸!”

“……”

回想一下,夏晴天的确是在闻到了那种诡异的香味之后就看到了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个做法好像真的有点蠢。

正想着,觉得嘴唇一软,眼神忽的就聚焦了起来,眼前就是叶以深被放大的脸。

很轻柔的一个吻,像是无奈的惩罚,他的脸很快离开,然后手指摸着夏晴天的嘴唇,说道:“刚刚你昏迷的时候我帮你涂了药,但是不知道用量,脸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你怎么可以这么的温柔?”

看着叶以深脸上宠溺的神情和柔情似水的眼神,夏晴天根本没有办法把他和记忆力的叶以深重合!

其实往常的叶以深对她也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有一个过渡的过程,循序渐进,所以夏晴天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如今刚刚回忆起一些叶以深的不好,猛然这样,顿时就心中百感交集,涌出了许多爱意,填满了刚刚的伤心。

“可能是因为你蠢。”叶以深觉得夏晴天的智商还没有回归,漫不经心的说道:“现在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我要跟方毅他们再次上山,你在这里等我。如果觉得不舒服,我把药膏放在了你的口袋里,拿出来自己涂一涂,知道了吗?”

无论是带在身边还是留在房间,叶以深都觉得夏晴天是不安全的!

这让他也产生了短暂的焦灼,不知道要把他的夏晴天如何安放。

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把手边的事情处理好,所以一分一秒都不想耽误下去。

“万一再下雨怎么办?会不会山体滑坡?如果你们也出现幻觉的话要怎么办!”

夏晴天原本还沉溺在叶以深的温柔中不能自拔,叶以深就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让她不担心都不行!

闻言,叶以深表现的十分稳重,双手一摊:“这些隐患就算我现在不去以后也会存在,逃避又有什么用?”

这话说的十分的有道理。

夏晴天无法反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以深离开,自己再次躺在了床上看着窗外。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她的心情简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刚刚低迷的心情完全不一样!相反,都是柔软。

难怪几乎人人都想去恋爱,原来有人陪伴疼爱关心的感觉是这样的。

手指举起来在面前画下了AI两个字母,这就爱啊!

即便现在没有人,也没有人能看到,夏晴天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自己傻笑了一阵子,把刚刚所有的浪漫都消化完毕之后,就开始担心起了叶以深。

他真的就上山去了!

刚刚下过雨的山肯定很危险,至于不让人上山的野兽没准也会趁着雨后出来活动。

叶以深真是很固执啊!

顿时就坐立难安起来。

干脆就坐起来,左右走动着,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偏偏祸不单行,伴随着点点的声响,外面忽然就下起雨来,没有丝毫的征兆。

这里的雨下的很急,光是看着打在床沿上的雨滴就知道下的很大,夏晴天更慌了!

不断的安抚着自己,叶以深会处理的很好很周全,却丝毫不能缓解自己担心的情绪。

原本以为这场雨下的这么大会很快过去,没想到等来等去,别说雨停,倒是下的更密了。

忍不住,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刚刚踏出去一只脚,夏晴天的视线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一群人,粗略的扫了一眼,大概有十个那么多。

纵然叶以深带来的手下不少,留下十个在这里,身边也没几个人了。

“你们……”

“少奶奶,主子说让我们留下保护您,还嘱咐我们转告您,没什么事情不要出门去。”离她最近的一个高个子男人说道。

“告诉我这里留下你一个人就够了,他们应该去帮叶以深!”

“这……都是主子安排的。”虽然他们也都觉得留这么多人保护夏晴天的大材小用。

但是毕竟是叶以深的命令。

“那他们现在是要去做什么?”夏晴天眼尖的看到五六个手中的拿着大大的箱子,肩膀上还背着鼓鼓的背包。

“原本主子和方毅他们是准备回来的,但是考虑到以后的天气可能会更恶劣,就叫人送东西上去。”

夏晴天不问他们不说,但是既然问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说了实话。

“我要跟着去!”

这是夏晴天第一个想法。

她在这里担心的几乎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焦灼过。

“主子说了您不能出门!”

“我只上去看他一眼,给他说两句话,绝对不会做其他的!”面对阻拦,夏晴天信誓旦旦的:“要是你们不相信我可以发誓,绝对不会影响你们和他!”

夏晴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忽然很想他,虽然两人才刚刚分别。

“少奶奶,您这样主子不会放过我们的。”

意料之中,他们没有松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夏晴天有些着急的说道:“你们早点去叶以深就早点得到帮助,在这里和我僵持有什么用?要是今天不要我跟着,你们干脆也都不要去找他了!”

这话当然的气话。

就算他们愿意在这里僵持,夏晴天也不会用叶以深他们的安危来做赌注的。

只是却触动了他们。

时间就是生命,做他们这行的比谁都清楚,有时候一秒钟都不用,兴许只是半秒,生与死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以他们没有和夏晴天继续僵持下去,而是轻易的就选择了妥协。

除了想及时把东西送上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今天夏晴天帮他们在叶以深面前说了一句好话,即便夏晴天不记得了,他们也记得这个少奶奶的好。

那座山的路其实不算难爬,虽然没有楼梯和太多的游客,但是不算陡峭,所以上去还算容易。

但是一旦下了雨,就要另当别论了。

每走一步都要滑一下,开始还好,最多是摔在平地上,越往上爬就越危险,稍有不慎可能就丧命了。

身为唯一的女人,还是叶以深的女人,夏晴天就成为了重点保护的对象,全程被人围着,随时随刻保护着她的安全。

好在夏晴天的体力还不错,能跟上他们整体的速度,没有成为拖后腿的那一个。

身上穿着雨衣,头上戴着雨帽,即便如此,夏晴天还是被雨水打的睁不开眼睛。

在叶以深背上的时候不觉得这山有多高,如今怎么就上不到顶呢?

“啊!”

夏晴天忽然就觉得脚一痛,然后身子歪了一下,幸亏身边的人眼明手快把她扶住,人是好好的,脚下却传来了一阵痛意,还有凉意。

其实她穿的不是运动鞋,因为雨具都是他们那些男人的尺码,雨衣之类的还能凑合,雨鞋就没有办法强塞了,所以脚上就是平常的帆布鞋,刚刚应该是鞋带松开没有看到,踩在了一起。慌乱之中又被后面保护自己的人踩到,鞋子就掉了下去,顺着水流和泥土滚的十分仓皇。

这里真的是有些陡峭,眨眼间它就彻底滚出了夏晴天的视线。

忍不住就庆幸了起来,幸亏掉下去的不是她。

虽然她是乐天派,其他人却杂七杂八的说了起来,还提出了个建议:“少奶奶,您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安排几个人留下来和您一起,剩下的人上去给主子送东西。”

“没什么事,我可以和你们一起上去的。”

似乎是为了打夏晴天的脸,她话音未落脚腕上就传来了一阵疼痛。

没忍住,下意识的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您这样主子看到只会担心。”

“就算留在这里也只能淋雨,而且我觉得差不多就要到了。”夏晴天并不想因为她自己拖了后腿。

说完这些话就低着头,倔强的迈开了步子。

她在诸多高高壮壮的男人堆里显得很娇小,但是这种态度,却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众人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而是默默的继续向前走。

事实证明,夏晴天想的不错,的确是快到了地方!

不过十几分钟后,他们就看到了叶以深。

夏晴天一眼就看到了披着雨衣的叶以深,即便他整个人都包裹在雨衣里面,夏晴天也有强烈的预感,那个人就是他!

走近之后,果然是他。

像是心有灵犀似得,叶以深看向他们的第一眼,就望向了夏晴天。

脸上的神情先是出现了一瞬间的诧异,随即就成为了不满,显然是要开始呵斥他们私自将夏晴天带上来!

这场责备他们这群人其实早有准备,一个个都低下了头,做出了一副准备接受批斗的样子。

见状,夏晴天直接就挤到了叶以深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我忽然好想你。”

肉麻的话顷刻就融在了雨里,叶以深一愣,大手放在了她的头上,哪怕隔着厚厚的雨衣都能感受到了那温度:“不是刚刚分开吗?”

“那我也很想你。”

别说刚刚分开,哪怕是现在和他抱在一起,夏晴天还是觉得自己很想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怎么了,难以遏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