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暗示,人家喜欢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也不能丢了鞋子!”

叶以深其实第一眼就留意到了夏晴天一只脚没有穿鞋,不用看就能猜到脚下肯定有了伤口!

这可是山路,又不是家里的地毯,石子一点都不会客气。

只是现在不方便把她抱起来,仔细的观察,衣服还能让给她,自己的鞋子却不能给她穿上。

“不小心掉的。”夏晴天其实一路走过来真的很痛!

不光叶以深猜想的脚底痛,更多的是脚腕的疼痛!

她怀疑自己脚踝的骨头错位了……

如果不是雨水透过雨衣带来的寒意,夏晴天早就疼出一身的汗了!

不过见到叶以深的时候,觉得这些疼痛也不算什么了,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似得,立刻就好了。

如今被叶以深一说鞋子,才后知后觉的又开始疼起来,整个小腿都抽搐了一下,有些庆幸是藏在雨衣下面,不会被叶以深看到。

但是事实证明她庆幸的太早。

叶以深眼尖的发现她脚腕好像肿了起来,干脆就蹲了下去,让自己看的更清楚。这下直接就看到了上面一大片的青紫,看来很是眼中,顿时脾气就上来了,质问起来:“你以为你自己是铁打的吗?”

“我只是……”夏晴天一时间觉得自己没了底气,小声说道:“其实一点都不痛的。”如今也只能说这样的话博得叶以深的原谅了。

只可惜叶以深根本不相信。

但凡有知觉的人都不会觉得不痛!

他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惹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毕竟眼前的男人平常不可一世,很难想象宠起妻来如此的接地气。

虽然方毅已经习惯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的侧目……这还是刚刚他的主子吗!

叶以深还没有如何,夏晴天先难为情起来,伸手抓住了他的雨衣:“我真的没事,你不要耽误时间了,和他们交接一下工作,我就和他们一起回去好好的躺着休息了!”

“也好。”

听到她能休息,叶以深才算是站了起来。

眼神冷冷的扫了过了那群人,眼中写满了暂时饶过他们一命,秋后算账!吓的他们赶忙一个个向前和叶以深交接手中的物品。

不过几分钟就完成了,叶以深还留下了一半的人,看来人手真的不够。

“其他人小心送她下去。”叶以深说着手指就指向了方毅:“你把她背下去!”

语气里充满了不爽。

“啊?”

方毅的手直接就指向了自己,眼神战战兢兢的看向了夏晴天。

背谁?

少奶奶吗?

OMG!

他宁肯背起脚下这座山!

谁不知道他家主子是醋王!如果他今天揽下活儿,可能明天他的金刚钻就会被叶以深锯断吧!

“不不不,我想留下陪主子您,毕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让你去就去!”

叶以深说着,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如果可以叶以深只想自己亲自背夏晴天下去!

可惜不行。

如方毅所说,如今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抽不开身,可是又不能看夏晴天这样自己下去。

非要选一个人背夏晴天下山的话,他唯一能接受的就是方毅,不过还是不能接受……

以至于整个人都不爽起来,身边的气场也跟着变的冷冰冰的。

“我,我,我!”

方毅连着‘我’了好几次,最后也只能抿着嘴,含泪点了点头。

这可能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吧。

忽然觉得肩膀好沉重!

“我真的可以!”

身为当事人,夏晴天是真的不想麻烦方毅的,况且叶以深这里明显人手不够,方毅身为他的左膀右臂被带走,自己岂不是又添了麻烦!

想着,夏晴天就满眼诚恳的看着叶以深:“相信我!”

“我就是相信你不会乱跑才没有给你的房门上锁!”叶以深说着不听她啰嗦,直接对方毅挥了挥手。

方毅脱掉了雨衣,来到了夏晴天面前,说道:“少奶奶,上来吧!”

“你这是干什么……”

他的雨衣穿的应该很及时,这么大的雨都丝毫没有淋湿。

闻言,方毅背对着夏晴天回答道:“不然您也穿我也穿,很容易打滑,不方便。”

不得不说,方毅想的很周到。

不过是说话一分钟不到的光景,他身上就湿了,也足以见得现在的雨多大。

“现在下着雨,他背着我也不安全!”夏晴天转头看着叶以深,想继续和他商量一下,可惜叶以深没给她这机会。

直接就吻了她一下,让她喝下去了许多雨水,然后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方毅的背上。

“走。”

随着他的一个字,方毅就迈开了步子。

方毅很稳当,但是毕竟下雨路滑,在加上没有什么背人的经验,感觉是远远不如在叶以深背上舒服。

即便如从,夏晴天还是觉得很感激,顺便还有些无所适从。

她其实还没有被叶以深之外的男人背过……至多也是当初受伤被其他人公主抱,但是和背在肩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总得来说,就是很别扭。

“那个方毅,叶以深已经看不到了,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们也走的快一些。”

“少奶奶,主子吩咐下来的事情您还是不要为难我了!况且您轻飘飘的,可能还没有刚刚的一个背包重,不碍什么事的。”

方毅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些呼吸不均匀了,看得出来说不吃力是假的。

想到自己原本是不想增加一点麻烦的,如今却……难免就叹了口气,由衷的自怨道:“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了。”

“少奶奶,主子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看见您的。”

方毅自然是打骨子想看叶以深和夏晴天好的,所以极力的帮叶以深说着好话。

只不过夏晴天对此半信半疑。

刚刚他看到自己之后就没有半分好脸色,哪里有半分高兴的样子,抿了抿嘴说道:“每次都要麻烦你。”

“他其实是想亲自送您下来的,不管哪一次我都不过是代劳。”

方毅这样的表现可以说是忠心耿耿了……

而且背着夏晴天的时候,即便是隔着雨衣和里面厚厚的衣服,却还是绅士手,双手握成拳放在夏晴天的腿上,防止她滑落。

“方毅,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在方毅说话的时候,夏晴天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已经杂乱了起来,步子也有些虚了。

“也行。”方毅看来真的有些疲惫了。

这里也差不多是半山腰了,旁边刚好有个大石头和一颗很粗壮的古树,就停了下来说道:“哎,你们就先下去吧,顺便帮少奶奶联系一下医生,我和少奶奶在这里休息一下,很快就下去。”

“留人在这里陪着你吧。”他们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

“不用,我身上有枪。”

其实他知道自己背着夏晴天走的不算快,这些人一直都在压着步子等他。

而且他觉得自己接下来会走的更慢,他的性格也不是喜欢拖累人的那种。

“不然你不要背着我了,我们一起走。”方毅现在雨衣都没有……夏晴天也于心不忍。

“少奶奶。”方毅的语气都是有些无奈了,他又不是瞎子,夏晴天的脚踝处都已经肿的像是小馒头一样了……这样别说叶以深说了不让她走路,就算叶以深不说他也要背着夏晴天走下去的。

“那我们就先走了,雨衣给你留下一套。”

他们显然也都看到了夏晴天脚的情况,十分配合方毅,留下了一套雨具。

方毅休息了几分钟后,就对坐在身边的夏晴天说道:“少奶奶,我们继续走吧,我看您的脚踝有些严重,要尽早去看一看。”

“你休息好了吗?”

夏晴天的脚腕处的确一直的疼,疼到整条腿都是疼的用不上力气。

所以刚刚坐下来的时候一直用手捂在上面。

但是为了不让方毅担心,一直的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神情,还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

“差不多了。”

方毅说着就站了起来,把刚刚披上没多久的雨衣拿了下来,自言自语的懊恼道:“早知道就不要他们留下来了,真是浪费!”

“我帮你拿着吧!”夏晴天也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

闻言方毅忍不住笑了一下:“我背着您,它的重量还是要压在我身上,况且您拿在手里也不方便。”

“也是……”

夏晴天尴尬的讪笑了一下。

方毅刚刚的话只是开玩笑,见适得其反,赶忙圆起场:“其实拿着也可以,到时候还想休息的话可以垫在身下!”

“还是算了,留在这里没准有人路过还能用一用。”夏晴天摸了摸鼻子,站起来说道:“我还是觉得我可以自己走下去。”

方毅这次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弯下了自己的腰,夏晴天的脚腕不能用力,刚刚的话也只不过是逞强,老老实实的还是上了背。

才刚刚上稳,忽然有身子就不受控制的晃动了起来,幅度不大,却有种眩晕感。

紧接着,一阵震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夏晴天回头就看到隐隐约约的东西朝他们涌来!

方毅看的比夏晴天晚,却比夏晴天的反应要早,立刻就做出了对策,奋力的开始奔跑:“是泥石流!”

下雨的时候山多的地方就容易发生这样的事情!

刚刚夏晴天还在担心,没想到眨眼间就发生了!

在方毅背上起起伏伏,夏晴天明显感觉到好几次方毅都差点摔倒,但是还是死死的抓着自己。

夏晴天担心自己贸然跳下去会耽误时间,只能双眼死死的闭上,不断的祈祷苍天一定要的给她和方毅一条生路!

平常在学习里也会被迫学习一些安全知识,从小到大关于遇到危险怎么自救的理论讲过无数次,但是现在真的遇到,夏晴天的大脑一片空白!

说句实话,她没想到自己的有生之年还会遇到这样的天灾!

好在方毅的应变和自救能力都是满分,立刻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

夏晴天看着满前的一片狼藉和还在下着雨的天,躺在地上任由泥水划过自己的指缝,她身边的方毅更是好不到哪里去,躺下了好几分钟还在大喘息。

劫后余生!

这是夏晴天唯一的感受!

刚刚的感觉就像死神在背后死死的追着他们,稍有不慎或者停顿,就会被拿走可怜的小命。

“方毅,刚刚你……很厉害。”

夏晴天死死的闭着眼,什么都没看到,但是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之所以现在还能活着,完全就是因为方毅。

当时如果不是她在方毅背上,兴许他会更快的脱险!

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泥沙,却弄的自己更加狼狈,语气里都是愧疚:“要不是我……”

“要不是少奶奶您和我在一起,我的潜力肯定不会这样被激发,没准早就被埋下去了!”方毅知道夏晴天想说什么,直接打了个哈哈打断了她,然后坐了起来,带起了一滩污水。

盯着面前东倒西歪的小树和一望无际的狼藉,方毅就陷入了沉思。

在他思考的时候夏晴天明智的没有打扰他,抱着侥幸的心理拿出了手机,果然是意料之中的没有信号。

这种情况让她不由是就想到了那次下着雪遇到熊,也是没有信号,身上带伤,纵然没有雪崩也有一场大雪灾。

可谓是天灾**,难道自己有什么特殊体质,总能遇到这种别人一辈子都难得遇到一次的倒霉事情?

夏晴天把手机关机放在了口袋里,还是先保存一下电量,免得以后有什么作用。

“少奶奶,我觉得下面可能是地震了,所以下山的路估计不好走了,您做好心理准备,没准要在这里过夜。”

毕竟现在已经算是傍晚了,即便这里的天暗的比北方晚一些,到了七八点钟也就开始做入夜前的准备了。

“没事的,总比在雪地里那次幸运些。”夏晴天裂开嘴笑了两声:“当初你也在。”

“是啊,再糟糕的情况也比不过那一次。”

方毅和夏晴天苦中作乐的笑了起来,就开始回想那次的细节,大难不死之后,所有经历都会成为谈资。

聊了一会儿两人的精神都好了一些,天上的雨也跟着小了点,方毅摸出自己的枪,默默的抓紧了一下,然后把手拿出来对夏晴天说道:“您上背吧,要出发了,就算过夜也要找个安全的地方!”

“都这样了还要你背,我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夏晴天摆了摆手,起身就要自己走,却被方毅拉住,硬生生的背在后背。

“现在地下都是石头树枝,搞不好就要刺透您的脚掌,还是上来吧。”

说着,方毅就迈开了步子。

不得不说,十分的MAN。

夏晴天把自己的手机打开,然后拿在手里帮他照着光,思绪就跟着开始发散。

他们要是能安全出去还好,如果不能没吃没住,很可能逃过一劫之后再次遇险……最重要的是叶以深怎么样!

他们是半山腰,还好一些,叶以深在山顶上岂不是很危险!

不会已经……不,不会的!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甩了一下脑袋,她都没事,叶以深怎么会有什么事儿?

没准叶以深他们都已经安全下山,到了小客栈了!

一定是!

就在夏晴天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小动作引起了方毅的注意,方毅把她往上挪了挪,然后贴心的询问是不是不舒服。

夏晴天知道自己担心的问题方毅不可能没有想到,自己说出来这些苦恼也只会徒增烦恼,于是就开口吐出了一个她认为轻松些的话题:“只是在想你这么的温柔,怎么会没有女朋友。”

“……”

一句话直击方毅的痛处。

他的嘴角抽搐了好几下,最后才憋出了一句:“我觉得现在正是事业的上升期,不能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这种事上。”

“但是你再不找会不会就迟了。”夏晴天没有听出方毅语气中的憋屈,十分天真的继续问道:“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吗?还是真的是叶以深虐待你,让你都没有时间去恋爱结婚?”

“我……是我自己的问题。”

方毅其实从来就没有想过找女朋友。

即便每天被叶以深和夏晴天虐的千百遍,他也从来没有那个意思:“还有就是也没有人和我提过。”

他长的虽然比不了叶以深,但是绝对也属于帅气,身高一米八三,体型健硕,家产不菲,性格温和……并且从他在叶以深身边做事情就可以看出他细心。

这样的男人单身简直不合乎常理!

夏晴天顿时就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肯定人家暗示你,你没有察觉到!”

“也不是。”方毅的情商虽然不高,但是遇到特别主动的还是能感觉到的。

但是他整日为了叶以深奔波,多数的时间都不是自由的,遇到特殊情况还要全世界的飞,一来他没有时间,二来不想耽误了人家姑娘。

一来二去的就耽误了自己。

这种心酸的事情方毅不想多说,就生硬把话题转了开:“少奶奶现在和主子的感情很好,真是羡慕啊!”

原本是不想继续讨论自己单身这件事,一句话却再次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夏晴天以为他尴尬的语气是幽怨,立刻就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会帮他解决个人问题,并且还要谴责叶以深的压迫,把他恋爱的自由还给他!

闻言方毅干脆沉默,背着夏晴天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很多路不能走,而且刚刚奔跑之中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原本觉得只有一点点大的山,此时竟然让人有种迷了路的感觉。

哪怕依靠着夏晴天手中的手电筒,眼前的路也只能看到浅浅的一点,走起来还是很危险。

最让人心烦的还是找不到一个可以休息一晚的地方!

要是只有他自己可以凑合,但是还有夏晴天……于是打消了停下来的想法,咬紧了牙关,继续向前走。

即便他不说,夏晴天也大概能猜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咬了咬嘴唇,仰起头看了看还在飘雨的天空。她其实还好,有雨衣在,衣服都没怎么湿掉,只有那只没有穿鞋的脚有些冷,反观方毅,浑身都湿透了,还要背着她在山间行走……

“方毅,我觉得八成是走不出去了,晚上走也容易迷路,不如我们就先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下来吧。”

“这里没有合适的地方。”方毅说着提了提双肩,把有些滑落的夏晴天背的更牢靠:“您困了就在我背上睡一会儿吧,我这样走着也不冷,暖和些。”

她的心可还没有到大到这种程度!

咬在嘴唇上的贝齿更加的用力,仿佛恨不得咬出血来。

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说话好还是沉默好,默默的用眼神四处张望着,迫切的祈祷自己能发现些什么!

兴许的太倒霉了,老天爷都觉得自己过了火,听到了她的祷告之后,真的给了她一丝的希望。

“方毅,方毅!”她在方毅背上把自己的腰直起来,手指指向远处。

她隐隐约约的看到哪里有一丝丝的光,很微弱,就像是近距离看萤火虫发光一样。

“怎么了怎么了?”方毅原本有些疲惫的心顿时就受到了惊吓,立刻就提高了声调,一股脑的把自己所担心的都问了出来:“是不是有蛇?还是有狼!您的脚失去直觉了吗?”

“不,不是……哪里好像有光!”

朝着光,不仅仅是动物的本能,更是人的本能。

特别是在黑暗之中,一丝的光亮就能给人无限的希望,只是方毅并没有看到……

他的眼神还算好,没有眼疾,但是任凭再怎么努力,都看不到所谓的光。

“您是不是看错了?”

“我可以肯定!”夏晴天说着就激动起来:“我觉得那里可能有人!”

“那您给我指路,我走。”

方毅不像叶以深,还是很能接受别人建议的,直接就跟着夏晴天所指的方向开始往前走。

这一走,就走了半个小时,夏晴天都开始慌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为什么走了这么久,眼前的那个亮光丝毫都没有变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