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兵哥哥,我好喜欢你/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几次都抬起头伸长了脖子去看,不难看出焦灼的情绪。

“都说望庙登山累死和尚,您不要着急,现在还不到半夜,只要能在明天天亮之前找到,就不算迟!”

明明累的是方毅,出言安慰的,却还是他。

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夏晴天觉得方毅在自己心中的形象直接就高大了起来,原本只是觉得他很好,对叶以深忠心耿耿,如今多了几分朋友之间的亲切。

愧疚的嘟囔了几句,就说起了对方毅的感觉:“其实刚刚和你认识的时候我挺讨厌你的,哪里都有你,处处帮着叶以深为难劳苦大众。”

“劳苦大众就是少奶奶您吧?”方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其实他个人是十分喜欢夏晴天的性格的,如果说他动过一丝一毫找女朋友的想法,那么这个女朋友的模板就是夏晴天!

毕竟夏晴天算是他接触过的女性里时间最长的,而且不管是她的长相还是性格,或者是生活中的小细节,方毅都欣赏不已!

身为男人也明白为什么自家主子会如此喜欢这个少奶奶。

如果他的女人这个样子,他肯定也会捧在心头上!

“后来你的确也帮过我很多次!”夏晴天笑出了声:“不知道为什么你跟在叶以深身边还能这么的活跃。”

叶以深那个大冰山,和他比起来方毅可以算是十足的暖男了。

“别人这样想就算了,您还不知道主子是什么人吗?”一提起叶以深,方毅的言辞都温和了起来,活脱脱像是提起了自己的深爱!

深爱?

只是想一想夏晴天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方毅不会吧?

就在她独自畅想的时候,方毅哎呦了一声:“前面好像真的有帐篷,我看到了!”

帐篷?

那岂不是就说明有人!

夏晴天立刻就把刚刚荒唐的想法置之脑后,满脸期待:“和他们商量一下,他们肯定会帮我们的,实在不行给些钱也可以!”

“直接用枪抵着他们的脑袋就好了,管什么愿意不愿意。”

方毅的一番话让夏晴天想默默的收回刚刚自己说他温柔的言论。

“等下你不要出声,别没事就把那种非法乱纪的东西拿出来!”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地方,夏晴天原本想下来,却被方毅直接背着去了帐篷里。

帐篷里的人正在煮面,看样子是要来一顿宵夜,听到有人进来,瞬间瞪大了眼睛!

“嗨。”

虽然刚刚方毅说的很不客气,但是如今还是露出了微笑,客客气气的:“我们迷路了,想借宿一宿,请问方便吗?”

“方便!”

原本以为多少会被为难一下,没想到对方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还热情的邀请他们:“先来吃点面吧,清汤寡水的,不要嫌弃。”

“那多不好意思!”

他们其实都很饿,但是还没有不客气到那个程度。

“我去把我的伙伴们叫过来,你们先坐,碗在那边。”说着,他就出了帐篷。

他出去之后夏晴天和方毅才算是不那么的拘谨,把背上的夏晴天放在地上,方毅如释重负的坐了下来去。

眼神看了一圈,都是警惕,不动声色的握住了身上已经上了膛的枪。

如果真的是好人的话以后他绝对会报恩,但是一旦他们有歹意,他也不会客气!

夏晴天就没想那么多,只是一个劲的在心里感叹遇到了好人!

至于面前的面,她也只是多看了两眼,有礼貌的动都没动。

等了几分钟后,立刻就有很多人涌了进来,小小的帐篷不够挤,还有好几个都站在了外面。

“你们好,我们……”

“是你啊!”

就在夏晴天想简单的描述一下他们先的窘境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男人诧异的声音。

难道认识自己?

夏晴天因为头上有雨帽,什么都看不到,所以疑惑的抬起了头。

眼前立刻就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脸,和一拍白白的牙齿!

夏晴天立刻就搜索了出来这个人是谁,语气里有些惊喜:“原来是你们啊!”

“你们认识?”方毅握着的手枪才算松开。

夏晴天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和叶以深上山的时候遇到了他们。”

“到底今天白天的哪个是你的男朋友,还是现在这个是你男朋友呀!”

因为夏晴天和叶以深的颜值,眼前的小年轻一眼就记住了他们!

世界上好看的人很多,好看又有气质的人去不多,并且夏晴天和叶以深的颜值已经不仅仅是好看,早就超脱出了寻常人对于好看的范围。

宛如从画框之中走出的精修图。

“不管是哪个都好帅哦!”身后有女孩花痴的感叹道。

夏晴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答道:“这个只是朋友,今天白天哪个是我老公。”

“老公?你已经结婚啦!”

顿时就引起了一阵八卦。

不得不说,终究是年轻,听到八卦消息就难以自制的兴奋!

尴尬的聊了一会儿,夏晴天再次对他们表示了感谢:“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不会对你们带来什么麻烦吧?”

“不麻烦,我们的物资带的挺多的,就是没想到会遇到泥石流,要不然今天就不会在这里露营了。”那个男孩说着又笑了起来,露出了招牌的白牙:“你叫我小赵就可以了。”

“赵先生。”

夏晴天毕竟也算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了,所以说话不再如这些愣头青的小子们一样横冲直撞。

只是难免有些生疏。

小赵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毛寸,问道:“你们是走散了吗?还是……”

“算是走散了。”

“明天一早下山就好了,你先把面吃了吧,这样的小情况根本不用担心!”小赵说着给夏晴天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夏晴天笑着点头表示收到。

“哎呀,你的脚怎么了?”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他细心的看到了夏晴天光着的那只脚,惊呼了一声:“肿的好厉害!”

“不小心崴到了,没有什么大事。”

面对陌生人的关心夏晴天多少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脚藏了藏。

“我们有药箱。”说着就对身后的人说道:“把药箱拿过来!”

很快,一个小小的箱子就被送了进来,里面密密麻麻的放了很多药膏药瓶,夏晴天拿在手里有了些安全感,赶忙又道了一番谢。

他们也算有眼色,没有逗留太久,就纷纷散去了,还表示有事情就找他们。

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远去,方毅由衷的说道:“年轻真好!”

“我看刚刚有几个小姑娘的眼神一直在你身上,有没有兴趣发展一下?”夏晴天调笑道。

“不了不了。”方毅赶忙摇头,指着药箱说道:“需要我帮您吗?”

“我自己来就好。”

夏晴天只是脚痛,又不是手残疾。

翻找出了需要用的药膏和喷雾弄在上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就觉得舒服了些。

方毅立刻就接过去,然后脱掉了自己的雨鞋,挽上了裤腿,里面大片的青紫色就映入眼帘。

“你!”夏晴天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也崴到脚了。

而且不仅没有说过一句,还背着自己走了那么久!

“不过是小事情,没有少奶奶您的严重。”方毅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漫不经心的开始给自己上药。

夏晴天更加的愧疚,嘴唇颤抖了几下,只想和他说声对不起,都怪她……成为了累赘!

“少奶奶,您没事吧?”方毅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把自己还湿漉漉的裤腿又放了下去。

夏晴天摇了摇头没说话。

“我出去守夜,您在里面安心睡着就好。”

“不,里面这么大,我们一起就可以了!”

要是和其他男人夏晴天兴许会觉得分外尴尬,但是和方毅,她丝毫不这样感觉,反而觉得让他出去才是罪大恶极。

毕竟今天如果不是方毅,她肯定已经跟着泥石流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说来说去,他甚至可以算是自己的恩人了!

只是方毅却像是受到了惊吓,连连摇头:“您就饶过我吧,主子知道肯定会对我扒皮抽筋的!”

在这件事上,方毅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至于他的脚腕……只能晚上好好的恢复一下了,不然明天别说背夏晴天下山了,自己下去都有困难。

尝试着转动了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

“那你出去在外面,和随便找棵树睡下去有什么区别?”夏晴天直接无视他的拘谨和拒绝,语气里都是固执:“还有这些面,你都吃掉,不然我就告诉叶以深你在路上欺负我!”

“……”

虽然知道夏晴天是对自己好,但是这个威胁还是让方毅有些欲哭无泪。

推脱了几个来回,最后所有的面还是都进了方毅的肚子里,吃饱之后顿时就觉得舒服了很多!

眯起眼睛,的确是有些困了。

但是身为一个合格的保镖,他丝毫没有睡觉的打算。

万一有什么危险没有及时发现,他就真的罪大恶极了!

夏晴天也没有合眼。

毕竟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她需要消化一下,而且她白天的时候好像睡了挺久了,现在也没有多少困意。

就和面前的方毅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夏晴天觉得氛围太过于沉寂,忍不住开了口:“你觉得叶以深会不会很担心?”其实她是想问叶以深会不会出事。

这个设想她在方毅背上的时候就已经自我否定过了,却还是隐隐的担心。

对于叶以深方毅倒是很自信:“主子一定已经洞悉了事情的真相,况且有我在,没意外!”

“那你觉得山顶上,安全吗?”

实在没忍住,夏晴天还是问出了这个疑惑。

泥石流还有地震啊……

“就算不安全,主子也会安全的!”方毅和夏晴天不一样,丝毫不担心,满满的都是对叶以深的信任!

眼角抽搐了一下,夏晴天觉得方毅一句话把话说到了尽头,她无言以对。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着面前还有着一丝余温的面汤,眼前虚幻了一下,好像就出现了叶以深的模样。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听叶以深的话的待在家里吧。

原本就是尴尬才找的的话题,如今结束,可以说的更加的尴尬了。

夏晴天有这样的想法,方毅更甚!

他盯着面前的饭碗,恨不得自己钻进去,磨磨蹭蹭了好久,还是开口说道:“少奶奶您先休息,我出去一下。”

“不是说好了一起待在这里吗?”

夏晴天猛的抬起头来,眼前叶以深的模样就变成了方毅。

为了让自己清醒清醒,还用力眨了眨双眼。

“我……”夏晴天的眨眼让方毅莫名的心虚了一下,解释道:“其实我是想去一下卫生间,在这里不方便。”

“这样啊,那你去,我等你回来!”

夏晴天觉得自己还是很贴心豁达的!

只是这句等自己回来,让方毅有些无奈。

他刚刚的不过是个托词,为的就不回来!

算了算了,反正他一直在不回来少奶奶应该也会睡下的……想着,就点了点头拖着自己的脚出去了。

该死的!

脚腕怎么这么疼?要是这样的话明天要怎么背着夏晴天下山?

想着,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行,他要找个解决的办法!

夏晴天倒是没有听到方毅倒吸的这口凉气,因为她的脚腕也很痛,自己也在发出细微的痛呼。

早知道会这么痛,走路的时候就再小心一些了!

不会真的伤筋动骨了吧?

虽然从一开始她就表现的很豁达,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以后如果真的不能自由奔跑……

不由的就哎呦了一声!

最重要的是叶以深看到绝对会给她一个教训,说不好还会直接把她送回家去。

送回去就送回去吧,找一个好的医院好好的治疗。

随着她发散的思绪,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枪响!

绝对是枪!

跟了叶以深这么久,夏晴天这点分辨还是有的。

不过现在毕竟这是违法乱纪,一般枪上都带着消音器,这里的人有枪还没消音器!应该不会是方毅的,难道是小赵他们有枪……方毅刚刚出去,难道……

只想想到这个可能性,夏晴天就瞪大了眼,下一秒,又是一声枪响!

顿时她就喊出了方毅的名字,十分敏捷的站了起来,拖着自己‘残废’的右脚冲向了帐篷的出口,她觉得自己已经闻到血的味道了!

手刚刚碰到出去的拉锁,就听到方毅喊道:“少奶奶,您不要出来!”

吓的夏晴天手抖了一下直接就缩了回去。

外面很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随着帐篷里的灯光,影影绰绰的还是可以看到外面有人影闪动。

是方毅!

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搏斗,夏晴天的脑海中顿时就涌现出了诸多可怕的新闻,什么遇害,抛尸荒野之类的!心跳陡然就加速了!

“不不不。”拍着砰砰直跳的心口,夏晴天自我安慰道:“小赵他们一看就是好人,怎么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毕竟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应该不会太丧心病狂吧?

正想,帐篷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外面的人撞在了上面,夏晴天清楚的听到了方毅的声音骂了一句:“靠!”

她咽了咽口水,按着刚刚因为撞击破开了一条破洞的帐篷,忍不住眼睛就贴近,让眼神随着哪里飘了出去。

不过因为太黑了,隐约的只能看到人影,小声对外面喊了一声:“方毅?”

下一秒,帐篷更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夏晴天觉得自己被撞开在了地上,然后就翻滚了起来,看样子是外面有巨大的外力把帐篷撞翻了。

到底是什么?像是一辆车撞过来了一样!

帐篷此时已经完全塌了下来,盖在夏晴天的身上,她双手挥舞了一下,想挣扎出去,刚刚的破洞破的更大,在她的挥舞之中发出了‘撕拉’的声音,然后一阵寒气就将夏晴天包裹了起来。

这下根本不用偷看了,坐在地上,夏晴天开始还有些不能适应外面的黑暗,但是很快眼睛就做好了自我调节。

“吼!”

低低的声音传过来,夏晴天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的汗毛就已经炸了起来。

身后闪过一丝的凉风,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夏晴天觉得脖颈上凉了凉,像是有水滴落在上面,伸手摸了摸,黏黏的,想是血。

僵硬的把头转了过去,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狼匹。

瘦瘦的,毛发也十分的杂乱,身下已经凝集了一滩血迹,看样子还没有死,喘息的时候露出白色森森的牙。

现在狼不是保护动物吗?

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夏晴天又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所以根本没有纠结太久这个想法!

偏偏此时身下还被帐篷缠住,不能挣扎的起身,只能翻身打了个滚,离那匹半死不活的狼远一点。

其实外面的骚动不是只有夏晴天一个人听到,所有人都听到了,不过他们比夏晴天先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都十分老实的没有出来。

兴许是夏晴天出来之后带动了他们的勇气,纷纷都拉开了自己的帐篷,从里面钻了出来。

狼是很聪慧的动物,连着被打死了三头,又出来了这么多人,立刻就四处逃散了。

也好,方毅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也没有多少子弹了。

第一时间就是蹲在地上去看夏晴天,连声询问她的情况。

“我,我没什么,这是怎么了?”

夏晴天至今还游离在状况之外……

“只是帐篷塌下去了而已。”方毅也不想再说严肃的话让夏晴天不安,已经过去了。

这些畜生不会让他觉得麻烦,倒是身后的那些人让方毅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也不知道消音器是怎么回事儿,竟然坏掉了,不过幸亏子弹还能打出来。

可是等下要怎么和他们这些寻常人解释自己随身带枪……

“哇,大哥你这是真枪啊!超酷啊!”这个时候一个头发乱糟糟,看样子刚刚起来的短发女孩,眼睛里闪着光:“我可以摸一摸吗?太帅了!”

“假的。”方毅不想节外生枝,直接就放在了口袋里,说道:“网上买来玩的,没想到真的会用到。”

“大哥刚刚你的枪法那么的准一看就知道练过!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的气质不一般,是不是当兵的?你告诉我啊!”

方毅的态度其实很冷淡,多少有些生人勿近的意思,但是那个女孩却丝毫不芥蒂,还直接上前抓住了方毅的衣角:“兵哥哥!”

“我……”方毅沉默了,他们觉得是就是吧。

“兵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在哪里?有没有女朋友啊,我可以追你吗!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这个女孩很是直接,说话的方式也很直接,方毅的脸直接就烫了,出于自我的下意识甩开了她的手。

一旁坐在地上的夏晴天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个男人要不要那么的不解风情?

短发女孩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副更加崇拜的模样:“好酷!”

“小柔,你快回去睡觉吧!”这个时候小赵跑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歪歪扭扭的,看样子也是匆匆忙忙穿上的。

“兵哥哥的帐篷都这样了还怎么睡?我帐篷里还有位置,叫他过来!”

不得不说,那个小柔的确很大胆,听的夏晴天都不由的抿了抿嘴。

此时方毅也给她投来了求救的眼神。

看来他是没有什么经验,男人真是让人搞不懂……开枪的时候都面不改色,面对女人的时候有什么好脸红的。

虽然夏晴天觉得这个女孩的作风太豪放,但是长的还是很可爱的嘛!

于是就给了方毅一个好好把握的眼神,还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那个,大哥,刚刚谢谢你。”

小赵对小柔显然也是无奈,看着眼前的方毅,是不是衷心的道谢不清楚,语气里包含的怯懦倒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毕竟那是枪,不是开玩笑的。

就算刚刚方毅解释说是卖来玩的,也不难想出他这个人的危险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