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找到了叶以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比起一开始的憨厚,他说话已经有些明显的忐忑了:“现在帐篷这样,我的让给你和夏姐,你们先休息吧。”

“那你们怎么办?”

夏晴天还是很喜欢眼前这个小赵的,笑起来十分的讨喜,就想商量一个中肯的办法出来:“不然他和你们挤一挤,我看看那个姑娘哪里空,也去打扰一下。”

“兵哥哥过来我这里!”“不用了!”

几乎是异口同声,小柔和小赵同时开了口。

“小柔!”小赵的脸就垮了下去,上去推开了要凑近方毅的小柔:“你能不能别花痴了?”

“拜托,刚刚他才救我我们!不是他的话我们现在早就被狼吃掉了,我表示一下感谢都不可以吗?”

小柔不甘示弱,直接就和小赵吵了起来。

方毅眼角抽搐了一下,他就知道会被猜测。

不过小赵的反应实属正常。

先任由他们两个人吵嘴,方毅也不在乎讨论出什么结果,反正自己以后也不会和他们这些人有什么交集的,所以根本没有去听。

“少奶奶。”方毅蹲在夏晴天身边说道:“看来这里的确有危险,如果他们真的要让一个帐篷出来,您在里面,我会在外面保护您。如果要和其他人住在一起,您晚上就要多留心。”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也幸亏刚刚他出去的及时,不然就算夏晴天没事,这些大学生们在自己眼前出了事他多少也会心中难过。

即便对很多事冷漠,也不至于冷血。

“那你……好吧。”

夏晴天也知道外面有危险,如今能保护他们的,也只有方毅,只能更加歉意的看着他。

“少奶奶,您这个眼神好像我过了今晚就会死掉一样,放心吧,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方毅十分自信的拍了拍胸口,然后不动声色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脚踝。

“你们讨论出来了吗?”

方毅安抚好夏晴天之后对小赵问道。

小赵看样子和小柔讨论的很不愉快,两人还在争执,任凭谁都不能给夏晴天一个答案。

就在夏晴天开口准备调节一下的时候,雨下来了。

几乎是顷刻,豆大的雨点就打在了身上,染开了那些地上的狼的血,淡淡的血腥味就弥漫开。

这里的天气真是见鬼!

说下就下,一点征兆都没有!白天热的要命,晚上冷的要死!

“又下雨了,都不要在外面淋着,去帐篷里吧!我在外面守夜,你们给我们家少奶奶一个休息的地方就够了。”

方毅不管是态度还是语气都做到了最好。

只是那声少奶奶让人觉得有些奇怪,雨越下越急,夏晴天身上刚刚好不容易干了一点,瞬间又湿透了。

“小赵,我……”夏晴天想开口说一说。

只是刚刚开口,话还没开说说,就听到了小赵愤怒的声音:“不要说了!我们已经给了你们一个帐篷,你们自己弄坏了,你们走吧!”

走?

刚刚还好端端的,突如其来的转变夏晴天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带着商量:“等到天亮我们就走,现在……”

“如果我不呢?难道你还想让你的人对我们做什么吗?”

看得出来小赵的确处在惊恐的状态,也不知道他刚刚争执中和小柔说了什么,小柔也跟着他的后退,退了两步。

“我觉得你对我们可能有什么误会,刚刚真的是为了保护我们他才会开枪的!我可以保证你们只会被保护绝对不会有危险的!”夏晴天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说道:“不相信我的话我们可以把枪里面的子弹给你们!”

“不,我们不想收留你们了!”

小赵一改当初的开怀,十分的抗拒夏晴天说话。

看来人在极度的情绪下,的确会产生和平常截然不同的情绪。

即便他的情绪抗拒,夏晴天还是耐着性子对他解释道:“那你觉得怎么解决比较好?如果我们对你们真的有什么非分之想,早就动手了,况且你们人多我们不过两个人。”

听着夏晴天的话,小赵的脸色松动了一下,毕竟还年轻,情绪很容易发生转变。

夏晴天眼看有希望,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脚腕扭伤了,他也是,现在能让我们去哪里呢?明天早上我们就会自己想办法了,不会继续麻烦你们的。”

小赵随着她向前,自己往后退了一下,这下直接踩在了自己背后中枪的狼身上。

兴许是还残存着一丝的气息,被踩在身上,它直接发出了一声哀嚎,身子也抽搐了一下,把地上的雨水溅了起来。

小赵一个七尺的男儿直接就喊了出来,方毅眼明手快,瞬间就将口袋里的枪掏了出来,一枪打在了它的头上!

方毅此时和小赵是有些距离的,但是还是准确无误的爆了狼头。

它原本还在挣扎,顿时就不做任何的动静了,倒是小赵,又叫了一声。

毕竟刚刚那颗子弹蹭着他过去的,可以说再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就会打在他的身上,出于恐惧之中的小赵发出了尖锐的嗓音,原本憨厚的白牙也变得野蛮了起来:“你是不是想打死我?就因为我要你走你就要开枪!小柔你看看,把他留下来谁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

闻言,小柔张了张嘴没说话。

夏晴天觉得事情似乎更加糟糕了,虽然刚刚方毅分明是为了他好。

但是毕竟是普通人,如果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子弹蹭着自己过去,擦枪走火的,说不定比他还要激动。

咽了咽口水,夏晴天上前抓住了方毅的衣袖,低声说道:“冷静点!”

“我看他叫的那么惨才开枪的。”方毅也都是委屈。

果然应该像主子之前说过的一样,不去多管闲事!

“我说了别说了!”

处在自己世界里的小赵根本不想去思考,根本不会有所谓的换位思考,就用手指指着夏晴天和方毅:“你们的意思是必须要留下来吗?”

“是!”

方毅其实脾气也没有多好,毕竟跟叶以深混了那么久,面对这种无理的人都是直接处理的!

况且他现在脚踝也疼的要死,加之担心夏晴天,心中的怒意直接就按压不住了!

“不是!”

和方毅不同,夏晴天一直很能理解小赵,所以直接就打断了方毅的话,想再次交涉一下。

只是方毅那个‘是’字,再次把事情推到了难以挽回的境地。

“看,小柔,我就说他们不会有一点的好心!如今你看到了吧,大家伙都看到了吧?”

夏晴天此时也算明白了,这个小赵兴许是对小柔有些感情的,她对方毅的热切兴许让眼前这个大男孩有些不爽。

“这里面是真的有误会,我觉得你现在冷静一下比较好!”夏晴天明白其中缘由之后,语气也带上了一丝的强硬,毕竟这个小赵现在像是失了智:“刚刚方毅也是为了你好,万一那匹狼咬到你,危险的又不是他!况且他要是真的想对你开枪,刚刚为什么要打中狼头?”

“恐吓,难道你不懂什么是恐吓吗?”

小赵虽然现在没有什么理智,但是反驳起夏晴天还是很条理清晰的。

“别说了,拜托你们走吧!”“快走掉吧!”“刚刚我们是好心收留你的,你们难道现在还要反咬一口吗!”

如果说刚刚只是小赵一个人在歇斯底里的话,如今就是他们所有的排斥,就连那个小柔看方毅的眼神也变了变。

方毅顿时就烦躁了起来。

夏晴天知道现在和他们说是说不通什么了,也不想真的威胁他们,给他们造成心理阴影的话就有些过火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刚刚凌晨快要一点钟。

这个时候难道还能下山去吗?

还有那些狼群,万一在路上再碰到怎么办?

想着,方毅就开口了:“那就走吧,少奶奶,您收拾一下。”语气有些压抑。

“好。”

夏晴天抿了抿嘴,听出来方毅这话里的情绪很不好。

从一开始他就是基于保护大家的出发点出发的,也一直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小赵小柔他们的转变也让人难以接受,好像自己像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也全部都冷眼看着,不为所动。

雨还在下,只是小了一点,不过对于夏晴天来说简直淋到了心头。

夏晴天披上了自己的雨衣,方毅默默的来到了她的面前,示意她上背。但是随着夏晴天上背的瞬间,方毅的脸就青了一下!

原本以为会有一晚的时间可以休息恢复,没想到现在就要出发,也不知道这样强撑着能不能坚持的下山去。

随着迈出步子的瞬间,方毅只觉得举步维艰,瞬间额头上就布满了丝丝的冷汗,耳边响起了夏晴天关切的声音:“是不是不行,不然我……”

“不。”方毅咬了咬牙,装作语气里都是云淡风轻:“其实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说着还抬头看了小赵那群人,语气里都是淡漠:“多谢几位的药,还不小心弄坏了你们的帐篷,如果以后有机会能联系上的话会有答谢。”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也不想欠着他们。

说着,就背好背上的夏晴天开始顺着自己直觉的方向走。

走了两步之后,方毅忽然站住,一动不动了。

“是不是很疼?”

夏晴天十分理解方毅的,再次问出了询问过很多次的问题。

她觉得如今方毅别说背着自己走了,就算是只有自己走肯定都像骨骼被捶打的感觉,所以方毅每走一步,夏晴天的心就跟着抽搐一下。

“我,我觉得主子就在附近。”

方毅一边摇头,一边就冒出了这样的话。

“叶以深?”夏晴天想都不想就否认了:“这么晚了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就算出现也只会在山顶或者山下吧?”

“不,我听到声音了。”

他们之间传递信号会有独特的声音响声,从小就和这样声音接触,方毅很是敏感,如今周围这么寂静,他可以肯定自己听到了!

只是对于夏晴天来说,什么都听不到。

方毅没有多想,立刻就拿出了手中的枪对着空中开了一枪,紧接着又是一枪,吓的夏晴天身子都抖了一下。

只是没等到叶以深,身后的小赵们就焦躁了起来,竟然还有人用石头砸了夏晴天一下。这一下可以说是很用力了,夏晴天觉得自己被砸的眼前有些冒金星,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低声对方毅说道:“你吓到他们了。”

“可是主子……”

“不可能有叶以深的。”夏晴天叹了口气,方毅怎么遇到关于叶以深的事情都是很蠢呢?

“我们等一下吧。”方毅此时的耳朵竖了起来,也觉得耳边没有那熟悉的声音。

难道刚刚真是只是自己的错觉?

那岂不是很蠢……而且他枪膛里似乎已经没有子弹了。

尴尬的站了几分钟,夏晴天觉得又有人朝自己扔了石子,这次还是很多块的石头不过好在没有砸在头上,都落在背后,身上穿着雨衣和厚厚的衣服,倒是没感觉到痛,只是心里多少不舒服。

“算了,放我下来,我们走吧。”

“我,哎,这就走。”

方毅觉得自己等了有十几分钟了,都没有人过来,可能真的是自己刚刚在情急之下听错了,难免紧张的有了幻觉。

这下倒好,防身的东西都没有了。

方毅觉得自己简直做了这辈子最蠢的事情!

只是身后是那些小崽子,现在再回去绝对也不会被他们接纳,搞不好还会和他们动起手来,不然用空枪威胁一下他们?

正想着,小柔弱的几乎让人听不到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然就让他们在这里休息一晚上吧……”

“你在说什么?刚刚他开那两枪就是给我们看的!”

说这话的不是小赵,是另一个男孩的声音,看样子夏晴天和方毅是坏人的设定已经深入了他们的心扉。

对此夏晴天只能叹了口气,看来真是进退两难了。

就在她忍不住为自己和方毅默哀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束打在了她的眼睛上,忍不住就眯起了眼睛。

“主子!”

夏晴天还什么都没看到,就听到了方毅欢悦的声音:“是主子,少奶奶,果然是!”

随着方毅的话,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起来,等夏晴天回过神来,就看到了叶以深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的盯着夏晴天有些发白的脸,雨水顺着他的雨帽滑下,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夏晴天一瞬间身子像是触电了一样,脑海中涌现出了很多想法,比如终于可以肯定叶以深没事!比如,他果然会在最危险的时候出现,比如有他在自己简直不用担心……叶以深啊,她的叶以深。

此时的安静是十分具有温馨性的,不过方毅开口就打破了这宁静:“主子啊,果然是您!呜呜呜,我还以为我耳鸣了,您怎么才来!”

“你两枪连的太密了,方向不好找。”

叶以深看方毅眼中都饱含泪水了,伸手把自己的雨帽戴在了他的头顶:“放她下来吧,你先去休息。”

这个她,显然是指夏晴天。

方毅立刻就按照叶以深说的照做了,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叶以深身后,马上就有人迎上他,同时还帮叶以深戴上了新的雨帽。

见方毅也像是扭到的脚,叶以深的眼就也落到了夏晴天的脚踝上。

丝毫没有好转,甚至还有更加严重的趋势!

叶以深也不管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就蹲了下去,手放在了她的脚踝上,轻轻的摁了一下,问道:“疼吗?”

夏晴天摇了摇头。

“可能是没知觉了,别担心,我带了医生过来。”叶以深皱了皱眉,看了看四周说道:“在周围扎营。”

“不可以,这里我们已经住下来了!”

身后,再次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以深可是不比方毅和夏晴天好脾气,看都不看他们,冷笑了一声,反问道:“哦?所以呢,你们是要我把你们赶走吗?”

“果然是一帮……”

“别说了!”

有人想吐槽叶以深,却被小赵拦了下来,不过不用想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对此叶以深才算是正眼看了他们一眼,看到似乎是白天见过的那群人之后,脸色更不好了,冷笑依旧挂在脸上,和他们对视着:“一帮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完。”

“我,我,总之你们不可以在这里!”

他们中的人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了。

毕竟叶以深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带着十几个人,无论怎么看到可以轻易的把他们完虐。

况且方毅刚刚叫叶以深主子……方毅身上都有枪,他的主子肯定更加的可怕!

如今荒郊野岭,这些却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感,只能觉得更加的不安。

“我们在这里不会影响和冒犯到你们的,而且晚上有危险的话,互相也可以有一个关照。”夏晴天察觉到了叶以深周遭的温度更加的冷了。

一般他这个态度,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所以即便刚刚他们对自己和方毅那么的过分,还用石头砸自己,夏晴天还是处于好意开口圆场。

只是偏偏有些人,就是不知好歹!

“我们不用你们跟着,无论怎么样我们也算收留了你和刚刚那个男人,你们还弄坏了我们的帐篷,难道你还想恩将仇报吗?”

“拜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恩将仇报的意思?”听到这话,一旁的方毅实在是不能忍了!

刚刚夏晴天阻拦他,他还能勉强选择隐忍一下,如今叶以深来了,他所有的愤怒都不想继续隐藏了:“如果刚刚不是我你们没准现在早就被狼咬死了!你们的意思是宁肯被狼吃干抹净都不想弄坏一顶帐篷吗?”

“……”

这话倒是让原本理直气壮的他们沉默了一下。

叶以深在旁边已经从三言两语之中听出了些什么,眯了眯眼睛,盯着站在最前面的小赵说道:“那我们就一笔一笔的来算这笔账,先把你们的恩报了,然后再来算我们的怨。”

说着,伸手对身边的人说道:“拿笔。”

话音未落,立刻有人送上来了笔纸。

也不知道为什么出来会带这些在身上……

叶以深撕下来了一张,洒脱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递给身边的人让他送过去:“想要多少钱现在想清楚之后写在上面,然后等你们出去就拿到叶氏就可以折现。”

叶以深写上的字被送过去之后其实就已经被雨水浸泡开了,有些渲染。

只是依旧可以看出上面飘逸刚毅的字迹是叶以深三个字!

“恩算是报给你们了,那是不是就应该算一算我们的账了?”

刚刚夏晴天和他们好好说话的时候他们不听,偏偏要咄咄逼人,如今叶以深来到,一开口就扭转了局面,他们纷纷哑口无言。

其实只要叶以深到了之后他们不多说废话,夏晴天和方毅也都不会和叶以深多说什么的,权当做一个小摩擦,但是偏偏要当着叶以深的面说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算了。”

夏晴天看到拿着纸的小赵手都在抖,想来也不会去找叶以深拿什么钱的。

多少还是记得他们些好,夏晴天轻声说道:“下着雨,先找了其他地方休息下来吧。”

“如果我偏要住在这里呢?”

这次即便不为了夏晴天,叶以深也要为了方毅惩戒一下眼前这群愣头青!

方毅就在后面看的很过瘾了,裹着雨衣在一旁煽风点火,毕竟刚刚他不很爽:“就是,我和我们少奶奶这个样子怎么走?有些人好手好脚的,走几步也没什么关系!”

多少有些盛气凌人了。

虽然说这不过是一个轮回,夏晴天却还是看不下。

小赵他们心中肯定也是万般委屈的,不过迫于叶以深的威压都不敢开口,身为心最软的那个,夏晴天再次开了口:“总要有了先来后到,走吧,再不走等下天都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