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为了其他男人的终身大事/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夏晴天在脑子里为了其他男人的‘终身大事’着想,几乎自动屏蔽了刚刚进来了一次的叶以深。

叶以深心中惆怅的事情,可是要比夏晴天的苦恼的多。

特别是在山顶上发现的东西,如今联系不到金馆长,但是他内心的却还是有些隐隐的不安。

要知道,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以称之为强悍,能让他不安的东西……

罢了,这件事还是等回去找到金馆长之后再说。

想着,抬脚就走到了方毅的房间。

为了更好的照顾他,谭一峰是和他住在一起的。

“主子!”

见叶以深过来,方毅立刻就露出了笑嘻嘻的神情,丝毫看不出他现在断了骨头需要手术。

叶以深淡淡的在他的腿上扫了一眼,说道:“现在的情况,飞机飞过来有些麻烦,可能不能立刻把你接回去,所以我建议还是把你先送到这里的医院。”

“我觉得也不是很严重,还是不要和真正有需要的难民们争抢医疗资源了。”方毅对于自己住不住院这件事倒是表现很大度:“这边不是还有谭医生吗!”

“别,你现在的情况还是尽快去医院好,感冒发烧之类的给我看看还可以,需要动手术的事情,如今什么都没有,我也无能为力。”

方毅的话很明显就是不想动,想拖着,谭一峰却丝毫不给他面子和台阶。

对此,方毅眼角抽搐了一下,果然没有丝毫的默契。

“我已经让人去联系了这里认识的朋友,他应该很快就会给你安排的,你准备一下。”

“啊?真的要把我送到这里的医院啊!”方毅的眉头皱了皱:“还是不要了吧……”

“我只是来通知你,难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吗?”

对于把方毅送去治疗这件事,叶以深的话里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也是方毅意料之中的,只能低了低下巴,老老实实地回到:“谢谢主子关心。”

听着方毅的回答,叶以深看了谭一峰一眼:“路上的时候就你和他一起过去,把他安顿下去之后就回来。”

毕竟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人才能过来,有谭一峰在身边,夏晴天有什么小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

“啊,好的!”对此,谭一峰立刻表示自己知道。

叶以深又和方毅聊了几句,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像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就走了出去。

看着方毅的背影,谭一峰由衷的说道:“叶先生对你也是很上心的。”

“那当然!”方毅丝毫不客气的认同了这话,一副对于叶以深来说他是十分重要的模样:“主子只是对外人冷漠一些,对我这种亲近的人很温柔的!”

“……”

方毅骚气的语气让谭一峰一时无言。

好在在叶以深没走多久,有来了人要带方毅离开去找医院,尴尬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

这边夏晴天知道方毅要离开去医院之后,原本是想下床去送一送他的,但是叶以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我只是下去看看她,又不会伤到自己!”

夏晴天抿起嘴,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叶以深,叶以深却丝毫不为所动,直接拒绝了她:“他现在估计已经上车了,你下去也至多只能看到汽车的尾气。”

“哎?不是不能出去吗?上,上什么车?”

夏晴天记得好像是不能通行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怎么不离开呢?

“在这里短距离的行驶还是可以的,至于我们的话,还是在这里等我的人过来比较好。”

叶以深大概知道了外面的情况,还是想稳妥一些比较好。

“那大概还要在这里呆多久?我忽然想到小深晴和小星辰要去医院定时检查并且打疫苗,也不知王管家记不记得!”

“应该是记得的。”叶以深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天上才能顺畅。

他也不想太嚣张,如今国家四方纷纷来救援,自己的动作太大被发现的话,惹来不必要的关注就麻烦了。

既然夏晴天脚腕上的伤不严重,还是等一等的好。

“手机就算去空地或者是高地上也没有信号吗?”夏晴天却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叶以深点了点头:“目前是,不出意外的明天大多的通讯就会恢复了,灾后工作国家一直做的很好。”

闻言夏晴天还想再问些什么,不过被叶以深打断了,修长的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你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要担心,只要安静的在我身边待着就够了,知道了吗?”

他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一些严肃并且一时间难以想清楚的事情。

夏晴天其实不是一个话痨,不过是觉得有种被困在了这里的感觉,多少有些不安,才会一直找出琐碎的问题问叶以深。

立刻就把嘴闭的紧紧的。

两人即便这样默默的坐在一起,也丝毫没有尴尬,反而还有些淡淡的温馨。

有叶以深在身边,夏晴天的不安再次烟消云散。

扭了扭肩膀,还是继续想自己刚刚没想玩的事情好了!

……

虽然叶以深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他的人动作还是很迅速的,不过数量不多,只有一架三人乘的飞机。

飞机上除了飞行员之外还有金馆长,其余的就是药品和物资。

得知金馆长在机上,叶以深亲自出面迎接,以表示尊重。

“叶少,您安全就好。”

“要劳烦金馆长您一路奔波,实在是麻烦了。”

“我也权当做是散心兜风。”

金馆长和叶以深见面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了主题:“您在这里发现了什么,方便给看一看吗?”

“当然,叫您过来的主要原因就是这次的发现不能随身带走,稍作休息后我就带您上山查看。”

虽然现在有些危险,但是金馆长丝毫没有拒绝,反而十分迫切的说道:“坐飞机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劳累的,如果叶少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启程过去。”

毕竟他一把年纪了,遇到前所未见的挑战,整日都在想着,一旦有了新的发现,比叶以深还要迫切!

“也好。”

既然金馆长都这样说了,叶以深也就没有再客气,直接跟着叶以深上了山。

山上现在依旧很难走,不过丝毫没有让他们慢下来,两个小时之后就到了,叶以深在路上的时候和金馆长再次重述了这件事。

“进去看看。”

“还是不要了,原本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是没想到遇到泥石流和大雨,现在可能有危险。”

“那叶少在里面有什么发现?”

“水底的东西纹路很复杂,而起很大,所有沉在水下的木箱综合在一起好像可以拼成一副完整的图画。”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处处留着余地,不能太笃定,毕竟他并不是专业的:“原本想找人去拼凑出来,还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搁置了。”

“这样……”

金管家严肃了起来,思索了几分钟之后说道:“恕我直言,我还是觉得现在先去看看比较好,不然万一下面遭到了破坏,很可能会错失很多重要的线索!”

“也好。”

叶以深不下去就是想保证金馆长的安全,不管是刚刚还是现在,他都如此的质疑,叶以深干脆就彻底的满足了他。

众人慢慢的走进去,因为断断续续下了很久的雨,所以一脚踩进去鞋子就浸泡在了水里。

幸好上山前就做好了准备,穿了防滑防水的雨鞋。

之前进来过,走的时候轻车熟路,金馆长还时不时地询问自己疑惑的事情。

“进去之前还是戴好面罩,免得再出现幻觉。”话说了没几句,就快要到了地方,叶以深立刻就招呼身后的人把面罩拿出来。

他还是很有心的,不会真的莽莽撞撞。

装备齐全之后,金馆长就和叶以深一起走了进去,不过刚刚进去,叶以深的步子就顿住了。

眼前的……深潭呢?

原本应该出现在面前的潭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深坑,像是一夜之间干枯了一样,外面地上深深的积水,这里的土地竟然出现的龟裂!

叶以深就和金馆长对视了一眼,两人根本没有多说,也差不多有了一个大概的眼神交流。

“可能是地震的原因,导致原本就有一个小口流水扩大,出现这样的情况。”金馆长和叶以深解释了一句,最后却还是又加上了一句:“大自然和古人的智慧就是这么奇妙的,很多事情哪怕研究了一辈子我也不甚清楚。”

“这样也好,省的再下水去。”叶以深说着就走近了那个深坑的旁边,诸多的箱子就映入眼帘!

这些箱子密密麻麻的,大眼一看像是上百个,每一个都长得一样,上面还挂着古时候的锁,像是宝箱。

让人称奇的是,在水底泡了那么久,它们还像是新的一样,就连金属锁都没有遭到破坏,这让金馆长不由的伸出头仔细的盯着下面。

的确如叶以深所说,这下面的每一个箱子上都有刻上的痕迹,单个看杂乱无章,综合在一起,可能就会出现规律性。

伸手把自己的老花镜戴上,金馆长又端详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叶少的猜测很准确,既然都到了这里,叶少准备怎么做,是不是也可以和我说一说了。”

他不相信叶以深会等他来了做决定,绝对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方案!

事实证明,他没猜错。

“因为担心有毒,所以我不想我的人贸然下去,况且一个一个箱子搬上来,未免也太耗费人力了,所以我建议把上面的痕迹照下来,回去之后进行拼凑。如果是我要找的东西,也就不用再折回来了。”

“如果不是呢?”

“我的直觉告诉我是。”面对金馆长的反问,叶以深的语气不紧不慢,好像根本没有想过如果不是的话他怎么办。

只是金馆长却对这件省事儿的事情迟疑了起来,毕竟他的身份是考古专家,下面的箱子可以说是很有历史价值的了!看到却只能看着,实在是折磨人。

“叶少就不对箱子里面的东西好奇吗?就算箱子里什么都没有,不过是一堆泥沙,仅凭箱子的本身就值不少钱。”

“金馆长觉得我找到这里,是为了钱吗?”

叶以深的语气里写满了土豪的气质,他也的确配得上。

对此金馆长沉吟了一下,还是没忍住说道:“那走之前也要看一眼吧,里面的东西说不定会对我的判断很有用!”

虽然他说的一直很委婉,也一直是从叶以深的出发点来说,但是叶以深却还是看透了他的想法,想了想他的价值,就说道:“金馆长非要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我这也是为了叶少您要的线索能更快的有结果。”

叶以深已经再次之前给金馆长投了一大笔的资金,所以他也不敢太过分。

况且的确所有危险。

闻言,叶以深微微测了测头:“让人下去看一看,不要带上来。”

底部也没有意料之中的淤泥堆积,反而干燥的也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

虽然方毅不在身边,但是叶以深的话刚刚说下去,也就立刻有人付诸了实践。

那人下去之后率先来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箱子面前,伸手动了动箱子上面的锁,然后用手势像叶以深示意了一下,喊道:“主子,打不开!”

“砸开。”

“别,万一砸坏了!”叶以深冷漠的语气还没有传递下去,金馆长急切的声音就打断了他:“我来!”

“金馆长,您还是注意一下安全。”

“不碍事的,我一把年纪了,难道心里还没有主意吗?”金馆长在看到下去的人安全无事的时候,就已经萌生了要自己亲自下去的想法,叶以深也没阻拦,他顺利的就走了下去。

毕竟上了年纪,稍作激烈的运动呼吸就急促起来,幸而脸上有隔离的面罩。

对刚刚下来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他让开,自己就单膝跪在了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袋。

叶以深隐约能看到他从里面摸索出来了一根类似于铁丝的东西,然后捅进锁眼,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挺直了身子,箱子上的锁也随着他的动作落在地上,看样子已经完全熟练的掌握了这门技术。

金馆长的喜悦是难以掩盖的,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实验室搬过来做研究!

只是想到了之前的猜测,就连一个小锁都不敢贸然带回去。

随着箱子的打开,金馆长做了很多设想里面会是什么,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意料之中,却让人难免瞪大双眼!

金灿灿的金块码在一起,满满的一箱子,整整齐齐的没有一丝缝隙。

叶以深眯了眯眼睛,虽然离得远但是还是看到了箱子里到底是什么。

大眼扫了一下,里面的箱子快一百个,看长宽高……纵然是他眼角也忍不住跳动了一下,的确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主子,要下去都带走吗?”

“……”

身边人的询问叶以深没说话,只是眼神转了一圈之后又落在了金馆长身上。

金馆长伸手摸了摸面前的金子,沉吟了好久之后才说道:“叶少,您怎么样想?”

因为考虑到距离问题,他的声音也是提高了好几个音调的,在空旷的凹谷里声音回荡,空空荡荡。

自己怎么想吗?

叶以深修长的睫毛垂了垂,语气带上了一丝寒意:“我只要我要的讯息,其他东西没有带走的打算。”

“也好……”

对于这个意见金馆长倒是没有丝毫的异议。

如果叶以深要带走,他才会强烈反对。虽然面前的东西是一大笔意外之财,但是横财,还是不要发的好。

“主子,真的不要吗?我们也算经历了很大的风险才找到这些的!”

金馆长没有意见,不代表别人没有,比如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先下去的人。

“我不用靠这些东西发家致富。”

叶以深丝毫不为所动,而是转而对金馆长说道:“照片已经拍过,就劳烦金馆长回去之后上心了。”

“好说,我这就上去。”

金馆长说着还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古锁准备锁上,身边的人眼明手快的接过去,说道:“您上去就好,这些事情我来。”

毕竟他算是叶以深请过来的,年龄上也算长辈,所以没有太客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感谢。

金馆长没走几步,那个人就跟上,贴心的搀扶他。

这次从进到出都算很顺利,叶以深还和金馆长说着自己的一些想法,一老一少洽谈的很融洽。

只是眼看到了洞口,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叶以深的神经立刻就跳动了一下!

他带来的人不说铮铮铁骨也都是稳重的,什么事情会让他们发出这样的叫?

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看到一个黑影窜到了他面前,跌跌撞撞的,随即就是身影一矮,双膝跪地的声音。

“主子,主子我错了,救我!您救我!”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先下在下面的那人,如今双手胡乱的挥舞,想抓住叶以深。

叶以深躲开了,站在不远处微微低头,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他现在跪在地上,左手死死的握住右手,不,确切的说是死死的握着了自己的右手骨。

上面像是被硫酸侵蚀过一般,血肉都不见了踪迹。

“你做了什么?”

“我不过,不过是拿了一块金子,刚刚依旧丢在了地上,为什么还会这样……”他显然已经忍耐很久了,只是这一会儿的时间,手上的情况更加的恶劣,已经从手掌蔓延到了手腕!

叶以深不会把他丢下不管,心中盘算了一下时间,谭一峰应该最迟明天就会回来!而且回去之后还有诸多药物,最重要的还是金馆长,他应该知道怎么回事!

同时也有些庆幸,幸亏他没有贪心那些财富,不然可能谁都不能幸免!

“先泡在水里,快蹲下去!”

金馆长的脑子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梗在喉咙里无法说出口,只能硬生生的先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人现在已经彻底的懵掉了,金馆长说什么他就照做,额头上满满都是冷汗向外冒。

“肯定是有什么毒,解开就可以了。”金馆长一边安慰他,一边从身上再次拿出了那个布袋,里面是一把放在塑料软壳里的小刀:“你划出一道伤口,让血流出来,不然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

叶以深此时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金馆长紧急解决着突发的情况。

心头跳了跳,果然像他猜测那样。

叶以琰好狠,竟然这样算计自己。

随着呼吸,肩膀上下起伏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好像还能隐约看到丢在地上的金块。

因为这样的突发的情况,他们滞留了快一个小时,幸好及时得到了解决。

失去一只手,总比没了一条命好。

原本叶以深认为金馆长来到之后就可以准确的分析出下一个地点,心头的烦扰能扫去一些,没想到迎来的是更多的苦恼!

“叶少。”

就在叶以深把自己心头的思绪一条一条理顺的时候,身边的金馆长忽然叫了他一声。

“马上就要到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山脚。”

叶以深还以为他要询问自己时间问题,顺口做了回应。

“不,我是有些事情想和您说。”

虽然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目的,但是叶以深还是明白了金馆长话里有话,直接对身边的人说道:“带他尽快回去找些药,不用等我了。”

“是!”

叶以深的决定,他们从来不会多问。

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叶以深原本在压着自己步子走,直接就停了下来:“金馆长有什么事情您直接说就好,我正好也有些想法。”

“早前您找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很您说过的那些事情您还记得吗?”

“记得。”

“那这次之后,您有什么想法呢?”金馆长现在和叶以深说话还是很讲究的,说话总是不直说,喜欢绕上几圈弯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