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宝宝出事了/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馆长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也辛苦了。”

叶以深看了他一眼,眼神暗了暗,就把这个话题打断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以深不愿意说这个话题,金馆长也不再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无言的回到了住的小客栈。

叶以深的脸色一看就知道有心事,所以在他刚刚走进夏晴天视线范围的时候,夏晴天就问了出口:“又怎么了?”

最近的倒霉已经够多,难道还要再雪上加霜一番?

“没什么,只是一直待在这里觉得有些不自在。”叶以深回避了夏晴天的话,坐在了她身边,说道:“有没有想我?”

“才一小会儿的时间没见到而已。”夏晴天斜了他一眼说道:“你说可以向外面打电话的信号什么时候才能好!”

她刚刚甚至拖着自己的脚腕跑上了楼顶,都没找到信号。

“没有吗?”叶以深一挑眉:“我很早之前就有了,不过很慢就对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联系到金馆长等人。

“那你竟然不告诉我!”

夏晴天顿时就瞪大了眼,伸手去摸叶以深的口袋。

他们两个的手机分明是一模一样的,怎么他就有,自己的就没有呢?

难道这个事情还分人品?

被夏晴天摸的笑了出来,叶以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将手机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来,说道:“在房间可能也没有,要到房顶上去。”

“我这就去!”

夏晴天说着便下了床,动作敏捷,丝毫看不出脚腕有什么不适。

对此叶以深摸了摸下巴,看来晚上可以做些什么了。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惦记上的夏晴天满脑子都是小深晴和小星辰,别说叶以深的眼神了,就连叶以深跟着自己上了楼顶都不知道。

抱着手机眼神里都是期待,眼睁睁的看着屏幕上面的信号来来回回的闪烁了几下,最后定格在了两格。

足够了!

翻找出叶家的电话,直接拨了出去。

只是等到自动挂机,都没有人接。

奇怪。

夏晴天眉头皱了一下,王管家一般来说是全天都在家里的,而且现在也没有到休息的时间,难道是没有听到吗?

“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叶以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家里的电话只有王管家可以接,其他下人是不可以碰的,等一会儿再打回去就好了。或者在这里等等,看王管家会不会打回来。”

“那就在这里等一等吧。”

夏晴天说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上一次楼梯也不容易。

她这么的随便,叶以深也就坐在了她身边,自然的搂住了她的肩膀。

不得不说,房顶上还是有些冷的。

这里的视野很开阔,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夏晴天眺望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问道:“哪里的楼是都塌下去了吗?”

“地震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他们这里被波及的并不严重,倒是泥石流的影响更大一些,但是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

据叶以深的了解,外面的情况很严峻,虽然是白天,也有很多人出了事,正在大肆的救援。

“我一直没想过,我们哪里会不会也发生地震!小深晴和小星辰……”

“他们地震的因为在地震带上,我们那边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天灾。”

“万一被波及到了怎么办!”

“在这里都没被波及,你觉得一南一北的地方能受到波及吗?”

叶以深觉得夏晴天的脑子可能已经不会转动了,眼神就盯在了她的头顶:“就算担心也要担心的有道理些,你是山上的时候脑袋也受伤了吗?”

“你才伤到了脑子呢!”夏晴天听出了他话里有话,嘟起了嘴。

刚刚叶以深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她也是关心则乱,一阵风吹过,她就往叶以深的怀里靠了靠,说道:“要不然回去之后我们捐些善款吧!”

虽然可能只是杯水车薪,起码也能买一个安心。

夏晴天的心里是很不能接受生离死别的,眼睁睁的看着这场灾难发生在自己身边,即便她看到的不算重灾区,连那就好大学生出事都没有亲眼目睹,她却还是在心理替他们感到难过。

“叶氏集团下是有很多慈善基金会的,现在估计已经开始运输物资了。”

“都是你建立的吗?”

夏晴天倒是没想到叶以深会成立慈善机构!

毕竟他这个人……对别人的事情一直很冷漠。

“难道只许你心地善良我就非要做一个坏人吗?”被夏晴天的眼神看的有些不爽,叶以深抿了抿嘴。

“不是不是,只是没想到原来你私下这么的关注慈善事业!从来没听你说过!”

夏晴天觉得眼前的叶以深形象又高大了一些!

叶以深的确是搞慈善,但是目的倒不是单纯的想做一个慈善家,毕竟现在的企业家不做慈善的话很容易被键盘侠攻击,一旦成为了众矢之的,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做慈善既能给他换来好的口碑,也能借此帮叶氏打开更大的市场,可以说是大回报的投资。

这样还是不要让夏晴天知道了好……

叶以深十分享受她敬拜的眼神,大手一挥,十分大气的说道:“既然你觉得这里需要帮助,回去之后我就安排一下让你出席相关的慈善会议,再进行捐款。”

“这种东西……”还要出席什么会议?

不是不声不响的把钱捐了就好了吗?

忍不住就吐槽了一句:“怎么像是作秀一样?”

“很多人慈善的目的都是不单纯的,不过最后的目的达到就够了。”叶以深没想到夏晴天跟了自己这么久,也是学的新闻专业,心里还是这么的单纯,忍不住就含上了她的嘴唇。

夏晴天被突如其来的吻吓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但是只是一瞬间,下一秒就恢复了柔软,叶以深就喜欢这样的突然袭击,她都已经习惯了。

就在你侬我侬,**,偶尔还有一阵小风吹过十分舒服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叶以深不耐烦的去拿夏晴天手里的手机想挂断,夏晴天却没有松开手机,而是直接把他推了一把,接起电话之后的语气都是兴奋!

王管家王管家,是王管家!

叶以深就这样被推在了一旁,刚刚还美人在怀,如今只能一个人被冷风吹。

幽怨的盯着夏晴天,心里埋怨了王管家一句。

夏晴天自动屏蔽了他的眼神,刚想直白的询问一下小深晴和小星辰的情况,顺便问一问王管家有没有带他们两个去体检,王管家就开口了。

“少爷。”

兴许是这边的信号太不好了,一开始夏晴天的声音王管家根本没听到,当做电话这边是叶以深。

“是我,我是夏晴天!”

夏晴天说着提高了音量,那边应该还是听不清楚,王管家也跟着喂了几声,然后说道:“您那边信号可能不好!”

“是,是。”即便王管家听不到,夏晴天还是回答了起来。

其实那边王管家的声音也有些听不清楚,夏晴天就把手机打开了免提,他的声音顿时就大了起来。

“我有一件事要和您讲,也不知道您和少奶奶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我就带了小少爷和小小姐去医院做定时体检。”王管家叙述的语气有些沉重:“刚刚没有接到您的电话就在从医院回来的路上。”

他的话让夏晴天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却还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是不是很健康?”

“初步的化验结果,小少爷的情况很不好……”

小少爷,那不就是小深晴吗?

“小深晴怎么了?怎么了?”夏晴天立刻就把自己的嘴凑近了手机,大声的问道:“告诉我啊!”

“医生说…小少爷可能有…您…看…”

兴许是信号不好,王管家的声音忽然就断断续续起来,一阵风吹过,就吹散开了。

夏晴天焦急的把眼神放在上面,电话就显示挂断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在关键时候竟然没有信号了!而且关键的字眼一个都没听到!

不管怎么样,也要让他先知道小深晴的情况吧!什么叫很不好?

到底是什么病!

之前叶以琰说小深晴有疾病的时候夏晴天就饱受折磨,回来之后才刚刚被诊断健康没多久,就得到这个消息……

“王管家,王管家,小深晴到底怎么了!”

即便知道王管家根本不可能听到,夏晴天还是死死的抓着手中的手机喊着。

虽然是徒劳。

“没关系的,没事儿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叶以深刚刚听到了所有的话,猜测王管家如果知道电话这边是夏晴天绝对不会说出这件事了,毕竟孩子对于夏晴天来说就是命!

叶以深虽然冷静,但是心中也是一起一伏的。

毕竟是他和夏晴天亲生的儿子……万一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要怎么办。

但是如今他不能表露出来,毕竟身边的夏晴天更需要依靠于安慰,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叶以深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夏晴天。

夏晴天的身子抖了一下,没有听到叶以深说的半个字,满脑子都是王管家刚刚的话。

又是一阵风,就忽然起风了,吹夏晴天的脸有些疼。

她却麻木的任由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来。

如果是平常听到这个消息她最多是慌张,但是刚刚见证了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倒塌,刚刚自己经历的生死,她的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

王管家的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来到这里的恐惧委屈和压抑,终于都爆发了!

夏晴天其实是一个不喜欢哭的人,可是跟着叶以深之后,眼泪就没有断过,仿佛把自己身体里的水都哭了出来。

怎么下去的都忘记,夏晴天只知道自己恢复了一点理智之后,自己就躺在床上了,身边的叶以深抱着自己。

“我们要回去!”

夏晴天一骨碌的坐了起来,语气里都是坚决:“不管怎么样都要回去!就算不回去也要找一个有信号的地方!”

“飞机马上就会到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叶以深是想过把带金馆长的那个飞机带着他和夏晴天一起走,只是出了一些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安全起飞了,所以只能再派人来,顺便找人来修。

“马上是什么时候?我们先去找一个能和外面通话的地方可以吗?”夏晴天的语气里都是可怜:“小深晴已经懂事了,这个时候我不能不在他身边的!”

这个消息像是搅乱了夏晴天内心大海的定海神针一样。

叶以深在心里叹了口气,脸上都是认真:“马上就是很快,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

她是相信叶以深的。

只是小深晴有危险这件事刺在了夏晴天的心头,挥之不去。

小深晴才刚刚从叶以琰的手里救回来,平稳的日子才过了没多久就又……不过才不到三岁的年纪,却经历这么多。

夏晴天打心眼里的心疼和自责。

都怪她,都怪她没有照顾好小深晴!

“小深晴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就算有什么意外,我也会请最好的专家治疗。”

眼看夏晴天的又红了眼,叶以深伸手端起了她的脸放在手心:“你现在慌张是没有一点用的,只会让我跟着你失去理智。”

“是就不应该非要跟你过来,这样你也不会多那么多的麻烦,小深晴身边也有我。”

夏晴天说话的时候眼睑垂着,都是自责。

她总是喜欢把别人想的十分善良,把自己处于被动的局面。

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

“如果不是我想带你过来,你说什么都没有用的,要是这样的事情也要找个人责备的话,也是应该我承受其重。”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的抿着的嘴抿的更紧,默不作声,见状,叶以深就双手用力,强迫她把自己的脸抬了起来。

夏晴天此时的眼眶更红了,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不敢眨眼,强忍着泪珠。

却在看到叶以深的时候,直接就模糊了视线。

夏晴天感觉到自己的眼泪顺着脸颊流在了叶以深的手上,嘴角跟着抖动了几下,强压着自己颤抖的嗓音:“可我是母亲,应该照顾小深晴……”

“没人规定女性就要在家照顾孩子,孩子是你和我的,所以就算有什么事情要承担,也是我和你一起。”叶以深原本心情就糟糕,如今被夏晴天的神情语气一搅,心口更加隐隐作痛!

除了要关心夏晴天担心的问题,他还要去操心叶以琰的动态,以及那个可能事关叶家的秘密……

“我出去一下,顺便给你把晚餐带来。”

“好。”

夏晴天用力点了点头,虽然她现在很想让叶以深陪在自己身边,却知道不是任性的时候,便没有多说什么娇嗔的话。

真的有什么想和他说的话,就等到晚上再说好了!

看着叶以深出去,随着门被关上,夏晴天擦了擦自己脸上半干未干的眼泪。

脑子里一团乱,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自从开始找这个什么宝藏的时候自己好像就被厄运缠上了……脑子里不受控的蹦出了一个已经很陌生的字眼‘白帝’!

在夏晴天看来,记忆中的白帝已经和叶以深重叠在一起了,忽然想起来让太阳穴跟着跳了一下,脑海中就出现出了诸多当年的记忆。

包括看到叶以深隐藏在书房里的秘密也一点点的清晰。

眼睛闭上脑袋跟着微微偏转了一下,密密麻麻的字眼就一个一个的蹦了出来。

忽的睁开眼深呼吸了几下。

都过去了,过去了,不要去想了。

叶以深完完全全是爱她的,不管叶以深的过去怎么样,她都没必要去想。

白依灵的事情她都能过去,况且这件事。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这些事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算了,既然难以想清楚这件事,不如就想一想小深晴的事情。

脸有些疼,摸出了自己的药膏瓶子,涂抹在了脸上。

……

叶以深出去之后就直接去找了金馆长,敲了门之后金馆长很快就打卡了门,耳朵上挂着一幅金丝边的老花镜。

“叶少,您来了。”

“金老休息的怎么样?”叶以深微笑了一下,询问道。

“还好,进来吧。”金馆长说着微微侧身,让叶以深进了门。

金馆长的房间里的桌子上铺满了东西,其中一件就是叶以深给他的复刻版地图。

扫了一眼,叶以深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切入了自己想问的话:“有什么发现吗?”

“拼凑起来的确是一副完整的图案,只是暂时还不能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麻烦金老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叶少太客气了,只是一开始我就和您说……”

“我知道您想要说什么!”叶以深直接打断了他:“既然开始了,就没有停下来理由。”

叶以深的话让金馆长一时语塞,他已经很多次想和叶以深说这个问题了,但是叶以深不是打断就是装作没听懂。

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说道:“那些金子上可以确定有某种毒素,只是现在没有办法具体实验,那个因此受伤的小伙子现在也已经稳定下来了。”

“我已经知道了,既然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叶少!”眼看着叶以深准备走,金馆长直接就喊住了他:“您……”

叶以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微微侧目看了他一眼:“请讲。”

被叶以深这个眼神看的心跳都停滞了一下,金馆长低了低头,说了一声慢走。

叶以深知道金馆长刚刚绝对是有话想和自己说,不过那些阻拦的话,他暂时不想听。

冷着一张脸去看了那个整个小臂都没有的男人之后就去看了没有办法起飞的飞机。

“主子!”

驾驶员看到叶以深之后,立刻就丢下了手中的扳手,从地上站了起来,还局促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和另外的驾驶员取得联系了吗?”

“目前没有……”回应叶以深问题的时候他的头低了低。

“找到飞机哪里出了错吗?”

“可能是螺丝松掉之后,飞行途中点拨掉了某些零件。”

“这样的低级错误也会犯吗?”

叶以深眯了眯眼睛,逆着光,带着难以描述的威压。

“出发前已经检查过了,我也不清楚!”

他的头低的更低了。

叶以深转动了一下脖子,明显怒气已经上来了。

这是降落之后出了问题没有办法起飞,万一在路上出什么差池怎么办?

“主子,我知道错了,您要怎么罚我都可以!”

“罚你有什么用吗?它能飞起来,我能离开这个地方吗?”叶以深说话的语气很冷漠:“你自己反省就够了。”

“是!”他说着双脚就不由自主的并在了一起!

此时,有人上来和叶以深说道:“主子,谭医生回来了。”

叶以深没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吓的那个飞行员的腿一软,干脆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拍着自己的胸口冷静了很久很久。

叶以深去见谭一峰也只是问一问方毅的情况,三言两语就说的清楚,然后便随意的安排他去住下,没想到他却欲言又止。

“直说。”

叶以深的语言简练。

“来之前有人让我转告给您一句话……”

“说。”

“说现在这里的特殊情况,请您收敛一些,飞机就暂时扣押了。”

这话是谭一峰一字不差的转告,直说说出来的底气很不足。

叶以深闻言停顿了几秒钟,就知道了是谁。

他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让诸多飞机一起过来,就是担心太扎眼被盯上,没想到分开还是会被盯上!

“有闲心管我不如想一想怎么去救灾。”叶以深说着冷脸走去了楼下。

谭一峰其实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但是也清楚绝对不会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

毕竟敢这样对叶以深的,绝对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他只是一个看病的,大佬的世界他不懂……

同样不懂叶以深他们世界的,还有夏晴天。

虽然说和什么人相处久了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但是夏晴天却丝毫没有融入叶以深圈子的打算,盯着眼前的叶以深,满脑子都是回去回去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