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很担心宝贝儿/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能当饭吃吗?吃饭。”叶以深在外面横眉冷眼的,回来一面对夏晴天,就好像变了一个人,甚至还夹起了一筷子炒菜递到了她嘴边。

夏晴天身在福中不知福,一口吃进去之后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对劲,反而觉得很自然,还开口说道:“当然能,没听说长得帅能当饭吃吗?”

“那也是我自己能当饭吃,管你什么事情?”

叶以深的话直接就把夏晴天说的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

又来来回回的斗了几句嘴,气氛缓和了很多,夏晴天忍不住还是开了口:“你说的那个飞机,真的很快就会到吗?”

叶以深顿时递到她嘴边的筷子就收了回去。

夏晴天顿时就有些后悔自己这样问。

她刚刚在叶以深出去的时候已经想清楚,叶以深的压力和烦恼肯定要比她多的多,所以她就要尽力的去安抚叶以深,即便再担心小深晴不该说的话也不能说!

可是偏偏就忍不住……

“其实你说的没错,王管家会照顾好小深晴的,我的意思不是催促你。”夏晴天看叶以深还不说话,赶忙开口辩解,只是有些欲盖弥彰。

“我知道,吃饭吧,不要凉了。”

叶以深避开了她这个问题。

飞机肯定是行不通了,坐车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才能颠簸到,现在仿佛在这里出不去似得。

最重要的是还没有信号,根本不能和外界取得联系。

手指放在自己的眉骨之间,揉了揉。

夏晴天原本是还想隐晦的询问一下的,见叶以深这样,就打消了那个念头,默默的开始低头专心吃饭。

其实吃完饭之后时间还早,只是没有信号网络,时间显得充足了很多,空荡荡的。

夏晴天天还亮着的时候就有打算晚上的时候和叶以深好好的谈谈心,只是叶以深却很忙,才刚刚吃完了晚餐,就起身离开了。

夏晴天原本想着他很快就会回来,没想到等了许久,都没听到门响。

外面的天都黑透了,他做什么去了?

夏晴天想了很多都打消了念头,在这里叶以深还能去做什么,肯定是有自己的是事情要忙,想着抱紧了身边的枕头,闭上眼强迫自己睡着。

闭眼闭了很久,才刚刚有了些睡意,夏晴天就彻底的情形了过来,因为她听到自己耳边有孩子的哭声,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太过于担心小深晴的幻觉,后来就笃定了就是有孩子在哭!

叶以深财大气粗,直接就包场了这里,也就是说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更别说孩子了。

会是谁?

想着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外面的风很大,呼呼作响,平添了一份诡异。

算了,还是不要出去了!

夏晴天咽了咽口水,即便出去也要等到叶以深回来,不然万一碰到什么东西,按照她的胆量,很可能就有去无回。

于是再次躺了下去,用枕头捂着自己的耳朵,强迫自己不去听。

可是那哭声却怎么都挥之不去,在夏晴天的脑海里不断的盘旋,夏晴天忍不住就自言自语起来:“别想别想,要睡觉,要睡觉了!”

‘当当’,敲门的声音忽然顺着枕头钻进了夏晴天的耳朵,夏晴天身子都抖了一下。

原本就睡不着,如今更睡不着了,把脸埋在枕头里,大声的问道:“谁?”

“您好,我是这里的老板,请问方便出来和您谈些事情吗?”

“哦,来了!”

原来是老板。

夏晴天就松了口气,再仔细去听,那孩子的哭声就不见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心有余悸,果然诡异,幸亏自己刚刚没有出去!

在外面睡觉的时候夏晴天是不脱衣服的,毕竟不是家里,况且叶以深还没有回来,所以她只是********,穿上鞋子就衣冠整齐了,几步来到门前打开了门。

外面的确是这的老板,夏晴天见过。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您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其他地方都住满人了,我这里刚刚被送来了一家子受伤的人,也只有我这里有空的房间,但是被您先生包了场,我想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让出一个房间?毕竟空着也是空着。”

“可以。”夏晴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只是有些奇怪:“地震不是没有波及到这里吗,他们是……”

“泥石流,正巧车子在山下,也是命硬,等了这么久都没有死,救援队刚刚救出来。”

这个老板原本话就很多,夏晴天一问,立刻就滔滔不绝了起来:“说是先在这里休息,明天就送走,和那群大学生一样,但是出去哪里好出去的哟!听说因为路上耽误了太久,那些学生都死了好几个呢,这家人八成也是熬不过去了。”

“……”

一番话带上了太多的生死,夏晴天的心情骤然就沉重了起来。

本来是答应了这件事就不去看那一家人的,老板却执意要夏晴天过去见证,免得叶以深回来之后找他麻烦。

虽然不清楚叶以深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老板也清楚不好惹,他那天还看见叶以深的手下在擦枪呢……

“好吧。”

夏晴天拗不过老板,只能跟着走了下去,耳边再次响起了啼哭的声音,顿时就明白了刚刚原来是他们的孩子在哭。

忽的就想起了小深晴,步子也跟着沉了下去。

“如今答应下来,我这就给你们安排房间,幸亏我这边吃的很够,这就个你们做饭。”

看的出来,这个老板心里也是善良的。

夏晴天这个时候,就看到一个男人和女人坐在地上,身上都是泥沙,已经干掉了,脏兮兮的。

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孩子看起来要比小深晴还要小一些,干净很多,小脸都是白净的。

随着夏晴天的走进,那个孩子的哭声也小了下去,脸色白刷刷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谢谢……”

抱着孩子的女人应该是小孩的妈妈,说话的时候瞳孔涣散,有气无力的。

她身边的男人更是,像是只被一口气吊着,随时都会……

“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我也有孩子,要我帮你抱一抱吗?”

“不用了。”那个女人开口就拒绝了夏晴天好心的帮助,手轻轻的拍了拍孩子的背。

“那你需要什么东西吗?我有干净的衣服,你应该也可以穿的。”

夏晴天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竭尽所能的帮助一下他们。

只是那个女人还是摇头。

这让夏晴天也有些尴尬,这个女人不会是把自己当坏人了吧?

正想着,就听到那个男人开口,气若游丝的说道:“能不能,麻烦您给我找个止痛片啊?”

“止痛片?”夏晴天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来,问道:“等下没有医生过来吗?”

“把我们扒出来就已经费了力,医生要等出去才有。”

男人说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像是竭尽全力。

“你等一下!”

夏晴天忽然想起来,谭一峰好像回来了,立刻就站在哪里开始喊谭一峰的名字,很快就有一扇门打开,谭一峰从里面急匆匆的跑出来。

“带着你的药箱下来!”

“是!”

虽然喊话的不是叶以深是夏晴天,谭一峰却还是毕恭毕敬的。

几分钟后就带着自己的药箱跑到了下面,半跪在他们的旁边,帮他们看着,这次出去他带回来了一些药物,叶以深飞机上也放着不少药,所以能用到的还是很多。

随着谭一峰的包扎,夏晴天才看到,原来男人的一条腿几乎已经没有了……

而那个女人后背也血肉模糊,看样子是把孩子护在了怀里。

即便如从,那个小孩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伤,具体伤在哪里夏晴天没敢看,死死的把眼闭上。

只是看着,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也疼痛起来!

这么小的孩子。

“少奶奶,我让人把他们抬回房间先躺下吧,具体的治疗我捎回去他们房间。”

“好。”

夏晴天眼睛睁都不睁的点了点头。

真是惨……

她果然还是幸运的,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可是心中却还是难以平复的难受。

这一家子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吧?

小深晴怎么样了呢……

看的越多这样的事情,夏晴天就越担心小深晴。

他现在会不会也脸色苍白的在哭着找自己?

想着,耳边就又响起了谭一峰的声音:“少奶奶,您也先回房间去吧。”

“啊?他们怎么样?”

就在夏晴天出神的这段时间,人已经被抬去了房间,睁开眼也只看到了地上的尘土。

“说句实话,男人感染的很厉害,就算能保住命也保不住腿了。至于那个女人,看起来只是皮外伤,我估计后背的骨头可能断了……很可能会瘫痪在床。”

“那,那个孩子呢?”

夏晴天听在耳朵里,就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肯定很疼吧……

“情况也不太好,但是具体怎么样我也不能确定。”

“怎么会这样……”

这样把他们救出来,他们承受的痛苦那么的多!

夏晴天觉得很揪心,仿佛这些人不是陌生人,而且和自己相关联的亲友。

“怎么了?”

恰巧,叶以深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金馆长。

“怎么还没有睡?”见夏晴天站在哪里,身子直直的,叶以深几步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凉冰冰的。

“是这样。”

谭一峰在一旁大概讲了一下情况,然后识趣的说道:“我先去再找些药去他们房间帮他们处理一下。”

金馆长也十分有眼色:“我也先上去了。”

“我们也上去吧。”叶以深了解夏晴天,知道她在想什么:“无论怎么样都是命数,况且遇到我们,还有谭一峰帮他们救治以及那么多在外面可能都用不到的药,已经算是幸运了。”

“可是!”

“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命数,谁都改变不了的。”叶以深看夏晴天的脚腕还有些青紫,干脆就直接把她抱在了怀里,一步一步的上楼去。

“你去了哪里……”夏晴天别过头不去看地上的印记,语气闷闷的问道:“这么晚才回来。”

“有些事情要解决。”叶以深并不想和夏晴天说太多,免得让她徒增烦恼。

“我真的很想回去,抱一抱小深晴。”

夏晴天把头埋在叶以深的怀里,里面还有清风的味道。

刚刚的看到的那一幕对她的冲击是在的太大了!

她现在真的很想回去!

不顾一切!

“那我们明天就走!”

既然夏晴天都这样说了,叶以深实在是不忍心拒绝。

因为他的心里,也很关心小深晴!

有了叶以深这话,夏晴天才算是从刚刚的低迷中找回了一丝的精神,被他放在床上之后勾着他的脖子说道:“明天真的可以走吗?”

“可以。”叶以深眉眼淡淡,语气也带着宠溺:“为了你也可以。”

夏晴天顿时就松开了手,躺在床上望着叶以深,心中一暖。

幸好有叶以深在身边,不然她是不是也会成为狼狈的样子。

叶以深去简单洗漱了一下之后就回到了床上,用被子把他和夏晴天裹在一起,说道:“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

夏晴天不由自主的心就提了起来!

叶以深是想说关于小深晴的事情吗?

还是其他!

应该不会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吧!

想着,耳边他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明天金馆长要和我们一起走,在飞机上什么都不能做,不要浪费了现在的大好时光。”

这是叶以深觉得最轻松的时刻了,再不释放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郁,他觉得自己肯定要到处发火。

要不是觉得被困在这里都不容易,他今天就会抓住他们一个个的教训了!

夏晴天直接就懂了叶以深的暗示。

她大概知道金馆长,虽然不清楚,却因为他的年龄也是敬重的,背过身不去看叶以深,装作没听到:“你不是要我好好睡觉吗?忽然好困。”

“那你睡着就好,反正背对着这个姿势……”叶以深顿了顿,咬住了夏晴天的耳垂:“我也喜欢。”

……

眨眼间天就亮了。

这里的天亮的很早,夏晴天也不是自然醒的,是被孩子的哭声吵醒的。

不用想就知道是昨天那个孩子在哭。

现在最多也才五六点的模样。

之间叶以深也慢慢的睁开了自己好看的眼睛,慵懒的致命。

他扬起手就盖在了夏晴天的耳朵上,低沉缓慢的说道:“再睡会儿。”

“我想去看看他们怎么回事。”

夏晴天虽然困,但是从叶以深指缝里冒进来的哭声,让她难以入睡。

原本在叶以深的柔声细语下已经不再那么揪的心,再次皱成了一团。

“我替你去看。”

叶以深知道,被夏晴天看到,肯定又要为此自己难受一阵子。

他手边的事情也很多,不可能无时无刻都陪伴在她身边,所以还是从根源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好。

“那我和你一起去!”夏晴天其实现在就开始自扰了。

脑子里浮现出的都是那个小孩子还有他父母的模样!

叶以深在她耳边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低声说道:“别闹,不然我也不去了,现在就吃掉你。”

“……”

一句话让夏晴天老老实实的缩进了自己的被子,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看着他,对他眨眼睛。

昨天晚上难道还没吃够吗?

见状叶以深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然后********就走了出去,他出去没多久,哭声就戛然而止。

叶以深不会觉得小孩子哭的太讨厌,所以把那个小孩子丢出去了吧?

应该不会这么丧心病狂……

虽然叶以深说了不让她出去,但是难以控制自己的好奇和对那一家子的关心,她在哭声一停,就抓起了自己的衣服。

简单穿上之后,轻手轻脚的站在走廊里张望了一眼,看到所有门都紧闭,只有一个房间的门虚掩,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叶以深的声音:“叶氏会对你们进行帮助的,所以不用担心。”

哎?

叶以深要帮助他们吗!

还没等她愣完,叶以深就走了出来,看到她,笑了一下,说道:“就知道你会过来。”

语气宠溺又无奈。

“你要帮他们吗?”

“偶尔也要做点善事。”叶以深其实就是不想这件事梗在夏晴天心中,不如出手帮衬一下:“吃饭吧。”

“我还没进去看他们呢!”

“我已经看过,一切都好。”叶以深直接就勾住了夏晴天的后颈,然后硬生生的让她转了个身,把她带下了楼。

她的脚腕好的也差不多了,所以走路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压力了,跟着叶以深下了楼,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坐在下面等他们了。

“主子,少奶奶!”

看到叶以深和夏晴天过来,他们齐齐的喊了一句。

“嗯,吃饭吧。”

饭菜都被摆在了桌子上,还冒着热气,这样的天像是一夜之间入了冬,放不了多久就会凉透了。

往常都是叶以深和她在房间里,今天怎么忽然就要凑在一起吃了?

夏晴天眨了眨眼,心中有些疑惑。

但还是坐了下去。

“主子少奶奶一路平安!”

屁股才刚刚挨在凳子上,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声,吓的夏晴天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今天就要走了,他们暂时还不能离开,要留在这里。”叶以深眼明手快的大手放在了夏晴天软软的腰肢上:“坐稳。”

“那他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夏晴天总觉得她和叶以深先走,徒留他们在这里有些不负责。

“这两天的事情。”叶以深也不能去确定,但是他们这群粗糙的男人,条件再苦也是可以熬过去的。

况且现在眼下的事情和之前他们经历过的事情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金馆长呢?他不是要和我们一起走?”

“在研究东西,早餐已经给他送过去了,不让人打扰他。走的时候通知他就好了。”

叶以深回答了夏晴天这个问题之后就帮她盛了饭,细心的摆好了所有的餐具。

如此柔和的叶以深,也只有在夏晴天面前才会有。

只是不管对夏晴天多么的有耐心,对于其他人来说,有叶以深在,一顿饭就压抑了起来……他的那群手下根本不敢说话,一个劲的埋头吃饭,而且有素质的吧唧嘴的声音都没有。

压抑的让夏晴天觉得自己勺子碰撞在瓷碗上的声音都有些罪恶,咽了咽口水,小声的对身边的叶以深说道:“你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不说话的吗?”

“嗯,食不言。”

叶以深淡淡的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

“……”

根本没有人回应她的话,难道她不担心尴尬吗!

抿了抿嘴,夏晴天只能闷着头继续吃饭。

看来叶以深在叶家的时候也不算多变态,在他们这些手下人面前才能算是变态!

真是苦了他们。

有方毅在还好,他能厚着脸皮说些调笑的话,如今他不在,夏晴天是不会先开口的。

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夏晴天如释重负,还没等她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叶以深的人都齐齐的站了起来,对叶以深和夏晴天鞠了个躬,一口一声的喊道:“主子少奶奶慢用。”

“咳咳……”

夏晴天最后一口还没咽下去的银耳莲子粥就卡在了喉咙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泪都要出来。

形式感要不要这么的强烈?

况且她也已经吃完了,还慢用什么?

反观叶以深就很淡然,一副早就习惯了的模样。

忍不住,夏晴天就在心里幻想起来叶以深欺负调教这群手下的画面!

“不要乱想了,不过是你在想表现以后,在以后想让你替他们说点好话罢了。”叶以深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小心思,挥了挥手,顿时被戳穿心思的众人就作鸟兽散了。

“要我说好话有什么用……”夏晴天不自知自己救世主的光环多么的强烈,小声嘀咕了一声。

毕竟在她心里叶以深这个脾气上来,谁说都没用,全然没觉得叶以深多久没对她发过脾气。

“你说话都没用谁说有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