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爱的公主抱/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斜看了她一眼,大手在她胸口处帮她顺了顺气,说道:“去看金馆长怎么样,就准备出发了,顺利的话还能在天黑前赶回去。”

“好!”

夏晴天立刻就不再想其他,表示了赞同。

早一分钟见到小深晴她悬着的心就早一点放下去!

去看金馆长的时候叶以深让夏晴天先去房间里收拾一下东西,毕竟他还要和金馆长说些事情。

几步走过去之后,叶以深敲了敲门。

“进来!”金馆长的声音直接就从里面传了出来,叶以深一推门,就打开了一条缝隙。

大步走进去,看到金馆长还趴在自己的桌子上,旁边放的早餐动都没有动,叶以深礼貌的寒暄了几句:“饭菜都凉掉了,我让人再去热一热。”

“不麻烦了,凉的吃比较节约时间!我这边差不多有些结果了,但是具体的还是要等回去再对照古籍确认一下。”

“那您先用餐,我们等会儿就出发。”

“好。”金馆长点了点头,放下手中了照片,看向叶以深:“还有件事叶少不要忘记了,山顶上的洞穴要回填好。”

“已经处理好了。”叶以深说道:“拿出来的那块金子也已经放回去了。”

“那就好。”金馆长再次欲言又止起来:“那件事,您真的想清楚了吗?”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这样冒险的事情你以后您不用参与,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叶以深说着直接就把话题拉开了:“我先去找我妻子,您忙完之后通知我。”

“……”

金馆长顿时就沉默了,和往常一样。

知道他是好心,可是叶以深还是没有回头就走了出去,出去之前还不忘礼貌的关上了门。

回去之后看到在收拾东西的夏晴天,叶以深原本沉闷的心情就得到了一丝的缓解,从她身后抱住了她,身下顶在了她后面,低声说道:“我觉得金馆长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我觉得不需要!而且东西还没收拾好。”

夏晴天知道他想在什么,一巴掌打在了他的手背上,说道:“没事儿做的话就帮我一起。”

“那就不收拾了,我只想收拾你。”叶以深意有所指的说着,低头在夏晴天的脸上亲了一下。

“切。”夏晴天撇了撇嘴,语气里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撒娇:“你还想收拾我,我还想收拾你呢!”

“那你来呀。”

叶以深说着直接就松开了夏晴天,自己躺在了床上,一副勾人的神情。

幸亏他是一个男人,不然也肯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女人……

夏晴天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双手环在了胸前,大概看了他几秒钟之后,就直接无视,转身去继续收拾东西了。

“喂,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喂什么喂,你以为你是霸道总裁吗?”

“如果我不是怎么会按照电视剧里的剧情喜欢上你这个女人?”

叶以深和夏晴天你来我往的互相吐槽了好几句,眼看夏晴天就要扑上去掐着叶以深脖子的时候,金馆长来敲门了。

夏晴天给了叶以深一个幸亏自己机智收拾好了东西的神情,然后就对金馆长礼貌的打了招呼:“您好,我是叶以深的妻子,姓夏,您叫我小夏就好。”

“叶太太太客气了!”金馆长赶忙摇了摇头说道:“叶先生帮助过我的研究机构很多,您不需要与我太客气。”

“金馆长您毕竟是长辈,说话太客气了。”夏晴天还是很有礼数的,虽然这些夏家都没有交给她……

对此,倒是让金馆长对她的印象特别好。

一直上了楼顶去踏上飞机,夏晴天都在和金馆长寒暄,全然无视了叶以深。

即便如从,叶以深还是很淡然,反正上飞机之后,夏晴天还是要和她坐在一起!

他在中间,左边是金馆长,右边是夏晴天。

幸亏他们没有胖子,特别是夏晴天更是瘦瘦小小的,不然后面两人坐的座位肯定不能容得下三个人。

叶以深还能逞心如意的抱住夏晴天,美其名曰不想挤到金馆长。

只是即便他把夏晴天拥在怀里,夏晴天还是直接越过了他,和金馆长热聊起来。

她和金馆长充其量就算刚刚认识,但是叶以深觉得他和夏晴天说话的时候比和自己说话的时候熟络很多。

果然长得乖巧的女人容易博得长辈的喜爱,只是不明白,夏家之前为什么就不喜欢她。

想着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金馆长您还没有结婚吗?”夏晴天趴在叶以深的身上,勾着头和金馆长聊天,在知道金馆长至今单身之后多少有些诧异。

她还以为金馆长的孩子都要比自己大了呢!

“年轻的时候一心想干大事,就耽误了,现在老了更是一门心思钻到考古这方面,更没有心思和时间了。”

金馆长偶尔想起来自己孑然一身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伤感的,不过更多的也不后悔,毕竟在他看来自己做了更有意义的事情。

“可是您以后养老的问题……”

“我一把年纪了还不苦恼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要想这些了。”金馆长说着挥了挥手:“只见过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向你们这些小年轻催婚的,没见过你们年纪轻轻像我这个老头子操心的!”

“哈哈。”

夏晴天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两下,就联想到了方毅和赵峰,他们两个以后不会也和金馆长一样吧?

啧啧,看来照顾好小深晴之后还要帮他们两个留意一下这种终身大事。

又和金馆长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夏晴天抬眼看到了外面。

在下面和飞在上空看灾后的地区,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虽然下面的东西隐隐约约的已经都看不清楚了,可是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下面的狼藉。

常说天灾**,在天灾面前,人真的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就在夏晴天想开口感慨几句的时候,飞机忽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差点把她甩出去!

幸亏叶以深把她抱的很紧,才算让她没有磕碰到。

飞行员瞬间额头上就冒出了一层冷汗,死死的控制着飞机的机身,却还是不能制止飞机的失控!

“主子!”他开口之后都有些失声:“跳伞吧!”

“强行降落!”

如今距离他们离开的地方也有一段距离了,这个时候跳伞的话,谁知道会落到什么荒郊野外的地方?

强行降落下去,即便再荒凉,起码晚上还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即便没有,也可以靠飞机里的通讯设备和外界联系!

“是!”

即便是这种情况,飞行员还是立刻就稳定了下来,全神贯注的操作着。

倒是夏晴天,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生完小深晴之后原本不晕车的她就多少有些晕车,这样一颠簸,再加上心里紧张,夏晴天顿时就感觉到一阵眩晕。

闭上眼把头埋在叶以深的肩头,心中不断地祷告!

只是越祷告,飞机抖动的就越猛烈,好像下一秒就会坠机似得!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夏晴天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了遗嘱,飞机竟然平稳了下来,她却看到不敢向外看,依旧埋着自己的头,颤巍巍的问道:“怎么样了?”

“已经落地了。”叶以深说着摸了摸夏晴天的头。

果然,还是不应该用这架丢了零件的飞机……

真是的,只怪太担心小深晴,关心则乱!

听到叶以深说已经安全着陆,夏晴天才算把一只眼睛露出来,如梦初醒的问道:“我现在是安全了吗?”

“是。”叶以深说着还不忘询问身边的金馆长怎么样。

“没事,没事,我一把年纪了,什么事情没经历过!”虽然金馆长嘴上这样说,但是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不过他的反应比起夏晴天就稳重多了。

“出去看一看,顺便联系外面,给我们定位之后派人来接。”

“是!”那个飞行员坐在驾驶舱里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幸亏,幸亏没有出事儿!

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都很淡定,只是这次带着叶以深还有夏晴天……难免就高度紧张了起来!

他觉得这件事可能会给自己今后的飞行生涯带来阴影!

如果知道他怎么想,夏晴天肯定会上前握着他的手表示共鸣!她以后都不想在座什么飞机了!

天!

刚刚简直太可怕了!

她觉得自己脑子都要炸裂开了!都说飞机其实很容易出事故有空难,当时她还没有介意,如今真的经历过之后算是切身明白了劫后余生的感受!

即便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夏晴天还是欲哭无泪。

这样的多灾多难,难道真的是命运在玩弄她?

“这附近好像有火车站。”叶以深就很淡然,和三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真不知道他这种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锻炼出来的!

深呼吸了一下,夏晴天强行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就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火车的铁轨。

“就算附近没有火车站也可以有火车轨道吧?”夏晴天十分不给叶以深留情面的说道。

“直觉。”叶以深看了她一眼:“相信吗?”

“相信……”

叶以深那个眼神,就算是不相信夏晴天也不敢说!

况且她还是真的相信!

看了看四周,夏晴天弱弱的问道:“所以你是要去找火车站然后坐火车吗?”

“从这里做火车回去要到什么时候?”叶以深双手环在身前,说道:“我只是说一说。”

“……”也是,叶以深这种人,别说坐了,恐怕见都没见过火车吧。

夏晴天默默的把她愿意坐火车坐回去话吞了下去,无言以对。

的确是有些久,坐回去起码也要一天一夜吧,正在想着,飞行员就已经联系到了外界,并且给出了叶以深一个准确的答复:“最多两个小时后人就会到了。”

“嗯。”叶以深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回去之后还能赶上吃午餐。”

“你就一点都不惊慌吗?”虽然知道叶以深不是正常人,遇到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但是夏晴天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有什么可慌的,我不是在你身边吗?”叶以深好像刚刚根本不是和夏晴天经历了同一件事似得,淡然的可怕!

夏晴天瞪大了自己的眼,最后只能抿起嘴无奈的点了点头:“可能这就是叶以深吧……”这个男人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她是专家的话肯定会把他捉走研究的!但是转念一想,淡然如他,也会因为自己的事情狂躁。

嗯,不由的就矫情的傻笑了起来。

……

虽然说的两个小时之后才会到,但是不到一个小时,新的飞机就降落了。

夏晴天很想知道叶以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到处都是飞机?

这么随意!

买一架不是很贵,而且很麻烦吗?

只是这些疑问,一想到是叶以深,就都迎刃而解。

这个男人是活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上了飞机之后,夏晴天有些心惊胆战的,这次应该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了吧?

看出了她的紧张,叶以深就故意和她说些有些没的分散他的注意力,一来二去的,竟然就到了地方!

的确很快。

满打满算,不过两三个小时。

也难怪叶以深不想坐火车,这种舒适的感觉和速度的确不是火车可以达到的。

眨了眨眼,夏晴天看到了一座自己根本没见过的建筑,咦,这里难道是叶以深的另外一处家产?

想着正准备开口,就听到了叶以深开了口:“金馆长,有结果您联系我就好了。”

“好。”金馆长微微点了点头。

夏晴天顿时就明白了,这里原来就是金馆长的研究所啊!

恍然大悟,对金馆长说道:“那以后有机会再见!”

“好。”对于夏晴天,金馆长露出了一个长辈的和睦微笑。

和金馆长道别之后,两人很快就到了叶家,在路上的时候夏晴天所有的胡思乱想和情绪都没有了,宛如情绪的被抽空一般,甚至连到了都不知道。

“还不下飞机吗?不是你迫切的想回来,到了又在等什么?”叶以深看到夏晴天的脸色都苍白了,不用猜就知道在担心小深晴。

只是还没见到小深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这么的过激,等下如果真的知道什么不好的结果……抿了抿嘴,把手放在了她的脸上:“不然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找王管家询问一下。”

“不,不要!”夏晴天深呼吸了一下:“我这就下去……”

小深晴不是别人,她闭上眼睛就可以逃避。

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要接受,面对。

原本以为自己跟着叶以深走了这么多的鬼门关,这些日子经历这么多事情,在加上之前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心理准备,自己在回来的时候心情就不会那么的起伏过激!事实证明,她把事情想的太美好。

走路的时候所有人的力气都靠在叶以深身上,眩晕感一阵接着一阵,比刚刚在飞机上觉得自己要死掉的时候还严重!

耳边再次回荡起了王管家的话‘情况不太好’‘医生说’……小深晴还那么的小,运气不会那么差的!

如果真的有什么差运气,就让自己都承受了吧!哪怕倒霉一辈子,只要小深晴平平安安!

“你总要往前走,不然这样拖着你下楼梯,不怕受伤吗?”

就在夏晴天内心复杂的时候,叶以深忍不住开了口。

如果夏晴天是在她的怀里或者是背上还方便一些,却偏偏在身旁整个人都挂在他的手臂上,担心她的脚腕会痛,叶以深又不敢用力的向下拖动,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夏晴天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怎么样一个姿势之后,却动都没动,眼神里都是畏惧的看着叶以深:“我有些害怕……”

“我说了,有我在。”叶以深眉头皱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到我怀里来。”

随着这句话,夏晴天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被叶以深抱在了怀里。

他惯用的公主抱!

随着他的脚步,夏晴天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没有看到小深晴的时候满是不好的幻想,如今眼看要看到他,脑子里竟然什么都描绘不出了!

把脸紧紧的贴在叶以深的胸前,死死的闭着双眼,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咬紧牙关!

耳边的脚步声忽然停了下来,叶以深的身子也不再动,只有他的声音:“已经到了,还不下来吗?”

“到了吗?”夏晴天的声音小的想是蚊子一样,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抓紧了叶以深衣服。

“是,不过王管家看起来不在,我去找一下他。”叶以深说着,就把夏晴天放在了沙发上。

按道理说王管家应该是在的。

往常听到声响肯定是会出来的,今天却不见人影……想着,叶以深就摸了摸夏晴天的脸颊,顺便抚平了被她抓皱的衣角,抬脚就再次上楼走向了小深晴的房间。

出乎意料的是房间里并没有人,小深晴和小星辰也不再吗……

思索了一下,走出门站在上层低着头对下面沙发上的夏晴天说道:“王管家应该是带小深晴去医院了,吃点东西等他回来好了。”

“什么!”

夏晴天直接就亢奋了起来,像是坐在了弹簧上,原本还紧张的缩成一团,瞬间就跳了起来:“那我们去找他!”

“医院那么大等我们找到他肯定就已经回来了。”

“难道你就不担心吗?”

夏晴天心都放在铁板上被煎熟了好几次了,听到叶以深不管的语气还是说出的话都这么的淡然,顿时就没有过脑子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觉得我怎么样才是担心?”叶以深的声音就回荡在整个别墅:“如果不担心我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我只是想你也能冷静一下!”

“……”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再次坐了下去,不再言语。

以为是自己说话太过火让她觉得难过,叶以深抿了抿嘴,下了楼几步上前想安抚她一下,却在走近了时候听到夏晴天带着几分苦闷的声音:“我知道我太着急了,你说的没错,我现在需要冷静,是我不好。”

夏晴天说的这话倒不是气话,叶以深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她的头上,直接就让她清醒了很多!

如今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就自乱的阵脚,要是等一会儿看到王管家,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的话,岂不是直接就要奔溃?

虽然一直担心的都是她,但是真正在付出的,是叶以深。

“不要生气。”想着,忽然抬起了头,盯着叶以深好看到醉心的脸问道:“你在生气吗?”

“舍不得。”

把她抱在怀里,手掌轻轻的在她背后拍了拍安抚她的情绪,心里盘算着王管家回来之前能做些什么。

正在估算着王管家什么时候会回来,心中还没有一个结果的时候,玄关就响起了脚步声!

“主子,少奶奶,您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王管家!”

夏晴天原本还在叶以深的怀里被抱着,听到王管家的声音直接就把脑袋从叶以深的怀里抬了起来,看着他推着的双人婴儿车,脑子一热就扑了过去!

车里意料之中的是小深晴和小星辰。

“小深晴到底怎么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夏晴天觉得小深晴瘦了很多,一把抓住了他的小手,说好的冷静荡然无存:“怎么瘦了这么多……”

“少奶奶,可能是小小姐胖了,你才会觉得小少爷瘦了。”王管家说这话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看了叶以深一眼,叶以深回了他一个眼神之后,他立刻说道:“其实只是我大惊小怪,小少爷也没有没事事情的,刚刚也只是带他们出去吹吹风。”

“那病例本呢?就诊记录呢?我要看!”夏晴天的眼神直接就锐利了起来!

王管家不是一个大惊小怪的人,跟了叶以深这么久,也经历了很多的大风大浪,夏晴天不相信,一些小事能让他那么的惊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