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遗传病/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夏晴天这些要求,王管家再次看向了叶以深,不过这次被夏晴天抓了个正着,直接就不留情面的戳穿了他们:“你们眉来眼去的干什么?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我总要清楚,难不成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有事情还要瞒着我吗?”

“少奶奶,我只是不想让您担心罢了。”王管家微微低了低头,有些欲言又止。

“说吧。”

叶以深知道,对于小深晴的事情,夏晴天不会就这样含糊过去的,绝对会一再的追寻真相。

就算不说她也会想办法知道,到时候还要她胡思乱想,不如先听一听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少爷的病症很复杂。”

既然叶以深都这样说了,王管家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就从婴儿床的一侧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装着的文件夹:“一般多发于大人,婴儿的病例几乎没有见过,所以治疗方案都是成人的。”

“减量不就可以了吗?”夏晴天一把拿过去,因为手抖,拆了好几次都没有把袋子打开。

“西成药是有很大的副作用的,小少爷的内脏还没有发育完全,和成人是不同的,专家不管贸然制定方案,所以我才也不敢贸然决定,只能等您和主子回来。”

“那会有什么结果吗?”

夏晴天说这话的时候,才算打开了那个文件袋,并且手摸索了好久才算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上面写的夏晴天基本看不懂,这个病也是挺都没听过的,扫了好几眼,只觉得很是严重。

“及时治疗还好,不及时治疗的话,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随着王管家的话,夏晴天觉得自己呼吸都忘记了。

在医学里,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就算很高了,百分之八十的话,岂不是说……不,小深晴绝对是百分之二十的那部分!

“我看一看。”

叶以深在一旁看着夏晴天原本还有些血色的脸瞬间变的煞白,眼神都涣散,眼明手快的到她身边扶住了她的肩膀,伸手把她手中的东西拿了出去。

夏晴天软趴趴的依附在叶以深的身上,耳边嗡嗡作响。

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八十……不,不可以,直接慌忙的张口询问道:“开始治疗的话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可能是……脑瘫……”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王管家的心情也是沉重的。

毕竟他一把年纪,对小深晴和小星辰这两个小家伙也是倾注了不少心血的,如今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能让夏晴天觉得宛如晴天霹雳!

是冒险丧命,还是就剥夺小深晴今后的人生,只要他活下去就好。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夏晴天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只知道略微回过神之后,怀中就抱起了小深晴。

像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得,小深晴小手抓向了夏晴天的脸,软乎乎的。

“总会有办法的。”

别说夏晴天,纵然是叶以深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有了一瞬间的失神,但是很快就稳定下了心绪,沉声说道:“立刻联系国际上的医生过来开专家会诊,既然成人可以治愈,婴儿就一定也可以!”

“已经联系过了,如今都在医院里,这个结果也是他们讨论得来的。”

“我去见他们。”

“我也去!”

夏晴天猛然抬起头来,之前她总是不期待什么奇迹,毕竟在她看来叶以深就是奇迹,所以什么事情都渴望叶以深给一个结果。

但是如今,她只想要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奇迹……

“王管家,你就在家里照顾小星辰就好了。”叶以深实在是不忍心看夏晴天再受任何的打击了,但是她的脾气倔起来,不让她逞心如意,是会出事的。

如今也只能去看一看能不能找寻出一个解决办了。

接下来,就是沉默,死水一般的寂静!

一路上夏晴天就只是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小深晴,全程没有和叶以深说一个字,叶以深心中也有事情,所以没有多说什么。

车内安静的可以听到所有人的心跳,此起彼伏,听的人心惶惶。

这里其实是没有他们刚刚离开的南方冷的,今天天气还不错,可是夏晴天却觉得,这里冷的厉害。

冷到她的手一直都在发抖。

“妈妈。”

忽的,小深晴喊了这样一声,像是击溃了夏晴天所有的心里防线,直接就让她红了眼,看着眼前的小深晴圆润可爱的小脸蛋,夏晴天不敢开口,生怕张开嘴巴,就是难以抑制的哭声。

可是悲伤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

任凭夏晴天怎么极力隐忍,还是热泪盈眶。

小深晴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懂事的让人心颤。

“我来抱着他。”

叶以深在一旁看着,就觉得心酸感席卷了浑身,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的彷徨。

他的心从没有这样高悬,哪怕是自己中枪的取子弹的时候,鼻尖上的汗都没有现在这么多。

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还是认为,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都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夏晴天没有把怀中的小深晴给叶以深,而是任由眼眶中的热泪变冷,好像眼中刺进了冰棱一样的麻木,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神情。

小深晴肯定已经懂事了,所以自己不能太难过!

这个想法萦绕的夏晴天的脑海里,就让她硬生生的让眼睑含住了自己要留下来的泪。

“主子,少奶奶,到了。”

司机一路上胆战心惊的,到了之后立刻就松了口气。

随着他的话,夏晴天和叶以深同时打开了车门。

好像很久没来医院了,但是每次来都没有什么好事。

算起来她叶以深已经都来过,如今就轮到了小深晴,夏晴天虽然心里想装的若无其事,可是走路的时候却总是磕碰到,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就连电梯到了都没反应,还是叶以深把她拖进去的。

专家会议已经结束之后,按道理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再次召开的必要,但是叶以深的到来,还是让诸位从全球飞过来的专家再次坐在了一起。

叶以深让夏晴天带着小深晴去病房里,但是她不愿意,非要和叶以深一起旁听。

说是什么专家会议,其实就像是一场辩论,你争我抢的,各抒己见。

即便之前已经见面在这里争执过一次,如今再见,又是一番争论。

叶以深就在一旁看着医生之前给的简易,什么文字都有,英文法文日文……翻看了一遍之后,他们还没有结果。

夏晴天全程在竖着耳朵去听,可惜那些专业的术语到了她的耳朵里都成为了乱码。

眼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在三个小时后,有了一个新的结果:“叶少,有一个新的方案,成功和失败率对等,都是百分之五十。”

“失败的话会怎么样?”叶以深没有问是什么方案,而是先问了结果。

“两个结果,脑部停止发育,或者是……”

那个医生没有说完,但是叶以深也预料到会是‘逝世’这个词汇。

说来说去还不是王管家说过的那个结果,脑瘫或者死掉。

叶以深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的,所以没有继续开口,但是一旁的夏晴天却问了出来:“是什么办法?”

“通俗的来讲就是换骨髓,但是匹配度很低,所以还是建议兄妹之间进行,我记得叶太太家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可以进行一下匹配。”

小星辰吗……

对外他们都说是夏晴天和叶以深的女儿,但是也不能改变她并不是的事实。

之前夏晴天主动勾引叶以深的时候就是因为叶以琰的欺骗,说要小深晴需要换骨髓,没想到一语成谶!

“如果不匹配的话还要等十个月那么久,不,甚至还要更久!”

毕竟孩子生下来之后还需要等待,不会直接就可以抽取骨髓:“我儿子等的了吗?”

“目前来看情况稳定是可以的,但是越拖,手术成功的几率就越小。如果叶先生和叶太太觉得这个方案可行的话,我们会立刻调动资源库进行匹配的。”

“好!”

“等一等。”

叶以深和夏晴天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的,但是开口说的话却截然不同。

夏晴天的意思很明确,哪怕是冒险,毕竟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但是叶以深比夏晴天还要清楚,夏晴天现在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生育的情况,即便调动骨髓库有匹配的,另外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也太高了。

他叶以深,不愿意去冒这样大的险。

“等什么?”夏晴天直接就问了出来:“医生都说了,越等几率就越小,百分之五十已经不算低了!”

叶以深没说话,只是伸出手握了握她的手掌。

“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更好的方案。”虽然没对夏晴天说话,但是他却对医生说了话:“不然一旦手术出了什么风险,我会让所有的参与者都承担后果的。”

“……”

叶以深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夏晴天也被叶以深拉了出去。

“你在医院照顾他,我出去做些事情,但是你要相信,我会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可是医生都说!”

“你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

虽然医生才是专业的,但是夏晴天鬼使神差的就看向了叶以深,说出了一个‘你’字。

“那就在医院等我,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说着,他叫来了一个护士,把夏晴天和小深晴送到了病房里,自己大步的走向了电梯。

虽然夏晴天是完全的相信叶以深的,但是在病房里不断有医生护士过来检查小深晴的情况,彻底的扰乱的夏晴天的心神。

忽然脸不受控制的抽动了几下,剧烈的疼痛瞬间就席卷在了浑身,要涂药了!

伸手在身上摸索,幸亏她没有换衣服,还有随身就有。

摸出来之后躲开护士去了洗手间对着镜子胡乱的涂抹了一下,因为已经见底,所以是有些不够用的,夏晴天捂着自己的脸颊,其实如今并没有觉得有多痛了,兴许是心里太痛楚了吧。

站了好一会儿,等到脸上刚刚冒出的小红点消下去之后,夏晴天才走了出去,看着床上已经别吊上吊瓶的小深晴,不由的就喊住了要出去的护士:“请问这是什么?”

“只是一些消炎药,叶太太不用太担心。”护士还年轻,看起来和夏晴天差不多大,见夏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忍不住就多嘴了一句:“您安心就好,实在不安心的话,听说圆通寺这两天有开光仪式,去看看也好。”

“叶太太不要听她胡说!”她身边的主治医师直接就瞪了她眼,对夏晴天说道:“相信科学才是真的,我们医院上下会提供最顶尖的治疗的!”

“好……”

夏晴天点了点头,眼神就落在了他们的鞋子上,顺着就到了门口。

那个女孩的话让她忽然想起来,在遇到泥石流的时候,她就曾经和叶以深说回来之后要去寺庙拜一拜。

不是祈求什么,她也知道要相信科学,可是就想求得一分心安。

她被生活折腾的,整日提心吊胆,不知道安心是怎么样的感觉了。

只是即便去,也要等叶以深回来。

几步走到小深晴身旁,手握住输液的软管,靠自己的体温把冰凉的液体暖热,这样输到小深晴的身体里也舒服些。

其他的小孩子扎针的时候总会哭的让人心惊胆战,但是小深晴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反而一副淡定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叶以深的模样。

瞬间,夏晴天就明白了为什么叶以深刚刚不答应。

如果以后小深晴真的成为了一个脑部瘫痪的孩子,即便叶以深的财力足够让他安安全全的度过一辈子,为人父母,于心不忍。

“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然后小深晴就可以和小星辰一起跟爸爸妈妈出去玩了。”

“爸爸。”

小深晴模仿者夏晴天叫出了这样的两个字,然后清晰的吐出了一个‘饿’字!

如果是小时候夏晴天还能喂奶给他,但是现在……左右看了一眼,这里又不是家,哪里会有什么东西,于是一只手握着输液管,另一只手就摁响了床头的铃。

几乎是十几秒的时间,立刻就有人冲了进来,毕竟刚刚那个医生说的不是开玩笑,他们现在几乎全院上下都时刻准备着为了这个名为叶深晴的小男孩服务。

叶以深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他们不想为此丢了工作,甚至有更严重的后果!

随着一个人进来,更多的医生专家都小跑了进来,瞬间房间就拥挤了起来。

“呃……”

夏晴天只是想问一下小深晴现在可以吃什么,他们如此大的反应让她的手顿了顿,松开了手中的铃,略带尴尬的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我儿子现在有什么需要忌口的吗?”

“叶太太不用担心,我院制定了绝对适合营养餐,这就送过来。”见只是询问这个,不是突然有什么意外,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他们只是因为害怕叶以深才会这样,但是在夏晴天眼里,就成为了小深晴的情况格外严重!

如果不是的话他们为什么一个个草木皆兵?

空着的手不由的就抓住了小深晴的小小的胳膊,更加迫切的期盼叶以深能够快点回来!

不然她真的担心自己难以忍受等待,答应了医生刚刚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的方案。

……

时间好像一眨眼就溜走了,外面已经被夜色笼罩了起来,夏晴天开着病房里的灯,有些失神。

坐立不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任何词汇都没有办法描述她现在的感受和情绪!

摸了摸自己的眉骨,夏晴天决定再去问一问那个医生的具体情况!

起码要把小深晴的病情搞清楚,以及为什么会忽然得上这种病!

小深晴还醒着,不过自己和自己玩的正开心,丝毫不知道夏晴天因为他受了多少的折磨。

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走近了今天那些专家开会讨论的大办公室,刚刚凑过去,就听到里面有争执的声音,看来还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啊!

叹了口气,也不报什么希望,敲了敲门。

“叶太太!”

门很快打开,一直和她沟通的主治医师站在门口,关切的问道:“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吗?”

“不,不是的,我只是有些不明白,平常我很注意,为什么我的儿子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夏晴天回忆着说道:“之前做过很多次检查,都没有什么异样的。”

当初就是在这里做的检查,是肯定病例档案都还能查到!

“叶太太。”夏晴天担心是他们意料之中的,考虑到夏晴天的身份,诸多医生的态度也是好的不能再好:“有些病因是隐藏的,所以检查是检查不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目前推测是遗传,当然,也只是推测,毕竟这样的病例少之又少,几乎全球的专家都聚集在了这里,也没有几个人见过。”

遗传?

虽然后面那个医生又说了很多话,但是夏晴天一个字都没有听到耳朵里,满心满眼都是‘遗传’两个字。

顿时对小深晴的愧疚就又增添了几分!

“叶太太,其实我们还是建议您同意匹配骨髓然后签字手术,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其实已经不算低了。”

叶以深不在,他们就又开始动员夏晴天。

夏晴天耳边就响起了诸多声音跌宕而至:“叶太太,您一定要尽快做决定啊!”“叶太太。”“叶太太……”

“我,我有些不舒服。”夏晴天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松口,可是想到叶以深的时候,立刻就警醒了一下,不,不可以!

她一定要等叶以深回来,一定不可以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夏晴天回过神来之后手机就已经握在了手里,上满显示叶以深的三个未接来电。

看记录,应该是她刚刚出去,叶以深的电话就打来了。

想马上回拨回去,手机一震,他又打来了。

“喂!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有了结果?”

“算是吧。”夏晴天迫不及待的声音给了叶以深很大的压力,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现在就去接小深晴,准备一下,去找一个人。”

“什么人?我也要一起去!”

“你忘记了之前答应我的话了吗?以后都乖乖在家!”

“那是你要去找什么东西,这是带小深晴去看病!况且你懂得怎么照顾小深晴吗?生病的人免疫力都很弱,万一路上生病了,你也不会照顾!”

夏晴天一口气说了很多,都是对叶以深的不放心。

偏偏叶以深还不能反驳,因为在这方面他的确没有什么经验!

“还有,你要去找谁?不是全球的专家都在医院了吗?”

“一个退隐很久的老医生,我现在在飞机上,马上就会到医院,到时候把腻和小深晴接回去再说。”

叶以深还是没有到底带不带夏晴天出去,只是说了他现在的情况。

“我直接带小深晴回去就好,节约时间,早点去找那个医生!”

夏晴天觉得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显得弥足珍贵!

既然她这样要求,叶以深也答应了下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夏晴天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抱起小深晴,房间里剩下的东西也不再多管,而是直接推门走了出去,离开之前还不忘去询问了医生和护士要注意什么。

“叶太太,难道您是准备出院吗?”

“只是我先生找我有些事情,我不放心他自己在医院。”面对询问,夏晴天随便说了一个借口:“我赶时间,就先走了。”

说完,风一般的跑开了!

如果不是亲眼见证,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夏晴天小小的个子,看起来那么的瘦小,抱着小深晴还可以那样的风风火火,仿佛蕴含着无数能量。

随着电梯的下坠,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也越坠越深,像是跌进了深渊里一般让人难受。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也不想接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