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把人送回来/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请进。”

来拜佛祈福的人很多,可是这样的大雪还来,实在是罕见。

可以,整个寺庙里,今就她一个香客。

“之前两日是庙会,来的人多些,女施主怎么今过来?”和尚把夏晴领进去,好奇的问道。

“没有抽出时间。”

一进门,夏晴话都不由的放轻了!

这里的确很复古,也有种庄严的神圣感,夏晴垂了垂眼,轻声细语的问道:“想祈福的话,要怎么做?”

“上香就好了,我们提供香火的。”

这里被评为最不功利的寺庙,和许多为了香油钱建起的寺庙完全不一样,多数服务都是不收费的。

“我想问一问,三叩九拜,怎么一个叩拜的办法?”

既然来了,夏晴就想诚信的拜一拜。

走马观花的话,也难求一个安心。

“啊?”和尚摸了摸头,好心的道:“一般来只要上香就够了,不用那样大动干戈的。”

夏晴闻言只是欠了欠身,语气里都是坚决:“我既然来了,师傅就告诉我。”

……

“这个女施主在做什么?”

“主持,她自己遇到了很多事情,只想求个安心。”

那个和尚看着面前的主持,声问道:“您要去劝一劝她吗?”

“阿弥陀佛,来这里的,都是为了一个心安,心诚则灵。”

主持胡子都白了,看起来很让人敬重。

看着在跪在寺内台阶上的夏晴,又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

雪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夏晴都不记得,只觉得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每上一个台阶,都是靠自己的意念。

和尚有一百零八阶,她已经拜到了一多半。

满脑子都是想保佑叶以深和深晴平安,来来回回,只有这两个年头。

兴许是内心安宁了下去,夏晴觉得自己渐渐的冷静,烦扰都被冷风带走。

在跪到最后一阶的时候,夏晴回头看了一眼,距离她近的台阶上还有她经过的印子,再往下看,就只有白雪的痕迹了。

眼前是一尊大佛,佛身上落满了雪花,却丝毫不能掩盖他的庄严。

恭恭敬敬的跪下拜了三拜,刚刚站起来,就听到身边有人向她道:“女施主,等雪停了再回去。”

夏晴现在身子很虚,像是所有的力气都被掏空了一样,毕竟一路跪拜上来,也是很费力气的。

感激的点了点头。

青灯古佛,夏晴喝着杯子里的清茶,觉得有些恍惚。

缓了好久才算把冻僵的身子暖热,回忆着刚刚那个看起来上了年纪和尚的话:心诚则灵……

但愿。

就在这时,脸上忽然抽动了一下,跟着一阵熟悉的疼痛就传了过来,又要涂药了!

夏晴叹了一口气,她脸上的疼痛不是有规律的,而是无规律性的,所以每次都是有感觉需要涂药的时候夏晴才会去涂。

之前在外面叶以深贴心的在她身上放了一瓶分装出来的药膏,但是那个瓶子里已经没有了,即便有,她现在换了衣服,也没带在身上。

“您是不舒服吗?”

那位主持坐在夏晴对面,抬眼就发现了她的不正常,毕竟整张脸都煞白了起来,刚刚红润一些的气色也消失殆尽。

“我,我可能要先回去了,多谢主持您的清茶。”夏晴知道一旦发作起来,就会痛的死去活来,而是很是迅速!

最重要的是可能脸上还会长出红斑点,真的如此的话,她要怎么乘车回去?

被围观的话她可能会找个地缝钻进去……

想着,又是一阵疼痛蔓延,从面部上的神经迅速蔓延在了全身,夏晴的手一抖,手中的茶杯就掉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脆响,杯子就碎了。

伸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眼眶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眼泪,一片模糊!

“我真的要先回去了!”

夏晴不想在别人面前失态!用力的眨了眨眼,低声道:“打扰了!”

“外面路不好走,如果有家人来接您回去的话,您在这里住上几日也可以的。”虽然不知道夏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还是很关心夏晴的膝盖:“跪了那么久,膝盖想必会也有损伤,我已经让圆融去拿药了。”

“我孩子还在家中需要照顾,所以就不逗留了。”别她现在的脸疼痛难忍,就算是她好端端的,内心也放不下深晴,至于膝盖,刚刚还能感觉到疼痛,如今和脸上比起来,就显得不值一提。

“可是您看起来……”

“告辞了!”

夏晴着直接就走了出去,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放在叶家的药膏!

当然,还顺便抽出了一些心神咒骂叶以琰。

匆匆忙忙的一路跑出去,刚刚到了寺庙的门口,就看到了……叶以深。

他不是去找了什么医生吗?

现在不是整在飞机上向前飞吗……

难道是自己太疼出现了幻觉?

“傻站着干什么?”

叶以深对着她张开了自己的怀抱,下巴微微扬起:“难道你觉得你可以自己下去吗?”

“你怎么?”

夏晴差异的放在脸上的手都松掉了。

“知道你做蠢事,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叶以深着就发现了她脸上的红点,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双臂,走近了一步,半弯下了自己的腰。

“没,没有!”

夏晴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很丑,所以直接就把头别过去不想给他看到。只是才刚刚把头转过去就被捏住了下巴,叶以深的语气里无奈又戏谑:“你更丑的时候我都见过。”

随着他的话,夏晴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倒是让叶以深捏在她下巴上的手都顿了起来,不经热泪掉到他的手心里,不一会儿就凉了。

“疼……”夏晴是真的疼。

随着脸上的疼痛,跪了一路的腿也开始疼,让她一步都迈不开!

“回家。”

叶以深直接就明白些什么,背过去将夏晴背在了背上,原本看她的喜悦瞬间消散,脸上只剩下淡淡的寒意。

夏晴一路上很多次想问叶以深到底是怎么会突然出现的,但是一张口就要扯动脸上的肌肤,就是更加要命的疼痛!

于是便一直没有开口。

下山的路真的很滑,虽然没有上山那么累,却要比上山危险。

叶以深忍不住骂了一句,道:“等我回去就把这里的路修一修!”

夏晴很想人家是故意这样考验心诚的人,但是没有办法开口,就紧闭着双眼趴在他的肩头。

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看到叶以深觉得委屈,总之虽然夏晴的双目紧闭,眼泪还是打湿了叶以深的肩头。

这让叶以深不由的加紧的步子。

只是再快,也要注意安全。

他担心自己太着急将夏晴摔下去,所以走的每一步的时候都要想好下一步,即便如此,还是好几次都脚下一滑!

比当初在有泥石流的山上危险窘迫多了。

幸而叶以深的底盘很稳,那么多年的武也不是白白练出来的,险些滑倒,也终究只是险些。

夏晴觉得每次自己闯祸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情叶以深就会从而降,每次自己在山上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他都会用自己结实的后背把自己扛起来……

她有一瞬间觉得,所有的亲情和爱情,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给的。

不由的把他抱的更紧,忍着撕裂般的痛处道:“谢谢你……爱我。”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带着些伤感,背着夏晴下地铁楼梯的叶以深脚步一顿,然后默不作声的继续向前走。

连着走了好几步之后,才嗓音低沉稳重的回应道:“谢谢你,让我爱。”

哎?

夏晴还以为叶以深根本不会回应的,心里觉得自己有些矫情……没想到他配合自己了这么娇滴滴的话。

被这样一,脸上的疼都要忘记了,咧嘴去笑的时候才又后知后觉的连着肌肉抽搐了好几下,顺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声吸气的声音在叶以深的耳朵里无限扩大,他稳了稳自己的气息,大步的继续向前走。

错过了高峰期之后,地铁上已经不那么的拥挤了,但是站在里面,叶以深还是背着夏晴,任由她的脸埋在自己后背。

路上有人好心的示意叶以深可以坐下去,叶以深却优雅的回绝了。

夏晴这个样子连他都不想让看到,况且是被车上的这么多人看到?

只是夏晴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情绪去感动叶以深的的心细了,毕竟她所有的理智都随着刚刚脸上的抽搐随风消散了……

疼!

只有这一个感觉!

之前是又痒又疼那种抓心的感觉,如今就只有一种要命的疼痛。

如果上一次的痛苦像是生深晴一样,那么如今,就像是生深晴没有打麻醉。

但是夏晴的骨子里就遇到什么事情都会自己闷着的性格,所以把嘴唇都咬出了血来,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虽然背上人儿不声不响,但是叶以深却明显感觉到她抓在自己身上的手死死的,仿佛要把骨骼都攥碎掉。

出了地铁站还有一段路要走,叶以深身上的气场比周围的寒雪还要冷,偶尔有人路过他身旁,都会不由自主想打个哆嗦。

踩在蓬松的雪上,每一步都会陷下去一下,走的叶以深心烦意乱。

夏晴是不知道到了哪里的,直到耳边响起来王管家的声音:“少爷,您带少奶奶回来了!”

原本是想睁开眼睛看一看的,但是事实证明夏晴高估了自己……别睁开眼了,就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就连躺在床上都是被一样放上去的。

“少奶奶这是……”

“没什么,让厨娘炖些姜汤。”

叶以深着起身去浴室拿了一条湿毛巾,来到夏晴面前心翼翼的替她擦着脸。

王管家对于叶以深这种温柔的一面早就习以为常,所以没有表示出任何的诧异就走了下去。

随着温热的毛巾和凉嗖嗖的药膏涂在脸上,夏晴顿时就得到了缓解!

这种感觉……还是和之前她所想的一样,仿佛染上了毒品。

只是这一次却没有和之前一样立刻所有的副作用都消失,还是会隐隐作痛,不过是一阵子接着一阵子的,即便如此,也比刚刚好上太多。

总算能睁开自己的眼睛,夏晴看着面前的叶以深,还没来得及开口话,就听叶以深先问到:“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不涂药会痛?”

“……”夏晴默不作声。

她何止是直到,还知道这个药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但是为了不让叶以深担心,自己所有的知道就咽在了自己的肚子里。

在叶以深看来,这就是默认。

“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吗?”

他顿时就恼火了起来:“还有这次上山去,什么气不行,偏偏要今!如果我不过去你准备怎么回来?”

怕是死在山上都不会有人发现!

夏晴自知理亏,即便是为了他和深晴也确实不妥当……再加上没有力气,楚楚可怜的看着叶以深,语气也弱弱的:“我不知道会这样……”

“下次我就不管你,任由你自己爱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好了!”

叶以深对于任何事情都是不喜多管,即便是管也雷厉风行,不留一丝的情面。

偏偏遇到夏晴,算是一物降一物,将他吃的死死的!

最可气的是,这一切还是他自愿的,夏晴不要他多管,他还会恼怒!

“你怎么忽然回来了?”

夏晴知道再在这件事下去,叶以深兴许会继续打发脾气,于是就有意的把话题拉开。

其实是因为叶以深飞到一半,飞机故障休整,凑巧就接到了王管家和金馆长的电话。

思量再三,他还是决定回来。

也幸亏他回来!

于是夏晴的话题成功的再次挑起了叶以深的恼怒:“难道我离开你就可以为非作歹?这次出去你就和我一起!”这个女人,一眼看不到就想找些事情!

和他一起过去?

之前夏晴要求他都不肯,如今竟然主动要带自己过去!

夏晴忽然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

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不但肯定又少不了一顿臭骂,憋着内心的笑,问道:“那深晴……”

“和你待在一起深晴才会不安全!”

完这话之后叶以深起身准备下去看姜汤好了没有,毕竟刚刚他碰到夏晴的手脚,冷冰冰的。

但是起身的时候,夏晴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他回身,然后就听到了某种瓷器破碎的声音。

脖子一僵,慢慢的低头看下去,就看到了碎在地毯上的瓷瓶……

里面装的是叶以琰给的药膏,如今落在地毯上,格外的扎眼。

叶以深眼明手快的去捡起来,想挽救一些,可惜下面着地的地方碎的太彻底,瓶子里空空荡荡的,只有瓶身上剩下了一些。

什么情况?

夏晴的刚刚重启的大脑再次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地上不是铺着地毯吗,为什么会碎?

这么一大瓶……

g!

就算治标不治本也算是救命的药膏了,原本叶以琰就只给了两瓶,如今碎了一瓶……

“这是已经用了一半的瓶子还是还没用打开过的?”

“刚刚随手拿来了一个,看样子像是还没有用过的。”叶以深低头看着地上的东西,抿了抿嘴问到:“你刚刚抓我衣服有什么事情?”

刚刚?

刚刚夏晴只是想一些好听的话,哄一哄叶以深让他不要生气。

只是如今她只想选择闭嘴啊!

“我,我!”

“没事,我会再去找叶以琰要的。”

叶以深直接打断了夏晴的话,深呼吸了一下,道:“不要太担心,也别想太多,剩下的半瓶足够你用。”

“好……”

回应这话的时候夏晴有些底气不足的。

她现在还没从刚刚到突发事件中回过神来!

不过叶以琰真的会给吗?

好久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了,虽然一直东奔西走都是因为那个男人,但是真的好像已经淡忘了……星悦可是还在他手里,不知道怎么样。

不,她现在应该想一下深晴啊!

不,星悦那么单纯,肯定也在饱受折磨!

原本还在惆怅药膏的夏晴顿时就陷入了另外一阵痛苦。

……

叶以深没想到夏晴不用那个什么药膏会出现这样强烈的反应,还以为只是会脸上长出什么东西。

叶以琰竟然在这里留了一手。

很好!

深呼吸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用座机给叶以琰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嗨,二弟,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你想搞什么名堂?”

叶以琰电话一接通语气就十分的热切,仿佛和叶以深的关系十分的亲密!只是叶以深没有给他留丝毫的面子,语气冷冰冰的:“药膏是一直要用下去的?你果然不会好心到就此罢手,难道还想一辈子用这件事操控我?”

可笑。

这个男人真的以为他还可以胡作非为很久吗?

只要再等一等,就够了。

“二弟打电话过来就是问这件事儿?”叶以琰啧啧了两声:“我还以为你关心星悦,没想到啊没想到,亲生弟弟还不如一个半路夫妻。”

“你要我找的东西我已经在找了,只要你不想没命或者是想不要心心念念的东西,我想你都不会蠢到碰他。”

他怎么不担心关切叶星悦?

如果真的不想管,早就不会不顾金馆长的阻挠继续找下去了!只不过他不喜把自己做了什么都出口罢了。

“呵呵,对,他毕竟也是我的弟弟。”

叶以琰就是叶以琰,没两句话就憋不住,冒出来招牌冷笑,阴森森的:“刚刚不是让你猜我在哪里吗?星悦可是和我在一起。”

“海边。”叶以深冷漠的吐出了两个字。

那边有细微的海浪声,他听到了。

“呀,不愧是爸妈生前最喜欢的儿子,果然聪明。”叶以琰的话让叶以深攥紧了手中的话筒,他在那边继续道:“知道最近二弟你找东西很辛苦,也很不顺,所以我特意没有给你施压,是不是很贴心?”

对于叶以琰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叶以深一直都不留任何的情面:“你盯我盯的那么紧,难道不知道我儿子生病了吗。”

“当然知道,深表同情呢。”

“是吗?”叶以琰的话让叶以深丝毫感觉不到同情,倒是有些欢快,勾了勾嘴角,眼中的眼神也意味深长的多了一丝的算计,不紧不慢的道:“我要带他去找医生,接下来的东西会安排方毅去找,你想早点看到这件事最后的结果的话,就不要蓄意给我添乱。”

“果然是已经发现了什么,难道只是我一个人,你就不想看看结果吗?”

叶以琰话里有话,叶以深却不接他的话茬,到了这通电话的重点上:“你给的药瓶碎了一个,再送一瓶过来。”

“哪有这种法?想从我这里拿东西,是不是也出点什么条件?”

叶以琰意料之中的没有答应,叶以深早就想到他会这样,修长的手指捏在一起,打了一个响指:“你为了保证自己资金的安全分散了十三个账户,每个账号都是大笔的财富,应该不想下一秒这些钱都烟消云散?”

“你觉得我在意钱?想用钱威胁我?”叶以琰那边反问了一句。

叶以深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处于被动的状态,虽然叶以琰现在处于绝对的主动优势,但是他手中也总要攥上些筹码:“我能扒出来你的账户,其他手眼通的人更可以,如果你的资金流向了不该流向的地方,给你惹上麻烦我就不负责了。”

到时候就算叶以琰能化险为夷,也要被折腾一番,顺便所有资金付之东流。

不伤筋动骨,也要让他不能安睡。

其实叶以深现在和叶以琰之间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任何人处于弱势或者更近一步的话,这个平衡的状态就会都打破。

一旦失去平衡感,叶以琰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清闲了。

毕竟诸多事情和人才拖住了叶以深没有和他破釜沉舟。

所以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叶以琰选择了松口,答应这两就让人把东西给叶以深送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