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有人跟踪/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道你就不想……”

啪。

不等叶以琰说完到底不想什么,叶以深就挂断了电话。

多听他说一个字都是折磨!

“少爷,姜汤好了。”

王管家见叶以深把电话挂断,在一旁开了口。

“好。”叶以深觉得自己脾气好了很多,要是之前早就把电话摔在地上了,如今还能如此的心平气和。

可能真的是和夏晴天待在一起久了,被同化了吧。

“少爷!过两天就是除夕了。”看着叶以深起身,王管家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嗯?家里不过年许久了,今年有小深晴和小星辰在,如果到时候我和晴天还没走,热闹一些也好。”

虽然现在身边都是一些让人不能安心度过一年的事情。

一年就要收尾了,很多事情却刚刚拉开帷幕。

“少爷,事情过去那么多年,叶以琰也又回来了,您还不准备去看看老爷夫人吗?”

“……”叶以深顿了顿,说道:“这些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之前没有提起过,今后就也不要再提起来了。”

“是。”

王管家平常也不会提起这件事情,只是觉得叶以深也许可以接受才会偶尔提一提,只是没想到,叶以深的反应还这么的排斥。

叶以深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很不想提起那件事,但是内心的沉重感,在转身独自上楼的时候暴露无遗。

不管是脸上还是眼神里,都充斥上了疲惫,却也只是一瞬间,转瞬即逝。

等走上了楼之后才发现姜汤忘记端了,站在最高一层的楼梯上,高高在上的向下望着,王管家正巧在看着他,沧桑不已。

王管家真的是上年纪了。

在叶以深记忆里王管家似乎一直都是一个模样,贴心的处理好叶家的所有事宜。只是如今看来,头上的头发都要变的全部花白了。

“王管家。”叶以深忽然问了一句:“你在叶家多少年了?”

“三十多年,快四十年了。”

王管家的回答让叶以深挑了挑眉梢,是很久了,难怪对于叶家老一辈的事情那么的怀旧:“反正每年你都会去看一看,今年就也去了吧。”

“是……”

王管家还以为这么多年自己去的很隐秘,叶以深不会发现,没想到少爷早就知道。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和自己一起去。

像是听到了他的心神,叶以深继续说道:“至于我,等处理到叶以琰,会亲自去看一看的,如今我也没有什么颜面过去。”

叶以琰,当奶奶轻气盛让他捡了一条命,为什么偏偏就要回来激怒自己,不能苟延残喘呢?

话说到这里,大家都心知肚明,于是也就点到即止。

王管家十分有眼色的把姜汤给叶以深端了上去,看着叶以深寂寥的背影鼻子有些发酸,孤家寡人那么多年,总算有少奶奶和小少爷小小姐在,不用再惨淡的辞旧迎新了。

受到王管家话的影响,在给夏晴天喂姜汤的时候,叶以深不经意间就提到了快要过年的事情。

“啊?”夏晴天后知后觉的反应了一下,苦笑了一下说道:“丝毫没有感觉到,也不知道是我自己变了,还是真的是年味变淡了。”

“看安排,如果不走的话过年也好,我都要忘记这种节日怎么度过了。”

“好!”

夏晴天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问道:“你要把方毅他们都叫过来吗?对了,方毅还在那里治疗吗?”

“已经回来了,好的也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下床走路,具体的王管家会安排。”叶以深说着看了看床头柜上是闹钟,说道:“金馆长还约了我,我先过去,你休息一下。”

“你不休息休息吗?起码把衣服换一下吧……”夏晴天看到叶以深一直在照顾她,回来之后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原本湿掉的裤子已经再次变干,有些皱巴巴的。

“你睡一下,我担心你会生病。”叶以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腿,没说到底换还是不换,摸了摸夏晴天的头就走了出去。

他是真的要去找金馆长。

走之前也听了夏晴天的意见换了一身衣服。

毕竟是富人区,才一会儿的功夫,门前的积雪已经都被处理干净了。只是路上的积雪估计还照旧,车还是不能行驶,只能靠走,这里距金馆长的地方还有些距离。

站在门前又看了一眼手表,手指在表的两侧敲了敲,还是迈开了大步子。

总不能让金馆长冰天雪地的走出来。

夏晴天其实一直在窗户里看着他,看着他背影越走越远,夏晴天又在窗户上趴了一会儿,上面都被她的呼吸弄上了水滴,她把手拿起来,转身去了浴室。

现在她的脚还是冷冰冰的,为了节省脸上的药不能洗澡,干脆就泡个脚好了。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进去之后会发现一个让她忍不住想尖叫的画面。

那个画面就是……镜子里的她自己!

之前每一次用完了药膏之后脸上的皮肤就会恢复的好好的,如今不知道什么缘故,竟然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小红点,像是过了敏!

天呐!

刚刚叶以深就面对着这样的她吗?

以后自己会不会就会一直这个样子了……

叶以深这临走之前就没有亲她,和她缠绵一会儿再道别,而且金馆长的地方和叶家这么远,难道他准备走过去吗?

顿时,夏晴天就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对着镜子自己的端详起来自己的脸。

叶以深如果知道夏晴天现在在想什么,肯定会觉得很无奈!

他之所以没有亲夏晴天,完全是担心会碰到她的脸。

好不容易走到金馆长地方的时候,刚刚换上的裤子和鞋子都再次湿透。

以后冬天一定要搬到没有雪的地方过冬!

想着,抖了抖裤腿上的雪,走了进去。

金馆长早就在等叶以深了,见叶以深比约定时间还早了几分钟到,由衷的称赞道:“叶少总是这么的准时!”

“不想您久等,匆匆忙忙的叫我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第四个地方已经差不多可以确认了,但是不能百分之百的认定之前还不能给您过目,叫您来其实是想让您看个东西和视频。”

“直接发给我不就可以吗。”叶以深真的觉得只为了看个东西让他费了这么多事,有些恼人!

“网络终究是不安全的,泄露会很麻烦。”王管家说着摁了一下手边的遥控,面前的墙壁上立刻就出现了画面,叶以深的眼神自然的看了过去。

“……”

面前的视频也就几分钟,叶以深来来回回的看了很多次,他不说话,眼神也不懂,金馆长就跟着也不讲话。

画面上,是他们去的第三个地点,一片狼藉,而且随着画面的推进,里面原本应该堆满箱子的地方空空荡荡。

换句话来说,金子都不见了。

是叶以琰吗?

这是叶以深第一个的想法。

“这是我让我的人去考察一下附近的土壤,结果发现东西都已经被破坏掉了。”

“所以呢?金馆长怎么想。”

叶以深很快就打消了是叶以琰的这个想法,毕竟叶以琰和他一样,不想招惹上隐藏的麻烦。

那能是谁呢?

只是盗墓贼的巧合吗?

“我觉得他们是有备而来的,不然金子上的剧毒他们没有办法消化。”

“什么意思?”

“叶少,您的踪迹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具体是谁现在不能确认,不过也可以肯定,不是一般人。”

“金馆长还想劝我放弃吗?”

叶以深看了金馆长一眼,脑海里又过了几个人的名字和人脸,却又都一一否认。

金馆长看了叶以深一眼,顿了几秒钟之后,才说道:“我知道叶少的心意,所以也不会再做无用功,只是有些东西估计只有叶少才能明白什么意思,这次特意叫叶少过来也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只有自己才能明白什么意思吗?

分明金馆长才是专家,竟然说这种话。

叶以深么有说话,只是静默的看着金馆长起身去拿什么东西。

金馆长拿来了一个信封,看样子已经开过了口,信封上面没有署名,叶以深修长的手指一动,就从里面拿出了一沓照片,上面是金馆长和叶以深走在一起的照片。

中间还夹杂着一张支票,可以说是巨额!

叶以深捏着照片的拇指和食指紧了紧,他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这是知道金馆长在帮自己,想收买了他吗?

“我一把年纪了,里面什么都没些,只有这些东西,当然是不懂得的,既然照片里面也有叶少,所以就给叶少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会给你开一张新的支票。”叶以深不想因为钱,再惹上无端的麻烦。

把手中的支票折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价格可以再翻一倍。”

“我就是一个老头子,做这件事也是因为兴趣,要是真的有什么发现,比什么都高兴。叶少之前给的价格足够了,再拿就是飞来横祸了。”

金馆长直接就拒绝了叶以深要给的支票。

不得不说,很明智。

既能在叶以深这里博得好感,也暗示叶以深小心一点,并且派人把他保护起来。

只不过叶以深向来不喜欢在钱的方面和任何人有亏欠,即便金馆长的意思很明显,他还是说道:“之前年轻总喜欢高些上了年段的东西放在家里,如今有了孩子放家里也不安全,回去之后就派人给金馆长送过来。”

既然钱不收,就变相的送些古董好了!

这也合金馆长的心意,他客气了几句之后,就默默答应了。

叶以深也如他的愿,保证安排了暗中保护他的人手,又大概看了看第四个地方的大概之后,就离开了。

其实从金馆长开始放那个视频的时候,叶以深就在想,到底是谁。

寄照片和发票的人,和那群人会是一伙的吗?

叶以琰依旧像是最有嫌疑的那个,只是叶以深总觉得,事情不像他的风格,而且他这样做的可能性也实在不算高。

被这件事拿去了大部分的思绪,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事情让他这么的费脑了,以至于回去之后第一件事不是去看夏晴天,而是抬脚进了书房,平铺了一大张的白纸放在了书桌上。

拿着钢笔在上面齐刷刷的写着东西,刚劲有力,写满了一半的时候,门忽然开了!

能进来的,除了他也只有夏晴天,所以叶以深表现得很冷静,又写下了几个字,夏晴天也坐在了沙发上之后才问道:“快要吃饭了,想吃什么?”

“你……”

叶以深一回来,夏晴天就知道了。

满心满眼的等着他来找自己,没想到等来等去,他却去了书房!

实在按耐不住的进来,他的表现也十分的冷漠,简直就像是的感情变淡了的反应!

夏晴天差点就脱口而出质问他为什么不看自己,只是觉得有些太矫情,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转化成了心中的委屈。

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偏转了一下,用长发盖住,确保叶以深只能看到自己的长发而不能看到她的脸之后,夏晴天才语气有些闷闷的问道:“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

“吃饭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叶以深说话的时候依旧没有抬头。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你的脸不能被油烟熏到,还是让厨娘去做吧。”

叶以深的话再次戳中的夏晴天的心思,果然是嫌弃自己的脸吗!

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抿起了嘴,直接转过了头想问清楚,恰巧,此时的叶以深抬头了,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没有!”

明明有这样的机会,夏晴天却嘴硬,回应了一句之后又把头转了过去。

见状叶以深一挑眉,说道:“那你等我一会儿,忙完了自后一起出去吃饭。”

“你在写什么?”夏晴天身子半侧,像是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叶以深似得。

“和我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不看着我?”

叶以深的一句让夏晴天忍不住就反问了一句:“那和我说话的时候你怎么不看着我?”

即便再不细心,也要发现此时的夏晴天是有小脾气了,只不过叶以深不明白是什么事情。

只能放下手中的钢笔起身几步来到夏晴天身边,坐在沙发上环住她的腰肢,把下巴放在她的肩头:“因为一看到你我就没有心情做其他事情了。”

这样的甜言蜜语夏晴天直接就哼了一声,再也忍不住心头的话追问道:“你是不是就是觉得我……我的脸……”

“你的脸怎么了?”叶以深直接用手抚在了她的下颚上,自己将脖子向前探了探:“好端端的。”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夏晴天才不相信自己现在满脸红点的模样叶以深会没有发现!

“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差别。”

叶以深只是挑了挑眉,一本正经的在夏晴天耳边摩挲了一下:“又没有不见了鼻子耳朵,你紧张什么?”

“那你回来之后为什么不理我?走的时候也不和我道别?”

其实现在夏晴天的心里已经柔软的一塌糊涂了,就算叶以深给不出什么解释她也不会胡搅蛮缠。

女人小小的心思,很容易就会满足的。

“我只是觉得你需要休息,而且刚刚从金馆长哪里得知了一些需要动脑子才能知道结果的事情。”叶以深丝毫不觉得回答夏晴天这样的问题幼稚,反而眯了眯眼睛,眉眼带笑:“这么患得患失,是不是太爱我了?”

“有事情还不赶紧忙完,我去看看厨娘做的什么吃的!顺便还要去看看小深晴!”

叶以深的一番话说的夏晴天耳朵一烫,立刻就觉得自己刚刚的做法简直是小孩子心性。刚刚已经耽误了他的时间,就不想再继续打扰他,直接起身就要出去。

“看完之后做好晚上我吃你的准备。”叶以深没有不让她出去,毕竟他手边的事情处理一半不处理完的话晚上睡觉他都睡不好,把自己的手从她身上拿开,极轻的吻了吻她的嘴唇。

老夫老妻之间的亲吻。

夏晴天欢快起来之后身边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叶以深刚刚也的确是沉溺在自己的推测之中无法自拔,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夏晴天的小情绪。

看着她出去之后,叶以深站在原地把自己刚刚的思路衔接,慢腾腾的重新来到书桌旁,因为刚刚钢笔没有盖笔盖就放在了纸张上,飞溅出来的墨水落在一个人名上面,叶以深盯着看了一会儿,抬手在那个名字上点了两下。

……

虽然叶以深说了不让夏晴天下厨,但是夏晴天还是让厨娘起身,自己上前下了厨。

小深晴的情况还不错,谭一峰过来看过之后,说暂时不能着凉,所以即便是现在要出门寻找叶以深说的神医,也不能带着他了。

看着盘子中翻炒的青菜,夏晴天隐约听到外面有鞭炮的声音,微微一失神,差点让火苗烧到自己!

幸亏身边的厨娘眼疾手快,拉了夏晴天一把。

“少奶奶,还是我来吧!少爷说今年过年叶家要热闹一些,外面应该是王管家在点鞭炮,您可以去看看。”

“之前叶家过年难道不热闹吗?”夏晴天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手指,问道:“不是除夕才要放炮吗?”

“少奶奶还不知道吗?老爷和太太是除夕出事过世的,所以叶家很久不过年了,如今少爷稍微松了口,也不能在那一天张灯结彩呀。”

叶以深的父母去世她倒也知道,是在除夕去世的吗……

一直以来都没有多问,这只是现在隐隐约约知道和叶以琰有关,想着难免就多问了一句:“是什么愿意过世的?”

“少奶奶!”

话音未落,王管家的声音就响在了耳边:“赵家少爷和小姐过来了,您要出来接待一下吗?”

“赵峰和赵蕊吗?”夏晴天说着,就看到厨娘像是没听到她刚刚的话一样,继续去炒菜了,也就只能先搁置下自己的困惑,走向了王管家:“告诉叶以深了吗?”

她和赵峰勉为其难还能算是认识,至于赵蕊,她是没有什么敌意,只是这个大小姐对她一直都不算友好!

“少爷在书房的时候就不许人打扰的,还有,一起过来的还有沈先生。”

“沈先生?”夏晴天脑海里就出现了在医院里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我去叫叶以深下来,你先去接待一下。”

夏晴天还没有忘记自己脸上的小红点,密密麻麻的,就算他们不说,看到肯定心里也会想些什么的。

“是。”

王管家点了点头,就出去了,和叶以深一样,根本没有在意夏晴天的脸,好像上面什么都没有一样。

夏晴天回自己房间之前敲了敲叶以深的房门,说了这件事之后就回了房间,翻找出来压箱底的化妆品坐在了镜子面前。

刚刚坐下去之后才发现,脸上的红斑点少了很多,不过她看着还是忍不住身子抖了一下。

她不经常化妆,和叶以深在一起之后出席什么宴会也都是专人来帮她化。

在学校的时候倒是因为专业专门学过,却都是作为新闻记者干练的妆容,好像有些不适合现在的场合。

于是拿着一只眉笔对着镜子看了好久,最后只是拿起了遮瑕和口红。

难怪女人都喜欢买口红,夏晴天觉得自己整个气色都变好了起来!

也难怪总有男人认为自己女朋友涂了口红就是化了妆,夏晴天对着镜子抿了抿嘴,暗红色很有气场,不会显得太稚嫩。

原本她的五官就端正精致,睫毛也很长,没有添加任何的修饰就好像做了精心的准备。

不过夏晴天对于自己的模样已经看到麻木了,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多光彩照人。

只是觉得还可以。

起身来到衣柜前拉开了柜门,里面的衣服不多,只有简单的几件,毕竟叶家是有专门的衣帽间的,叶以深给她买来的衣服饰品都在那个房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