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你十分可口/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不想太麻烦,就找了一件咖啡色的紧身毛衣穿上,外面随意的搭了一件薄风衣,简单大方。

至于鞋子毕竟是在家里,夏晴天没有选择高跟鞋,只是穿了自己脚上原本的平底鞋。

推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叶以深在下楼,赶忙叫了他一声跟上。

“你怎么这么慢?”夏晴天挽住他的手腕问道。

她在房间里打扮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叶以深竟然也才刚刚出门!

“手边的东西要处理好,你化妆了?”叶以深皱了皱眉:“又不是见什么重要的人。”

“那些不都是你朋友吗?”夏晴天说着在心里还默默的加上了一句,特别还有赵蕊!

怎么说她也喜欢过叶以深,而且十分的狂热!

“既然是我朋友你就不用见了,回房间里去吧。”叶以深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让夏晴天嘴角抽搐了几下,不知道如何接话。

其实叶以深是觉得眼前的夏晴天十分的……可口!

在他眼里夏晴天不好的部分已经会自动忽略,倒是她的好,总会无限放大。

恨不得现在就藏起来,不给人家看到。

只是这些想法夏晴天不知道,欢欢快快的跟着他下了楼。

“久等了。”

“你们怎么来了?”

夏晴天和叶以深异口同声的开口,不过两人说出来的话和语气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然是来拜年了。”赵峰和叶以深关系最好,直接忽略了他的臭脸,说道:“看来今年叶少的心情不错嘛!”

“……”他在怎么看出来的?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拉着她的手紧紧的,丝毫感觉不到心情不错。

“就是就是,叶哥哥,你们门口还有鞭炮的碎屑,早知道来之前就提前打一通电话,我们一起放了!”

赵蕊一开口就满满的都是撒娇,夏晴天情不自禁的抿了抿嘴。

倒是沈元进,说道:“觉得今天夏小姐的气色很好,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了!”

赵家兄妹都是和叶以深先说的话,夏晴天没想到沈元进会和自己讲,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的。

“你怎么也来了?”

见夏晴天和沈元进说上话,叶以深直接就挡在了夏晴天面前,脸上写满了不欢迎:“现在就到了拜年的时候了吗?”

“往年过来你都不在,所以今年就提前过来,这也是我的父亲的意思。”赵峰甚至叶以深醋王的性格,根本就不敢和夏晴天说话,倒是沈元进不明白这件事,于是立刻就打圆场说道:“我都闻到炒菜的香味儿了,今天就在你们家吃饭了!”

“好!”赵蕊立刻附和道。

“我根本就没有答应吧!”叶以深却把话又拉到了沈元进身上:“你是上次回来之后就没有走,还是为了来我家吃饭专程又回了国?”

“我这些年一直的国外发展,最近国内的行情那么的好,当然要回来开阔一下市场了。”沈元进笑嘻嘻的,推了推自己脸上的眼镜:“不过为了这顿饭推迟了出国的行程!”

“那你们先聊,我和厨娘说一声!”夏晴天觉得很尴尬,自己好像格格不入似的,还不如找个地方待着,等他们叙旧之后再出现。

“少奶奶,这事情我去就好。”只是王管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事已至此,也只能尴尬不已的和叶以深一起坐了下去。

坐在沙发上,就是主要就是赵峰和叶以深之间的对话,偶尔赵蕊也会插上几句嘴,夏晴天全程就在旁边带着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

“对了大哥,你怎么不告诉叶哥哥,之前夏家和我们合作的事情?”赵蕊见自己说话叶以深的回应一直都不咸不淡,直接就冒出了这样一句。

这话成功的将所有焦点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赵蕊已经对叶以深死了心,但是内心却更不喜欢夏晴天了!

当初说的那么好,什么不喜欢之类的,后来又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在赵蕊看来夏晴天简直就是一个十分有心机的女人!

是一步一步用手段将叶以深套在手里的!

虽然来之前被赵峰再三叮嘱不要和夏晴天过不去,但是看到夏晴天坐在叶以深身旁就忍不住自己的大小姐脾气!

“夏家怎么了?”叶以深差点都要忘记夏晴天这个娘家了,夏晴天失踪的时候他还会去看一看,自从夏晴天回来,就再也没有去过,不过每个月的补贴一直没有断过。

不光是他,夏晴天自己都快要忘记了。

毕竟叶以深已经给过夏家很多照顾了,她自己的事情又繁忙,生活已经和之前脱胎换骨。

“也没什么,一点小事。”赵峰知道赵蕊是故意的,瞪了她一眼,语气严肃了起来:“蕊儿,你不要多事!”

“小事是什么事?”

“就是夏家打着叶氏的招牌和我们家合作,我大哥看在叶哥哥你的面子上就接受了,不然他那个小公司怎么有资格和我们家合作?”赵蕊被赵峰凶了一句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委屈,叶以深一追问,直接就脱口而出:“但是却以次充好,要不是大哥发现的及时,我们家肯定要大亏一笔!大哥,你为了这事情被父亲骂了多久,我为什么不能说?”

不得不说,赵蕊的智商还是那么的单纯。

这事情不说,叶以深以后发现,肯定会和赵峰更加的交心。

但是专门拎出来说,还是当着夏晴天的,就像是在故意为难夏晴天和邀功了。依赵峰对叶以深的了解,他八成要发火。

忍不住叹了口气,就不应该一时心软答应带她一起来的请求!

“以深,不是这样的,其实也怪我没有仔细查货就签了字。”

赵峰开口想弥补一下,叶以深却直接打断了他:“我知道了,夏家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既然今天你们来了我家,明日我也会去看望赵老爷子的。我会让贺秘书联系你的秘书,清算一下损失,作出弥补的方案。”

“不用!”

“挂在叶家名下,出事了叶氏就要负责。”叶以深处理的方式干净利落,这也是为什么赵峰喜欢和叶以深合作的原因。

在叶以深的世界里,公私分明,不会因为朋友感情就走后门。

嗯……夏晴天是个例外!

夏晴天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十分的难受,耳边叶以深他们再聊什么都没听到耳朵里。

好像每次提到她这个娘家就没有什么好事!

不是要钱,就是找事。

如今还打着叶家的旗号招摇撞骗。

顿时好心情都没有了,心情糟糕的恨不得现在就回夏家问一问,他们到底怎么想的?

“嗨。”

就在夏晴天内心上演了一场手撕夏家的大戏之后,坐在她对面的沈元进踢了踢她的脚。

两人之间还是有些距离的,能踢到自己,也只能说明他的腿长。

“那个夏家是不是你家?”沈元进低声问着她。

“嗯……”夏晴天的尴尬原本还隐藏在心理,被这样一问,直接就暴露在了脸上。

虽然沈元进故意放轻了声音,但是叶以深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直接就问道:“关你什么事?赵峰和赵蕊都去厨房说自己想吃什么了,你怎么不过去?”

“好好好,我这就去,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沈元进笑眯眯的举起了双手,然后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叶以深的眼神一直跟着他到了厨房,鼻子里发出了一个鼻音,很轻。

“你怎么那么凶,他也只是好奇。”夏晴天觉得叶以深对待沈元进像是吃了火药一样。

“有些喜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总要让他们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叶以深冒出了这样一句没头脑的话,夏晴天还没来得及品味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听叶以深继续说道:“夏家的事情你不用多管,我会处理好的。”

“明天去了赵家之后就顺便去看看吧!我也的确要做个了断了!”夏晴天在心里早就和夏家断的干干净净了,没想到他们却非要藕断丝连。

闻言,叶以深没有拒绝。

两人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赵峰他们就出来了,虽然叶以深的毒蛇和吐槽让人觉得难以继续聊下去,但是三人还是硬要和叶以深继续尬聊。

说了一会儿饭菜上桌,他们纷纷的从沙发挪到了椅子。

“叶哥哥,其实我刚刚就想说了,你的新发型好帅!我让我大哥也去剪一个,他不肯,你快劝劝他!”吃饭的时候,赵蕊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叶以深现在头发刚刚冒出来,十分有男人味,只是他格外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发型,听到这话脸色就变了变……

偏偏赵峰不知死活的在那边附和起来:“叶以深的颜值什么发型都可以驾驭,即便是没有头发也比我没有头发帅,我可是还想给你尽快找一个嫂子。”

“我看叶少的头发像是刚刚长出来的,光头的时候是不是戴着帽子?”

沈元进一句话让叶以深直接冷冰冰的反问了一句:“吃饭的时候不说话能死吗?”

“……”

三人顿时就默默的低头开始吃饭。

夏晴天觉得毕竟是大过年的吃饭不能这么压抑,就顶着叶以深的压力干笑了两声强行尴尬的开了口:“那个,我也觉得挺不错的,其实之前还在想给你和方毅介绍女朋友!”

“真的吗?”赵峰手直接就抬起了头,眼神里都是认真:“你有兄弟姐妹吗?”

夏晴天倒是真有夏薇薇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只是给赵峰不是害他吗?

也就十分认真的说道:“你有没什么要求吗?其实我最近有些忙,不然早就帮你留意了!”

“我的要求真的不高,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单身了这么多年!”

兴许的赵峰真的很迫切的想寻找到另一半,立刻就就这个话题和夏晴天展开了深刻的探讨。

全然忘记了叶以深!

最后的结果就是在他吃饭吃了几口之后,叶以深直接就拿走了他的碗……

好不容易在赵峰死皮赖脸又要来了餐具之后,一顿饭也快结束了,他还十分不知死活的表示:“我觉得我的人生大事就交给晴天了,所以我想留在这里和她畅聊一整夜!”

“自己滚还是我帮你滚?”

叶以深可是没有忘记之前赵峰对夏晴天有过好感!

虽然那时候的夏晴天是伪装成了另一个人,但是他的醋坛子已经翻了!

嘴上这样说,在赵峰他们真的要走的时候,叶以深却叫住了他:“你和我上楼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是红包吗?”赵峰随口开了个玩笑,然后贴心的对夏晴天说道:“一起上楼去吧!”不然和赵蕊在一起,夏晴天肯定会被赵蕊人身攻击。

有自知之明的夏晴天干脆说道:“我去看一看小深晴!”

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叶以深没有让小深晴和小星辰出来一起见一见赵峰他们。

叶以深也默许了夏晴天离开,就空留下了赵蕊和沈元进两个人,赵蕊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爽,白眼都要翻到了天上去!

这边赵峰被叶以深带进了书房,看着他关上门,故作诧异的问道:“你叫我进来干什么?不会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只是想问一问沈元进为什么会过来。”

叶以深这样问赵峰也是想到了的。

他一向不喜欢外人来他家里,沈元进和他的关系也不能算是格外的好。

“他最近和蕊儿关系很近,你也知道他是自来熟,非要跟过来。”

“我记得他的生意做的挺大的,在国内待这么久不回去,你觉得正常吗?”叶以深慢慢的问道。

“你知道我就直说了,夏家的事情搞的我焦头烂额,没有时间留意他,你忽然问这个做什么?他和我认识了那么多年,虽然做的事情有些过火,人还是不错的。”

赵峰和沈元进的关系可以说和叶以深的关系不相上下。

闻言,叶以深没在多问什么,只是又问了问叶以琰的事情,问了几句之后突然说道:“以后叶以琰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里面现在牵扯出来了很多东西,可能会牵连到整个赵家。”

“这么严重吗?我觉得叶以琰最近很老实,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一直不能确定他到底在哪里,估计星悦就在他身边,所以也不见踪迹。”

“这段时间已经够麻烦你了。”叶以深想了很多,自己到底哪里出了纰漏会被叶以琰步步紧逼,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全权负责。

之前不想用叶家的势力对付叶以琰,如今既然背后牵扯出来了那么大的一场局,他已经做好撕破脸的打算了。

“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赵峰还算了解叶以深,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你就算再讨厌一个人也不会如此外化的,怎么总针对沈元进?”

“可能是和夏晴天待在一起太久,被她同化的像是一个凡人了吧。”

叶以深云淡风轻的推给了夏晴天。

“你和她可差远了,别看你们是两口子,她讨喜的厉害。”

“好了没你的事情,可以走了!”叶以深直接就示意他可以出去,不过在他出门之前,忽然说道:“他出国很久没和你走动过了,人都会变的。”

这个他,显然是指沈元进。

赵峰没有说话,不过开门的手顿了顿。

赵峰出去的时候没关门,没多久门就被推开,夏晴天走了进来,见叶以深站在窗口向外看,到他身后垫起脚尖,顺着他的肩头把目光溜了下去,看到了外面走着的赵峰三人,问道:“沈元进刚刚……”

“怎么了?”叶以深听到这三个字,微微动容了一下。

“我看到赵峰不在的时候,和赵蕊抱在一起。”

“……”

叶以深很久没说话,然后冷笑了一声,回头抱住了她的要,给了她一个清淡的吻:“化妆之后你有种奇怪的味道。”

“这叫女人味!”

“还没有你的体香好闻,去洗干净,让我再闻一闻。”叶以深说着一巴掌拍在了夏晴天的软软的身上。

夏晴天眼神在他的桌子上扫了一眼,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名,也没有多问。

等她洗干净之后,叶以深也说到做到的来把她吃了个干干净净。

“以后不要和奇奇怪怪的男人说话,知道了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叶以深忽然冒出了这样的话。

夏晴天哼咛了一声,小声问道:“那以后是不是不可以和你说话?”

啪的一下,他就轻轻的打在了夏晴天的****上。

……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就听到闹铃在耳边不停的喧嚣,吵的她抓起叶以深的手臂盖在了耳朵上。

“今天要去赵家顺便还要去看金馆长,起来了。”

叶以深用另一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还要去夏家。”夏晴天迷迷糊糊的,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所以起床。”

“还早。”她含糊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之后,就再次睡了过去。

只不过她觉得自己只睡了两分钟,就硬生生的被叶以深从床上拖了起来。

因为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夏晴天今天的脸已经完全没有了红点,皮肤滑嫩,叫来化妆的人几分钟就搞定了一个完美的妆容。

虽然外面天寒地冻,但是毕竟要去登门拜访,所以夏晴天穿的不算多,在出门的时候叶以深贴心的给她披上了厚厚的大衣。

“可以开车了吗?”

夏晴天见有房车在等自己,还有些睡意松醒。

“雪停了一天一夜,交通再瘫痪下去市长就要换掉了。”叶以深说着帮她打开了车门。

在车上发了很久的呆,夏晴天才算是清醒过来,呆萌的问道:“第一个地方去哪里?”

“金馆长的地方比较远,先过去。”

“嗯……”

夏晴天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猛然的抬起头:“什么都不带就过去吗?”

“我带好了东西。”叶以深见她眼神中还是布满了睡意,实在于心不忍:“今晚让你睡个好觉。”

闻言夏晴天就赌气的噘起了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变态,闹铃一响就可以立刻起来的吗?”

叶以深一直以为自己这个好习惯自豪,没想到了夏晴天这里就成了变态了。

一挑眉,用手缠上了她的长发,正想说什么,就听司机说道:“少爷,少奶奶,方毅今天就可以出院了,要不要顺路去看看他?”

“让他多住两天吧。”

叶以深丝毫没有去看他意思,云淡风轻的说了这样的话。

“别啊,晚上肯定有时间,正好可以去接他!”

“也好。”叶以深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确也有事情要他。

路上不断有人在放鞭炮,热热闹闹的,即便遍地都是还没有消融的雪迹,也丝毫没有影响年味的蔓延。

叶以深看着窗外像是走马灯似的景象,忽然说道:“我都忘记了,接到消息说明天一早就可以出发去找那位医生了。”

“不是说要过完除夕吗?”说完这话夏晴天立刻就补上了一句:“但是还找医生比较重要!”

如果不是天气的问题,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找到那位医生了。

除夕每年都可以过,但是小深晴的病,她一刻都不敢耽误。

道路顺畅之后,行驶的车辆很快就到了金馆长在的地方,叶以深没有回应刚刚夏晴天说的话,而且将上车之后就放在座椅上的大衣搭在了臂弯里,弯腰下了车之后来到了夏晴天那边帮她打开了车门。

夏晴天一只脚踏出车子的时候,身上就被叶以深披上了厚厚的衣服,所以即便是从暖和的车内到零下的外面,也没有觉得格外的冷。

叶以深到来之前是和金馆长打过招呼了的,所以一下车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候的金馆长。

“叶少每次都这么的准时,没想到叶太太也来了!”

看到夏晴天,金馆长的态度倒是比单独见叶以深的时候和睦些。

“早就说来拜访金老的,但是回去之后就被很多事情耽误了,只希望金老不要见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