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我喜欢你幼稚/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依旧彬彬有礼,余光偷看了叶以深一眼,手里和自己一样空荡荡的。

心中一沉,他不会是也什么都没有准备,却骗自己说都准备好了吧?

察觉到夏晴天的目光,叶以深伸手揽住了夏晴天的肩膀说道:“礼物也挑选了一段时间,希望金老喜欢。”随着他的话,刚刚跟着下车的司机就递上前了一个小木盒。

木盒雕刻的十分精致,还点缀着珍珠之类夺目的东西,金馆长原本是没有打开的意思的,却听叶以深说道:“东西易碎,金老看一看吧。”

夏晴天其实根本并不知道了里面是什么,不由的就张望了起来。

盒子里面是一个看起来很圆润的瓶子。

虽然她站的地方有些反光,却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瓶身的裂痕一样的纹路。

“听风瓶?”

夏晴天只是看个热闹,但是身为行家的金馆长,直接就认出了是什么东西。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叶以深送的瓶子当然不会只是小小心意那么简单。

只是具体有多么大的价值,他也不准备献宝似得多说什么,等以后金馆长自己摩挲的时候,肯定就会发现。

价值这种东西,点到即止。

依夏晴天对叶以深的了解,知道他在钱方面从来就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而且看金馆长脸上略带欣喜和诧异的神情就知道东西价值不菲。

只是不懂的事情,她一向不喜欢多说,再开口,就谈到了寻常的寒暄里。

虽然雪停了,身上还披着大衣,但是站在街边毕竟是冷的,金馆长几句之后就邀请了他们进去。

这算是夏晴天第一次来。

出于好奇眼神四处的晃荡,而金馆长也贴心的给她讲解,一老一少相处的十分融洽。

之前夏晴天以为金馆长是考古学的专家,没想到还有一层身份就是国家级的古董研究院院长,这里大部分研究的藏品也都是他捐赠的。

“我一生的心血都在这里了,来到这里就和来到了家里一样,所以才没有邀请您和叶少去家中坐一坐。”

“这里只有您一个人吗?”

夏晴天忍不住询问道。

金馆长没有家室,自然也膝下无子,她以为总要有个弟子之类的。

“我把这里当家,人家总要跟着回家过年去。”金馆长倒是很豁达:“而且我年龄大了,不喜欢吵闹,自己静静的研究些东西也挺好的。”

“可惜这里距离我住的地方太远了,不然就可以经常来看您了。”

“只能说您住的地方是黄金地段!”金馆长听到夏晴天这样说,哈哈一笑:“在这么偏远的地方买这一块地方就要花不少的资金了。”

金馆长和夏晴天畅聊的时候叶以深丝毫没觉得尴尬,只是漫不经心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按道理来说离开应该是他暗示的,没想到最后却还是夏晴天开口问了他:“等下不是还要去赵峰家里吗?约的是几点钟?”

“嗯?”

叶以深发出了一个鼻音看向了夏晴天,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询问。

自从进门之后叶以深好像就在想其他事情,夏晴天虽然和金馆长相聊甚欢却也没有忘记时间,指了指他手腕上的手表,低声又把自己刚刚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是要走了。”叶以深说着就起了身,简单的和金馆长道了别:“我们还有些事情就先离开了。”

“下次见面应该很快的。”

金馆长虽然上了年纪,却也不啰嗦,一分钟都没有多耽误。

夏晴天提前的提醒和通畅的交通,让到赵家的时间刚刚好。

不过门口没有人接待,是自己进去的。

一进门,叶以深的眼神就看到了沈元进,微微抬了抬下颚,把眼神不动声色的挪开之后对赵父说道:“赵伯伯,好久不见了。”

“是啊,想见你还要让峰儿蕊儿上门找你!”

“最近太忙忘记了来拜访,赵伯伯多担待。”

毕竟是长辈,而且之前得到过赵家不少的照顾,所以叶以深的态度很恭敬,和在金馆长面前不可同比。

倒是夏晴天,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

金馆长给人的感觉是很亲近的,而且明显可以感觉到他很喜欢夏晴天,夏晴天在他面前就也活泼些。

至于眼前赵老爷子……夏晴天只觉得压抑!

记忆里也见过他几次,每次他都不会太重视夏晴天,不知道是不是赵蕊的缘故,甚至还有些轻视。

所以进门之后夏晴天就老老实实地选择了收声,站在叶以深旁边,不断小动作调整着自己的神情,想更加完美一些。

“晴天好像又漂亮了,根本看不出已经生过孩子,过来也不把孩子带上给我这个老头子看看!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两个不争气的孩子,让我一把年纪还不能抱孙子。”

赵父即便真的不喜欢夏晴天表面上也是要给叶以深面子的,所以和叶以深聊了几句之后,就说道了夏晴天身上。

既不会显得重视,也不会表现的太轻视。

“赵伯伯您谬赞了,孩子身体不好,医生说不能见风,所以就没有带出门。”因为是站在,而赵父是坐在沙发上,所以夏晴天说话的时候问问欠身,让自己的眼神不居高临下。

这个小动作得到了赵父的认可,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说道:“坐吧!”

得到了允许之后,夏晴天松了口气,刚刚她的回答还算得体吧?

看出了夏晴天有些紧张,坐在她旁边的叶以深抓起了她的手,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听说赵伯伯最近休息不好,所以让人专门送来了个枕头,听说很好用,您试一试。”

“哎呦,我刚刚就看到了,每次你过来的东西都这么贵重!”

虽然话这样说,但是他笑的还是很开怀的!

叶以深送了一块白玉磨出来枕头,两边镶嵌着黄金,这么大块的玉石已经价值不菲了,工艺还如此的精密,任凭谁看到都会喜欢的。

“不过是我和晴天的一点小心意,其实我也不知道要送您什么,这还是晴天提议的,您喜欢就好。”

不管是刚刚在金馆长哪里,还是现在在赵家,叶以深开口都会带上夏晴天,仿佛她十分的娴熟,活脱脱是一个贤内助。

但是夏晴天自己知道……她根本对叶以深准备了什么丝毫不知情。

难免脸微微红了一下。

“我就说,也不像是你的风格。”赵父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啧了一声:“哎呦,其实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蕊儿和元进已经决定订婚了!”

赵蕊和沈元进?

虽然昨天已经看到了一些端倪,但是夏晴天的眼角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么的突然吗?

还是早就定下来了,昨天没有说。

“那就恭喜了。”叶以深表现的就很淡然,云淡风轻的好像只是听到了一个路人订婚的消息。

“其实也是刚刚定下来,远进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了,和峰儿的关系也好,蕊儿难得这么多年遇到一个喜欢的。”

毕竟之前赵蕊一心都扑在叶以深身上。

赵父知道她和沈元进之后还是很欣慰的,沈元进不管是长相还是家室虽然比不上叶以深,却也很优渥。

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对沈元进还算了解,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交到他手里自己也放心。

“……”

叶以深没说话。

他昨天已经和赵峰说到了那个地步,赵峰这个亲哥哥都不管,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倒是沈元进开了口:“我和蕊儿都是第一次,结婚和经营感情这件事还是要多多指教叶大少。”

“不敢当。”叶以深回沈元进的时候看到不看他,倒是看向了赵峰。

赵峰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故意避开之后打了个哈哈:“那个,就剩下我一个单身了,压力真的是很大啊!”

“大哥,元进也认识不少门当户对的呢!”赵蕊开口的时候就让夏晴天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甜蜜。

啧啧,昨天还用这种语气和叶以深说话呢,今天就变成了叶以深。

果然,有钱人家小姐的世界她不懂。

“我还是想找一个有缘分的,我去看看厨房的饭菜做的怎么样,你们这些有家室的慢慢聊!”

赵峰明显感觉到叶以深的眼神还在自己身上,如坐针毡的,干脆直接找了个借口逃开了。

赵蕊见赵峰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就把话茬引在了叶以深身上:“叶哥哥,知道这件事你怎么不祝福我呢?难道你不想蕊儿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吗?”

“当然希望。”叶以深的回答言简意赅,明显看的出来不想说什么所谓的祝福。

只是赵蕊却不依不饶,继续追问:“那叶哥哥为什么不说些祝福?蕊儿最想听到的就是叶哥哥的祝福了!”

如果沈元进不在场的话,赵蕊说这种话还可以当做是对之前自己那么多年的喜欢念念不忘,但是如今当着沈元进的面计较这些,就很让人难堪了。

“蕊儿!”赵父立刻就出言呵斥道:“没大没小,难道不懂些礼数吗!你大哥说的没错,我果然我把你宠坏了!”

“伯父,别这样说,我也想多听些祝福。这么多年我都在国外,蕊儿也没少受到叶少的帮助,所以这样说也是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

夏晴天的眼角跟着再次抽动了一下。

这个男人的心胸还真是宽阔啊!

如果自己这样做,叶以深早就把她打昏拖走带回家好好的教育了。

只是她总觉得有些大气的不正常……

“到时候我会送上一份厚礼的,我和晴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所以就不留下吃饭了。”

叶以深其实一开始是准备在赵家吃饭的,只是有沈元进在,他直接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夏晴天并没有多嘴,叶以深起身她就跟着起来,至于心里的困惑,等在独自在一起的时候再说也不是不可以。

倒是赵父出口拦下了他们:“往年来了都会留下吃饭,碗筷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怎么说走就走?”

“是真的有急事,不然也不会这样匆忙。”叶以深的语气里有些抱歉:“今后一定会常来看一看赵伯伯您的。”

“这样……峰儿,来送一送以深!”

话都说道了这一步,再挽留也就显得太强人所难了。

赵峰原本就在厨房没什么事情做,听到这声招呼,立刻就探出头答应了一声好。

“不如我送叶少出去吧,其实回来之后见过几次面,也都没能好好的聊两句。”沈元进这个时候主动请缨的说道,他身边的赵蕊嘟囔了一句说自己也要去,却被沈元进摁下了肩膀:“外面太冷,你在这里等我就好。”

顿时,赵蕊就露出了一副恋爱中小女人的娇羞。

叶以深挑了挑眉,给他面子没有多说什么,倒是赵峰有些尴尬,沈元进跟着出去,他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赵家的玄关没有叶家的长,所以几步就走到了门口,司机见叶以深出来赶忙开了门,沈元进就跟着叶以深走到了车边,在他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伸手握住了车门,挡住了他进去的通路。

“叶少,你似乎对我有什么意见。”

“你想多了。”

叶以深把腰身直起来,好看的眼睛看向了他的脸:“我对人都是这样。”

“是吗?我还以为你对我和蕊儿的婚事有什么意见!”

“虽然突然,但是我能有什么意见。”叶以深说话的时候坦荡荡,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我还有事,劳烦让路。”

“叶少!”

虽然被抓住了手腕,沈元进却还是不肯松开,看着叶以深面无表情的脸追问:“就算看在赵峰的面子上,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也要说开吧!虽然我们的关系不算很好,但是也算得上老相识了,没必要藏着掖着吧?”

“我对你没什么误会,只是对不熟的人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交际。”叶以深握着他手腕的手背上的血管跳动了一下:“至于你和赵蕊,做什么事情之前,还是想一想赵峰会怎么对你吧。”

话音未落,一抬手他的手被迫挪开了车门框。

沈元进的脸色变了变,但是很快就又变成了和赵峰有些相似的嬉皮笑脸:“看来是我自作多情觉得和叶少关系还不错咯?”

“沈元进,叶以深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叶以深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赵峰就走了出来,看出了气氛有些不对劲,就上前拍了拍沈元进的后背,说道:“蕊儿刚刚找你,你先进去吧,我也和以深说两句。”

沈元进像是丝毫没有被刚刚的事情影响一样,比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就进去了,十分的洒脱,不拖泥带水。

“哎,你之前和沈元进面子上还算不错,这是怎么了?别说是因为蕊儿啊,你巴不得他嫁人不骚扰你呢。”看着沈元进完全消失的背影,赵峰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话昨天已经说清楚了,人是会变的。”叶以深让夏晴天先进去车里,然后自己也上了车,关车门之前对赵峰说道:“赵峰,如果有一天我都会算计你,你觉得沈元进会是你身边最后的朋友吗?”

“你最近怎么奇奇怪怪的,你们两个都是我最好的兄弟!你要是真的不喜欢他,以后我让他少在你面前晃就好了!”

“……”

叶以深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赵峰的回答让他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直接关上了车门,说了声开车。

随着尾气,留下了一句:“婚事能缓就先缓一下,我不会成为算计你的那个人。”

赵峰站在原地,脸色和眼神都变了变,拳头握紧又松开。

叶以深这话,到底是想告诉他什么……

不光他,夏晴天也想知道叶以深的话到底是暗示什么。

坐在车上搓了一会儿的手之后小声问道:“你觉得沈元进有问题?”

“嗯。”叶以深原本是不想这么早就挑明的。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和赵蕊订了婚!

真的把赵峰当做兄弟叶以深才会管这样的闲事,如果是别人他只会冷眼旁观。

“我觉得他看起来挺好的。”

夏晴天凭借这几次对沈元进的印象,认为他和赵峰一样性格欢快,况且要是真的有问题,赵家也不会同意赵蕊嫁给他吧?

“画虎画皮难画骨。”叶以深不想解释太多。

他的直觉让他觉得沈元进背后很复杂。

只是现在说太多也只是猜测,何必浪费口舌。

“那赵蕊……”

“赵峰自己都没有想法的话,我何必再多嘴。”叶以深说着忽然捏住了她的下巴,吻了她一下:“刚刚我尝了尝你接下来想问的话,都不是我想听的,所以是你自己吃下去,还是我帮你吃掉?”

不想听就不想听,还来这一套,夏晴天忍不住笑了一下,说了句幼稚。

“幼稚?”叶以深牙齿上下撞击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想和你做一些成熟的事情,你总是不许。”

什么成熟的事儿?

大庭广众少儿不宜吗?

想着夏晴天轻轻打在了他的手臂上,柔若无骨的,像是在挑逗他似得。

叶以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掌,小小的,自从入冬之后就总是很凉:“等下真的要去夏家吗?”

“去!”夏晴天听到夏家两个字脸色就变了一下,随即语气里都是坚决:“这么多年,他们也该知足了!”

她知恩图报,夏家给了她一条命,她拿命还了那么多次,但是也绝对不许他们像吸血的寄生虫一样寄生在叶以深身上!

虽然叶以深没说,刚刚去赵家也没人提起,但是夏晴天却觉得浑身不自在!

既然叶以深考虑她的颜面不去管,那她就一定要做个了断!

现在她和叶以深之间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那些能斩断的麻烦,还是快刀斩乱麻了的好!

之前的夏晴天是十分善良的,善良到叶以深都心疼她,所以夏家无论做了什么他都选择看在夏晴天的面子上留些情面,免得她知道了为难。

如今她竟然主动要硬气一次,叶以深当然是支持的。

况且这次夏家的偷梁换柱的太过火,通过贺秘书的调查,这个赵家窟窿不算小。顺便还顺藤摸瓜的摸出了其他夏家打着叶氏的名氏招摇撞骗的案例!

谁都知道叶以深的妻子的夏晴天,所以即便被坑了也选择给叶以深这个面子,这就让夏家更加的猖狂!以至于大胆到去了赵家面前蹦跶。

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事情了,更重要的是叶氏这么多年的声誉!

虽然叶以深这些年的上位史不算多干净,但是口碑从没有过污点,一个夏家,就让叶氏这么多年建立起的口碑出现的裂缝。

叶以深虽然这些日子都在忙其他事情,没有时间打理公司,却不代表着他会袖手看自己一手建造起的帝国出现纰漏。

夏晴天能处理好最好,如果不能,他也会采取些措施了!

“你又在想什么呢?”夏晴天见和叶以深说话他又没反应吗,直接使坏将另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脖子了,没想到叶以深不仅没有躲,却把在他手心里的手也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感觉着热度从掌心蔓延在全身,夏晴天缩了缩手臂想抽走,毕竟她的手真的很凉,这样肯定不舒服!

叶以深却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抽开:“想怎么样在你眼里才算成熟。”

被他那双桃花眼看的心跳都要加速!

无论被他卡多少次,心动的感觉都不会消失,眨了眨眼,低声说道:“我喜欢你幼稚……”

都说恋爱的人会变蠢,幼稚点的叶以深,她觉得很自在。

之前的叶以深就是太成熟了!

成熟的让她觉得在身边也是陌生的。

夏晴天的一句喜欢让叶以深压抑的情绪都得到了缓和,一边帮她暖着手,一边问道:“有多喜欢?”

有多喜欢?

夏晴天之前耳边响起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叶以深一辈子都不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只是他确确实实的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