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叶以深,爱你如生命/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沉吟了一下,夏晴天说道:“非要说的话,兴许是喜欢活着一样喜欢你吧。”

她是一个生命力很顽强的人,用生活来作比较,叶以深觉得还算满意。

就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任由自己的呼吸洒在她的身上,嗅着夏晴天的味道,叶以深觉得自己浮躁的心情安定了下来。

兴许真的是手边的事情太缠人,叶以深觉得自己最近很容易就会浮躁,同时,处理事情也越发的不稳重。

兴许只是事情太多了吧。

对此,叶以深并没有想太多,就闭上了眼,小养一会儿精神。

因为担心叶以深躺的会不舒服,夏晴天的小身板极力保持着平稳,对于每次加速减速都感觉的清清楚楚,所以在车子刚刚停下来的一瞬间就询问道:“是到了吗?”

“是,我下去给少奶奶您开车门。”

以往叶以深在的时候都是他帮夏晴天开车门的,只是他现在还靠在夏晴天身上一动没动,司机就很有眼色的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

夏晴天却有些小为难。

那她是把叶以深叫醒,还是等他自己醒过来?

没等她自己在心里想一个结果出来,叶以深就开口说话了:“下车记得拿衣服。”

“你没有睡着啊?”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入睡,你以为我是你吗?”叶以深说着就把身子直了起来,随着车门的打开,摸了摸夏晴天刚刚自己靠着的肩膀。

夏家知道叶以深要来,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认为肯定不会饭点儿就过来,于是就正在吃着饭。

听到门铃之后安排了下人去开门,下人来之后叶以深就没来过,以至于并不认识叶以深和夏晴天,开门之后就有些局促的问道:“你们两个是……”

“叶以深。”

叶以深冷冷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原本以为直接就可以进去了,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把门半关上了一些,说道:“我进去问一问,你们先等着不要进来!”

瞬间,夏晴天感觉到了身边叶以深的不爽。

的确……去赵家都是直接要让他们进去的,来一个夏家,竟然还要被拒之门外的等人进去请示夏成雄。

夏晴天虽然觉得没什么,想必叶以深肯定在心里已经将夏家灭到了一千遍。

纵然在生气,叶以深也不会在外面暴怒到大吼大叫,只是把自己的脊背挺直了一些,故作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淡定,可能是太久没来过了。”

“是。”叶以深脸上浮现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神情:“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下人呢。”

“可能是请来照顾夏薇薇的……”

明明是她要过来给一个下马威的,如今还没有进门,就已经开始忘记了初衷,帮房子里的夏家开始辩解了。

叶以深一副他就知道的表情看了夏晴天一眼:“你今天来的目的难道是帮他们找借口?”

“咳,不是。”

夏晴天立刻低下了头,心里跟着看不起了自己一秒钟,她这个老好人的性格进去肯定是什么都说不口的!

该死!

来都来了,今天一定不能改变出站!

“叶少?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就在夏晴天坚定自己立场的时候,夏成雄匆匆忙忙的过来把门彻底的打开,先和叶以深询问之后,才看到了她:“晴,晴天?”

这是还不知道自己回来了吗?

也对,自从嫁到叶家,他好像就没有怎么关心过自己了。

想到这里,一个爸字卡在了喉咙里,兜兜转转的好久都没有喊出来,只是生硬的点了点头,表示是他。

生疏。

夏成雄只感觉到这一种感受。

之前是夏晴天纵然对夏家有千般万般不满,也不会对他表现出这样的冷漠和疏离,这样的态度,通常都是用在夏薇薇母女身上……

沧桑的脸色浮现了一丝尴尬,夏成雄讪笑了两声:“进来吧,进来吧!新来的下人不懂事!”

夏晴天低着头和夏成雄走进了门,看着他佝偻的背影,内心再次松动。

自己刚刚是不是表现的有些太冷漠了?

夏家这样肯定大部分的原因都是陈晓芬在背后推波助澜……要不要先开口叫住他喊一声爸?

“晴天。”就在夏晴天纠结不出一个结果的时候,夏成雄先开口了,虽然叫的是夏晴天亲昵的称呼,语气却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你还好吧,我一直没去看过你……”

“挺好的,爸。”

夏晴天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个字,生涩无比,就像是当初她刚刚被领回来之后第一次的呼喊。

不过当时的夏成雄会悉心的引导,满身都是慈祥,如今却只有一个劲的点头,全然看不出面对的是自己的女儿。

“好就好,好就好。”

兴许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或者是担心说的太多会有说错的地方,所以夏成雄就一个劲的重复这三个字。

“夏家……您怎么样?”

原本是想问一问夏家怎么样,后来一想,夏家她唯一还有一丝挂念的兴许就是夏成雄,不如问一问他自己就够了。

“我也挺好的,你不要担心,和叶少好好的就够了。”

原本夏成雄是在前面的,说话的时候就到了夏晴天身边,提起叶以深的时候,更是压小了步子,落后了夏晴天半个身子。

“您来前面走着。”夏晴天终究还是心善的,在外面说的再怎么信誓旦旦,也只是伪装出来的。

说着,她还伸手想去扶一把夏成雄。

“原来是晴天和姑爷来了!”

在手快要扶到夏成雄的时候,陈晓芬的声音十分不和谐的冒了出来。

原本夏晴天已经伸过去的时候,立刻就缩了回来。而心里那一份被夏成雄勾起的酸楚也瞬间烟消云散。

不能说是夏晴天的心情转变太快,只能说是陈晓芬对她的负面影响太大!

“刚刚准备开始吃饭,碗筷已经加好了,快坐快坐!”

兴许的真的认清楚了自己的局面和地位,这次的陈晓芬格外的热情,再也没有之前看到夏晴天阴郁。

只是夏晴天已经把她对自己的好自动归为的有目的性的,下意识的排斥道:“不用了,我们已经吃过了!”

“那也先坐下再说,我让下人再去把温度调高一些!”陈晓芬丝毫不尴尬,表现出的亲昵十分的自然,如果不是夏晴天刻意的和她保持着距离,很可能她就抓起夏晴天的手寒暄了。

“这里倒是和上次来的时候有些不一样。”叶以深自然不会察觉不到夏晴天的窘迫,直接说道:“今天过来其实主要是有些事情想问一问。”

“什么事情不能吃过饭再说呢?之前晴天说不喜欢我的手艺,今天的饭菜是请来的厨师做的!”

陈晓芬的话非但没有博得好感,却让夏晴天忍不住反问了一句:“夏家现在到底有多少下人?”

“也就几个,你知道微微的情况,如今我和你父亲年龄也大了,忙不过来就找了人来帮忙。”

“感觉家里的情况改善了不少。”陈晓芬的圆滑是夏晴天不喜欢的,于是说话就略微直白了一些:“生意上还好吗?”

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陈晓芬即便是做了,说话的时候也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挺好的,多亏了叶少的照顾,就算不买我的面子,也要给叶少一个面子!”

三言两语,就想拉上叶以深。

陈晓芬的确很精明,只是这种精明是小聪明,叶以深见夏晴天迟疑着就是不开口之后,干脆就帮她撕开了接下来话题的口子:“你们找过赵家合作,但是出了问题,这个至今还没有解决,知道吗?”

“啊?问题?什么问题?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陈晓芬的话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过是伪装。

“不知道?”

这个借口在叶以深看来也太拙劣了。

就算这件事她不承认,也有其他事情来罗列,叶以深说道:“没关系,我带来了一份大概的清单,你可以看一看,回忆一下。实在不知道赵家事情的话,就多想一想和其他公司的合作,反正十几个公司,每一家你们都用了不少小手段。”

叶以深就是叶以深,才说这么一番话,陈晓芬的眼神就虚了下去,微微收了收下巴,说道:“可能真的是做生意的方法不对的,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今天的地步?我看你们的生活挺好的,门口的车怎么说也要几百万吧。”叶以深就是来兴师问罪的,所以丝毫不考虑什么时间合不合适:“而且我叫人查了一下夏家名下的流水账,就连你女儿的户头上都有一笔不小的存款。我想应该不是她自己存进去的吧?”

“……”

陈晓芬这个时候才算看了夏成雄一眼。

夏成雄哪知道要怎么开口,闷着头也不吱声,像是在等着被宣判一样。

心里骂了他一句窝囊,陈晓芬就想继续挣扎一番:“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是真的不清楚,但是今后肯定会注意,而且极力弥补的!我们知道他们都是看在叶少您的面子上才答应和夏家合作的,肯定不会给您带来损失的!”

“不会给我带来损失?”叶以深一挑眉:“夏家所有的烂摊子都是我收拾的,损失多少钱也已经附在清单里了。”

“那,那我们尽力弥补,您别生气,气坏了就不值得了!”

“叶少想怎么解决还是直说吧……”

她话音未落,夏成雄总算开了口,但是却不是帮陈晓芬一起辩解开脱,反而弱弱的冒出了一句这样的话。

顿时气得陈晓芬咬牙切齿,丝毫不留情面的打断了他:“你,你去看看微微,别让她乱碰乱摸,伤着自己!”

“我!”夏成雄想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这次又被陈晓芬打断:“你什么,快去!”

不过是了了的几句话,也就可以清楚的看出在夏家谁才是一家之主。

早前夏成雄就没有太大的话语权,如今看来已经更加没有地位了。

“陈晓芬!”夏晴天见夏成雄灰溜溜的离开,直接脾气就上来了!直呼了陈晓芬的大名!

她委曲求全不是为了眼前这个女人和她女儿,而是为了这个家唯一和自己有牵连的夏成雄。

如今看到夏成雄的地位竟然如此被吆喝来回,也不想自己和叶以深的心血为了她做荣华富贵的享受!

“……”

夏晴天和之前的确不一样了。

这声呵斥放在之前哪怕是叶以深帮她撑腰陈晓芬也不会露怯的,如今竟然觉得有一丝的胆怯,眼皮跟着就跳动了一下。

看着眼前的夏晴天,人还是那个人,模样也还是记忆里的模样,只是身上的气质完全变了。

眼神闪躲来夏晴天直射过来的目光,心里骂了她好多句,然后脸上再次堆砌上了假笑:“晴天好久不见,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以后不要妄想再占叶家一丝一毫的便宜!”夏晴天思来想去,能说出最狠的话也就是这句了。

威慑力还没有刚刚叫出陈晓芬大。

叶以深身为锦上添花的人,直接把这句话的意思做了延伸说道:“叶家不会再给你们任何胡作非为的机会,而且损失你们都要做出赔偿,你女儿的医疗资源叶氏也会中断。”

可以说是完全断了夏家的后路了。

只是这么多年,给了他们这么深的底线,他们却太得寸进尺。

他是做生意的,不是搞慈善的。

“叶少,叶少不要,我可以解释的,您们听我解释!”

陈晓芬听到叶以深真的要把事情做绝之后,立刻就慌了!

不过叶以深没给她找借口理由的机会,反问道:“这么久你给叶氏带来了什么利益?不仅没有还都是损失,所以我不准备浪费时间听你解释。”

“晴天,你爸年纪也大了,而且你是知道微微的情况的,如果今后没有了叶少的帮衬,家里可要怎么办?”看出了叶以深这边不可能松口,陈晓芬把主意再次打到了夏晴天身上:“你爸身体也不好了,难道你真的忍心……”

“当初你们夏家是把晴天卖掉了的,所以你们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

叶以深知道夏晴天最受不了的就是对方打亲情牌,直接就把陈晓芬的希望彻底破灭:“如果真的这么关注夏成雄的话,那你承担所有责任,在监狱度过余生,我就会考虑继续补贴夏家。”毕竟为非作歹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女人。

夏成雄自己肯定会老实很多。

不过断定陈晓芬也不会做出这样的牺牲。

叶以深没有再给她哭诉的机会,这种蝼蚁,他看都不想看。

留下了刚刚他说过的清单之后,任凭身后的哭诉声震耳欲聋,也没有丝毫迟疑的步伐。

“你能不能不要……鬼哭狼嚎的了!”

夏成雄虽然说刚刚没有在场参与其中,但是也是把所有的话都听的清清楚楚,听到叶以深走,立刻出来有些气急败坏:“早就说过不让你这么的过火,你偏偏不听!”

“只有我吗?难道就没有你的责任?门口的车难道是我买回来的吗?”

陈晓芬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泪,恶狠狠的说道:“难道你还想看着我们的女儿病死,然后你和外面贱人生的孩子荣华富贵吗?你去找她,你去!”

啪!

夏成雄抬手打在了陈晓芬的身上。

实实在在的一耳光。

他真的是没有办法忍受了,这个愧疚,陈晓芬到底还要多久才能释怀!

而且夏家到今天这一步,陈晓芬也功不可没!

“你敢打我,我,我和你一起死!”

陈晓芬气的只翻白眼,夏成雄骂了一句丢人!然后就伴随着锅碗瓢盆摔在地上的声音。

……

这些是夏晴天即便不在场也能猜到。

在车上郁郁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闪过,一言不发。

“怎么,觉得刚刚我太过分?”叶以深一挑眉,就知道夏晴天不可能和自己一样决绝。

虽然去之前雄赳赳的,内心还是善良的像一团白云。

“只是觉得自己刚刚发挥的不好。”夏晴天闷闷的说道:“明明是我准备去质问的。”

她真的觉得自己刚刚太弱了!

该死!

要是叶以深不在,她这次肯定又是无功而返……

这么多年了,她这么还是不能强硬起来呢!

听到夏晴天只是在郁闷这件事,笑了一下,中肯的说道:“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

“夏家你就看着办吧,从今以后我真的不会再多管了。”夏晴天是真的被陈晓芬说中,不忍心夏成雄太受苦,但是知道这只是陈晓芬的一个挡箭牌,所以干脆就不在多管,全都交给叶以深。

“好,等下就要上飞机了,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啊?什么飞机?”

夏晴天原本还在继续想刚刚在夏家的事情,没想到突然就要上飞机了!

眼睛都瞪大了。

“就是去找医生的飞机,已经安排好了。”

“现在就走吗?不回家看一看小深晴吗?”夏晴天全然不在情况之中。

即便知道叶以深的动作都很快,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难道是她完全游离在事情之外吗?

“不是你说的越快越好吗,我当然要配合你了。至于小深晴,等回来之后想看多久就可以看多久。”

“可是我的药还没有带!”

“出门的时候我就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叶以深不紧不慢的说道。

看样子是,早前就算好要先飞走了。

闻言,夏晴天埋怨了一句:“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和小深晴好好的道别。”

叶以深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拉起了她的手,然后镜子靠在车子的座椅上想事情。

最近他总是喜欢一言不发的自己想事情。

夏晴天撇了撇嘴,既然要走就走号了,也不耽误时间,至于小深晴,早些回来早点见到就好。

“这次的飞行员是谁安排的?”叶以深忽然冒出了专业一句话,夏晴天差点脱口而出不知道,然后才反应过来这话不是在问自己。

“好像是方毅。”司机和方毅的关系还是很铁的,帮他说好话到:“虽然在医院,但是很多事情还是他帮您操劳的。”

叶以深只是点了点头,说道:“在前面停车就好,我们走过去。”

“是。”

司机没有多问。

倒是夏晴天,小声的问道:“说道方毅,不是还要去接他出院吗?”

“我给他打一个电话。”叶以深一边下车,一边掏出了手机。

方毅那边很快就接起了电话,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主子!”

“是要出院了吗?”

“是!我听说主子您要来接我,真的不用!我自己可以的!马上就过年了,您好好的准备自己的事情,不要医院里了!”

方毅也不知道是真心话还是只是说一说,反正叶以深也没有打算去,就‘嗯’了一声之后,结束了这个话题,问到了自己想问的点子上:“沈元进回国之后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老老实实的。”

“国外的生意也不要了吗?”

“他的生意早就成熟了,所以不用自己关心也可以运转下去。”

方毅的话正是了叶以深的猜想,果然,回来并不是为了什么发展生意。

见叶以深不说话,那边的方毅又说道:“他前两天还来看过我,不过因为不熟悉,就没有聊太久。”

“那这次出行的飞行员是你安排的吗?”

“对,是新人,但是考察都合格,主子您要是觉得不安全,我现在就安排别人过去。”

“不用了,你好好静养,王管家会替我接你出院的。”

叶以深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转头对一旁的夏晴天说道:“你介意我在你面前杀人吗?”

“啊?”夏晴天身子不由自主的紧绷了一下,叶以深在说什么?

是她听错了吗?

叶以深就知道夏晴天会是这个反应,跟了自己这么久,别说杀人了,就是看见杀鸡都会闭上眼睛。

勾了勾嘴角,说道:“放心,开个玩笑,我可是守法公民,不会违法乱纪的。”

说着,叶以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