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我要和你一起/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晴天可没觉得叶以深是在开玩笑!

几步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语气有些惊慌:“你不会是看沈元进不顺眼到现在就要冲过去杀了他吧?”

“我身上连凶器都没有,拿什么行凶作案?况且我杀他做什么,他死了赵蕊肯定又要赖上我。”叶以深说的一本正经,却不能打消夏晴天的顾虑。

叶以深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一般他说了,不是已经做,正在做,就是要去做……

见夏晴天惴惴不安的,叶以深指了指不远处,说道:“我只是忽然想起来没有吃的东西,让司机买好送过来,你先上飞机避避风。”站得高了,风就吹的人头疼。

“你不会是想借机去杀了谁吧?”夏晴天警惕的看着叶以深:“我要和你一起!”

“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上飞机。”

叶以深耸了耸肩:“不信你摸一摸我的口袋,看看里面是不是空空如也。”

闻言,夏晴天真的伸手去摸了摸。

也真的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唯一凸起的东西即使圆圆的小药盒,还是她需要涂抹在脸上的。

虽然叶以深很能打,只靠双手打死一个人应该还是有难度的……难道刚刚真的是开玩笑?

心中狐疑,夏晴天又打量了叶以深两眼,总算是给了他一点信任,说道:“那我在飞机上等你。”

叶以深对他挥了挥手,表示知道,然后双手就插在了风衣的口袋里。

飞机和叶以深站的地方还是还是有点距离的,所以夏晴天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和叶以深打了个照面,看穿着,应该就是那个司机。

两人交流了几分钟之后,递给了叶以深一袋东西,叶以深就转身走向了飞机。

不过转身的时候,叶以深从袋子里勾出了一把漆黑的枪,迅速的放在了口袋里。在转身的时候夏晴天的视线是盲区,所以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

“随便买了一些快餐,先吃一点。”叶以深就提着袋子,抬脚迈上飞机之后,递给了夏晴天。

夏晴天很久没有吃过快餐了,把袋子接过去之后深深的闻了闻,顿时香味就窜到了鼻腔里。

不由的吧唧一下嘴,拿出一块炸鸡腿递给叶以深却被他摇头拒绝,夏晴天塞在嘴里,又拿出了一个汉堡,没想到叶以深这次更加嫌弃,身子都挪的远了一些:“我又不是小孩子,还喜欢吃这种垃圾食品。”

说话的时候还看了一眼专注驾驶的飞行员,漫不经心的追问了一句:“目的地要多久才能到?”

“三个小时就够了!”

闻言,叶以深发出了一个简单的鼻音,然后又看了夏晴天一眼,最终还是把随意搭在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伸手帮夏晴天擦了一下嘴角。

飞机平稳的行驶,叶以深就拿出了手机不断地摆弄,期间夏晴天好奇的去看了一眼,果然是在处理文件之类的东西。

太久没有管过公司的诸多事宜,就算不问,夏晴天都能猜到到底有多少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夏晴天咬着手中可乐的习惯,万分纠结的还是选择开了口:“夏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惹来麻烦,也有我的责任,要我做什么你就告诉我就好!”

夏晴天的诚恳的话换来了叶以深一个十分具有含义的眼神,直接就落在了她胸前。

忍不住夏晴天就给了他一个白眼。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夏晴天一直没有说话打扰叶以深,而是也拿出手机,百般无赖的玩弄。

……

“主子,少奶奶,定位就是这里。”

两个多小时之后,飞机平稳的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着陆,飞行员递给了叶以深一张叠在一起的纸:“这是打印出来的详细地图。”

“你在这里等着就好,需要回去的时候会联系你。”叶以深接过去之后抖开看了看,又对夏晴天说道:“走。”

夏晴天直接就把手机装了起来,然后跳下了飞机,询问到:“直接就去人家家里吗?”

叶以深闻言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就这样直接过去吗?”

马上就过年了,就算不送什么贵重的东西,好歹也带点水果什么的再上门吧?

“如果他觉得这样过去寒酸的话就把飞机送给他好了,反正这里到处都是山,随便停在哪里都可以。”看出夏晴天在想什么,叶以深也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随口说一说的。

这里的确是有些偏僻……

放眼望去都是山,而且还是看起来就很穷困的山头。

就算是想找一个水果摊位估计方圆十里都找不到。

只是送飞机有什么用?难道人家还会开不成?

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奈的说道:“那走吧。”

常说医者仁心,只要心诚,那位老医生绝对会答应下来的!

到时候小深晴就又恢复了健健康康,她绝对不会再跟叶以深四处去冒险,只在家里专心的陪着他!

想着,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眼前就开始出现一条弯弯曲曲的土坯路,一脚下去,叶以深的皮鞋都蒙上了一层尘土。

“等下进去之后你准备怎么说?”为了搭配自己的穿搭好看,夏晴天穿的鞋子是有些跟的,所以走路的时候就要勾住叶以深的臂弯。

“当然是直奔主题了,难道还要先寒暄一场问一问有没有吃饭吗?”

叶以深觉得夏晴天问的这个问题简直莫名其妙。

但是夏晴天却十分不满他的这个回答,语气里都是严肃:“怎么可以!这又不是来和人家谈生意,等下你的态度一定不可以太强硬!你知道人家姓什么吗?准备怎么称呼人家?”

“怎么不是谈生意?各取所需。”叶以深收了收自己的手臂,让夏晴天更加的靠近自己:“难道这些事情还要你来教我吗?别忘了你是谁的秘书。”

就在夏晴天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个跛脚的老人迎面走过来,看到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的两人之后,不由的多看了两眼,用丝毫不带口音的标准普通话询问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是来找欧阳医生的。”虽然面前的老者看起来脏兮兮的,但是叶以深却丝毫没有表露出不耐。

“找他治病?”那个老人直接摆了摆手说道:“他的医术垃圾的连路边要饭的都不如!”

“……”一旁听着的夏晴天沉默了。

什么情况?叶以深不是说是个神医吗?

“老先生知道欧阳医生在哪里吗?”叶以深并没有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就准备改变自己的行程,而是追问了一句。

“里面最破的地方就是他住的,要不然你和我说说你要看什么病,我的水平不敢多说,还是要比欧阳那小子的高些!”

“不用麻烦了,不知道老先生是要去哪里?”

“今天天气好,随便出去上山找点吃的。”虽然这位老先生看起来上了年纪,而且腿脚也有些问题,但是说话的时候中气十足。

叶以深觉得眼前的老人有些仙风道骨,但是夏晴天就不这样想了,只觉得眼前的老人白发苍苍还要自己上山找东西,简直是可怜……

直接就从口袋里拿出了刚刚给叶以深吃他却不吃的汉堡,说道:“我这里还有些吃的!”

“哎呦!”那位老人也不客气,直接就接了过来,说道:“这根本就不够的吃,我还是上山去吧!”一边说,就一边摆了摆手一瘸一拐的走了。

夏晴天忍不住就压低声音说道:“我看这位老先生可能神志不清了!我们还是再问一问其他人,看看欧阳先生到底住在哪里。”万一找错了可怎么办?

“我觉得还好,先去找找看看吧。”叶以深却不抱怀疑,继续带着夏晴天往前走,多说了一句:“这里据说有很多退隐的名医,有种世外桃源的氛围。”

“世外桃源吗?”

夏晴天和叶以深此时已经走到了小村庄里,里面简直可以用寒酸来形容。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建的歪歪扭扭的住宅,根本就分辨不出哪一个是最破的,因为都十分的破烂……风一吹就跟着东倒西歪。

而且脚下的路就跟别提了,坑坑洼洼的,稍有不慎就要跌倒在地上。

那个什么欧阳医生是多想不开才会到这里来隐居?

这不是隐居,简直就是在找罪受!

“小隐隐于野。”

“山洞都比这里的环境好……”夏晴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再次对叶以深产生了质疑:“你不会是为了安抚我的情绪,所以编出来的什么神医吧?”

“你为什么不怀疑整个世界只怀疑我呢?”

叶以深有些哭笑不得,他什么时候在夏晴天的心里这么的没有地位了?

这里的房子虽然都很破,但是也不少,林林总总的快要一百户人家,环视了一圈之后叶以深就盯上了最角落的一个茅草屋。

指了指,示意夏晴天去敲门。

所谓的门也不过是竹子随便扎的,叶以深觉得自己过去,一用力的敲,就会直接敲塌下去。

夏晴天虽然不知道叶以深是怎么认定这里的,还是上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问道:“请问有人在吗?”

里面立刻就有了回声:“没有!”

“请问是欧阳先生吗?”夏晴天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却没有离开,继续问道。

“都说了没有人了,你还问什么?”

这句话传出来的时候,依旧没有人出来。

夏晴天很想问一句说没有,难道回答她的是会说话的鹦鹉或者八哥吗?

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十分有耐心的又敲了两下门,继续说道:“我们找您有急事,人命关天,您能不能出来我们见一见?”

“不见!”

看的出来,这样叫欧阳的是个脾气古怪的人。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任凭夏晴天怎么敲门,怎么说服,里面的人不断的和她说话,却就是不肯开门。

叶以深如果不是夏晴天在的话,早就冲上去把他的破茅草屋拆了。不过为了再次在夏晴天的心里树立起高冷以及说一不二的形象,就全程在旁边双手环胸默不作声。

“如果您不开门的话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

这次夏晴天说完,里面倒是没有再传出来声音。

夏晴天就带上了手上的动作,继续敲门,不过比之前大力了一些:“您就把门打开吧!”

话音未落,门开了。

不过不是他的门,而是隔壁的门。

从里面走出来了个人,直接喊道:“欧阳拓,你摆什么架子?能不能出来,让不让人休息了?”

“就是!”

“能不能别吵了?写药方呢!”

顿时,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周边的门都打开,里面纷纷出来人指着欧阳拓。

可能是迫于压力,欧阳拓开门了。

但是脸上都是不情不愿。

夏晴天其实在那么久的等候里已经大概猜到了里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料想着肯定是尖酸刻薄,没想到长得十分儒雅……和金馆长的模样有些像,都是面善温和,一看就知道有文化,不过要比金馆长年轻许多。

只是夏晴天没有被他的表面蒙蔽,能这么久不给她开门,绝对不会是什么温和人!

站直了身子,恭敬的低了下头,说道:“您好,我是……”

“你是谁管我什么事儿啊?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不会看病,不会看病!找错人了!”

果然,一开口就满满的都是火药味儿。

夏晴天双手在身前摆了摆,让他平静一下:“我们真的可以好好谈一谈的,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救我的孩子!”

“那你找错人了。”

说着,他就要把面前的门关上。

这门是好不容易打开的,夏晴天当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关上!

直接上前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极力拉着他:“医者父母心,您肯定能懂我的!”

“你这个人……”

“欧阳医生,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您在这里就是想归隐下去,也不想外界的纷纷扰扰缠上您吧?”叶以深此时总算是开口了,不同于夏晴天的苦口婆心,十分的冷静:“我找到您费了很大的功夫,就算您不愿意出山是不是也要和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下呢。”

“你在威胁我吗?”

随着叶以深开口,欧阳拓的语气也变了。

从不耐烦到带上一点寒意,不过几秒钟:“如果我偏不呢。”

夏晴天最担心的就是叶以深这样,突然说出让人觉得恼怒的话……

赶忙上前想圆场,说他不是威胁的意思,却晚了一步,欧阳拓直接就把门再次关上。

“欧阳先生,您开门听我说,他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您误会了!”

兴许是情急之下夏晴天有些用力,力度一大,直接就把原本就破破烂烂的门拍倒在了地上……

刚刚进去的欧阳德正坐在一把竹椅上,看到自己的门轰然倒地,跟着房子也抖了抖之后,眼睛瞪大了一倍!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准备强行把我带走吗?”

“不是的,我想您可以和我坐下来好好的说一说,您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答应的!”只要可以救小深晴!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赶快消失!”欧阳拓直接就翻了个白眼:“我这里也没有多余的椅子给你们坐!”

“欧阳先生!”夏晴天脑子一热,直接就冲到了他的面前,喊道:“难道您要我给您跪下吗?”反正为了小深晴在寺庙里三扣九拜都跪了,也不差这一次!

叶以深当然是拒绝的,在一旁直接冲上前,眼明手快的将夏晴天的手腕手臂抓在手里:“我会有办法的,你在做什么?”这个蠢女人!

“你们夫妻两人这是在我面前演什么苦情戏……”欧阳拓的眼角抽搐的一下:“还有,我都想不到你会有什么办法,难道你是想把我强行带走?呵呵,难道你就不怕我下毒,或者是故意药不对症吗?”

夏晴天当初也就是想到了叶以深一个人过来把人家强行带走之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才会要跟着过来的。

没想到欧阳拓的确是不吃硬的人。

身子前倾,一张脸忽然凑在了他面前,夏晴天楚楚可怜的说道:“就算您真的不愿意再出山,也总能听一听我儿子到底是什么情况,给一些建议吧!他才不到两岁……”

“怕了你了,那你让他先出去!”

看到夏晴天突然凑过来,欧阳拓嫌弃的缩了缩脖子,然后对夏晴天指了指叶以深。

叶以深脸色一变。

还是一开始的想法,如果不是夏晴天在,他肯定已经用枪抵着这个男人的脑袋了。

“好好好!”

夏晴天则赶忙答应下了欧阳拓的想法,拍了拍他放在自己手臂的手背。

叶以深已经想好,如果这个欧阳拓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他就按照自己粗暴的想法来了。

冷着脸走了出去,说是走出去,也不过是站在了门口,反正唯一的门都塌下去了,里面说什么他也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欧阳先生,现在可以了吗?”夏晴天要比叶以深的性格好的多。

丝毫没有不耐烦和恼怒,满心满眼都是担心小深晴的迫切!

欧阳拓显然是吃软不吃硬的,夏晴天从一开始态度就很好,所以他就没有再咄咄逼人,而是点了点头,说道:“你说。”

“是这样的……”夏晴天一口气将小深晴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给了欧阳拓听,最后还加上了一句:“听说您治好过相关的病人!”

“那也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孩子才两岁,我不敢接手的。”欧阳拓这话也算是默认了自己是个医生,并且真的治好过相关的患者,但是话锋却一转:“反正现在的人都相信西医,你就找他们慢慢研究好了。”

“欧阳先生……”夏晴天刚想开口继续哀求,就觉得脸疼痛了起来。

这种感觉,和当初在圆通寺的一模一样。

虽然药膏就在叶以深身上,而叶以深就站在门口,但是夏晴天才刚刚看到可以治愈小深晴的希望,别无他想。

默默的承受着,却因为心情上的焦躁,眼泪顿时就充盈了眼眶:“我相信您肯定会有办法的!”

“就算我有办法,很久之前的事情也已经忘记了。”即便面前的夏晴天我见犹怜,欧阳拓还是摇了摇头:“如果我真的还想行医,也不会搬到这里来住。说来说去,你们不如把找我的时间找别人。”

“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拓会突然就归隐在这个地方,但是也可以想到是事出有因,夏晴天苦苦的哀求道:“我求您了,就算要把我身上的器官给我儿子都可以……”

“要器官做什么?肯定又是那些傻子一样的医生要骨髓什么的零件,动不动就拆了好端端的东西做什么移植。”欧阳拓的言语之间都是鄙夷。

不过在看到泪流满面的夏晴天之后,也确实是有了一丝松动,沉吟了几秒之后说道:“我真的是不想再到外面的世界去了,就把当年我治那个小孩的方法告诉你好了。”

“……”

一个是十几岁的孩子,一个是只有一岁多两岁的小深晴,就算是一样的方法,肯定也是不可取的。

但是夏晴天还是点了头。

哪怕只是方子,拿在手里也安心些……

“我找笔纸帮你写下来。”欧阳拓说着就要起身,却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他。

夏晴天也跟着他一起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刚刚在进来的时候碰到的那个老者,他和走的时候一样,两手空空的。

“韩老,您找我?”欧阳拓像是忘记了刚刚答应夏晴天的事情一样,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起来,甚至露出了个笑脸。

和刚刚为难与冷眼的神情相差甚远。

“你又为难人呢?”韩老见夏晴天鼻涕眼泪满脸都是,直接质问起来:“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让人家哭成这个样子,你还没有良心了?”

“我……”欧阳拓双手一摊,想辩解:“不管我的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