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夫妻同住/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当我瞎啊?别哭了,我帮你教训他!别看他本事不大,脾气还挺大!”

这个韩老看来真的是很有威信,说话的时候欧阳拓一声不吭,宛如一个被家长教训的小孩子。

夏晴天这样流眼泪一半原因是担心小深晴心急如焚,另一半原因是因为脸上的疼痛,在加上还有求于欧阳拓,赶忙吸了吸鼻涕,含糊不清的说道:“不是欧阳先生,是我情绪不好。”

叶以深见夏晴天哭的梨花带雪之后,直接就冲到了她身边,而在她身边抱着她的时候,看到了她脸上冒出来的小红点。

立刻拿出了身上装着的药膏,用袖子悉心的将她的眼泪擦干,然后将药膏涂在脸上,像是全然忘记了身边还有别人,责备道:“要上药了怎么也不说?”

夏晴天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控制着自己的眼睛里打着转的眼泪不掉下来。

而一旁的韩老看到这样的状况之后,眼神凌厉了一下,身边的欧阳拓说什么都没听到耳朵里,直接开口道:“他这里破的椅子都没有一把,走,到我哪里去!”

“可是我!”

夏晴天却不想走。

她还想继续哀求欧阳拓,或者是先让欧阳拓写出一个办法。

“他不帮你我帮你,瞧把他小子能耐的!”韩老直接就看出了夏晴天的想法,一口答应下来之后还白了欧阳拓一眼。

欧阳拓十分的委屈:“来了哪还有出去的帮人看病的道理?”

“道理就是我定下来的,我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你小子管得着吗?”

欧阳拓看起来也三十四岁的样子,不过金老却一口一个小子的,将他教训的服服帖帖。

夏晴天顿时就把他的话相信的八分。

看样子他应该真的很厉害,而且欧阳拓好像很听他的话,没准就会答应下来和他们一起出去帮小深晴是治病呢!

韩老说过之后就立刻出了门,虽然没有叫欧阳拓一起,他却还是紧随其后,丝毫不担心没有门的家丢什么东西。

转念一想,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丢的。

跟韩老走着,不少人看到他之后都恭敬的打招呼,不过他都十分敷衍的摆了摆手,周围的人却都是司空见惯的模样。

夏晴天的手被叶以深紧紧的拉着,心也紧紧的攥起来。

早知道这位老先生这么的有地位,刚刚她就应该折回去把飞机上剩下的诸多吃的都给他,也应该多说些好话!

“到了。”韩老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然后停下步子,转身到了一旁的草屋前,推门就走了进去。

说句实话,这里比欧阳拓住的地方好不到哪里去……

四面透光,唯一好一些的就是多了些椅子。

这些人的生活条件都这么的刻苦吗?

“来,你坐,和我说说什么情况?”韩老自在的做了下去,招呼的夏晴天一下,顺便还开口赶欧阳拓走:“你过来干什么?”

“您话都这样说了,我跟他们出去就是了,不用您担心。”欧阳拓虽然不知道韩老为什么对夏晴天这么的照顾,却还是改变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

“我就想试试自己的医术倒退了没有,还有你的难过水平,还要跟着出去?我都替你丢人!”

不得不说,韩老说话很毒,和刚刚他为难夏晴天的时候有过而不及……

听的夏晴天都替欧阳拓揪心。

叶以深之前简单说过,欧阳拓医术高超,怎么到了韩老口中就一文不值了呢?

“我……”欧阳拓顿时就不做声了,却也不走,就灰头土脸的站在一边。

“是我儿子。”

既然金老要她说,夏晴天当然不会回绝,直接开口就说了起来。

把刚刚和欧阳拓说的话都重复了一遍。

进来听着,点了点头,摸了摸下巴上的白胡子:“孩子那么小,治疗起来一定要慎重,别说百分之五十的风险,就是百分之五也不能去冒。不过我之前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要和欧阳拓这小子了解一下。”

“您,您真的要帮我吗?”

夏晴天怎么都没想到,好消息会这样突然的降临,结结实实的砸在她的头上!

她是忽然转运了吗?

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了,怎么说你还给我吃了个汉堡,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是那玩意也很多年没吃过了,还是很怀念的。”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夏晴天给他的印象很好,他根本就不会去欧阳拓的茅草屋关心,也不会发现这么多年一直困扰他的东西。

至于夏晴天身边的叶以深……他的态度和欧阳拓一样,十分的不喜欢。

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没怎么看叶以深,几乎直接无视。

“客气,您太客气了!”夏晴天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激动到眩晕,强行的稳住心神,冷静的好几秒钟才算能开口,不过却还是有些前言不搭后语:“那您,那我,我等您准备好!”

金老也不计较这些,摆了摆手,对夏晴天说道:“有什么好收拾的,不要耽误时间了,我顺便带着欧阳拓去好了,也能做我的助手。”

话音未落,不等夏晴天作答,欧阳拓就激动的连声表示赞同:“好好好!”和之前为难着不愿意一起的态度相差甚远。

夏晴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希望填满,死死的抓住了叶以深的手,仿佛要把他的手拧成一团。

“怎么过去,我刚刚上山看到有一架飞机,是你们的吗?”

“是!”听到韩老的询问,夏晴天立刻扬起了头!

“我虽然眼神不太好,但是那应该不能把我们都带走吧?”金老还是很有见识的,远远的一眼就差不多知道是什么样的飞机。

是不能……

他的话像是一盆冷水直接浇在了夏晴天头上,醍醐灌顶。

走不了怎么办?

难道回去之后再折回来?

“我走的时候就已经叫人备机过来了,现在应该差不多也到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叶以深,开口了。

果然意料之中一开腔就会解决所有困难和问题!

夏晴天顿时就再次陷入兴奋之中!

其实之所以叫这架飞机过来是另有其用的,不过既然现在要带走两位帮小深晴看病的医生……就暂时饶他一命,让他多自由一会儿好了。

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龙争虎斗,每一步都要谨慎,放长线钓大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在知道金老要出去帮人治病,而且带的还是欧阳拓之后,几乎激起了全部人的愤慨,纷纷质问为什么是他!

金老给出理由的时候还不忘嘲讽欧阳拓一番,口口声声的说是为了锻炼一下最差的人。

但是欧阳拓却十分的开怀,毕竟可以跟着金老一起出去,当他的助手!

不过全程金老都没有怎么和他搭话,倒是和夏晴天相聊甚欢。

夏晴天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讨老年人的喜欢,金馆长也是,总像是把她当做女儿、孙女一样说话。

她也的确乖巧,说话谈吐有涵养和礼数,不管是金馆长还是韩老说的一些有涵养的诗句典故,也能接上几句。

“没想到你的文化水平这么高。”金老由衷的点了点头,说话直来直去的他也不绕弯,直白的说道:“还以为你不过是个阔太太。”

“不过是读过几本书。”

刚刚的谈吐之中,夏晴天清楚的感受到韩老的文化素养。也庆幸自己上学期间不喜欢玩游戏和化妆打扮,很多时光都读了书,不至于交谈的时候太露怯。

只是多少还是想不明白,韩老他们为什么要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住这么破旧的茅草屋……

不过好奇归好奇,夏晴天并没有冒失的去问。

“一架飞机两个人,要怎么安排?”

叶以深原本是想他和夏晴天一起,韩老和欧阳拓一起,只是看现在的情况,金老很可能会选择和夏晴天在一机上。

虽然明显感觉到他和欧阳拓都不怎么喜欢自己,但是叶以深还是很淡然的,毕竟别人对他的喜恶他向来不在乎,不过是为了小深晴,该有的尊重还是要到位。

只是韩老开口说的却不是叶以深意料之中的话,他说道:“你们小夫妻两个人在一起就够了,我也和欧阳拓讨论一下,免得耽误时间。”

“也好。”

不得不说,韩老想的还是很周全的。

要他和欧阳拓坐在一起,他不情愿,欧阳拓肯定也不情愿。

夏晴天其实已经做好和韩老畅聊一路的准备了,听到这番话也没有任性,默默的和叶以深上了来时乘坐的飞机。

随着飞机起飞,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飞了起来。

兴奋难掩的和叶以深十指相扣,说道:“没想到这么顺利!”

“是。”的确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不过如果他自己过来,没准真的不会这么的流畅。

有时候这个女人还是有点作用的。

想着,伸手就摸了摸她的头。

心情愉悦的夏晴天跟着就变得可爱了起来,和最近的萎靡不振截然相反,在叶以深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对未来的畅想。

叶以深听着就有些不明白,遇到这么多东西,她对未来还是这么充满希望呢?

不过既然她有这个希望,自己肯定要尽全力去满足她。

看似漫不经心的倾听,实则把她的话都听到了心里。

回去的时候要比过来的时候顺利很多,所以提前了十几分钟着陆。

即便提前了这么久,叶以深的人还是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两辆车,并排停在一起。

“主子!”

方毅老远就看到了叶以深,直接从车窗里探出了半个身子,大幅度的挥舞着双手。

叶以深一挑眉,他们去的时间不算太长,现在也只能算是黄昏,方毅就出院而且还过来,还是真是精力十足。

虽然听到了他的呼喊,但是叶以深和夏晴天也没有立刻就过去,而是站在原地,等韩老还有欧阳拓下来。

“红灯酒绿啊!”

韩老一下飞机就发出了这样一句的感叹,身边的欧阳拓附和道:“所以还是尽早处理完这件事尽早回去!”

韩老依旧很不给他面子,瞥了他一眼:“你小子管我什么时候回去?”话音未落,就换来了欧阳拓呵呵两声含糊过去的傻笑。

“我先带两位去吃饭。”虽然叶以深听夏晴天说了一路小深晴马上就可以治愈的话,却没有忘记帮人家接风洗尘。

况且刚刚他联系了王管家,得知了小深晴的情况,还是很好的。

“不用了,先去看看你孩子,到时候随便吃一些就好了,口腹之欲。”韩老摆了摆手,就听到了刺啦一声,腋下的线脚就崩开,发出撕裂的声音……

韩老对此觉得很习以为常,直接伸手摆弄了两下,说道:“顺便再给我找些针线!”

“好。”只要他能治好小深晴,叶以深才不管他将不将就。

倒是一旁的夏晴天,直接说道:“我帮您补就好了!”当初小时候,她也是自己的衣服缝缝补补的。

“你会吗?”韩老直接笑了一下:“先回去吧,我这个样子人家看到肯定还以为是老乞丐!”

虽然带着调侃的意味,却是实话……

叶以深和夏晴天上了方毅在车子,方毅坐在副驾驶上,一看到两人上来就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询问。

最后问的叶以深烦了,直接反问道:“你不是要等到晚上在出院?”

“我听说您出去了,而且给我打的那通电话那么的富有深意,直接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说着方毅恍然大悟的问道:“难道您是想给我个惊喜,原本说不去看我,其实准备偷偷过来接我出院!”

叶以深没作答,方毅顿时就默认了,整个人都飘飘然了起来。

就连在一旁的夏晴天都自愧不如,方毅这才是乐天派。

只靠自己的幻想就可以幻想出来这么多有的没的。

“对了”方毅好像最近精力有些太过剩了,以往叶以深不做声他就说着说着自己闭上嘴,如今只是休息了几秒钟之后便再次开口:“我出院的时候那些医生还问我小少爷怎么不去医院,刚刚那两个就是主子您找来帮小少爷治病的吗?”

“我觉得你还是闭嘴比较好。”

叶以深直接手指扬起来指向了他的鼻子。

这一招还是有用的,方毅老老实实的就把头转了过去,保持了安静。

耳边一安静下来,夏晴天忍不住笑了一下,对叶以深说道:“方毅肯定是自己在医院待了太久,担心自己变成哑巴,所以要多说几句。”

“对啊,我!”

方毅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了共鸣,立刻就把头转了过来,只是看到叶以深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又把头转了过去。

车子没有绕弯,直接来到了叶家。

夏晴天还没下去,就听到欧阳拓嫌弃的语气:“这样的装潢,果然是俗人!”

不过很快就被韩老教训了回去:“你小子能不信口开河吗?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

“如果两位觉得住在这里不习惯的话,我会再安排的。”叶以深拉着夏晴天的手,来到韩老和欧阳拓身边说道:“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好。”

“住在你这里也可以,但是这里的空气这么差,会得病吧?”

欧阳拓也只是在和韩老说话的时候老实一些,其他情况下依旧十分的咄咄逼人。

叶以深直接说道:“有后花园和空气净化器,房间里的空气都是优质达标的。”

既然都说他是俗人了,又都是他的钱,他需要什么藏着掖着?

“果然是有钱人。”欧阳拓一撇嘴,这话夏晴天倒是没听出来羡慕,反而觉得有些嫌弃。

看来这些归隐的高人,真的不是他们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叶以深不是一个喜欢在言语上争来斗去的人,知道欧阳拓不喜欢自己,直接就无视了他,对韩老说道:“请进。”

随着门打开,就听到了熟悉的哭声。

仅凭声音夏晴天现在都可以断定到底是小深晴还是小星辰。

小星辰是很爱哭的,十分完美的阐释了女人是水做的,女孩是眼泪做的。

只是这次听起来却不是小星辰在哭,而是小深晴。

小深晴很少哭的,在夏晴天的记忆里他就只有刚刚出生的时候放声大哭,其他情况下都乖巧懂事!

“少奶奶,您总算是回来了!”

王管家的话应声而起,他抱着小深晴就走向了夏晴天,看起来被折腾的不轻:“小少爷刚刚开始就一直哭,医生来看过没有事情,尿片是新的,喂奶也不喝。”

“可能是不舒服。”

夏晴天直接把小深晴抱在了怀里,手轻轻的趴在他的身上,低声哄着。

只是小深晴这次依旧没有停止自己的啼哭,韩老直接就上前抓住了小深晴的脚腕。

王管家在一旁冲动就冲上去把他推开,毕竟韩老现在看起来脏兮兮的,衣服还破破烂烂……不过考虑到他是叶以深带来的,可能另有身份,就忍了下来。

“你把孩子给我,我看看。”韩老说这话的时候,和之前是说话的神情语气都截然不同!

娴熟的伸出自己的手放在小深晴的手腕上,仔细的把着脉,越把,眉头就皱的越紧!

“你们去找些消毒的银针过来,欧阳拓,你也过来。”

韩老和欧阳拓在一起,说的话让人一句都听不懂,夏晴天的心提的高高的,原本想去找消毒的银针,却被叶以深拦住,让她等着。

几分钟后,韩老拿着两根针扎在了小深晴的小腿上,停了小半个小时之后将手一抬,便把针拔了出来。

小深晴也就又哭了两声,便不哭了。

夏晴天刚想问什么情况,韩老就开口了:“你孩子的情况有些严重。”

“是,是怎么了?”夏晴天只觉得腿一软,舌头都要打结!

“你看他有些虚肿,说明湿气太重,但是气热,体内又有火……再加上病症导致体内各个器官都受到影响,有衰竭的倾向。”

“衰竭?”夏晴天觉得腿更软了。

一般和这两个字牵扯上关系,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先喝药调理,欧阳拓去抓药,然后我再想个方子。”韩老当机立断,对欧阳拓嘱咐道:“量一定要控制好,小孩子的经脉血肉和我们都是不一样的,还没有长成,是药三分毒,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一番话,说的欧阳拓连连点头。

“那,那需要我做什么?”

一旁的夏晴天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对面的韩老:“您有什么需要直说就好!”

“目前也没有什么,孩子遭罪了,去哄一哄吧。”韩老伸手把小深晴递给了夏晴天之后,就对叶以深说道:“针线呢?”

原本夏晴天是准备自己亲手帮韩老缝补的,但是如今所有的魂儿都跟着小深晴走了,怎么把他抱到床上的都不知道。

眼睁睁的看着小深晴睡着,红肿的眼睛想是一块烙印一样狠狠的戳在了夏晴天的心口。

却也不敢伸手去抚摸,生怕把好不容易才睡着的他弄醒。

就这样看了一会儿,还是提起了自己的精神,安抚自己韩老和欧阳拓肯定会有办法,然后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一出去,就看到了在和韩老面对面交谈的叶以深,两人看起来神情都十分的严肃。

特别的叶以深,眉眼都皱了起来。

夏晴天一步两格的从楼梯上下来,站在一旁询问刚刚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韩老说有几味药材特别的不好找到。”叶以深看夏晴天的嘴唇都是苍白的,就知道她现在心里不好受,半真半假的说道:“只要喝了药,就会慢慢好起来了。”

夏晴天被叶以深拉着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夏晴天却眼睛直直的盯着韩老问道:“真的吗?”

“反正孩子还小,慢慢调理,肯定会调理好的。”韩老的话像是一颗定心丸,夏晴天一直提在嗓子里的心总算是落到了肚子里。

想到刚刚自己有些失礼,立刻就站起来说道:“厨娘在做饭了,我过去看一看,你们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