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来做点运动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夏晴天走到厨房里的身影,韩老问道:“我看她的身体也不太好,有什么隐疾吗?”

“是有些。”

叶以深倒是没想过要给夏晴天顺便看看病,但是韩老问起来,自然也就说了。

“我之前看到你给她涂药,是皮肤病吗?”

“不是。”叶以深自己也没有办法定义,夏晴天脸上的东西到底算什么。

可能叶以琰那个混蛋都不清楚。

“给我看看那个药膏。”

韩老要看,叶以深便给他了。

毕竟夏晴天可以一心只关怀小深晴,叶以深却舍不得今后的日子里她就这样难以摆脱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膏!

韩老拿在手里,盯着看了好久,慢吞吞的问到:“这东西是谁给你的?她的脸,又是怎么回事的?”

叶以深从这话中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意味。于是没有回答这两个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您知道?”

“也不是很清楚。”

对于叶以深的反问,韩老直接就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然后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一旦他不故作粗俗,只是平静的坐着也能感到气质非凡。

叶以深没有逼问,而是伸手将面前装药膏的盒子收了起来,一老一少就开始相看两无言。

一直等到夏晴天出来,这尴尬的局面才得到了一丝的缓和……

“也不知道韩老喜欢吃什么,所以就随便做了几道菜!”

夏晴天说去看看厨娘,但是却是自己也下了厨。

一般都菜都是她炒出来的。

她做的菜和厨娘做的叶以深可以直接分辨出来,韩老也一样,称赞道:“你这个小姑娘手艺真是不错!做菜都要多放些佐料,清清淡淡的吃个什么味道!”厨娘做的都很清淡,严格控制盐等调味品的量,这也是叶以深的用餐习惯。

夏晴天默默的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味道很好,但是的确是比厨娘的口味重一些……

饭吃到一半,欧阳拓就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身,韩老十分不屑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欧阳拓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一下,刚刚出去他还是不能被那么多人盯着,果然还是修为不够,不能和韩老相提并论。

放下手中的东西,说道:“韩老,我先去把药熬上。”

“我去就好!”夏晴天立刻就站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道:“麻烦欧阳先生了,快来吃饭吧!”

“你会吗?”欧阳拓的脸真的是说变就变:“熬药可是一刻都不能离开的!别以为洗个手放进去就算好了!”

前一秒还和韩老笑脸相迎,后一秒就对夏晴天冷言冷语……

不过夏晴天也不在意,毕竟欧阳拓一开始就没给过她什么好脸色,几步走上前,说道:“会的,就算不会我也会问您或者是韩老。”她小时候在孤儿院,院长身体不好,经常熬药,她就在一旁看着。一来二往,夏晴天就也学会了。

她的态度这么好,欧阳拓也真的是没办法发作,硬邦邦的拳头打在棉花上,也只能软下去。

倒是对夏晴天的印象更好了一些。

叶家什么都有。

夏晴天直接找出来了砂锅,放在火上,等欧阳拓放进去各种各样的草药之后,自己就搬个凳子在旁边坐着,不断的撇药沫,调火的大小。

一锅水煮成一碗,她身上都染上的草药的味道。

喂药夏晴天原本也是准备亲力亲为的,却被韩老赶走。

夏晴天躺在床上,在叶以深的怀里翻来覆去的,最后伸手打开了灯,双眼有神的说道要去看了小深晴。

“就算你不睡,小深晴也要睡下了。”叶以深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而且不是刚刚才去看过吗?”

“万一他有什么反应怎么办?我还是在他床边坐一夜好了!”

夏晴天生怕小深晴有什么突发状况!

闻言,叶以深直接把她摁了下去,说了句睡觉。

不是他不担心小深晴,实在是夏晴天太操心了……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明天一早他还有事情。

终于,迫于叶以深的威逼,夏晴天总算是安安稳稳的睡了几个小时。

天一放亮,夏晴天就睁开了眼,两人几乎是同时起了床。

不过夏晴天是去找了小深晴,叶以深则是和她道别出了门。

不知道去做什么。

在夏晴天给小深晴熬药的时候,韩老就出现了在她背后,声音有些哑:“这么早就起来了?”

“韩老您也这么早?还没到早餐事件呢,不然我先帮你做些东西吃吧!”

“不用,我就是习惯了破草屋,在这里睡不好。”韩老虽然嘴上拒绝,但是现在身上还是穿了一套新的绸缎睡衣,应该是叶以深叫人准备的,大小刚好。

“那您先去外面等我一下。”

“不用,其实我也有点事情想问你。”不知道是不是夏晴天的错觉,她竟然觉得韩老有一丝的拘谨!

反正等药的时候也很乏味,其他就洗了洗手,把手上的药味儿洗掉了些,拿来一旁的凳子给韩老坐:“您说。”

“听说你的脸……有点小问题。”

“啊?”夏晴天一愣,就想到可能是叶以深说的,便点了点头。

“是不是会疼会痒,而且还有红点冒出,严重的时候还会有脓包?”

“是……”

叶以深和韩老说的这么详细吗?

夏晴天抿了抿嘴。

“这样……我会帮你治好的。”韩老接下来还嘟囔了一句什么,夏晴天没有听清楚,再问他却也不肯说了,只是让夏晴天别太担心。

如果能治好自己的脸夏晴天当然开心,但是还是更想先治好小深晴。

随口说道:“现在也不会影响到生活,韩老不用太费心了,明天就是大年三十,您和欧阳先生可能就要在这里过了。”

听到大年三十之后韩老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出现了几秒钟的迟疑:“叶家是不是有一个叫叶以琰的。”

“您怎么知道?”这话总不可能是叶以深告诉他的吧!

叶以琰的存在很多叶氏公司的大股东都不知道。

“忽然想起来就问一问。”韩老含糊了一句之后,怕夏晴天多问,直接起身说要去补觉。

只是夏晴天,依旧觉得奇怪。

如果韩老说的是叶星悦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偏偏是叶以琰。

而且提前这件事之后夏晴天总觉得韩老和自己说话有些奇怪,总是在打探她脸的情况,夏晴天追问为什么的时候,他就说自己对疑难杂症感兴趣。

等晚上叶以深回来的时候,夏晴天一边帮他收脱掉的外套,一边说道:“饭菜都热好了,怎么这么晚?”

“韩老要的药材有些难办,不过差不多也都找齐了。”叶以深知道现在已经三更半夜了,柔声问到:“你怎么还不睡?”

“等你回来。”夏晴天说着,到厨房讲饭菜一一的端出来,让叶以深眉眼之间都带上了笑意。

“今天已经是年三十的凌晨了,给你包了些饺子,现在在锅里煮着,马上就好。”

夏晴天说着在叶以深旁边坐了下去,说道:“先吃点东西垫一垫。”

“只想吃你。”说着,叶以深就勾住了她的腰,一口咬在了她的脖颈上。

夏晴天任由他抱着,说道:“我觉得韩老今天怪怪的。”

“嗯?”

叶以深发出了一个鼻音,一用力就在夏晴天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她现在身上总是苦苦的药味儿,身上的甜美都要压下去了。

“他今天问我叶家是不是有一个叫叶以琰的!而且总是问关于我脸的事情……”

夏晴天觉得自己想不清楚的奇怪还是早点告诉叶以深比较好。

这话的确让叶以深重视了起来,昨天韩老问的时候他也没多想什么,只是他怎么知道叶以琰?这么的关心夏晴天又是为什么?

“他会不会不安全……”夏晴天最担心的,还是他会对小深晴做什么手脚。

虽然知道这样怀疑别人是不对的,可是夏晴天真的不能再承受小深晴出事儿了!

“别多想,可能是我随口提起他就记下了吧。”叶以深没有和夏晴天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扯了个谎。

真的是叶以深提起过,夏晴天也都不报疑了,自言自语道:“韩老果然是好心,帮了小深晴还要帮我,我却这样想他!”语气都是愧疚。

叶以深伸手摸了摸她脖子上自己留下的印记,说道:“饺子熟了吗?”

“我去看一下!”

随着夏晴天的起身,叶以深的眼神就落在了韩老在的房间。

世界上果然任何事情都是有牵连的吗?

这次,又要牵扯出来什么呢。

……

第二天。

虽然昨天晚上睡的有些晚,但是夏晴天还是早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毕竟还要给小深晴熬药。

只是刚刚起身开始穿衣服,就被叶以深抱在了怀里。

趁着外面微微的光亮,夏晴天看到叶以深眼睛都没有睁开。

昨晚他那么晚回来也没有立刻休息,而是又去书房忙事情,夏晴天就是在等他的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他是几点钟才睡下。

“我去把药熬上,等下想吃什么?”

夏晴天的柔声细语让叶以深把她抱的更紧,贴在她的耳边说道:“再睡会儿。”

“你再睡会儿。”夏晴天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然等会儿熬,就耽误做饭了。”

即便夏晴天这样说,叶以深还是没有松开她,而是装作没听到,双眼继续紧闭,像是睡着了似得。

夏晴天有些无奈,在他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我把药熬上就回来。”

这话当然是假的,毕竟她每次都是很尽职尽责的全程在一旁看着。

只是叶以深总算是给了她自由。

穿好衣服走进厨房,却闻到了熟悉的中药的味道,带着些许的苦涩。

“王管家,您怎么这么的早?”

“我看少奶奶您总是早早的起来熬药,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找韩医生请教了一下,今后这事情我来就好了。”

王管家站在旁边,说出的话让寒冬腊月都要被暖化。

夏晴天忍不住低了低头,轻声回绝:“还是不要了,往常很多事情就要王管家上心,这点小事儿我来做就好。”

“少奶奶,今天日子特殊,您还是多陪一陪少爷吧!”王管家站在一旁打量了夏晴天一眼,由衷的说道:“可能也只有您能让少爷走出这些年的痛苦了。”

“是不是关于他父母……”这件事不管是叶以深还是王管家对她都是很隐瞒的,但是这么久也知道了许多的细节,夏晴天隐隐约约也有了自己大概的一个想法。

“是,老爷太太就是这一天出的意外,每年这个时候少爷都是不回来出国去的,几年在家里,可能也不会出房门,您知道就好,不必提起这件伤心事。”

“好……王管家,这件事是不是和叶以琰有关?”虽然明知道王管家不想说这件事,但是夏晴天还是问了出口:“难道叶以琰不是亲生的吗?”

“当然是。”

兴许是今天的时间太过特殊,王管家有些触景生情,就和夏晴天多说了起来:“只不过少爷太过于优秀的,从小就备受期待,他身为长子处处不如少爷。而老爷太太望子成龙,对他就格外的严苛,他却越来越叛逆,甚至……后来二少爷出世,老爷太太就彻底不管他了,没想到最后却是引来了杀身之祸。”

夏晴天的直觉告诉她,王管家的甚至后面肯定有一段让人难以接收的过往。

虽然王管家没有说,但是夏晴天还是从这段话里大概明白了叶以琰为什么对叶以深依旧叶星悦都这么的仇视……

只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就动手吗?

嫉妒心这么的强吗?

夏晴天扪心自问,如果是她她兴许心里也会有落差,却绝对不会这样做!

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听的出来,王管家对叶以琰都是失望和无奈。

王管家是看着叶以深长大了,那应该也是看着叶以琰长大了,兴许他是唯一目睹了叶家起起伏伏全过程的局内人吧。

“少奶奶。”见小提琴不说话,王管家也自知失言,立刻说道:“您去找少爷吧,稍后我让人将饭菜送到房间去。”

“啊?好……”夏晴天点了点头。

虽然心里也好奇,但是无论面对谁,说道他人的伤心处他们不想说,夏晴天都不会追问。

有些伤口已经结疤,她没有强迫别人撕扯开给她看的癖好。

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间,刚刚在床边坐下,叶以深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问道:“不是去熬药吗?这么早回来?”

“不是答应了你早早的就回来吗。”夏晴天想到刚刚王管家说的话,对叶以深就多了一份心疼。

这么久,她看到的,也不过是最风光的叶以深。

父母被亲生哥哥给……而且她还想起了当初的白帝夜帝背后的秘密,就更加的心酸,也是因为当初这件事叶以深才会如此的吧。

“谁听不出来那是假话,是不是王管家在帮你熬药了?”叶以深总算是睁开了眼睛,懒懒的翻个身,将夏晴天拉倒在床上,抱在怀里嗅了嗅:“这种味道臭死了。”

“都说是药香,怎么会臭?”夏晴天说着,忍不住就加上了一句:“以后无论有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背叛你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忽然说这种话我都觉得你欲盖弥彰有什么阴谋。”叶以深再次把眼睛闭上,抱着夏晴天说道:“有些累了,再睡一会儿吧。”

“好。”

夏晴天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

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叶以深会醒来之后说累,要多睡儿一会儿。

毕竟他对所有人都表现出无坚不摧,而且对时间的概念格外的清楚。看来是真的很疲惫了吧。

反手将他紧紧的抱着,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温暖和有力的心跳,闭上眼都是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晴天觉得自己都要一觉睡醒,听到了敲门声。

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就看到王管家端着饭菜站在门外,说道:“早餐好了,我送来了一些往常少爷和您喜欢吃的东西。”

“好。”夏晴天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眼神越过王管家的肩膀想看一看韩老和欧阳拓,毕竟大过年的今天,叶家的确有些冷清,如今还要他们独自吃饭。

看出了小提琴在想什么,王管家说道:“韩医生也没有出来吃饭,是欧阳医生把饭带回了房间,说在小少爷的病情上有了新的进展,要闭关商榷。”

“也好。”

夏晴天说着,就关上了门。

此时才发现叶以深不在床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夏晴天将饭菜放在了床头柜上,几步来到浴室前,对面的叶以深说道:“好了吗?要吃饭了!”

“好了。”几乎是同时,门就被打开了。

叶以深站在里面,身上什么都没有。

唯一有的就是手上在擦头发的毛巾。

叶以深的身材夏晴天百看不厌!

在加上他的脸,每次看到眼前这样一幕的夏晴天,都会觉得血往头上涌!

叶以深对她一挑眉,低声问道:“吃饭前要来一场运动吗?”

“不要!”夏晴天直接逃到了床边,坐在上面说道:“吃饭!”

叶以深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有今天要做什么的打算。

慢吞吞的来到了夏晴天身边,拿起东西吃了两口之后说道:“我等下要出门去。”

“去哪里?”

王管家不是说他不会出门吗?

不……王管家还说了之前叶以深都是去国外,难道他要飞走?

“韩老之前说要给小深晴用的药要去很远的地方找,我准备亲自去。”

“这事情要方毅他们过去不行吗?”如果是其他时候夏晴天只会嘱咐他几句注意安全,但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夏晴天总觉得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对此,叶以深说道:“方毅有其他事情要做,我过去也是因为一些自己的事情。”

巧就巧在,韩老说的地方,和金馆长说的第四个地点是同一个地方!

所以他过去也算是一举两得。

“那……”夏晴天原本是想说自己去的,但是一想到之前自己过去也做不了什么还空让叶以深担心,于是就只能改了口:“你早点回来。”

“为了小深晴我也会早点回来的。”叶以深摸了摸夏晴天的脸,又吃了几口饭菜,就到了一旁衣柜里开始挑衣服。

夏晴天没有说其他,只是等到他准备出去的时候,一路把他送到了门口。

看着他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后,夏晴天叹了口气,转身回去却也没有一点休息或者是睡觉的心情,看着空空荡荡的别墅,想到起码也要去和人礼貌性的拜一下年。

手机里的号码就那几个人,夏晴天认真编辑了短信,发给了韩晓和秦亦朗一条之后,落在苏清雅的名字上,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过去。

然后就是琳达姜瑜他们这些人,夏晴天每条信息都是不一样的,和群发的截然不同。

于是立刻就接到了很多人打来的电话,其中最热切的就是琳达,不断的邀约她带上小深晴小星辰一起出门,但是夏晴天回绝了:“现在外面太冷,小深晴和小星辰都不能受寒。”

“好可惜啊!不过我见到了贺秘书家的女儿,长的超级可爱!看的我和姜瑜都想领养一个了!”

“你还是先和姜瑜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吧。”夏晴天和她寒暄了几句之后,手机就到了姜瑜手里,她比琳达沉稳许多:“叶以深不喜欢别人去他家,你要不要来我们家吃顿饭?”

“我可不想当电灯泡。”夏晴天笑着回绝了之后客气道:“有机会肯定会去的,不过今天在家里有些事情。”

姜瑜和琳达也没有怪罪什么。

刚刚挂断了他们的电话,韩晓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还在调侃让她复出。

当然,秦亦朗也打了电话过来,温柔的声音,让人难免露出笑脸。

不过他现在还在片场,所以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

最让人没想到的还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