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想一辈子那么久/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苏清雅发来了一段长篇大论的新年祝福,夏晴天心中有些惆怅,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新年快乐。

几乎是同时,她打来了电话,不过夏晴天没有接。

她们两人之间简单寒暄就够了,当初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注定回不去了。

她的原计划是不准备出门在家好好的陪一陪小深晴和小星辰。只是小深晴要和韩老欧阳拓在一起,于是夏晴天就抱着小星辰出了门。

刚刚苏清雅的短信里提起了孤儿院,的确很久没回去了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出门就有司机,很快到了孤儿院。

这里的新年氛围都要比叶家浓烈,夏晴天拿着刚刚在路上买的诸多东西进去之后,院长一眼就认出来了她,由衷的说道:“那么多孩子,你是长的最好看的。”

“院长您总是这样说,我好久没回来了,您竟然还记得我。”

“知道你结婚了,当然要相夫教子,这是你们的孩子吗?”

院长慈爱的问道。

夏晴天点了点头,小星辰自然算是她和叶以深的孩子。

院长摸了摸小星辰的头,说道:“其实和你小时候长的有些像,当时我还在想这么好看的孩子怎么会有人舍得丢到孤儿院门口!”

夏晴天看了看小深晴,兴许是白依灵和她长的就很神似,所以小星辰的眉眼之间的确很像她,点了点头说道:“我是舍不得把她丢掉。”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听院长说道:“我记得你之前和清雅好的不得了,她倒是经常过来,哎,说着就来了!”

苏清雅吗?

夏晴天眯了眯眼睛。

如果知道会碰到她,今天就不过来了。

看来院长还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吧。

到底是和叶以深同床共枕,夏晴天早就不是当初有什么之间就摆在脸上的小孩子了,淡淡的转头,看着和院长说话的苏清雅。

她已经又瘦了下来,打扮也很时尚,丝毫不像当初刚刚被接回来的模样。

看起来,过的还不错。

虽然是夏晴天拿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给了她。

“晴天……”苏清雅显然也是没想到夏晴天会过来!

开口的声音依旧是沙哑的,看来声带终究没有养好。

“好久不见。”她把自己叫的这么亲密,夏晴天反倒有些不习惯了,僵硬的回了一句。

“你们也很久不见了吗?”院长笑盈盈的,伸手赶了赶因为好奇进来的小孩子们:“我去看看午饭做的怎么样,你们先聊着。”

聊着?

还真是没什么可聊的。

夏晴天和苏清雅面对着面,苏清雅眼神落在了她怀中的小星辰身上,说道:“那些事情,对不起……”

“都过去了,以后不用再见就好。”夏晴天微微抬了抬下巴,说出了苏清雅没想到的回答。

毕竟之前只要苏清雅道歉,夏晴天都会选择原谅。

“过来之后这里还真是我们之间的回忆。”苦笑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过分,别说夏晴天不原谅她,就算是恨她,她都能理解。

如果不是她,夏晴天肯定可以少吃很多的苦,少经历很多曲折。

“是,我就是回忆这里太多才会因为所有的回忆都会是好的。”夏晴天将小星辰抱紧了些,说道:“我就先走了。”

“晴天!”

在夏晴天和苏清雅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直接喊了出来:“寰宇对叶氏背后有动作,应该已经联系了夏家。”

“……”寰宇,是顾淮家的公司吧。

顾淮都死了,而且早就一蹶不振,能有什么动作?

见夏晴天不说话,苏清雅知道自己这番话可能没有什么可信性,但是还是说道:“我现在在寰宇做事。”

寰宇和之前不可比,依苏清雅的学历和能力,进去也无可厚非。

只是去寰宇,是因为对顾淮念念不忘吗?

夏晴天不想去想,也不想多问,只是这件事,还是告诉叶以深好。

点了点头,生疏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院长回来之后见夏晴天离开了,还有些奇怪的询问苏清雅:“晴天哪里去了?”

“她家中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是有我在吗!”苏清雅挤出了一丝微笑,硬生生的把眼眶中的眼泪忍了回去。

……

从孤儿院出来之后的夏晴天没有直接上车,而是把小星辰给了司机,让司机带回去,她则慢吞吞的走在街上。

许多店铺都已经关门了,街上散落着红色的鞭炮纸屑。

夏晴天裹紧了自己的大衣,抬眼就能看到秦亦朗的广告代言,如果说当初自己和他一起拍过广告,恐怕根本没有人会相信吧?

兴许是路上人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夏晴天又表现出的和孤单,所以一路上竟然有不少人找她搭讪寻找联系方式!

对此,夏晴天都是回以淡淡一笑,表示自己要去接孩子。

很多人识趣的明白了夏晴天的意思,却偏偏有人觉得这是说辞:“美女,你看起来最多二十出头,怎么可能有孩子你呢?”

“真的。”

夏晴天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是被夸年轻吗?

“我就是要你个联系方式,也是给过和我朋友打赌,这样,你给我你的手机号,我下次请你吃饭!”不得不说,这个撩妹的套路还是不错的。

只是夏晴天对眼前的小年轻真的不感兴趣,直接摆了摆手,那个人却不依不饶的将手机递到了夏晴天的手里,可谓是厚脸皮。

对此,夏晴天干脆就接了过去,打开了他的浏览器,搜索了叶以深几个字,顿时,叶以深一张禁欲的帅脸就出现在了手机屏幕!

夏晴天指了指第二条上她和叶以深的合影,说道:“这是我先生。”

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的脸色由震惊转变为诧异,夏晴天则有些好笑,趁机溜了。

回到家之后也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夏晴天一进门就看到韩老和欧阳拓坐在饭桌旁。

“韩老,您和欧阳医生不是要闭关商榷吗?”

夏晴天说着就脱掉了外套,走了这么久都出汗了!

看来吃饭前要去洗个澡。

“听说叶少走了。”韩老没有回答夏晴天的问题,而是问道:“是去找药草了吗?”

“是。”夏晴天随口调侃道:“难道您是见他走了才出来的?”

韩老的眸色深了深,依旧没有回答夏晴天的这个问题,而是让她坐下,一起吃饭。

虽然心中想洗个澡,但是要人家等着自己夏晴天也不好意思,于是就坐了下去。

刚刚坐稳,韩老就开始十分尽职尽责的开始询问她脸上的情况,连着问了半个小时之久,夏晴天觉得口都说的发干,清了清嗓子:“我说过我的事情不当紧,您先帮小深晴治病就好了。”

“怎么不当紧?这个药膏治标不治本,早晚有一天你的脸会烂掉的!我看你现在还不算最严重,所以才要趁早的开始治疗!”

“烂掉吗?”夏晴天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哆嗦。

“对,所以你先不要用哪个东西了,我已经让欧阳拓帮你抓了中药,每天你熬好之后用来擦脸,一日三次,一周之后再看情况!”

韩老显然对于这件事要上心的多。

夏晴天只能乖巧的点头,还不忘记道谢:“韩老这样关心我真的是受宠若惊,不过饭菜都要凉了,先吃吧。”

韩老其实不是一个太在意礼节的人,直接就拿着筷子吃喝,只是即便这样也不会让人觉得粗俗。

“韩老,欧阳先生,其实我有一件事不是很清楚。”夏晴天咬着手中的筷子,就问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为什么你们要选择住在那样的地方呢?”

说出口之后夏晴天觉得自己的用词有些不恰当,赶忙澄清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其实哪里也挺好的!”

“你别看哪里破破烂烂,但是贵在氛围好,在哪里能够潜心,静心。”欧阳拓说的十分的官方:“最重要的是在哪里都是有名的名医,和他们为伍,更能提升自己。时间的纷纷扰扰是在是让人太厌倦了!”

“……”夏晴天觉得欧阳拓没有退隐之前性格绝对让很多人讨厌。

于是就把眼神看向了韩老。

韩老像是忽然被拉入了回忆之中,沉吟了好久之后,才放下筷子说道:“其实我是为了忏悔,当年我做了一件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这样。”夏晴天只是点了点头,夹起了一筷子菜,没有多问。

倒是韩老在听到她的附和之后,继续讲了下去。

“当初我受人照顾,才能有当时的成就,可以说一辈子的荣耀都是建立在恩人的帮助上。后来鬼迷心窍,帮了不该帮的人,就和那位恩人决裂了,最后他和他爱人死在了我的药方上。”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许多年,韩老总是不让自己去想,可是一旦想起来,就觉得自己活该接下来的余生都清苦!

“都过去了。”夏晴天没想到有这样的一回事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能想到什么说什么:“其实我也做过错事,您已经愧疚了。”

“我以为我只要假装死掉曾经的过错就不会再蔓延,没想到只是我的自己的幻想。”韩老盯着夏晴天的脸,满头花白的老人竟然红了眼眶:“我学医之初是为了救人,没想到到头来我害的人比我救的人多的多!”

和夏晴天一样,欧阳拓也一肚子的困惑:“韩老,您在说什么呢?我们所有人都是奔着您才去那个地方的,谁不知道您救人无数?”

韩老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的出来,他现如今的确是陷入了愁苦之中。

夏晴天觉得脑海中有很多东西呼之欲出……

韩老这样,身为他的忠实粉丝的欧阳拓也没什么胃口了,埋怨到夏晴天:“你没事问这个做什么?”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有些好奇。”

夏晴天低了低头,看着韩老座位前的小碗,里面的东西几乎都是刚刚添进去,并没有吃多少。

“女人就是麻烦!”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欧阳拓直接就端起了面前的饭碗离开了座位,走之前还没有忘记拿走韩老的饭碗。

夏晴天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的坐到原本还冒着热气的饭菜都凉透,夏晴天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的明朗!

……

叶以深才走了一天,夏晴天就觉得自己在双人床上睡了一辈子那么久!

而且他还是像是之前一样,陷入了失联的状态。

想到之前每一次他去找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绝对不会是好端端的,夏晴天就觉得很烦恼。

不过这个烦恼,很快就被另一个烦恼解决。

大年初一,叶氏的所有员工就结束的休假。

而身为最大的股东和副总裁,叶以深不在,夏晴天再次主持起了大局。

自从上次夏晴天出面将诸多闹事的人清理掉之后,她在众人心中的威信就直线上涨!

所以每个人看到她都恭恭敬敬的,简直和对待叶以深是一个待遇。

不过上次清理过之后,公司的风气倒是好了很多,发展的确是陷入了一阵低谷,现在也已经得到缓和,再次平稳。

“贺秘书,要是来当坏人、唱黑脸找我还差不多,这样的决策,你都比我有经验!”夏晴天看着面前厚厚的策略,觉得太阳穴跳动了几下。

还没有开始翻阅,她就已经感受到压力了!

“因为之前的事情我们陷入了一个瓶颈期,如今所有的期望都压在新春季,也推出了一些列旗下的新品,但是原本没有准备竞争的诸多外国品牌忽然进军国内市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贺秘书站在夏晴天身边,替她打开了市场分析的表格:“如果不能成功翻身的话可能会带来难以估算的亏损!”

一家公司总要不断的更新并且推出新品,一个新产品失败可能不会伤筋动骨,但是一旦一系列或者的多个系列都失败,还是准备上升一个层次的时候失败,可能就要伤身伤心了。

“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要您或者是总裁出面才能定夺的,您面前是目前推出的所有应对方案。”贺秘书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事情的原由,然后把大权再次递到了夏晴天的手里。

就算他再有能力,再受器重,也要知道什么事情自己能定夺,什么事情不能多管太多。

不然说出去这样的大事都是他处理好的,岂不是荒唐?

夏晴天听完贺秘书的话,只是翻阅了第一份之后额头上就有冷汗冒出来,忍不住伸手擦了擦,说道:“我觉得这一份有些冒险。”

“我也这样认为,不过一旦成功后期的收益也是很大的。”说着贺秘书忽然顿了顿:“我好像听到门口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您先看,等看完之后可以召开一个会议。”

“啊?好。”夏晴天看着贺秘书离开,顿时就趴倒在了桌子上。

她还不至于能力大到这种程度吧?

万一一时失误叶以深回来岂不是要气死……

估计他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这件事情也不能拖,夏晴天也只能选择了硬着头皮先看完。

她看的很认真,也按照贺秘书所说的看完之后就开了会议,意料之中的各执一词,难以统一。

夏晴天用手撑住了自己的额头,听着他们说来说去,夏晴天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各位都辛苦了,目前来看情况还是不好,新春季的时间不算长,但是销售量却是至关重要的!就麻烦各位再回去各司其职,最迟明天中午,我绝对会做出决定的。”

夏晴天既然都这样说了,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纷纷离席。

倒是琳达走之前,还给了她一个飞吻。

夏晴天有些无奈的舒了口气,然后在空荡荡的会议室坐了好一会儿,起身去了办公室。

贺秘书实时的将情况反馈到她这里,她明显感到自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之余还要想办法做出一份新的方案。

原本今天还要去用韩老说的药水擦脸,但是夏晴天没有心情和时间,在觉得疼痛的时候只是照旧拿出了药膏。

在偌大的办公桌上,夏晴天几乎一个姿势待到了天黑。

“夏总。”贺秘书再次来给她今天汇报的时候,建议道:“您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儿,已经订了餐,马上就会有人送来。”

“他们都下班了吗?”

“没有,今天所有人都要加班到十一点之后才可以分批下班。”

分批下班的意思就是很多人要在十一点之后继续加班。

夏晴天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现在时间是晚上八点。

扭了扭自己的脖子,说道:“订了什么?”

“汉堡之类的快餐。”

“加订一份星巴克,公司每人一份。”夏晴天原本是想订‘念晴’的饭菜,毕竟加班的时候吃到好吃的饭菜几乎是精神上的兴奋剂!

但是‘念晴’距离这里太远,而且出菜实在是慢,等送到可能已经有人准备下班了。

“好。”贺秘书贴心的问道:“您要先回去休息吗?”

“他们都没有休息,我休息什么?”夏晴天提了提精神:“去吧,也辛苦贺秘书了。”

“夏总您太客气了。”贺秘书欠了欠身,直接就走了出去。

夏晴天说不去休息,就没有去休息,说不回去,就一整夜都没有回去!

贺秘书在十二点之后被夏晴天‘赶’回了家,整个公司都变的空空荡荡起来,夏晴天就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电脑,拿着一支笔在面前的纸上写写画画。

写着写着没有了字迹,直接就丢在了垃圾桶里,又从笔筒里拿出了一只新的打开了盖子,却捏在手里很久都没有动笔。

她其实有些困了。

干脆就放下了手中的笔去洗了把脸,回来之后继续伏案去写。

十分策划各有所长,她想都凝在一起,从头做一个。只是谈何容易。

一直一刻不停的等到第二天七点所有人回来上班,夏晴天都还没有弄好。倒是贺秘书,见夏晴天脸上写满了疲惫,诧异的询问她是不是一宿都没有合眼!

“刚刚上班肯定有很多工作要做,快去忙吧。”夏晴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都是她自愿,或者说是她应该做的,有什么可被人表彰的。

况且昨天是她答应中午给出一个方案的,食言也不好。

等到中午十二点,夏晴天眼睛已经干涩的睁不开了,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召开了会议。

这份方案发给众人的时候倒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唯一几个不和谐的声音,是在质疑方法太稳重。

“稳重就代表着低风险,首要保证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之后,我们才要再去想怎么盈利。如果前期那么大的投资都不能让我们选择稳重的办法的话,是不是有些太急躁了?”

夏晴天不是不能听别人提建议,实在是觉得这个意见简直就不是意见!

谁都知道高风险高收入,但是现在能低风险低收入就不错了,还想低风险高收入,他们怎么不去做传销呢?

虽然有几个略微不和谐的声音冒出来,但是并不影响大的趋势。

叶氏虽然大,但是效率是很快的,最迟明天就可以全线推行。

夏晴天头昏脑涨的回到办公室,直接就扑到了里面的休息室里,先休息一会儿就回家去。

为了避免自己一觉睡到晚上,夏晴天特意定了一个小时后的闹钟。

只是虽然她在一个小时候成功清醒,却没能回家,因为新方案的实行也要许多流程,除此之外,数不清的事情跌宕而至,虽然是大年初二,但是还是有很多其他企业的老总过来和她会面。

夏晴天只能强打精神。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吃完饭,夏晴天却还是只能在办公室用餐,这顿倒是丰盛了很多。

“之前叶以深都是这样连轴转吗?”夏晴天觉得才两天她都要被掏空了,要是和叶以深一样那么多年熬过来,可能早就猝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