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我想要你幸福/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叶总尽职尽责,我们这些跟着他的人都敬佩。”贺秘书一边说,一边又递给了夏晴天一份合同:“这是秦亦朗先生的合约。”

“是要续约吗?”

“是的,不过秦亦朗先生表示只会和我们续现在旗下他代言的产品合约,至于影视方面,他想回归华谊集团。”

“华谊集团的总裁是梅子平吧?”夏晴天记得当初秦亦朗就是叶以深从他手里挖来的,这才一年,怎么就要回去了?

“是,不过我们和秦亦朗先生之间的合约也只签订了一年。一年前就算有合作也是片面接触。”

“难道这一年他和叶氏合作的不愉快吗?”

夏晴天当初伪装成秘书的时候接手的就是娱乐这一块,所以还是和了解的。

秦亦朗在之类是一哥的存在,所有资源都是最顶尖的,可以说在这一年他是他从一线到超一线的转变。

这样的资源和待遇都要走……

“我也不清楚,合约是刚刚忽然送过来的。”

“我知道了,对了,之前顾淮家的寰宇最近怎么样?”夏晴天可是还没有忘记苏清雅说的话。

“寰宇早就折腾不出什么水花了,现在也只有在美妆市场有一席之地,走的也不再是之前的高端路线,改走平价市场了。”

“这样……没事,你先去忙吧。”夏晴天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现在正是因为眼下的事情焦头烂额,要是再因为这些没有确定的事情分心,实在有些不合适。

等贺秘书一出去,夏晴天就给秦亦朗打了电话,前天还在国内,今天也不知道回国没有。

“喂。”

“那个,你回来了吗?”夏晴天往常和秦亦朗寒暄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心中怀揣着事情,说话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底气不足的尴尬。

“刚刚回来,还在车上,怎么,要约我吗?”

“是啊!方便吗,我也还没吃饭。”夏晴天看着面前还没有动一筷子的饭菜,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胃。

不管秦亦朗答应不答应,她都决定要好好的吃一顿,不然胃肯定受不了。

“是为什么呢?如果因为工作的话就不太方便,如果因为生活的话就很方便。”秦亦朗这话的意思很明显。

夏晴天大可以把他骗出来见面之后再谈,只是她没有,而是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先回去吧。”

“喂,我是骗你的。”秦亦朗直接笑道:“有空,在哪里?”

夏晴天直接就站了起来,脸的神情都愉悦了起来:“真的吗?你说,我去找你,现在就去!”

秦亦朗听夏晴天这样的一起,忍不住又调侃了一句:“看你这样,就知道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情。”

一句话说的夏晴天隔着电话都尴尬起来。

不过好在秦亦朗很快就自己把话圆了过来:“开玩笑的,我选好地方之后把地址发给你,正好过年也是要聚一聚,上一次的还是你请的客。”

“好。”夏晴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她这样还真是不好,表现的那么功利。

眼神在四周转了转,也没有什么可以带过去给秦亦朗当做新年礼物的,如果是大街上的果篮,肯定会被一眼看穿是临时买的。

烦恼的撑住了自己的额头,忍不住叹了口气。

把面前刚刚摆开的饭菜收了起来,放在了冰箱里。明天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还是要到这里来忙上一整天,这么多的饭菜丢掉实在可惜,还是放着等明天热一热。

想着整了整衣服,拿出了包里东西补了个淡妆,踩着不算高的高跟鞋走出了办公室。

在到了司机车旁的时候,秦亦朗也发来了地址,如果没记错,就在秦亦朗之前的别墅附近。

等到司机到了地方,夏晴天打开了车门。

几步走到了里面,立刻就有人接待,夏晴天轻易的就找到了已经在那里等着的秦亦朗。

秦亦朗看到她来,指了指桌子上,说道:“就算你不约我我也要约你,这是专程给你带来的礼物,新年快乐。”

“我,我刚刚从公司过来,没什么准备!”夏晴天顿时就更加尴尬了!

要是秦亦朗什么都不带她还觉得好过些,连坐下都忘记了,满眼都是那个小小的精致盒子。

秦亦朗看出了她的尴尬,直接就开口解围道:“原本还担心你不喜欢,但是看你一直盯着我就放心了,要打开看看吗?”

“真是不好意思。”夏晴天握紧了手中的包,伸手拿了过去。

“你倒是坐下,这样站着我都有压力了。”

秦亦朗一笑还是让人感觉如沐春风,这样的温暖细心的男人,简直就是罕见!

夏晴天被他一说,反应过来才拉开椅子,伸手打开了那个小盒子,入眼就是一只精致的简约的手表。

都说真正的富人都是玩表的,虽然夏晴天身边有叶以深这样的大富豪,但是对于这些奢饰品还是不感冒,只当做是个手表,看了两眼之后就收了起来:“我肯定也会为你精心挑选新年礼物的!”

秦亦朗见夏晴天这样的淡然,难免还是有些心酸的,他虽然已经不再对眼前的女人有非分之想,但是有什么事情只要和异性有关,第一个想起的还是她。

“这个牌子在和我洽谈代言,所以我也没有出钱,你的新年短信已经是对我最好的礼物。”秦亦朗说着自知失言,立刻加上了一句:“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圈子,真心朋友很少。”

“没关系,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我,我能帮你都会尽量帮你的!”

“真的吗?”秦亦朗在心里已经兜兜转转的许久的话,还是说了出口:“我的解约合同你是不是已经看过了?”

“……”

虽然夏晴天一直想插入这个话题,但是突然被秦亦朗提起,难免心中还是有些尴尬的。只是逃避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能点了点头,选择了默认。

“我希望叶氏可以同意。”秦亦朗没有要求她同意,而是说了叶氏。

毕竟,就算夏晴天同意,叶以深可能也不会同意。

“为什么?”如果秦亦朗在叶氏发展的不好,那么她肯定不会挽留的,可是这么好的机遇,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为什么他却要出去?

“我只是想随心。”秦亦朗没有多说,只是叹了口气。

这样温暖的男人一旦有愁绪出现,就会让人觉得倍感心疼,但是夏晴天还是忍不住追问道:“你现在出去,外面的资源绝对不会比叶氏给你的资源好!”

“我只是……有些疲惫了。”秦亦朗觉得自己快要抑郁,高强度的工作虽然给他带来的可观的回报,但是同时也带来了诸多压力:“我想放慢进程,叶氏现在需要发展,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人。”

“可是已经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你先走,是不是有些……”

‘过分’两个字夏晴天没有说出口。

就算叶氏还能再打造出来一个秦亦朗,也要从头再来。

“我知道,所以今后叶氏的影视和代言我都会接手,只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待在哪里工作了。”秦亦朗觉得自己的心口迅速的收缩了起来,情绪出现了一丝的波动:“我每天几乎昼夜不分的工作二十个小时,仅有的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也不能深度入睡,内心早就陷入泥潭之中。”

夏晴天想说就算是在叶氏,他也可以稍作休息。但是转念一想,叶氏的氛围绝对不是一个可以休息的公司……而且他一旦休息,资源立刻就会被分割。

还不如趁早挑选其他公司,可以慢慢的沉淀,选择自己最喜欢和最优秀的资源。

见夏晴天不说话,秦亦朗叹了口气:“算了,我们好久不见,这种事情还是我去和叶以深谈,点菜吧。”

“我答应你!”

夏晴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闪过了许多之前秦亦朗种种的好,而且在娱乐圈里的压力,她是清楚的。

她不想在秦亦朗身上,看到颓废和痛苦。

没想到夏晴天会忽然松口,秦亦朗的眼神都收缩了一下。

“不过具体的解约条件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保证,我会给你一个轻松的生活!”

“不会为难你吗……”夏晴天真的答应下来,秦亦朗倒是觉得有些担忧了。

“不会的,刚刚不是要点菜吗?”说着她就抽出了立在旁边的菜单,全神贯注的翻阅了起来。

其实说是全神贯注,也并没有,满脑子都是秦亦朗的事情。

也不知道叶以深会不会同意!

可是她和秦亦朗毕竟朋友一场,而且他当初也给过自己很多帮助,如果看到他因为不能解约把自己闭上绝路,夏晴天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说开了这件事之后,两人之间的氛围就缓和了一些,秦亦朗说了一些趣事,夏晴天跟着附和了些自己的所见所闻。不过最近她好像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可以分享,所以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干巴巴的。

好在秦亦朗是一个很会调节氛围的!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秦亦朗觉得自己压抑了这么久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一丝的缓解,由衷的说道:“真想和你多见一见。”

“你有空吗?整日从南飞到北,就算视频聊天都不一定有时间吧!”夏晴天笑眯眯的:“但是有事情可以告诉我,就算我不能帮你解决,但是起码可以帮你分担一点!”

“好。”秦亦朗点了点头。

只是却知道,这次见面之后,可能又要到很久之后才能碰面。

毕竟她是……有夫之妇啊!

秦亦朗一开始想要送夏晴天回去,不过别夏晴天回绝,在准备出包厢的时候,张开了双臂:“我只想你你今天可以睡个好觉。”

秦亦朗顿了顿,微微弯下了腰,和夏晴天抱在了一起。

夏晴天是没有一丝杂念的,她感觉的到,秦亦朗的情绪真的不太好,只想竭尽所能的给他感受到一些混暖和鼓励!

……

回到家之后已经快要十一点,因为不怕吵到人,所以夏晴天没有太注意声响,凭着自己的感觉一路走了进去,刚想把上楼,就听到了叶以深幽幽的质问:“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

夏晴天吓的身子一抖差点跳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沙发上的叶以深,那一丝害怕瞬间就转为了诧异:“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提前告诉你好让你隐藏自己晚归的事情吗?”叶以深说着,脸有些黑。

原本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反而被她给了一个惊吓!

“在忙工作,既然你回来了我明天就不用去公司加班了!”夏晴天随手把包丢在了沙发上,自己也走过去坐在了叶以深身边,一边脱高跟鞋一边说道:“刚刚去和秦亦朗吃了个饭,顺便谈了些事情。”

“和谁?”叶以深的音量顿时就提高了一个度!

“秦亦朗!”夏晴天一脚把鞋子踢开,然后从包里拿出了那份合同:“正事!”

叶以深冷着一张脸拿过去,然后问道:“公司怎么了?”

“新春季的事情。”夏晴天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就巴啦啦的说了一大堆加以赘述。

叶以深丝毫没有接替夏晴天的觉悟,反而说道:“明天我去了解一下,这么好一个历练的机会,你好好把握。”

把握个鬼啊!

这样的大事他不是应该一回来就立刻接手生怕她搞砸了吗?

眼角抽搐了好几下,想都不想就摇了摇头:“我不!”

“不有什么用?我还不想你和某些人去吃饭这么晚回来呢。”叶以深的回答让夏晴天一时语塞,指了指他手中的合同说道:“反正我已经答应他解约了,要提出什么条件你看着办。”

“你可真是大手笔,不会是被美色吸引了吧?”叶以深鼻子里出了一个不屑的鼻音:“难道他还能有我好看?”

“是是是,你最帅!”夏晴天只想尽快的帮秦亦朗解决眼下的事情,随口敷衍了叶以深一句,然后继续说道:“他有淡出娱乐圈的意思,而且答应叶氏的影视代言都接手。”

“所以呢?我把他捧出头之后他就一走了之?难道我是慈善家吗?”虽然说秦亦朗也给叶氏带来了不少的利润和国民好感,但是这么早离开,显然不能弥补叶氏的投入。

“那你也不能逼死他吧,要不然今后就少给他安排工作,况且当初合约就签了一年,现在人家要解约又不违法!”

“你到底是那边的人?”见夏晴天这样的为秦亦朗于理具争,叶以深抬眼看了她一下:“我才是你男人吧?”

“我只是把他当朋友……”夏晴天顿时刚刚的气势就萎靡了下去,语气弱弱的说道:“而且我已经答应人家了,总不能再反悔吧?”

“我再考虑一下吧。”叶以深随手把手中的合同丢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懒洋洋的说道:“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倒是可以多给几分考虑。”

闻言,夏晴天立刻殷勤的趴在了叶以深的肩头,一双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眨着:“你是不是饿了?我帮你做宵夜!”

“是有点饿了,不过不想吃饭,只想吃你!”叶以深说着,捏了捏她的小蛮腰,言外之意十分的明显。

夏晴天抿了抿嘴,想抬起自己的头,却被他直接抱起来。

之前家里只有他们的时候叶以深可以任何角落为所欲为,但是如今还有两个外人在,还是留点**比较好,压低声音说道:“不是要喂饱我吗?逃什么?”

夏晴天的脸不争气的一红,跟着叶以深的步子身子动了动,也把声音压低说道:“我还没洗澡……”

“一起。”叶以深说着,就迈上的楼梯。

……

第二天一早,夏晴天就被接连不断的闹铃吵醒。

和叶以深睡一觉比一整晚都不合眼还要累!

而且今天还要去公司,就算再怎么疲惫也要爬起来……这个年过的简直就像是劳动节。

叶以深好像也有什么事情,跟着就开始穿了衣服,俩个人一起站在洗漱台前刷牙的时候,叶以深眼睁睁的看着夏晴天的眼睛闭上,然后身子向前栽了下去。

多亏了他眼明手快,直接将夏晴天抱在了怀里。

“啊?”夏晴天这个时候才算睡眼朦胧的睁开了眼,漱口之后,迷迷糊糊的说道:“我不吃早餐了,再睡十分钟然后直接去公司!”

“去吧。”

叶以深拍了拍她的屁股,然后有些好笑,这个女人迷迷糊糊的还真是可爱。

原本叶以深是想夏晴天一觉睡过去,自己去公司处理所有的事情,没想到她真是只是睡了一小会儿,在他准备走的时候,就下了楼。

“真的醒了?”叶以深看了看手表,说道:“先吃饭吧。”

“我想了想,你要是现在过去接手我这两天的工作,工作量一定很大!所以还是跟过去好了。”夏晴天坐下去拿起筷子夹了小笼包吃下去,然后说道:“昨天都忘记问你,不是去找药吗?怎么样?”

“不找到我回来做什么?”叶以深语气有些嚣张:“我都亲自去了,可能找不到吗?”

“韩老和欧阳先生应该还没有起来,不然今天就早点从公司回来,聊一聊小深晴的情况。”

“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已经和韩老聊过了,药今天就会熬上去。”叶以深说着又看了看表。

“你有什么事情吗?”不是注意时间的话,叶以深不会频繁的看手表的。

“也没有什么大事,你昨天不是要我和秦亦朗解约吗?总要和他商量一下解约条件吧,难道还想我就这样把他放走?”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顿时眼前一亮,这是答应了和秦亦朗解约吗?

“你准备提什么条件?”

“这就看我心情了。”叶以深说着直接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打住,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任何关于其他男人的话。”

“……”夏晴天顿时就老老实实地的闭了嘴,用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一路来到公司,两人并排走,可以说是很有气场,所到之处,都是点头哈腰的人。

因为约定的时间要到,所以夏晴天独自去了办公室,叶以深则去见了秦亦朗。

坐在叶以深的办公桌前,夏晴天根本不能找到前两天的状态,十分想去偷听一下叶以深和秦亦朗在说什么!

只是贺秘书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送来了厚厚的一摞文件给她处理,顿时就吸引了她大部分的精力。

等到夏晴天埋头处理了两份文件之后叶以深门都没有敲的直接走了进来,夏晴天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奋笔疾书。

“难道你就不想问一问刚刚谈了什么?”叶以深坐在了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悠闲的翘起了腿。

“你不是不让我问吗?”夏晴天说着撇了撇嘴。

“看你这么的自觉就告诉你好了,免得你好奇。”叶以深优哉游哉的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让他回老东家哪里了。”

“那叶氏……是不是要亏损?”

夏晴天也不是一味的只关心秦亦朗,问这话的时候有些底气不足。

“也不至于亏损太多。”叶以深也不是一个傻子,和秦亦朗谈的条件,虽然没有预期中赚的多,但是也是有长远的打算的。

不过这话没有告诉夏晴天,而是做出了一副大度的神情,表示不过是毛毛雨。

这成功的让夏晴天觉得心怀愧疚,直接起身把冰箱里的饭菜热了热,叶以深虽然有些嫌弃,但是考虑到毕竟是夏晴天亲手热的,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些。

吃完饭之后夏晴天就立刻去继续看面前的东西,叶以深也大概看了一遍,觉得夏晴天这次处理的方案很好,很稳重。

如果是他来,肯定就会选择高风险的方法去做,夏晴天的稳妥路线还算不错。

她在倒真是为自己省了大事,慢慢的喝着茶,想梳理一下这次出去的经历,耳边就响起了夏晴天的声音:“对了,我听说寰宇最近又有动作,好像还是和夏家联系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