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十足的威胁/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寰宇和夏家?”虽然很不想打击夏晴天,但是叶以深还是十分猖狂的说道:“就算他们联系上又能怎么样?”

“所以你就准备当做不知道吗?”夏晴天扫了叶以深一眼,都这么久了,他说话欠揍的这件事从来没有改变过。

“当然不会。”

虽然叶以深看不起小蝼蚁,但是还不至于狂妄自大到任由他们折腾。

扼杀在萌芽里,总比到时候再费心处理他们的好。

“那你真的没有打算来帮我一起处理一下文件吗?”夏晴天忍不住吐槽道:“你已经一个人喝完一壶茶了!”

“所以呢?这不是你答应了的吗?难道你忘记了我忍痛损失了多少吗?”

“”

叶以深一句话,就让夏晴天继续埋下了头。

不过叶以深也就是嘴上说说,在喝完最后一杯水的时候,还是十分心善的起身帮夏晴天看看了几本。

即便只是几本,也让夏晴天节省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夏晴天看着墙上的挂钟说道:“不是要早点回去吗?马上就要到晚餐时间了,现在就走吧,不然等到下班的高峰期路上也会堵车。”

嗯,这可能就是当老板的好处吧,可以什么时候下班就什么时候下班。

“难道现在还上班吗?”正好叶以深也有事情要回去问一问韩老,不过还是不忘问一句:“我没记错的话现在还在过年的阶段吧?”

“呃”这话说的倒是有道理。

应该没有那个公司会像叶氏一样,大年初一就加班的吧?

只是他们都想错了,虽然在过年,路上还是有些堵,主要是来来往往的人横冲直撞,本着车让人的原则,车子走走停停,就连夏晴天这样好脾气的人都觉得很烦躁!

好在并没有堵太久,到了别墅区之后立刻就空荡了起来。

不由的就感叹了一句:“看来住在高档的地方还是有些好处的!”

“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叶以深一挑眉,按照以往的习惯帮夏晴天打开了车门。

进去之后,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韩老和欧阳拓在说话,夏晴天有些纳闷,这个韩老不会真是在故意躲叶以深吧?怎么叶以深在的时候他从来不出来,反倒是叶以深一走他就出房门。

“韩老。”

夏晴天心中嘀咕,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她和韩老有礼貌的打招呼。

“新的药已经熬制好了,先喝上一个星期,然后再去做个检查,看一看效果如何。”韩老说着看向了叶以深,但是没说话。

“韩老,麻烦您了。”叶以深也十分的有礼貌,而且一点也不拐弯抹角,直白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你说吧。”

“之前答应治晴天脸的事情”

“我每日把汤药熬好要她擦脸她都不肯,整日见不到人!”提起这事情韩老就生闷气,一旁的欧阳拓干脆就加上了一句:“这样下去脸烂掉也不要后悔!”

“”夏晴天自知理亏。

这两天的确是忙的晕头转向,别说去用药擦脸,就连回来看小深晴都没有什么时间,只能连声认错,表示以后绝对虎遵从韩老的医嘱!

这样的态度让韩老的气消了些,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那你现在先去擦一擦,睡前再擦,那个药膏就不要用了!”

“可是疼的时候怎么办?”

面对夏晴天这个愚蠢的问题,韩老直接反问道:“难道你不能来找我吗?”

“能!”夏晴天赶忙回答道。

既然话说到这一步,夏晴天直接就去擦脸了,空留叶以深站着。

叶以深余光快速的打量了韩老一遍,终究压下了心中的质问,没有说话。

第二天,夏晴天总算是睡了个自然醒。

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脸,惊讶的对身边已经醒过来的叶以深说道:“韩老的要果然有用!”

才用了两次,到现在都没觉得脸疼!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虽然不想打击她,但是叶以深毒舌吐槽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

“怎么可能!我的心理强大到那个程度吗?”夏晴天直接否认,然后起床说道:“一日三次,我要再去用一次!”

看着夏晴天的背影,叶以深动了动肩膀,然后就联系了方毅。

自己是刚刚从第四个地点回来,方毅则是还在寻宝。

但是他找的,不是真的。

叶以深当初给叶以琰的复刻版地图只有前三个和最后一个是真的,所以方毅现在找的所谓的第四个,也就是假的,主要是为了给叶以琰看。

只不过演戏也要演的逼真一些才能蒙混过去,所以叶以深就将自己从真正的第四个地点找的东西发给了他,让他模棱两可的伪造一个就好。

小深晴生病和韩老要他去找药草,几乎是完美的掩盖,也不担心叶以琰会发现什么!也不知道金馆长那边下一个地点的消息什么时候出来。

倒是这次虽然遇到了危险,却轻易的化险为夷。叶以深摸了摸下巴,就沉思起来。

思考没有持续多久,夏晴天一出现,他就直接把思绪收了回来。因为她脸上药的味道,叶以深嫌弃的亲都没有亲她,直接就和她去看了小深晴。

可能也是心理作用夏晴天觉得小深晴气色好了很多,身上的肉也不再那么的虚胖,就连精神都好了起来!

“韩老,我一直没有来得及问你,这病以后会有什么后遗症吗?”万一和当初医院的医生说的一样,有几率脑瘫

“没有。”韩老的一句话,就打消了夏晴天的顾虑:“最多就是这几年身子弱,多养养就好了。”

“那就好!”

夏晴天直接将小深晴抱在了怀里,宠溺的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他的脸颊,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模样。

一切事情好像在去过圆通寺之后就步入正轨了!

小深晴的病好肯定是个好兆头!

夏晴天最近性格又恢复了之前的乐观,但是按照往常的定律,乐观没多久,就被叶以琰一通diàn huà打破了。

她正因为脸隐隐作痛喝着韩老的药,忽然看到叶以琰的来电,差点没有呛死!

叶以深公司有事情去了公司,也不能立刻联系到他,那这个diàn huà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迟疑了几秒钟之后,夏晴天还是决定接了起来。

就在刚刚那几秒钟之内,夏晴天已经在脑海中想出很多东西了,就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喂。”夏晴天觉得自己的气势绝对不能输,虽然叶以深不在身边,也要表现出底气足一点:“有什么事情吗?”

“啧啧。”那边的叶以琰直接就发出了冷笑:“不愧是和叶以深在一起久了,就连说话都有他的腔调了。”

“找他的话直接联系他就好了,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

夏晴天不想和叶以琰多说一个字,也担心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再给叶以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只想找你,毕竟叶星悦在我在这里,最心心念念想的不是叶以深,而是你!”

叶以深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句,直接就把夏晴天一直沉着的心境给打碎了:“你找我有什么用?你要什么我都不清楚也不知道!”

“我只是觉得叶以深最近有些不配合我,所以想让你劝一劝他,不管是为了你的脸还是为了他的亲弟弟,都三思一下!”

“他还不够配合你吗?就为了帮你找什么东西,他差点死了多少次?现在说这种风凉话,没有事情我就先挂了!”

“但是现在他欺骗我,要方毅去蒙蔽我,自己背着我搞小动作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叶以琰的确开始怀疑了。

只不过没有什么依据,所以只能来试探夏晴天,妄图能试探出什么结果。

可惜,这件事叶以深对夏晴天一个字都没提。所以听到这话的时候,夏晴天直接反问了一句:“你有被害妄想症吗?我孩子生病了,现在我和叶以深都在忙这件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还是说你觉得身为父亲,他不应该管自己的孩子?他已经让方毅去了,方毅才刚刚出院就马不停蹄的被你这样折腾,这样你都还不满意想用星悦做威胁吗?”夏晴天连在一起的话让叶以琰顿时顾虑打消了许多。

不过还没有彻底放下,却不在夏晴天这里做突破口,而是直接挂断了diàn huà。

可恶!

竟然让那个男人挂了她diàn huà!

夏晴天现在对叶以琰没有之前的怕,唯一有的就是恨,对全世界的恨也比不上对他的恨!

如果不是星悦在他手上星悦啊星悦,叶以深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

夏晴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diàn huà增添了一份苦恼,虽然不想告诉叶以深,却不得不告诉他,万一叶以琰这个疯子有什么动态怎么办?

拨通叶以深的diàn huà,他听完了夏晴天的话之后,像是一切在意料之中似得,说道:“我知道了,我很快就可以把星悦从他身边带回来了!”

虽然隔着手机看不到叶以深的神情,但是夏晴天也听出他语气的运筹帷幄,一般这样的情况下,叶以深就是有了十足的把握。

只不过夏晴天没有多问,有些事情在diàn huà里是说不清楚了,只是说让他早点回来之后,就挂断了diàn huà。

殊不知,她刚刚挂断diàn huà之后,叶以深就接到了叶以琰的diàn huà。

嘴角上扬,想嘲讽一句他的业务真忙,却忍住了,沉稳的等他先说话。

“二弟,好久不联系了,每次联系你你都不做声。”

“又想用星悦威胁我什么?直说。”叶以深不喜欢和叶以琰绕弯子,直来直往。

“怎么能是威胁?我不过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叶以琰的话让叶以深冷笑了一声。

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叶以琰冷笑,但是只有在面对叶以深的时候,这样蔑视的声音总是叶以深先发出来。

“之前你找我要的药我还没让人送过去,不如你亲自来拿。”

“没空。”叶以深直接了当的回绝道:“而且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还等着你帮我找东西,怎么会有什么阴谋呢?况且你过来之后还能看到许久不见的三弟,岂不是一举两得?”

叶以琰现在的威胁已经越来越不被叶以深在乎了,来来回回总是那几句。

不过,叶以深的确很担心叶星悦。

思量了一下,故作自己还需要夏晴天的药膏,说道:“我过去之后,东西也会给我吗?”

“当然!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受苦的话,最好配合一些。当然,如果你想早日见到叶星悦的话,就要早一点。”

分明就是在强迫人,叶以琰说的却好像给了叶以深无数的选择权。

既然话都说道了这个份上,叶以深也给了他想要的dá àn:“明天。”

反正叶以深早就料到了叶以琰会这样,所以一切准备就绪,没必要拖的太久。叶以琰还是很谨慎的,如今还是把精力放在打消他顾虑上比较好。

“好。”叶以琰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并且意料之中的说道:“我到时候会给你说地址,规矩都懂,我就不多说了,希望我们两兄弟可以心意相通!”叶以琰说兄弟两个字的时候格外的用力,让叶以深直接就摔掉了diàn huà。

终于等到了!

终于等到了可以解决他的机会。

没有之前每次和他通diàn huà之后的蹙眉,叶以深这次勾了勾嘴角。

去找叶以琰的事情叶以深谁都没说,包括夏晴天。

再加上最近都很忙,所以夏晴天也没有多问叶以深什么,即便他一大早就出了门。

已经许久不抽烟的他先点燃了一根烟,等燃尽之后,踩下了油门。

简单的轿车,车上只有他一个人。

所有到了叶以琰要求的地点之后,很轻易的就进了酒店,上了直达电梯之后走进了房间。

看了一眼奢侈的总统套间,叶以深随意的坐在了沙发上,问道:“叫我过来自己又不出来,叶以琰这是什么意思?”

话音未落,就听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墨镜西装保镖没有什么情绪的说道:“叶先生马上就到,在此之前要搜身,请配合一些。”

“如果我不呢?”

原本懒散坐着的叶以深目光就凝了起来,好像一把利刃直直的穿透了他。

“他也只是随口一说。”就在那个保镖被看的一个寒颤的时候,叶以琰走了出来,说着还挥了挥手。

看来的确是很自信,叶以深什么都不会做。

毕竟既要估计夏晴天,又要关心叶星悦,叶以琰断定叶以深还不至于这么的大胆。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这么准时。”叶以琰说着,笑盈盈的,意气风发。

叶以深不去看他,漫不经心的问道:“我不信你没有目的就会把我叫过来,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寒暄的。”

“其实我就是想问一下让你找的东西进度怎么样,毕竟我安排在你身边的人已经都被拔掉了,所以不甚清楚。”

叶以琰的话让叶以深嗤笑了一声:“你这话实在是太谦虚了,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把你的人都清理干净。说来说去,你不还是怀疑我没有一心的帮你找,做了手脚吗?”

“看来你女人已经把话都告诉了,我这猜测难道是空穴来风?”叶以琰觉得如果自己想的是真的才是正常的。

毕竟什么都不做,一心只听他的话,的确不是叶以深的风格。

但是叶以深却直接就反问道:“你是在暗示我,其实可以做些什么吗?”

“哈。”叶以琰耸了耸肩:“不过是想实时跟进一下进度。”

“如果你真的想快一点的话,就把你手里的那部分地图给我,这样我就会有一个更加详细的计划了。”这么久,叶以琰都没有给叶以深看过他手里的那部分计划。

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叶以琰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还不忘冠冕堂皇的加上一句伪善的话:“如果二弟想看,等需要的时候,自然就会给你看的!”

“我说过,你已经不是叶家的人了,所以你我没有任何关系,以后都不要这样叫我!”叶以深是真的不想听到叶以深说他们两个人是兄弟这件事!

如果可以选择,他甚至不愿意拥有现在的一切都不想和眼前的叶以琰扯上关系!

“先看看三弟吧。”叶以琰却好像没听到一样。

反正他看叶以深不爽自己心里就会觉得很舒坦!

听到可以见叶星悦,叶以深眼神暗了暗。

“至于药膏,在见完人之后我就会给你,我想你已经带她去看过医生了吧?是不是束手无策?”叶以琰打了一个响指,示意站在叶以深身后的保镖去把叶星悦带过来,然后自己就和叶以深继续说道:“其实我这边是有可以完全把她的脸治好的药方的,只要你配合我,我也不会为难你。”

说白了,现在说这样的话,叶以琰就是担心叶以深会失控,所以加上一道威胁罢了。

可惜,叶以深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但是还是要略微的表演一下。

叶以深先是眉头皱了皱,然后声音也压低了一些,说道:“我已经在找了,你这次就给我,下一个地点我会让方毅回来亲自去找的。”

“现在当然不能给你了,我知道你有很大的势力,我也不过是想自保而已。”

叶以琰有点得意,全然不知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

“那叶星悦你准备什么时候让我带走?叶以琰,你不想我和你针锋相对,是不是也要给出一点诚意来?总打空头支票,我也会。”

叶以深说着脸色就暗了暗,配合着他的语气,叶以琰全然察觉不出有什么异常,反而觉得自己完全达到牵制了眼前的男人!

语气中的得意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又增添了几分,叶以琰继续十分欠揍的说道:“我现在已经让你见到人了,你还想怎么样?我说了,我们来谈一谈!你过来只是回答了我一个问题罢了,我给你药让你见人,是不是有些太亏了?你也是生意人,应该明白吧?”

随着他的话音,叶星悦已经被带了出来。

他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的,手脚没有东西束缚,只是气色看起来有些很差。

原本因为大病一场的缘故,他就瘦了很多,如今看去,更加消瘦!

可以说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的模样了,脸上的颧骨都清晰可见!

看到叶以深,叶星悦直接就红了眼眶,张开口,语气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大哥!”

“星悦!”叶以深直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叶以琰也立刻站了起来,伸出了手臂挡在叶以深面前:“二弟,不要太激动,你看,三弟这不是好好的吗?”

话音未落,叶以深直接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没有一丝的隐忍!

就算当初叶星悦惹到他,他动了怒,却也只是表面上罚一罚,从来舍不得真的让他伤筋动骨!

但是叶以琰!

已经害死了叶家老一辈,如今还想害死他唯一弟弟吗?

几乎是在叶以琰倒地的同时,就从四处冒出了许多拿枪的人!看样子早就潜伏在四周了。

叶以琰倒是不傻,真是怕死。

“什么叫好好对他?叶以琰,你言而无信!”虽然叶以深对他并没有报什么言而有信的希望,但是还是直接冷声质问了出来。

“他好胳膊好腿的,难道还不够吗?”叶以琰吐出了一口血,擦了擦自己发青的嘴角:“既然你这么不珍惜这个机会,你们兄弟两人就不要叙旧了,直接带下去!”

“大哥,大哥救我!!!”

终于,叶星悦还是喊了出来。

一直含在眼中的眼泪也忍不住掉了出来!

星悦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



叶以深的拳头攥的更紧,上前想去抓住要被人带走的叶星悦,却突然被一个拿着枪的人抵住了脑袋。

威胁意味十足!

该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