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我要带走叶星悦/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以深没有做片刻的犹豫,直接就扣住了他的后壁,转身一用力,立刻听到清脆的声音,紧接着就是膝盖飞起,十足的力气撞在了他的脊椎!

就算不死,以后也只能在床上躺着了。

“你以为他们不敢开枪吗?”叶以琰看着刚刚还用枪抵着叶以深头的人如今就在地上躺着抽搐,被打的发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直接说道:“而且这里这多枪对着你,你命硬不怕擦枪走火,难道叶星悦也不怕吗?”

“……”叶以深抿了抿嘴,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坐着的叶以琰:“这辈子,用枪抵着我的人,没有一个活着的。我今天来是你要求的,而且也不想和你真的擦枪走火,我和星悦说几句话,之后我们再走我们的流程,相安无事还是鱼死网破,你自己选。”叶以深笃定,叶以琰会选前者。

果然,他示意人把枪都收起来,然后自己从地毯上站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整个都肿起来的半张脸,说道:“你说。”脸上的神情因为疼痛撕下了伪装,都是狰狞!

叶以深看着叶星悦,问道:“还好吗?”

“大哥……对不起,我还……”叶星悦抽泣了一声,也知道是自己给叶以深填了麻烦。

至于叶以深刚刚的问题,‘好’字他真的说不出口,就瘦弱的肩膀抽动了一下。

无论什么时候,在叶以深面前,他也就是一个孩子,况且还经历了那么多。

“大哥这就带你回去了。”

叶以深这句话,带着长辈的无奈,但是却让叶以琰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

也只是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呼吸困难起来,刚刚还是被低着头的叶以深,如今就拿着枪,抵上了他的头。

“你怎么会……”叶以琰的语气里有些震惊!

他是笃定了叶以深不会带枪支进来才会刚刚没有搜身的,他怎么会有枪!

“当然是为了要你的狗命!”叶以深冷笑了一声。

他千算万算,不过是没算到,夏晴天找到了韩老!

“你想杀我,然后同归于尽?”叶以琰的话让叶以深觉得很蠢。

这个男人凭什么认为他的命值得自己和他同归于尽?

微微的收了收手指,只要再用力一点就会让叶以琰当场暴毙,叶以深的语气都是平静:“一命换一命,星悦我带走了。”

“如果你开枪,今天无论是你还是他,都没有办法活着出去,我也不亏。”都这个时候,叶以琰还是算计:“到时候我们叶家也算在地下一家团聚!”

“你只需要说可以,或者是开枪。”

叶以深不想和他啰嗦。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带走叶星悦!

顺便,再要了叶以琰的命!

“你这么笃定我不会开枪吗?”

“你把自己的命看的那么重要,不可能愿意这样就死的。”

“那可不一定,毕竟对象是你!叶以深,我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你死,不,是要你死不如死吗?能和你一起死,也算我当年的做法没错!”

叶以琰丧心病狂的话并没有激怒叶以深,他的冷漠,是发自心底的:“哦,所以呢?你怎么还不让他们开枪?”

“开枪之前我想和你说些话,毕竟我们两兄弟已经很久没有谈过心了,很多事情需要好好的交流一番!”

这个两兄弟和谈心的确是恶心到了叶以深……

他真的不懂,为什么一样的基因,叶家会生出叶以琰这种垃圾来恶心世界?

见叶以深不说话,叶以琰就自顾自的继续说起来:“当初我只是想让你死,没想过害死他们。”这个他们,指的是他们的父母。

“只不过没想到都发了疯还要宁肯自己死也要你活着,啧啧,你的命真硬。但是事情也不能怪我,如果当初死的是你,我肯定会给他们解药,现在他们肯定已经在安享晚年了。”

叶以深的眼前顿时就浮现出了当初他日夜不能睡的画面,语气终于染上了情绪:“你闭嘴!”

“当时的画面我没有看到,只有你在,是不是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叶以琰就是想激怒叶以深,毕竟人一旦愤怒就会有破绽,所以继续说道:“听说你后来受了很大的刺激?啧啧,那么多年的事情过去,突然提起还真是怀念,你都还记得,没有忘记吧?”

叶以深的手臂收缩,紧紧的扣住了叶以琰的脖子,瞬间就让他不能说话和呼吸,把剩下想说的话都硬生生的让他咽回到了肚子里。

而叶以琰也抓住这个机会,奋力抬起手,做出了一个手枪的姿势。

叶以琰就是在等叶以深动一动,露出破绽,让子弹打到他却不要他的命!

顿时,枪声四起!

惨叫声如期响起,不过却不是意料之中叶以深的叫声,而是叶以琰的。

叶以深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挡枪,用叶以琰挡在自己身前,结结实实的挡下了飞来的子弹。

也很有技巧,只要他的下半身中了弹,不至于要了命。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像当年一样低估我?”叶以深极轻的叹了口气:“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会被你激怒吗?真是蠢。”

“……”

叶以琰觉得自己现在身下血流不止,脸色跟着就煞白了起来,说道:“你还需要我的药,真的要做到这一步吗?”

叶以深没有戳穿他,而是反问:“你不也需要我帮你吗?”

“好,我让你走。”当务之急,是保命。

叶以琰都发话,叶以深走当然没人拦着。

拖着叶以琰像是拖着一滩烂泥,叶星悦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宠物紧跟着叶以深,到了电梯门口的时候,叶以深顺手将叶以琰推了出去,却没有真的放过他,而是连开了三枪!

结束了。

看着电梯合上,又听着外面的枪声起伏,叶以深脸色淡然,伸手抓住了叶星悦的手腕,没有说话。

叶星悦顿时就像是得到了新生,在叶以深身旁,默不作声。

他其实是在担心,是否真的可以逃出去!

毕竟叶以琰也是有很多手下的……

事实证明,他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

电梯是直达,中间不能停止,所以一停下,就是一楼。

随着电梯门缓缓的打开,外面站着了许多人,叶星悦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下一秒,就听到他们齐刷刷的喊声:“主子,二少爷。”

原来是叶以深的人,难怪他那么的淡然,原来是早就做好了所有的打算和准备。

“大哥。”

此时的叶星悦再也忍不住,叫出了一声呼唤之后,直接就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之后,就看到了熟悉的房间。

是在叶家,他专属的房间!

叶星悦感到一阵眩晕,好像自己这段日子的经历都是做梦一样。

不过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上面的伤疤印证着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非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床上坐起来,眼神呆滞的在四周看了看,没有叶以深,也没有其他人。

就在他想下床出去的时候,门打开了,四目相对,叶星悦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好像塞了一把沙子,只有细微的音调可以发出,具体清晰的字,却一个都吐不出口。

“星悦,你醒了!”

夏晴天就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药,站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眼神都是关切。

“嗯……”

叶星悦觉得看到夏晴天,比看到叶以深去救她的时候还让他觉得感动。

就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仿佛夏晴天才是他的至亲,所以就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夏晴天,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夏晴天有些心疼眼前消瘦的叶星悦,眼神里都是关切:“我刚刚熬好了药,你先喝下去。韩老说了,你现在身体虚弱,需要慢慢调理,不管有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晴,晴天。”在夏晴天走到自己床边的时候,叶星悦终于开口了,这是呼喊像是灌满了沙子,有些苦涩。

夏晴天答应了一声,贴心的拿起汤勺递到了他的嘴边:“先喝药吧。”

刚刚看到叶以深带着叶星悦回来的时候,夏晴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间,百感交集。

庆幸能这么早就把他带回来,也心酸在叶以琰身边那么久,遭受的一切!

特别是看到他瘦的已经可以用消瘦来形容的身材,夏晴天更是觉得揪心!

而刚刚看到他的眼神、听到他的声音,夏晴天更加笃定他在叶以琰那边遭受了许多折磨。不然怎么样才能让原本眼神里都是善意和温和的男孩变成如今,眼睛里都是悲切和胆怯。

被夏晴天一勺一勺喂着药,叶星悦觉得苦都尝不出了,麻木的动着喉咙,上下咽着。

一碗药很快就见了底,夏晴天把药碗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柔声说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或者又有什么想说的?”她是真的很想帮一帮眼前的叶星悦!

只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我大哥呢?”叶星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脑子很乱,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这段时间噩梦一样的画面。

“应该是出去处理叶以琰的事情了。”叶以深具体的也没和她多说。

而且当时她满心都在担心叶星悦,也就没有问太多问题,这话也只猜测。

“晴天,我觉得有些累。”叶星悦点了点头,然后就又躺了下去,闭上眼说道:“你想出去吧,我想继续休息一会儿。”顺便也想一想,他到底想知道什么,又到底要问叶以深什么。

夏晴天没有强迫叶星悦和自己谈心,毕竟他现在脸色看起来真的很不好,还是让他休息一番的好。

嘱咐了一句“有事情就叫我”之后,夏晴天蹑手蹑脚的走出了门,直奔楼下的客厅。

韩老和欧阳拓就在那里坐着。

“韩老,欧阳先生。”夏晴天端着空空的药碗,站在他们身边,先是礼貌的称呼了一声,之后道谢道:“又要麻烦两位帮我弟弟疗养,真的是太麻烦了!”

让他们两个出山就够麻烦他们俩了,如今还要帮三个人一起看病,夏晴天很担心他们会不会因此有什么不满的情绪。

没想到韩老却摇了摇头,十分体恤的说道:“你们肯定比我们更操劳,而且不过是举手之劳,这个就是叶家最小的儿子吧?”

“是。”

“这样。”韩老点了点头,问道:“今天要你擦脸的药水擦了吗?”

“擦了,但是我还像是想您多留意一下星悦,我的脸不着急。”夏晴天直接脱口而出。

虽然韩老说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调养好,但是夏晴天还是觉得要现在及时的做好治疗!

“有时候我们就算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也耐不住人想死,所以最重要的还是心病要治好。”

韩老的话有些高深,但是在夏晴天听来就像是在说无能为力一样让人无奈。

可是偏偏说的也有些道理,心病难医,的确还是要心药治。

“好了,你去看看你儿子怎么样,我觉得他的恢复还是很不错的。”

韩老突然的一句话让夏晴天想到最近都没有好好的陪一陪小深晴,赶忙就去叫下人把碗送到厨房,自己准备再上楼。

不过上楼之前还不忘关切叶星悦的事情:“他现在已经醒了,要去再看一看吗?”

“等会儿再去。”韩老说着,闭上了眼。

夏晴天轻声再次道谢之后,就跑到了楼上去。

“韩老。”回头看着夏晴天消失在视线里,欧阳拓问道:“您还要留在这里帮那个叶星悦吗?”

闻言,韩老眼睛都不睁的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可是那里的人都等着我们回去呢,虽然说规矩是您定下来的,但是出来了这么久不回去,他们会不会……”

毕竟大家都是向往清淡的生活,所以才凑在了一起采菊东篱下。

其实多少有些隐士的味道。

如今身为领头羊的韩老违背的一开始不能出山帮人看病的规则,他们心里有意见也是在所难免的,欧阳拓的担心有理。

韩老瞬间就睁开了眼睛,说道:“回去那个地方也是的待着,在这里也是待着,况且我什么时候叫你们和我一起在那个鬼地方待着了?不过是你们自己觉得多高尚,死皮赖脸要跟着来的!”

“……”欧阳拓顿时就被韩老怼的哑口无言,的确是这个道理。

就连他过去也是因为那里渐渐有了名气,再加上郁郁寡欢不得志,所以干脆就过去了。

只是还是有个疑惑,顶着会被骂的风险,再次追问道:“其实我有些不明白,韩老您为什么对叶家这么的上心?”

韩老的医术完全可以甩下几幅药方然后不管不问,但是他却一把年纪,整日观察者小深晴和夏晴天的情况,如今又多了一个叶星悦。

一旦发现有什么改变之后,就会立刻更改药方,力求完美。

这已经不是责任心的问题了,简直想是在对自己的至亲!

“我难得出来一次,难道还能砸了自己的招牌?”韩老的回答在情理之中,但是欧阳拓却有些不信。

毕竟就算不这么的上心,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无非只是后期的调理需要更长时间罢了。

于是欧阳拓就十分没有脑子的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韩老,你是不是之前就和叶家认识?”

“就算我认识他们他们认识我吗?我不过是膝下无子,觉得夏晴天顺眼!而且已经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做到严谨也是我的习惯,你现在不懂,等到我这把年纪你懂的了!”

韩老觉得自己带欧阳拓出来简直就是个错误!

医术不好就算了,话还那么多,至多就算是个打杂的,却也没有多勤快。

早知道当初就不带他出来!

问这么多自己听都不想听的话,韩老现在看他一眼都觉得嫌弃。

还是和夏晴天聊天比较舒服!

不想听面前的傻大个继续说话,韩老直接支差道:“叶星悦的药还没有去抓,我给你说几味药草,你去外面找回来。而且之前买来的几味药草也要用完了,也补上一些。”

“是。”

虽然说这些都是下人要做的事情,但是欧阳拓在韩老面前,充其量也就算个贴身下人……

所以韩老要他去,他立刻就去了,哪怕外面天寒地冻。

他出去之后,韩老觉得清净了许多,就吐出了口闷气,自己横躺在大大的沙发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也不知道盯了多久,眼前就出现了夏晴天的脸,突然出现。

夏晴天笑眯眯的:“韩老,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您!”

韩老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也不坐起来,就躺着,眯起眼睛盯着夏晴天的脸,顺便还抱怨了一句:“什么事儿?你想把我吓死这件事吗?”

闻言,夏晴天赶忙把自己的脑袋缩回来,讪笑了两声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想问一问您之前给我把脉,说我还有其他问题,要喝药调理。一直忘记问您,到底是什么问题,刚刚想起来,就想问一问。”

夏晴天也是看到了小深晴气色变好,看起来已经没有了什么大事儿之后,忽然想起来的。

毕竟虽然担心小深晴和关切叶星悦,她自己也想好好的。

不然韩老一走,日后再有个什么毛病,可能就只能去医院躺在病床等着针扎刀切了。

所以才会下来帮小深晴熬药的时候,顺便问一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太虚。”韩老随口说道:“但是你现在也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凑成一个‘好’字,就算不能生育也没什么影响。”

“不能生育?”夏晴天顿时眼中的瞳孔就放大了一些!

她还准备调理好身体,然后再生一个宝宝出来,没想到就得到了这样的晴天霹雳!

“你不知道吗?”韩老反问了一句:“应该很久了吧?”

“那您看有办法吗,能不能治……”

“耽误太久了,神仙也没办法,而且我看你产后恢复的很不好,就算能生,下一胎八成也要要了你的命。”韩老很是耿直,丝毫没有看在夏晴天好像不知情就嘴下留情。

而且他也的确是觉得一男一女就足够了,在生下去对女人的身体真的是很耗损!

韩老说的话夏晴天觉得有些模糊,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

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夏晴天说道:“我也就是随口一问,韩老您还是多关心星悦和深晴,我先去熬上药。”

“我这就去看看叶星悦,免得你总催我!”韩老是的确喜欢夏晴天,觉得自己有女儿是八成也是这个样子,所以对别人臭着一张脸,对夏晴天就随和很多,偶尔还会开个玩笑。

如果不是夏晴天,他自己都不能肯定,一开始知道真相的时候,自己会不会选择离开这里。

只是夏晴天并不自知自己有多讨喜,笑的有些勉强,怎么走到厨房的都不知道。

坐在自己为了熬药方便放进来的小凳子上,原本满脑子都在担心叶星悦,如今就成了韩老的话。

为什么会不能生育……为什么!

虽然她把小星辰当做自己的女儿,但是内心是还想有一个孩子给两个已经半大的孩子做伴的。

就算现在不生育,她觉得自己以后也肯定会养胎的!

从来没想到过,不能生育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右手修长的手指插在自己的长发里,夏晴天眉头紧锁,这个消息太突然,让她一时之间难以消化!

“熬药怎么连火都不开。”

就在夏晴天苦苦在内心挣扎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叶以深的声音,他的手臂还从她的头顶越过,帮她打开了忘记打开的灶火。

“我……忘记了……”夏晴天眼神闪烁了一下,坐在椅子上的身子就僵硬了起来,挺得笔直,却没有回头看他。

夏晴天总觉得这件事对叶以深来说也是一个噩耗,毕竟他肯定也想再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如此的想当然,就让夏晴天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