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狠狠的一巴掌/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开什么玩笑呢?”夏晴天看得出来,叶以深真的动气了。

不光是叶以深,叶星悦气的也不轻,身子微微颤抖,脸上的巴掌印格外的明显,咬牙切齿的看着叶以深,好像一头失控的莽兽。

这样的叶星悦,夏晴天觉得后背发寒!

不过即便如从,夏晴天还是笃定他不可能是叶以深的对手,之前都不是,更别说如今皮包骨头的模样了。

直接就上前抓住了叶以深的手腕,往外拉扯他:“想回去就自己先回去!顺便把小深晴也带走,情况我回家再和你说!”

“做错了事情就要罚!”叶以深却没有给夏晴天这个面子,直白的说道:“我就是要他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我错在哪儿?”叶星悦梗着脖子,看得出来这件事十分的执拗:“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

如果不是夏晴天拦着,就凭叶星悦的这句话,叶以深就又会打过去一耳光了!

只是如今面前有她,叶以深就只能隔着她,手臂伸直,用食指指着叶星悦的鼻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受不受罚?”

“我不!”叶星悦也咬牙切齿的,不假思索就回绝了叶以深的威胁。

“好,很好!”怒极反笑,叶以深先是冷笑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那你以后就不要回叶家!”

“你先回去吧,带着小深晴!”夏晴天不等叶星悦说话,自己就把小深晴塞在了叶以深的怀里,然后提高声调的说道:“星悦,给你大哥道歉!”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身为弟弟,这样和叶以深争执,并且还摔砸东西,都是不对的!

而且按照叶以深的性格,叶星悦不道歉,以后可能真的就不会让他踏进叶家的家门了。

只是叶星悦倔,别过头就是不说话。

夏晴天顿时冷汗都出来了。

如果不是抱着小深晴,叶以深很困难就直接上前动手把他揍倒在地了,,也多亏夏晴天在,不然给过他就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弟弟了!

“你先回去吧,回去吧!”夏晴天也不能对叶星悦做什么,而且他现在这样肯定也是什么都听不进去,就只能从叶以深入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别吵了,这里毕竟是医院,要保持安静!”

“那就让他自己在这里想清楚,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是你也别想把他带进家门!”叶以深这话是对夏晴天说的。

不过也没有做绝。

只是带着小深晴离开,并没有强行把夏晴天带走,换句话说,要是真的想以后都不认这个弟弟,叶以深真的就从一开始直接带着夏晴天走了!

但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的叶星悦不管那么多,就对夏晴天说道:“我大哥他蛮不讲理!”

“你知道你大哥的,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讲过理?”此时叶以深不在,夏晴天当然选择安抚叶星悦,至于叶星悦说叶以深的……暂时让他说着去吧。

叶星悦就坐在了自己的病床上,呆呆了很久,才说道:“刚刚我也太激动了,我也不对……”

“知错能改就好,而且你大哥肯定也不会责备你什么的,不要想太多!”夏晴天上前站在叶星悦一边安慰他,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刚刚你是问了什么?”

“我只是告诉了他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了和叶以琰离开。”

“是你主动和叶以琰走的?”别说叶以深,就连夏晴天自己都诧异!

叶星悦不至于这么犯傻吧?

“是有原因的。”说着,他叹了口气:“当初他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我想知道背后所有的真相,所以就跟着他走了,没想到是个陷阱。”

叶以琰的花言巧语小提琴是见识过的,只是他一看阴郁的气质和说话喜欢冷笑的习惯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就算叶星悦想知道,也不能这样冒险啊!

好像是看出了夏晴天在想什么,叶星悦直接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有些事情问大哥大哥是不会告诉我,如今在我知道了一些的情况下他都还不会告诉我,更何况当初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贸然去问他,他肯定不会给我一个我想要的答案。”

叶星悦说这话的时候有几分伤感,夏晴天的直觉告诉他,叶星悦当初很好奇的,是关于他们父母的事情。

“可能是你大哥觉得时机不够,所以才不愿意和你多说,不要想太多。”

知道他现在的情绪不适合深入聊这些话题,夏晴天就适可而止的没有多问。只是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的想法更加浓烈了!

忽然想起来关于叶星悦的身体检查报告还没有出来,夏晴天就起身说道:“我去找医生拿一下你的体检报告,你在这里等一等,等我回来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和夏晴天待在一起的时候叶星悦还算平和,就乖巧的点了点头,丝毫看不出刚刚和叶以深剧烈争执的模样。

夏晴天出去很顺利的就拿到了叶星悦的检查报告,还好只是身体虚弱,身上的伤也都是一些皮外伤,只要好好的养上一段时间就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夏晴天松了口气,拿在手里就又回到了叶星悦的病房。

就在她出去的这段时间里,叶星悦已经将地上的碎片都收拾了起来,见夏晴天回来,开口的第一句话都是道歉:“晴天,我最近的情绪不太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做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多担待!”

“没有的事情,你自己好好的就好。”夏晴天觉得叶星悦只是情绪波动很大,其他的方面并没有什么异常,就将手中的检查报告递给了他说道:“的确没有什么大事儿,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就好,我还帮你预约了一个医生你去看一看。”

“不是没有什么大事吗?那还要去看什么医生?”

“是一个很有名的医生。”对此,夏晴天只是含糊其辞。

虽然等下见面之后叶星悦也绝对会知道自己给他找的是心理医生,但是现在还是不要告诉他为好,免得他一时冲动!

等下见面相信医生会有好的办法的!

“晴天,你真的不用这样担心我。”兴许是从夏晴天这里感受到了温暖,也兴许是觉得自己刚刚在叶以深哪里受了委屈,叶星悦说话的时候都带上了鼻音:“还好这里有你。”

“我会陪着你等一切都好起来的!”

夏晴天这句话不是空话!

反正也要陪着小深晴!

而且之前叶星悦对自己那么的好,甚至还为了带自己离开遇到了那样的天灾**,夏晴天对于他一直都有些愧疚,所以这话也可以说是由衷的!

“你……”叶星悦顿了顿,夏晴天担心他会说出什么过火的话,立刻就说道:“这些都是身为嫂子要做的!而且你大哥也绝对会比我更加的关心你,和你在一起!”

夏晴天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首先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对此,叶星悦苦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现在对你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真的觉得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有种安全感和温暖感。刚刚我也已经和我大哥说清楚了,你不用再担心他误会。”

刚刚和叶以深说清楚的吗?

夏晴天更好奇刚刚他们聊了什么了!

但是这也也好,叶以深不误会,就可以避免很多小麻烦了。而且这样的话,她自己也能更加的心安。

“因为我是一家人。”夏晴天心里现在也已经把叶星悦当做了自己的弟弟,虽然两人是同龄。

也许真的是当了母亲,所以夏晴天举措之间都给叶星悦很温暖的感觉!

毕竟他生下来还没有什么记忆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

盯着夏晴天,叶星悦刚想开口,就有人敲门,夏晴天直接起了身,没有察觉到叶星悦的欲言又止。

意料之中的,是心理医生到了。

“叶太太,请问他在里面吗?”那位心理医生彬彬有礼的问道。

“在的。”夏晴天赶忙让他进去,然后低声说道:“胡医生,我还没有和他说您的身份,可能他本身也有些排斥,等下就麻烦您了!”

“好说。”胡医生见了太多排斥自己的人,所以很风轻云淡。

说话的时候也都是运筹帷幄,如果他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也没有必要在做什么心理医生了。

“您好,我姓胡。”胡医生穿的西装革履,一看就知道不是医院里的医生,所以叶星悦意料之中的警惕了起来!

不过还是伸出了手,和他握在了一起:“你好。”

“我是受叶太太的邀请过来的,现在需要您配合回答几个问题。”

“你是什么医生?”

胡医生的话让叶星悦直接就抿起了嘴,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只是问一些身体情况,然后给您制定一套合适的后期治疗方案,这样您也能恢复的更好。”胡医生也没有说太多关于自己身份的赘述,只是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递给了叶星悦。

夏晴天余光看了一眼,上面的确是一些关于身体情况的问题。

难免有些奇怪,难道真的是自己找错了人?

但是分明听说这个胡医生是最好的心理医生啊!

“叶太太,麻烦您出去等候一下。”不等夏晴天想明白,就被胡医生礼貌的请了出去。

站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夏晴天生怕叶星悦会突然发脾气!

只是里面没有突然传出什么大的声响,夏晴天透过门上的玻璃向里面看的时候,就看到叶星悦脸色平和的坐在病床上。

看来这个心理医生还是有一套的。

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夏晴天就看到了胡医生走了出来,关上门之后,他看着夏晴天,说道:“叶太太,借一步说话。”

夏晴天眼皮跳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胡医生,我弟弟他……”

“不要太紧张,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胡医生推了推自己鼻子上的眼镜说道:“叶星悦先生现在有十分严重的抑郁倾向,我希望你们身为家人可以多一点的包容和理解!”

“那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吗?”夏晴天不了解,但是也觉得一旦染上这样的病症,其中的痛苦不言而喻!

胡医生沉吟了一下,说道:“多体谅,不要让他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他现在的情况这样的心态很明显,如果有什么矛盾尽量包容,要求也尽量的满足。我会开一些药物抑制,但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他的心态。”

为了不让夏晴天太担心,所以胡医生并没有说出叶星悦现在情况很严重的话。

“我知道了,麻烦胡医生您了,请问需要再去找您吗?”

“您觉得他严重就联系我,现在他的情况其实不适合看太多的心理医生,会给他的带来负面影响的。”

胡医生看得出来,叶星悦很排斥他。

夏晴天点了点头,拿了胡医生给的药,了解了用药方法之后,目送了他离开。

深呼吸了几下才又推开门。

“星悦。”没有离的太近,而是站在一两步远的地方和他对视问道:“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你也觉得我疯了吗?”叶星悦忽然问出了这样的话,看夏晴天的眼神中都是伤感。

夏晴天一顿。

“你怎么会这样想?”

“如果没有,为什么要找心理医生给我呢?”叶星悦的话里是浓浓的散不开的伤感:“我大哥刚刚也这样说我,要把我送去看精神医生。”

“星悦,心理问题和精神疾病是不一样的,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夏晴天有些想把叶以深拉到面前问一问,到底和叶星悦说了什么胡话!

“大哥在我这样问他的时候就笃定我已经不正常了,我没有不正常!”叶星悦说着语气就开始升高:“难道晴天你也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夏晴天觉得叶星悦现在已经很明显就可以看出情绪的波动了,所以赶忙开口稳住他的情绪:“以后我们都不再去看这个医生呢!都是我的不好,我也只是担心你!”

“他和你说了什么?你相信吗?”

“相信,因为他说你没有什么大事儿。”夏晴天为了叶星悦,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还说是我想的太多,对不起叶星悦,我没想到我这样的做法会这样的伤害你。”

“可是我自己都觉得我不正常了……”

叶星悦现在简直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反复之中。

他再次曲起了双膝,坐在床上,把自己的脸埋在了双腿之间。

“只是错觉而已,一起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快要过去了。”夏晴天总算迈出了哪一步,伸手抚摸上了叶星悦的头:“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在她的人生都灰暗的时候,她的情绪也跌入到低谷过,但是夏晴天都熬了过来!

所以安慰起来叶星悦,也是十分的熟门熟路。

她也算是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叶星悦和叶以深会起冲突。

太过于敏感的叶星悦听到了自己不想听的话,做出自己控制不了的行为,这一切在夏晴天看来都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些同情……

曾经耀眼的星星,为什么会成为如今这样?

……

在夏晴天的不断安抚下,叶星悦总算是再次冷静了下来,表示自己想和煲的银耳汤。

夏晴天义不容辞的去了‘念晴’帮他打包,只是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下了。

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反正打包了两份,夏晴天为了不吵醒睡下的叶星悦,干脆就坐在走廊里吃了起来。

虽然空气里都混合着一些药物的苦味儿,不过有些饿的夏晴天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就这样吃午饭吗?”面前忽然站了一个人,抬头就看到了叶以深。

“你怎么来了?”夏晴天一挑眉,就看到了他手中的饭盒:“这么贴心的来给我送饭吗?”

“只是觉得你肯定那个饿着,所以就专程过来吃给你看。”

叶以深才不愿意承认自己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夏晴天也不在意,就指了指身边,说道:“坐下一起吃吧!”

“那么多房间难道不能过去吗?实在不行去这些医生的办公室里吃也可以。”叶以深才不愿意在走廊里坐着吃东西!

听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也只能妥协,毕竟他的形式感夏晴天是清楚的……

叶以深亲自过来,一切都安排很随意,就安排在叶星悦的隔壁,高级的房间,无论已经来过多少次,夏晴天都觉得难以相信这里竟然是病房!

坐在柔软是沙发上,果然比外面的走廊上舒服多了!

迫不及待的吧叶以深带来的饭盒打开,顿时就闻到了一阵香味,咽了咽口水,说道:“好香!”

“你难道只买了两碗粥过来?”

“是啊,星悦说他想吃,而是他现在不能吃太多油腻的东西。”夏晴天迫不及待的夹起来了一块沾满芝麻的糖醋排骨:“总能不能我当着他的面吃着,给他眼巴巴的看吧?”

见夏晴天这样的体恤,叶以深就抿了抿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回去就好,这里我来照顾。”

“不用了不用了!”想都不想,夏晴天直接就连声拒绝:“刚刚我找了一个心理医生帮星悦看了看,说他现在有严重的抑郁倾向!不能受刺激的!”

“难道我会刺激他吗?”

“当然会!”夏晴天说着就十分不给他面子的说道:“今天你是不是说了他精神有问题?”

“……”叶以深一顿:“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话。”

果然。

夏晴天翻了个白眼。

要是让叶以深留下来和叶星悦一起,故意一晚上都不用,叶星悦的严重倾向就直接跨越为了抑郁症!

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是是是,你耿直!这边有我就可以了,反正公司的事情那么多还要你处理,你处理好就好,马上新春季就要过去了,公司的情况怎么样?”

“很稳。”现在全公司的人都对夏晴天很敬佩,也知道她不仅仅只是靠着叶以深才能成为副总,确实是有能力的!

“寰宇和夏家到底是什么情况?”

夏晴天还没有忘记这事情,听到这话,叶以深沉吟了几秒钟说道:“是有动作,不过我已经开始采取对策了,你发现的很快,所以没什么难度,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去孤儿院的时候遇到的苏清雅,她说的。”夏晴天提起苏清雅的时候,神情语气都淡淡的。

“这样。”叶以深又不是八卦的热衷者,一句都没有延伸,说道:“你要是不放心我在这里我就安排专人过来照顾星悦。”

“真的不用了!”夏晴天说话之间就已经把面前的菜吃掉了一半,赶忙招呼叶以深来一起吃。

叶以深直接摆了摆手,拒绝的很果断。

夏晴天心里一甜,嘴上也甜蜜蜜的说道:“你果然是专程过来给我送吃的的!”

叶以深懒得搭理她,这个女人明知道就得了,还非要在这里这里确认一遍,懒洋洋的问道:“都说了不是了,你非要说是,还都吃掉,那我只好勉为其难把你吃掉好了!”

夏晴天舔了舔嘴唇,老老实实地不说话开始继续吃饭。

吃了几口之后,又想起来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想问,却被叶以深打断:“你有什么能不能吃完饭之后再说?”

“但是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很需要问的事情!”

“你如果问的话我就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医院,你就必须要和我回叶家!”

叶以深的话再次给夏晴天的嘴堵住,夏晴天默默的开始继续吃饭。

因为有话想说,所以夏晴天吃的很快,几乎是三两口就做了一个收尾,拍着自己的胸口,顺着里面的饭菜都下去,喝完碗里最后的一口银耳羹,夏晴天说道:“我吃完了!”

叶以深没搭理她,只是给了她一个让她说的眼神。

“叶以琰怎么样呢?之前我记得你说他很可能已经没命了,现在是死了吗?”如果这样的人渣死了,还真是大快人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