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一个男人崩溃的绝望/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目前还没有找到。”

“啊?所有医院都没有吗?伤的那么重不用去看医生吗?”

“没有。”这也是叶以深疑惑的。

叶以琰那样的情况不去看医生八成一晚都熬不过去。

还有就是他和叶星悦刚刚到了一楼,他们的人就都冲了上去,但是叶以琰和他的人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就算找遍的整个房间,也丝毫没有发现。

叶以琰能去那呢……

“果然,祸害遗千年。”夏晴天嘟囔了一句:“这个叶以琰的命真是够硬!”

“你总是操心一些根本不需要你操心的事情。”叶以深觉得他现在和夏晴天之间的对话,简直就像是互相汇报工作一样!

上前将夏晴天从沙发上抱起来,稳当当的走向床边,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你只需要关心我就够了,难道忘记了吗?”

“这不是事情太多了嘛……”夏晴天知道他要做什么,低了低头。

“脸红什么,我只是想和你在床上躺一会儿休息一下,难道是想和我在这里做些什么?”

“我热的脸红不行吗!”

夏晴天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直接就炸了毛!

至于她的脸,不争气的更红了,这次还红到了耳根!

叶以深当然知道她不是热的,意有所指的说道:“那要不要我摸一摸看看它烫不烫?”

“拜托,你看我也看了,送饭也吃过了,是不是应该回去了!我可是让你回去照顾小深晴的,难道你忘记了吗?就这样自己跑出来!”

夏晴天为了掩饰自己的窘状,干脆就直接开始赶也一直走!

“我专程过来照顾一下你!”叶以深说着手就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腹开始往下滑:“顺便看看它。”

……

两个小时后,夏晴天擦着刚刚洗过的头发,瞪了一眼在床上已经洗干净的叶以深。

这个男人,果然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发情!

“在心里吐槽的我时候怎么不想一想你刚刚多配合我?”叶以深看了夏晴天一眼,语气里都是懒散:“每次都不愿意自己动,害我的腰疼。”

“那是你肾虚,正好让韩老帮你补一补!”夏晴天随手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在了他的身上。

这样的小动作直接被叶以深归为情趣,轻笑了下:“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欲求不满?”

“你以为我是你吗!”每次和叶以深斗嘴,特别是这样的事情上,夏晴天都没有占过上风!

干脆就不再说这个话题,嘟着嘴说道:“我刚刚和你说的话你都记得了吗?”

“什么话?”叶以深半垂着眼睛,把玩着夏晴天刚刚丢过来的毛巾!

“刚刚你分明已经答应了!”

夏晴天气恼的冲过去,一把按住了叶以深的双肩:“我说你对星悦包容一些,不要说些强硬的话!今天的事情去找他说清楚,免得他一个人再胡思乱想!”

“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叶以深还是很有自己原则了。

有病就去治,但是绝对不能仗着自己有病就去犯原则性的问题!

“难道你真的以后都不要他进叶家?”

“难道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况且我不是给了他选择的机会吗?”

“你!他现在这个样子你要他跪上几个小时,干脆直接就要了他的命好了!”

夏晴天觉得自己如果叶星悦肯定也会和叶以深发脾气!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独裁!

眼看夏晴天要生气,叶以深总算是做出了让步:“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去看一看他的认错态度,考虑一下好了。”

毕竟叶星悦需要静养,在医院总是没有回家好的。

而且看夏晴天的样子,叶星悦不回去,她自己也不会安心回去的!

“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等会儿你就过去看看他,还有,千万不要再说些什么不该说的,算我求你了!”

“好吧。”

叶以深见夏晴天都说道了这一步,只能板着脸,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去。

“我去把银耳粥热一热,然后就去找他!”

夏晴天顿时就欢快了起来,端着银耳粥就去找微波炉了,她为了叶以深和叶星悦两兄弟之间的关系,还真的是操碎了心!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总能出乎意料之外……

兄弟两人才刚刚见面,火药味就十足了起来,先是叶星悦分明已经醒了,看到叶以深进来,竟然直接又钻进了被子里开始装睡!

这也成功的激怒了叶以深,他指着床上的叶星悦冷言冷语:“你坐起来!”

“你出去!”

“星悦,不要胡闹!”夏晴天在听到叶星悦的话之后,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跳了一下:“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亲兄弟有什么隔夜仇?只要说清楚就好了!”

“说什么,难道说要我回去跪几个小时的事情吗?”

叶星悦的话完全就像是想小孩子在赌气!

如果对象是夏晴天的话,夏晴天绝对会耐心十足的去哄他,只是现在他赌气的对象是叶以深……

别说叶星悦了,就算是夏晴天这样的作死,叶以深也不会百分百惯着,于是直接就上前要去把他从床上揪起来!

“你先回去,先回去!”夏晴天赶忙上去拦下叶以深,整个人都钻进他的怀里,用尽浑身力气挡着他:“这边有我在就够了!”

“刚刚当我说的话全都没说过!”叶以深真的动怒了。

直接就甩手而去!

这次连夏晴天追出去他都没停下来。

站在电梯门口看着电梯下降,夏晴天真的很想也一走了之,但是她不能,只能焦头烂额的折回了叶星悦的病房。

看着躺在床上的叶星悦,夏晴天双手环胸,站了好一会儿之后,轻拍了他的背一下:“起来吃饭吧。”

叶星悦一动都没动。

“不然凉了又要去热。”夏晴天说着又拍了他两下:“就算要怄气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生气吧?”

“你是不是想怪我?”

“怪你什么?反正来日方长,你们两兄弟难道还真能就此决裂?”

夏晴天知道这个时候双方不管和哪一方说什么都没有用。

一边是看见自己就和自己发火的叶以深,一边是温柔的不得了的夏晴天,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要投入谁的怀抱,所以叶星悦在夏晴天面前就展现出了和在叶以深面前完全不一样的一面!

夏晴天看着叶星悦吃着饭,觉得叶星悦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和之前的他是完全一样的,偏偏在叶以深面前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察觉到小提琴一直在盯着自己也不说话,星月搅动了一下面前温热的银耳粥,也没有多大的胃口,轻声说道:“对不起……”

“和我道歉干什么?你对着发火的是你大哥,又不是我。”夏晴天想到叶以深就那样气呼呼的离开,大概也就知道了他回去之后又要自己生多大的闷气!

只是叶星悦这边,她实在是不放心自己走开。

“我只是现在不想见到他。”

叶星悦在每次自己做了错事儿之后都会很懊恼后悔,可是每次一见到叶以深,就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样!

这种感觉仿佛自己随时都要崩溃!

看到叶星悦的眉头越皱越紧,夏晴天赶忙开口说道:“其实没什么的,我偶尔也会不想看到他,过两天就好了。快把粥吃完,我收拾一下。”

夏晴天的温柔总算给了叶星悦迷茫的心一点慰藉。

他默默的吃完了所有的东西,然后看着夏晴天的背影,情绪忽然不受控制一样,鼻子一酸,就要流出眼泪来。

之前的他铮铮铁骨的,就算是当初车祸快要死掉,还有意识的时候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但是如今,每当情绪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就好像失了控!

当夏晴天丢了垃圾回来之后,就看到了叶星悦又是那样自己蜷缩的姿势,而且眼眶十分的红,赶忙询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闻言,叶星悦带着哭腔问道:“晴天,我觉得我现在很糟糕,好像全世界都背离了我,我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而且我觉得我下一秒,好像就会彻底的失去所有。”

“不会的!”

夏晴天在得空的时候特意搜索了一下叶星悦这样的情况会有什么症状,看描述,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丝毫没有觉得他这番是无理取闹,反而比往还要温柔有耐心!

“回家吧,我带你回家。”这个时候夏晴天其实也束手无策,觉得可能回去会让他觉得好过一点。

叶星悦却摇了摇头:“我不想回去,我觉得那里让我很压抑,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我觉得我随时都会崩溃……”

“那我们就不回去!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告诉我,我都帮你!”

夏晴天的安抚让叶星悦忽然就爆发了出来,他嚎啕大哭,真的像是一个人一无所有时候崩溃的痛苦。

哭的夏晴天的心都皱了起来。

要多难受的,多痛苦的折磨,才能让一个男人这样崩溃绝望……

叶星悦很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觉少,中午的时候睡了之后,一直到凌晨都是清醒了,在夏晴天的怀里说了很多负能量的话,听的夏晴天的心仿佛都灰蒙蒙了起来。

不过好在,夏晴天本身的调节能力很好!所以并没有也跟着情绪郁闷或者低落,就不断的说正能量的东西极力他!

终于在天都要亮起来的时候,叶星悦睡了下去,夏晴天虽然浑身都是酸痛僵硬的,却一动都不敢动。

毕竟叶星悦现在睡的很浅,所以她宁肯自己多受点罪,都不愿意把叶星悦吵醒。

所以就轻轻的拿出了手机,在天完全都要亮起来的时候,终于站了起来,把窗帘拉了上去。

舒了口气,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夏晴天蹑手蹑脚的打开门去了隔壁。

隔壁也被叶以深付钱用了下来,洗漱什么的还是过去比较好。

夏晴天没有衣服欢喜,身上这身衣服因为叶星悦昨天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已经有些不堪入目……

看样子还是要联系叶以深。

拿出手机,拨通了叶以深的电话。

现在还很早,就算是按照以往叶以深早起的习惯,应该也没起。

夏晴天是打算来一个亲切的叫早服务的,没想到那边的叶以深声音清晰,一看就知道不是刚刚清醒。

“哎,你,你?”

夏晴天你的半天之后,忽然明白了什么,问道:“又一夜没睡吗?”

“处理点事情,这么早,你也是吧?”

“我也有点事情……”夏晴天清了清嗓子,直奔主题:“既然你已经醒了,能不能帮我送几套换洗的衣服过来,顺便把手机的充电器带过来,我的手机马上就要关机了!”

“难道你还准备在那里常住吗?”叶以深一句话的音调陡然升高。

“不我……”夏晴天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直接就被挂了电话。

夏晴天盯着手机上已经亮了红色感叹号的电量,忍不住眼角就抽搐了几下。

惆怅啊!

想再给叶以深拨过去,手机却华丽丽的关了机……她更惆怅了。

这样也没有办法出门,她认命的就躺在了床上,一夜没有休息现在大脑已经不能很好的自己运转了,还是一觉睡醒之后再想要怎么办好了。

兴许的太困了,刚刚躺下去夏晴天就睡着了,梦里梦到了叶以深在自己面前,给自己送来了衣服充电器,还有许多好吃的,夏晴天统统的拿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大喊道:“走开!”

“……”叶以深看着眼前双腿双脚四仰八叉的夏晴天,而且还清楚的喊出了这两个字,严重怀疑她知道自己进来在装睡!

但是盯了一会儿,又觉得如果她是在装的,未免演技有些太好。

歪着头,叶以深最终还是没有把她叫醒,而是拿起了刚刚联系的胡医生给他的关于叶星悦心理状况的具体分析。

“叶先生,我建议您弟弟需要开始系统的治疗,我现在怀疑他的抑郁有遗传倾向,我想请问一下叶家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吗?”

“叶先生,虽然只是初步的坚定,但是我认为叶星悦先生可能存在精神问题,我建议还是尽早去精神科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叶先生,叶先生,叶先生……叶以深!

叶以深忽然睁开了眼,就看到了眼前一片模糊,最后聚拢成了夏晴天的脸。

“是不是累了?竟然通宵。”夏晴天此时已经换上了他带来的衣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我见你满头大汗,还以为不舒服。”

“没什么……”

叶以深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看着夏晴天,伸手抱住了她。

抱了好久才算是缓和一些刚刚焦躁的情绪,他在夏晴天耳边说道:“我要带星悦出去一趟。”

“做什么?他的情绪可能还不是很好,昨天哭了很久。”

“……”

哭了很久吗?

叶以深心情更加的复杂了。

垂了垂眼,对夏晴天低声说道:“去看一个医生,之前我有问题的时候就是他帮我治好的,但是要去很远的地方。”

“还是等几天吧,而且我觉得你今天还是不要见他了。”夏晴天可不想今天叶星悦再连着哭几个小时。

“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叶以深摸了摸她的发丝:“我保证不会说什么过激的话,你也不要为这件事太操劳。韩老还让我带来你擦脸的药水过来,顺便让我问你,是不是刚刚好了一点就忘了疼?”

“是忘记了……”虽然夏晴天很想回去和小深晴抱着睡一晚,也想和叶以深好好的抱着睡一晚,哪怕是自己,只要能好好的睡一晚也好!

可是她不可能放下叶星悦自己走。

不仅是出于朋友之间,也是为了叶以深。

她其实可以清楚的感觉出来叶以深对叶星悦的无奈和关切,只是两个男人像是有化学反应一样,见面就炸。

夏晴天想作为一个可以调节好两人关系的中间人,也想凭借自己缓和一下叶星悦的情况。

她没有叶以深那样期望叶星悦成龙成风,只是希望叶星悦好好的就好。

“吃饭吧,我看到你带了那么多好吃的来!”夏晴天不想听叶以深再让自己,干脆就打了个哈哈,说道:“刚刚我做梦还梦到了你带了东西过来,没想到醒过来真的是你!我觉得我可能有超能力。”

“是吗?”叶以深瞥了她一眼:“所以梦里就让我走?”

夏晴天没想到自己梦里的话叶以深都能知道,一时语塞,支支吾吾的辩解道:“其实我就在梦里才敢这样偶尔嚣张一下……”

“你的意思是你在现实生活里也想这样?”

“不,没有,根本没有!”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赶忙伸出了三根手指指向了自己的头顶:“我巴不得你能过来呢。”不然她穿什么?吃什么?用什么?

只不过后面的话夏晴天没有说出口。

叶以深还是有些满意这个回答的,捏着他的脸,一年严肃的说道:“以后梦里也不许这样想,知道了吗?”

叶以深管的还真是宽,就连自己梦里怎么样都要管……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夏晴天却还是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

毕竟这么多年,夏晴天已经完全了解怎么和叶以深沟通焦炉是安全的了。

“你在这里先吃饭,我去看一看星悦。”

叶以深说着就要走,但是夏晴天却一把就拦住了他:“你真的要去?”虽然刚刚叶以深说过要找叶星悦说一些严肃的事情,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啊!

而且听叶以深的意思,是不准备让自己过去,自己单独和叶星悦聊一聊……

“什么时候我说话在你心里这么没有地位了?我说不会说什么就不会说什么了,况且刚刚都已经和你保证了,难道是我还能是言而无信食言的人吗?”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很想回答一句是,但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就眼巴巴的看着叶以深走了出去,几乎是下一秒,她就也跟了出去!

就算不能进去也要在门口随时等候着,一旦听到里面的声音不对,立刻就破门而入!

不然到时候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着,夏晴天就偷偷摸摸的到了门口,因为担心被看到,夏晴天还不敢透过门上的窗户向里面看,而是弯下腰透过门缝看里面,迷迷糊糊的,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人影!

见状,夏晴天干脆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妄图听道一些什么。

可惜……什么都没听到。

但是夏晴天并没有就这样轻易的死心,而是再接再厉的又把耳朵贴的更紧,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和门重合在一起!

此时的叶以深就站的笔直,和床上躺着的叶星悦对视着。

“大哥……”

昨天哭了一场之后,叶星悦的确好多了,也反思了一下自己的做法,知道自己的确是欠妥。

其实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十分担忧的,生怕叶以深忽然就反驳他一句‘是谁你大哥!’但是好在,叶以深没有这样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见叶以深不说话,叶星悦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低下了自己的头。

“我之前教过你什么,难道你都忘记了?男人,任何时候不要低头弯腰,成何体统?”

叶以深的呵斥让叶星悦把头抬了起来,看着叶以深,目光深深:“记得……”

“不是一直想和我谈谈吗?”叶以深板着脸,没有什么神情:“想说什么吗?”

“大哥想说什么就先说吧。”

他料定了叶以深绝对会就他这两天的事情狠狠的教训他一番,内心也已经做好的准备!

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千万不能再让自己的情绪失控,死死的将嘴吗,抿了起来!

见状,叶以深把双手背在了身后:“知道自己做错了吗?”

“知道了。”

叶星悦今天格外的老实。

“知道就好,你也这么大了,我就不和你多说了。”叶以深已经答应了夏晴天,就真的不想多说叶星悦什么,况且他也不是真的不体恤叶星悦。

有些事情,没有提起的意义,就不提也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