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惊喜,给你暖被窝/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以深的话像是给了叶星悦一个惊喜一样,直接就把他做好的所有准备炸开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叶以深没有什么变化和神情的脸,觉得自己刚刚仿佛是出现了幻觉,听错了什么!

“这样看着我,难道是求之不得我能训你吗?”叶以深一皱眉,被夏晴天这样看着还好,被叶星悦这样看着,只觉得浑身不舒服!

“大哥,我我知道我这两天有些冲动,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会听进去的。”

夏晴天说的没错,眼前的终究是他的大哥,才是他最亲的人。

愧疚就这样席卷了自己的心头,叶星悦竟然有些希望叶以深能说出来些什么,毕竟这样他的心里兴许能好受一点。

只是叶以深终究还是没有说,而是继续问刚刚的问题:“我刚刚不是问你,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了告诉我就好。”

“其实我没什么想说的,一切听大哥安排。”亲兄弟就是血脉相连的,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争执或者的误会就分道扬镳。

叶星悦这两天的情绪虽然波动很大,但是现在基本稳定,看叶以深的时候,觉得自己大哥像之前一样,一直带着光!

“你不是在问我你想问的问题吗?我说过我会在合适的机会告诉你,今天差不多就是了,你问吧。”

“”

今天是合适的机会吗?

叶星悦觉得今天的叶以深简直太反常了!

不呵斥自己就已经不像往日的大哥了,竟然还要自己问自己想问的问题!

不仅如此,竟然竟然还是问那些他根本听都不想听的问题!

看着叶以深还没有多长的头发,叶星悦就想到了夏晴天曾经告诉她的,说这是为了找他,听叶以琰的安排,才会成为这样的下场。

又想到了自己最近对叶以深的态度和说过的话,到嘴边的问题,就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没有,大哥不想说,我就也不想问了。”

“现在你不问清楚,以后也会不断的揣测,不如就和你说清楚。”叶以深说着说道:“总在这里赖着也没有什么用,总要面对外面的世界。想出国继续深造,还是在国内发展,你最近也好好的想一想。”

“我想出国去把我没有读完的书读完”叶星悦觉得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在国外的日子已经恍如隔世!

当初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过世界会有那么多的问题,和那么多的事情。

如今,一切都变了样子。

“好,我会安排的,但是再次之前,我要带你去两个地方。”叶以深干净利落,和叶星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星悦每次说话的时候尾音都会拉长,显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或者是说有些茫然。

叶以深也不帮他做决定,他说什么自己就答应下来,十分快节奏的进行到了下一个目的。

“好。”

没有去问什么,叶星悦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他相信叶以深!

“那你准备一下吧,能出门吗?”

“可以!”大哥说的对,他这样在这里呆着,根本就是逃避,什么问题都不能解决!

同时他也在心里决定,去完叶以深带他去的地方,就直接开始新的生活,好好的面对,好好的活下去!

叶以深点了点头,直接就转身要走,却被叶星悦喊住:“大哥!”

叶以深没有回答,只是停下了步子,然后微微侧身,余光看着他,示意他说。

“对不起”

“以后男人的时候不要是在自己家rén miàn前。”叶以深没有说什么惺惺作态的没关系,不客气,只是觉得叶星悦强硬的态度,不应该放在之前的场景里。

原本叶以深是打算直接潇洒的出门,然后站在门口等叶星悦出来的,没想到刚刚开门就有人撞到了他身上!

如果不是大脑反应的快反应过是夏晴天,叶以深可能直接就闪躲过去了,好在反应来是夏晴天之后,叶以深没有动,而是牢牢的把她抱住:“听够了吗?”

见自己的偷听就这样被发现,夏晴天抬起头来,语气和神情里都是可怜:“我还什么都没听到呢。”

“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两个好好的就好了。”说着,叶以深就将夏晴天脱了出去。

等会叶星悦就要换衣服了,难道这个女人还想留在这里看着?

将她拖到了隔壁,质问道:“要你睡觉为什么不睡,还去偷听?”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怎么能算是偷听呢!”夏晴天毫无道理和底气的帮自己争辩道:“我只是睡不着,想去看看你们两个怎么样而已!”

“现在看到了?好着呢。”叶以深等会带叶星悦出去,没有带着夏晴天一起出去的打算,于是就说道:“所以你可以回家找小深晴了。”

“那你呢?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虽然刚刚没有听到争执的声音,还余光偷看了叶星悦一眼一切正常,但是没有和叶星悦询问,夏晴天就还是不放心的!

“我和你一起回去谁在这里照顾星悦?”叶以深一挑眉,十分完美的拒接了夏晴天的邀请。

“可是,那,那我和你一起在这里!”

就算两人刚刚真的很融洽没有发生什么争执,但是夏晴天还是不放心留叶以深这里!

毕竟现在叶星悦的情绪很多遍,万一两人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争执起来,那岂不是很糟糕?

见夏晴天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看,叶以深有些无奈,这个女人,这种时候倒是很聪明。

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既然这样,你先睡一觉,我回去拿些东西就回来。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带叶星悦出去走一走。”

这个要求夏晴天倒是觉得很合理!

身为当初经常出意外住院的人,夏晴天也觉得每天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就算没有问题也要躺出问题来!而且叶星悦的情况也适合出去散散步!

好字刚刚出来了一半,就别突然的敲门声打断,叶以深摸了摸夏晴天的脸颊,让她快睡,自己就起身开门顺便准备出门。

但是刚刚的打开门,就听到了叶星悦大声的说道:“大哥,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说着还有些底气十足的认为自己做到了叶以深说的男人!

“”叶以深沉默了。

这话当然也被夏晴天听到了,她立刻就反应过来,叶以深要现在带叶星悦出门去。什么让自己睡觉然后一起出去都是骗人了!

夏晴天顿时脸色就变了,原本刚刚还温和的眼神就变成了质疑,盯得叶以深觉得怎么开口都不行。

最后只能坦白说道:“我带星悦出去有点事情。”

“我也去!”夏晴天却根本不给他单独和叶星悦出去的机会!说着直接一溜烟的就跑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抓胡子了他的手臂,语气里都是坚决:“不然我就不让你们去!”

“那几天就不去了。”

叶以深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这让夏晴天更加笃定叶以深绝对带星月出去有什么阴谋!不然为什么宁肯改天,也不愿意带自己出去?目光如炬,盯着叶以深和星月的脸,来回徘徊,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去了之后什么都不做,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就好!今天的事情就一定要今天完成,明日复明日,不用因为我就改变自己的行程!”

“如果我不呢?”叶以深是真的不愿意带夏晴天一起。

只是夏晴天似乎格外的执拗,最终,叶以深忽然想起了什么,就没有在再反驳她滔滔不绝的话,而是选择了默认同意她跟着一起。

座位还是上次的座位,夏晴天坐在副驾驶,叶以深和叶星悦兄弟两人坐在后面。

唯一不用的就是夏晴天格外的安静,叶以深和叶星悦之间倒是多了些话。虽然都是平平淡淡的家常话,但是听的出来两人之间的氛围的确是得到了缓和。

夏晴天一直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去!

她舒了口气,看来自己的但心的确是多余的,看样子叶以深可能是要带叶星悦去什么有意义的地方吧,夏晴天缩在自己的座椅上,一闭眼,就失去了大半的意识,险些睡着。

但是在半梦半醒的时候,车子一阵颠簸,夏晴天立刻就受惊的醒了过来!

什么情况,车祸了吗?

叶以深的大手直接就按住了她的头顶,稳重的声音从后面传出来:“路不好而已,早说了不要你跟过来。”

“我,我觉得还可以!”夏晴天嘴硬的正正身子,抓紧了绑在身前的安全带。

虽然夏晴天嘴硬说自己觉得还可以,但是还是不能改变这条路真的很差的事实,夏晴天觉得自己的被颠的七荤八素,刚刚吃的一点东西都要吐出来。

实在难以忍受之际,夏晴天忍不住问了出来:“还,还要多久?”

“到了。”

随着这两句简短的对话,车子停了下来,叶以深说的到了的两个字,也消散在了刹车之中。

夏晴天向外看,就看到了一滩芦苇。

现在马上就到中午了,但是冬天的太阳,懒洋洋的,就将整个芦苇摊都渡成了让人舒服的颜色,夏晴天瞬间甚至可以幻想出躺在里面是多么的舒服!

眯起眼睛,想问叶以深带叶星悦过来是不是为了看风景散心,却听到了叶以深简短的话:“下车。”

要下车吗?

夏晴天可是很积极的!

一来在车上刚刚坐的屁股都是疼的,颠簸的腿都快要没有知觉,二来外面真的很美,让人忍不住想走进去感受一下!

“原来这里还有这样的地方!”大片的芦苇和,紧接着就是片片的的花海,真的是花海!

夏晴天就没有见过如此之多,和如此美丽到炫目的花簇,比花田的话还要多

就在夏晴天沉浸在美景之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叶星悦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大哥,都是冬天了,这里的植物怎么都还”

“可能是王管家打理的吧。”

叶以深的眼神看向了远处,一望无际的,仿佛看到了天际。

夏晴天觉得此时的叶以深给了她很奇怪的感觉。

毕竟叶以深一直都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竟然有些老年人的感觉

“王管家?”夏晴天问着,看向了叶以深的脸。

难道这里的叶以深的地盘?

可是买过来不开发,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经常来,夏晴天觉得实在是有些奇怪。

“是啊,这么多年了,他经常回来。”叶以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实实在在的叹了口气,很沉重:“叶星悦,进去。”

叶以深忽然叫了自己的全名,夏晴天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些迟疑自己要不要进去。

但是叶以深随即也叫了她:“来都来了,就跟着一起来吧。”

夏晴天急促的答了一个好,然后就紧跟着叶以深的身后,踏进了芦苇丛之中。

里面的感觉没有意料之中的扎刺感,兴许的穿的有些厚,所以触感很轻,好像清风拂过的感觉。

走了大概不到一百步,叶以深说道:“这么多年第一次过来,跪下。”

夏晴天也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自己就跪下去了!

等她反应过来这话不是和自己说的时候,叶以深已经又开始说话了:“不是想知道爹妈到底怎么回事儿吗?总要先来这里看看,拜一拜吧。”

夏晴天抬眼,就看到身前的叶星悦跪着的面前,立着两块墓碑!

打扫的干干净净,前面还放着两捧新鲜的话。

这里是夏晴天原本还想起来,此时立刻就老老实实的跪着了。

“爸,妈,这是星悦。和小时候差了很多吧?那么多年都没有见过,认得吗?”叶以深说话的时候没有悲伤的情绪,就是以往特有的淡然,仿佛面前有的不是两块冰冷的石碑,而是活生生的父母。

叶星悦从生下来记事就没有关于父母的记忆,忽然有了唯一的印象,竟然就是冰凉凉的墓碑

一时间他像是被梗住了喉咙,想喊喊不出,想哭哭不出。

呼吸急促起来,好像被人死死的攥住了心头,浑身都饱受折磨!

夏晴天想到叶星悦现在不能太激动,想说话,但是又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对的,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上,倒是叶以深的声音砸了下来:“叫爸妈。”

“爸”

叶星悦的声音不断地颤抖,抖的几乎都分辨不出到底说了怎么样的一个字。

他忽然就趴了下去,这次清晰的喊了出来:“爸妈”

然后身子就是轻微的抖动。

叶以深在一旁深呼吸了一下,眼神别过去不去看。

这么多年了,他都不想过来,也不想带人过来,但是总要面对。

虽然每次想起就觉得**裸血淋淋,他一度认为自己根本接受不了,可是真的面对了,反而觉得有一丝的救赎和解脱。

快要结束了,陈年往事,也该有一个了解了!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曾经,吹走的过往,吹荡起了一片片的芦苇与花瓣。

兴许是被叶星悦的情绪感染,夏晴天也觉得一阵伤感,肃然跪了很久,都丝毫没有任何的察觉,最后还是叶以深把他们两个都叫了起来。

步伐沉重的回到了车里,在车子还有没有发动的时候,就问道:“还有什么想问了的吗?”这话不知道是问叶星悦,还是在问夏晴天。

但是两人都摇了摇头,特别的叶星悦,嗓音有些沙哑:“大哥,等你处理好这件事之后再告诉我就够了。”

“那我带你去下一个地方。”说着叶以深看了一眼夏晴天:“在外地,所以要连着出去两三日,你要一起吗?”

“我想回去看看小深晴和小星辰。”

自从刚刚看到了叶父叶母的墓碑之后,夏晴天有些难受,像是心里被堵着了一样,只想见一见自己的的孩子。

回去的路上比来的时候安静的多,几乎可以用沉默,每个人心中都像是被了灌铅一样沉重。

好不容易到了叶家,叶以深根本没有下车,只是最后吻了吻夏晴天的脸颊作为道别。

看着车子远去,夏晴天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但是这种感觉随着看着小深晴之后,就得到了很大的缓解,而看到了小星辰之后,就又觉得最后的那丝空悠悠消散了。

叶以深不在,家里还有韩老和欧阳拓,所以也不显得空荡荡的,夏晴天看着眼前饭桌的饭菜,和韩老聊了聊关于小深晴的事情,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有什么心事?”韩老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还不至于连夏晴天这么明显的情绪都感觉不到。

“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疲惫了。”夏晴天笑了笑:“多谢韩老关心。”

“我关心你有什么用?我看你的脸你自己都不在乎。”

韩老一句话,就又把夏晴天不好好用药的事情扯了出来,将夏晴天说的面红耳赤,偏偏又不能做反驳,只能默默的选择了承受这番则责备。

叶以深不在家里,韩老倒是随性了很多,也比一开始的时候要活跃些。

但是欧阳拓还是那个一说话就让人觉得分分钟钟想动手的人。

只是原本说两三天就会回来的叶以深,已经第四天了都没有音讯,等来等去没等到他回来,倒是等到了金馆长!

“金馆长,您有事儿让我过去就好了,怎么还自己过来?”

夏晴天可是还记得金馆长在的地方和叶家有多远!

“总麻烦你和叶少,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叶少不在吗?”

金馆长站在外面笑眯眯的,让人觉得好像是来女婿家看望女儿的小老头。

夏晴天赶忙邀请他进去,然后解释道:“他有事情出了个远门儿,说是两三天就回来,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没准就会回来了。您先坐,我给您倒杯茶。”

外面虽然已经没有雪了,年差不多也算是过完了,陆陆续续的已经又有人开始上班上学,但是还是冷的,毕竟要有一个过渡。

滚烫的茶端在手里,金馆长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暖热了。

喝下一口,舒了口气,对夏晴天说道:“你自己在吗?”

“还有我儿子女儿和两位请来帮他们看病的医生。”

话音未落,韩老就直接冒了出来,看到金馆长的时候,直白的问道:“你爹?”

“不是,这位是金老。”夏晴天由衷的说道:“我倒是希望金老是我父亲。”可惜她罢了,她如今权当自己不是夏家的人,父亲什么,权当没有。

“认个干爹不就好了。”韩老溜溜达达的,手中拿着一个苹果,就坐在了金馆长的对面:“你多大年纪了?我今天心情好,把你把把脉。”

“”

虽然韩老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的,夏晴天已经习惯,但是不代表别人会习惯!

夏晴天和金馆长不言而喻的都沉默了一下之后,金馆长十分有礼貌的开口说道:“不必了,谢谢。”

“怎么,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韩老却不依不饶,直接就神秘起来:“放心,不管什么疑难杂症我都可以帮你治好的,看在你和晴天认识的份儿上,我就不收你钱了。”

虽然韩老压低了一些声音,但是一旁的夏晴天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真的是很难相信韩老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这样放飞自我。

“韩老!”夏晴天终于忍不住打断他,说道:“金老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真的不劳烦您费心了,倒是您想一想中午想吃什么,我给您做。”

韩老也是会折腾人,非说吃不惯别人做的饭,就要夏晴天去做!

夏晴天当然也就依了他,不管是尊老还是爱幼,她做的一直都很好。

“你这就赶我?”韩老一撇嘴,有些老小孩的性子:“他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水平吗?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是他沾了便宜吗?”

“是是是。”

就算韩老是神医在世,忽然对别人说要帮人家看病,还怀疑人家有什么隐疾,都是不恰当的!

夏晴天眼看韩老想再开口说话,立刻就抢在他前面开口制止道:“刚刚不是还要我认作金老当干女儿吗?您就不要打扰了,上去想要吃什么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