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以后绝不能丢下我/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行行行。”韩老的嘴撇的更厉害了,直接转身就走,走之前还对金馆长留下了一句:“你可不要后悔!”

“……”金馆长和韩老虽然年纪相仿,但是明显就不是一样的。

刚刚和他有了这样一番沟通之后,金馆长干笑了几声说道:“老先生很幽默。”

“您不要放在心上,韩老人格外好,只是有时候直来直往,说话的方式有些让人觉得不舒服,但是绝对没有什么坏心思。”

夏晴天说着,又给金馆长倒了杯茶,开玩笑道:“喝了这杯茶以后您就是我的干爹了。”

“哎!”金馆长一愣,然后眼神闪烁了一下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只要您认,不过都说人干爹妈是借福气,我也不清楚,金老您了解这件事,也不要勉强。”夏晴天是真的很喜欢金馆长,觉得有种亲切的感觉!

但是之前却没有过要认干爹的想法,倒是韩老的说辞让她动了念头,却是没太当真,毕竟她和金馆长也没有见过几次。

这样突然就要攀亲戚,实在是有些唐突,免得人家觉得为难或者是认为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好了。

没想到金老十分的激动,直接就把茶水端起来喝了干净,念念叨叨的说道:“我,你知道我没有孩子,从见了你我就一直在想自己有女儿八成也是你这个样子,没想到你会认作我这个老头子当干爹……唉?兴许叶少不会答应……”

“我叫您,他不叫就好了。”夏晴天的心中忽然一暖。

没想到金馆长竟然也真的会答应下来。

自从从叶父叶母的墓碑回来,夏晴天总觉得自己空空荡荡的,像是空有孝心没办法去释放。

又去了一次孤儿院,却又碰了苏清雅,当时夏晴天的所有心情都没有,直接留了支票就走。

金馆长突如其来的答应,让夏晴天觉得自己好像人生中欠缺的遗憾都被弥补了起来!

兴许的有了这层虚无的关系在,夏晴天和金馆长之间再次打开到了话匣子,连着聊到了中午韩老来报饭说想吃什么还在畅聊,夏晴天看了韩老想吃的饭菜之后,就贴心的询问金馆长想吃什么,金馆长却说道:“我没什么想吃的,帮你打下手就好,这样你也不用太忙!”这话简直像是亲生父亲说的。

只是金老却不买账,直接说道:“难道我想晴天太忙吗?”

“韩老,今天您是怎么了,像是吃了火药一样!”夏晴天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韩老,说道:“金老是我刚刚认得干爹,您不要这样。”

“真的认了?”韩老其实就是看金馆长不顺眼。

就像是班级了品学兼优的斯文学霸和调皮捣蛋的天才总是互相看不顺眼。

听到自己喜欢的不得了的闺女就这样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认了个干爹,顿时就更炸了:“不行,那你也要认我做干爹!”

“哪有这样的规矩?”金馆长冷哼了一声:“韩先生不要无理取闹!凡事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先来后到?你个老头子没听说过不讲道理吗?没有规矩我就立一个!”

“不可能!”

金馆长就和韩老争执了起来,真的很难想象他们两个人的身份那么的显赫,活脱脱就是在路边下棋为了输赢争的面红耳赤的老大爷。

夏晴天有些无奈,谁也不想帮,直接就找借口说去做饭,脚底抹油的溜掉了。

殊不知,她在还好一点,一走,两人就更加变本加厉!

如果不是叶以深及时出现,两人可能就打起来了!

原本叶以深是想一回家就可以看到夏晴天的,没想到夏晴天没见到,反而是看到了两个老头子吵架,甚至已经发展要动手的局面!

“金馆长您过来干什么?”韩老在这里正常,毕竟为了方便给小深晴治病,他现在就住在这里,但是金馆长距离这里很远,怎么会忽然出现呢?

“就是,莫名其妙,把他赶走!”

听到叶以深的话,韩老像是得到了声援,原本就不讲道理,顿时音调都又提高了一些。

“我来和您说一下第五个地点的事情,不想麻烦您总往我哪里奔波,所以这次就自己过来,没想到您不在。”金馆长虽然很郁闷,但是他的素质让他还是礼貌的和叶以深寒暄了两句:“好久不见,叶少。”

“我天天见呢!老头你快走吧,别想套近乎了!”

韩老原本就是看金馆长不顺眼,所以想把夏晴天争过来,但是在刚刚的辩论之中,他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过金馆长!

哪怕是胡搅蛮缠,都没有办法说的过他,韩老就真的炸毛了!

所以咄咄逼人的……

只是金馆长根本不理他,直接对叶以深说道:“叶少借一步说话。”

叶以深知道金馆长要说什么事情,就点了点头:“也好,来书房吧。”

“去哪?”韩老眼睁睁的看着叶以深和金馆长上楼,顿时就感受到了一阵挫败感。

等到夏晴天端着饭菜出来之后,立刻就窜到了她身边说道:“晴天你看你那个不靠谱的干爹!还是别要他了,当我干女儿!”

“韩老,您别闹了。刚刚好像听到了叶以深的声音,是他回来了吗?”夏晴天自顾自的走到餐桌旁边,随口说道:“他们两个人是去说事情了吧。”

“我……”韩老就站在哪里有些生闷气,郁闷的看着夏晴天又走进厨房,就紧跟着她的身后,说道:“能是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说什么第五个地方,不让我听就算了还不让你听吗?”

“第五个地方?”夏晴天的脑海里顿时就闪过了一串画面和回忆。

找宝藏吗……说好的当初是叶以琰强迫,如今已经没有了叶以琰的事情,叶以深难道还要继续找下去吗?

夏晴天是在追问一下韩老有没有听错的,但是转念一想,好像除了这件事金馆长也没什么需要过来的了。

耳边的韩老碎碎念念的说什么夏晴天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叶以深要去继续冒险,随时可能会死在路上……

“晴天,在想什么呢?金馆长要走,你刚刚不是说要送吗?”

饭桌上的饭菜刚刚吃完,叶以深就叫了夏晴天一声。

“嗯?”

夏晴天回过神来,有些茫然,叶以深就把刚刚的话又重复到了一遍,然后问道:“在想什么那么的入神。”

“什么,我是要送金老。”夏晴天立刻就起身,对金馆长说道:“金馆长您是怎么过来的?要不然我叫司机把您送回去吧!”

“我有人送的,现在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金馆长说着摆了摆手:“你也不要送了,外面天寒地冻的。”

“只是送到门口而已,金老和我客气什么?”夏晴天说着,就来到了金馆长身边,扶他起了身,看到韩老一阵的羡慕嫉妒恨!

来了这么久,吃了这么多次饭,自己怎么就没有这种待遇呢?

夏晴天不知道自己礼貌性的一个动作也能让韩老想那么多,此时就和金馆长站在门口,眼看金馆长要走,她叫住了金馆长说道:“金老,等一等,我有事情想询问您一下。”

“什么事儿?你说。”金馆长看着夏晴天,耐心的问道。

“您和叶以深一直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很危险?”

“其实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毕竟我这里的藏宝图只有一半,至于是不是很危险……你不是也已经经历过了吗?”

金馆长的暗示很明显,简直就像是明示一般!

夏晴天顿时就明白了!

还想多问些,可是也不想为难金馆长,于是夏晴天就点了点头,声音也有些沮丧:“您先回去吧,到了之后劳烦给我报个平安。”

“好,你也不要想太多,没有什么大事的。”看夏晴天这样,金馆长安抚道:“不管是什么事情叶少自己都会有分寸的。”

“您说的是。”

夏晴天点了点头,看着金馆长上了车之后,才磨磨蹭蹭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了只剩下叶以深坐在餐桌旁边,无精打采的走过去,说了声:“我上去看一看小深晴。”

“等下。”叶以深直接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强制她坐在自己的身边,然后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夏晴天真的很想脱口而出质问叶以深,为什么要继续冒险去找那个什么东西!但是她忍住了。

毕竟金馆长说的很对,不管是什么事情叶以深都会有一个分寸的。

“你累了不是这个样子,从我回来就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想问星悦怎么样?”叶以深说着就自己给出了答案:“留在那边治病,我陪了两天,所以回来就完了一天,是因为回来晚了吗?”

夏晴天闷闷的回应道:“不是。”

“难道还在想叶以琰的事情?和你说过没有必要担心这些,你还不信吗?”叶以深抿了抿嘴,说道:“马上就可以找到他了,活会见人,死会见尸。”

“不是。”夏晴天说着摇了摇头,又觉得也不能说和叶以琰没有关系,毕竟一开始叶以深开始冒险去找什么宝藏就是他勾起来的,所以又迟疑的点了点头:“也许是吧。”

“还学会藏着掖着了吗?如果你不说我就也不问你了,以后不要后悔。”

叶以深欲擒故纵的把戏玩的很好,夏晴天直接就松口了,说道:“我只是在想,金馆长找你到底什么事情。”

没有迟疑,叶以深就做出了回答:“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他笃定夏晴天已经知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她也不会忽然就这样!

明明自己才是质问的人,没想到叶以深不仅没有回答还要问自己,夏晴天就看着他的脸,一字一句的问道:“为什么还要继续去找?难道你真的不想要自己的命了吗?”

“我想,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搞清楚。”叶以深就知道夏晴天会是这样,所以才会一开始就瞒着她不去说。

“什么事情,什么事情要你这样?”夏晴天就看着叶以深,质问起来:“难道你想看看最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会有自己的安排,这些事情不是你需要关心的。”

“那我就不关心了!”

明知道叶以深不会说,明知道自己问了也白问,夏晴天干脆就不想问了,直接甩手就走。

反正叶以深也不管她到底会不会担心!

想着,夏晴天直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然后自己躺在床上生闷气。

虽然是在生气,但是心里还是期盼叶以深能想办法打开自己的闷,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和自己解释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只可惜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见人过来。

原本夏晴天是想睡一觉,一觉睡醒叶以深肯定就会出现了。

只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夏晴天甚至担心他打不开房门,所以把反锁都打开了,只是门还是没打开,就连敲门声都没有。

终于,夏晴天忍不住了,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拿出手机调出了叶以深的手机号想拨出,却还是忍住了,就盘腿坐在床上,思量现在自己要不要过去找到叶以深,告诉他自己很生气!

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叶以深推门而入,看着床上气鼓鼓的夏晴天,十分欠揍的勾了勾嘴角:“你是在等我吗?”

“不是!”

不得不承认,看到叶以深的时候夏晴天的心情是很愉悦的!

而且觉得一直悬着的心忽然就落了下去,但是一想到他现在才过来找自己,而且脸上的神情还那么的……欠揍!

夏晴天就别过头不去看他,十分的嘴硬。

叶以深凑近她,说道:“这样吗?那我可是会十分难过的,毕竟我为了控制住自己不去找你,在外面十分的煎熬。”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夏晴天说话的时候依旧不回头看他。

他故作沉思的思量了一下,然后走到床边坐下去,看着夏晴天的脸,说道:“因为都说生气的女人难哄,所以我等你消气了再来哄一哄你!”

“不用!”

夏晴天其实心里的气早就在等待的时候消散了,可是就是嘴硬,不肯松口承认。

闻言,叶以深‘哦’了一声,故意拉长了音调,说道:“那我就走了,反正还有事情要忙,既然你不生气,我也不浪费时间了。”

叶以深装模作样的真的要走,甚至起身走了两步,夏晴天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的忍不住开口:“忙着去找下一个地方吗?”

“并不是。”叶以深停下步子转过身,摇了摇头:“你知道,公司也是很忙的。”

原来是去忙公司的事情,夏晴天倒是没有什么借口不让他去,就准备不说话的时候,叶以深又说话了:“不过我没打算去管。”

“那你……”

“毕竟眼下,忙着想怎么才能哄好你。”叶以深直接就到了夏晴天的面前,勾起她的下巴就是一个吻,温柔的长吻!

而且夏晴天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很快就变成了缠缠绵绵。

满腹的委屈牢骚也都消散在了这个吻里,双手勾住叶以深的脖子,漂亮的眼睛盯着叶以深的脸,抿着嘴,想说什么却不敢说的模样,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叶以深真的是于心不忍,极轻的叹了口气:“以后不要再和我吵架了,就算再生气,也不能转身离开我,记得了吗?你要永远在我身边,无论什么时候,明白了吗?”

“那你有什么事情是不是也要告诉我?”夏晴天知道自己刚刚任性不对,可是一想起叶以深竟然背着找自己还要去找什么宝藏,就觉得内心一阵委屈!

他要求自己什么都告诉他,为什么他有什么事情都要瞒着自己呢?

“不,我只想有意义的事情告诉你,如果是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情,告诉你又有什么意义?”徒增烦恼罢了。

虽然叶以深这样说,但是夏晴天却不买账,直接反问道:“难道你有生命危险去冒险,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吗?你自己解决?每次都是我去医院看到你半死不活的,难道这就是你解决的方法吗?”

夏晴天的质问让叶以深觉得似乎是有些道理,但是随即就反驳道:“你怎么知道会有危险?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

夏晴天觉得叶以深简直就是在胡搅蛮缠!

但是刚刚想再开口,却被他直接制止:“好了,我早就说过这件事不要你管,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先出去。”

“去哪里?”夏晴天是真的担心叶以深会一出门就好几日不回来,一回来就是在医院病床。

“去找叶以琰,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现在在哪里了。”

“那你还没有和我说什么宝藏的事情,找到了叶以琰为什么还要继续找下去?”这件事如果不搞清楚,夏晴天觉得自己的心一直在提着,久久不能平复!

闻言,叶以深顿了顿,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先过去了。”明显是在逃避!

为了避免夏晴天追问,叶以深直接就出了门,瞬间人影儿都看不到了,气的夏晴天在床上捶了好几下枕头!

同时也暗暗决定,等叶以深回来,无论他说什么,都要问清楚这件事!在等他回来的时候还顺便再次怀疑了一下他刚刚说的话,到底是真的去找了叶以琰,还是偷偷去了其他地方做其他事情!

只是这个质疑在叶以深回来的时候,就被打消了,因为他是带着半死不活的叶以琰回来的。

叶以琰看样子情况不妙……

身上都是纱布,一走近是药的味道,不仅如此,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看样子不像是在装的,到真像是昏迷不醒。

“他!”

在沙发上坐着等他回来的夏晴天直接就站了起来,盯着叶以琰看了好一会儿问道:“不用送到医院去吗?”

“暂时死不了,我已经通知了医生过来了。”

叶以深显然没有把叶以琰送到医院医治的打算,毕竟哪样的话有些太便宜他了。说着就随便的把他丢在了地上,然后转身去厨房洗了手,期间夏晴天就跪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沙发的靠背,看着地上的叶以琰。

其实自从离开之后,夏晴天就没有见过几次叶以琰,就算有联系也是通电话联系,仔细想想他的模样都快要忘记了,脑海里的他简直就是狰狞的代名词!

如今看着昏迷不醒的男人,很难和印象里的叶以琰联系到一起,夏晴天盯着他的脸,丝毫不觉得同情,反而有种畅快的感觉!

毕竟这个世界上需要恶有恶报,不然每一个作恶的都逍遥法外,谁还会愿意做一个好人?

就在夏晴天想着,叶以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沾着水珠,看着地上的叶以琰问道:“你在把他怎么办?”

“我?”

虽然夏晴天之前对叶以琰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但是如今真的要她来说怎么处置,一时之间夏晴天还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早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叶以深就甩了甩手,说道:“回房间去吧,我会处理好他的。”

“你什么时候回房间我就什么时候房间!”

夏晴天虽然不能亲口说出要怎么惩罚叶以琰,但是不代表不想看他有不好的下场!

兴许是和叶以深在一起太久,所以夏晴天觉得自己越来越恶趣味了。

没想到叶以深却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仿佛根本就忘记了叶以琰的存在一样,夏晴天不由的一愣,下意识的说道:“你不用担心太血腥的话面我接受不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在想什么?”叶以深耸了耸肩:“我只是在等医生过来。”

“帮叶以琰治疗吗?”

“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他,所以你想看的画面今天可能看不到了。”

好不容易把他抓到手,叶以深是不会让他就这样轻易丧命的!

最重要的是,真正抓到了叶以琰之后,叶以深才更加发觉,事情果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只不过背后是是非非,不想和夏晴天多说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