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洽谈,做个了结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才不想看呢!”嘴上这样说,夏晴天却在下一刻就起了身:“那我就去找小深晴了。”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就忘记了一开始自己信誓旦旦说的叶以深什么时候回房间,自己就什么时候回房间。

看着夏晴天上楼,叶以深的眼神划过面前的电视屏幕,然后就落在了叶以琰身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坐到医生到来,叶以深嘱咐了两句之后才改变了姿势起身上了楼,不过没有去找在小深晴房间的夏晴天,而是去敲了韩老的门。

门上的猫眼可以清楚的知道门外到底是谁,所以韩老在开门的瞬间,就问道:“你过来找我干什么?”

“只是想再麻烦韩老一些事情。”

“你儿子妻子弟弟的药暂时都不需要换药方,还能有什么事情?”

韩老真的很不想和叶以深单独待在一起,所以开口闭口都是很急匆匆的。

对此,叶以深丝毫不放在心上,微微侧身指了指楼下,说道:“刚刚带回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他知道一些我必须要搞清楚的事情,虽然现在医生已经过来了,但是还是想麻烦韩老去看一眼。”

韩老顿时就明白了叶以深是要他做什么,就有些不情不愿:“明知道人家肚子里装着你要知道的东西,下手那么重做什么?”虽然这样说,但是步子还是走了出去。

韩老的眼力是很好的,即便是在楼上,楼下有什么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只是走到了栏杆旁边之后,就看到了下面的叶以琰。

顿时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连着退了两步,然后连声说道:“不是已经有医生在了,我不下去了!”

“他们我是信不过的,还是劳烦韩老下去,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就直接让他们都离开,帮韩老叫出欧阳先生。”

叶以深却不依不饶,说话的时候眼神都泰然自若的看着眼前的韩老,所以即便韩老一双鹰眼和他对视,也看不出一丝其他的情绪。

“不用了,我累了,不想帮没有关系的闲杂人等浪费时间。”

“韩老这么笃定吗?”

“生死有命。”

韩老只是说出了这句话之后,转身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门关上,叶以深盯在他背后的视线,也戛然而止。

……

叶以琰的醒来,很突然。

虽然说叶以深明确表示要让他活命,但是叶家的每一个都不待见他,特别是王管家!

所以在被医生救治过之后,他也是被随便的丢在地上,他睁开眼睛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餐桌旁边吃饭的叶以深。

叶以深刚刚夹起了一筷子的饭菜准备送到嘴边,就听到了叶以琰沙哑的声音:“你真是厉害啊,叶以深,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厉害!”

到嘴边的筷子又放下,叶以深看到不看他,像是在和身边的夏晴天说话一样随意:“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有骨气到会自己了解自己呢。”

叶以琰没说话,这也总算惹来了叶以深的一个目光。

随着叶以深的眼神,还伴随着他的一句话:“怎么,难道是没有机会?需要我给你这个机会么?”

“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

叶以琰的这句话夏晴天觉得完全都是多余的。

别说叶以深了,就连她这么善良的人都恨不得叶以琰能死上千百次了!

果然,叶以深跟配合的给出了dá àn,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其实你在我想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你已经夺走我的一切了,难道你现在还想要了我的命?叶以深,你别忘记了,我身上和你留着一模一样的血!”

这话可能是叶以深最大的痛处!

他完全不能接受,也不想接受自己和叶以琰是同父同母亲兄弟这件事,偏偏还不能选择!

眯着眼睛看着地上的叶以琰,叶以深怒极反笑,勾了勾嘴角,反问道:“我记得,所以呢?”

“要不是你,现在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叶以琰的话让一旁的夏晴天都忍不住开口吐槽到:“你这根本就是病句吧?”叶以深的就是叶以深的,叶以琰还想都拿走吗?

即便叶以深愿意,之前的叶父叶母也不会情愿把叶家的一切都交给叶以琰这个人渣吧?

“病句吗?叶以深的存在才是一个错误!”也不知道叶以琰怎么能把这两者扯上关系了,也可能是受了刺激,就开始信口开河起来:“叶以深,你觉得你这样就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吗?根本没有!从你出生那天我就已经死了,但是即便我死掉,你觉得你心里的东西就能消失不见吗?你就可以忘掉吗?”

叶以琰的话显然又是车上了叶以深内心最深处的阴影!

夏晴天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叶以深的手握的紧了一些,她觉得叶以深可能会现在就冲过去踢爆叶以琰的脑袋!

但是叶以深没有,他只是几秒钟之后把自己的手掌松开,好像刚刚一瞬间的怒气不过是别人的误会,整个人再次处于了一个平和安逸的状态。

“是,你死掉之后我就都可以忘记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以深的话可以说是可以把人活活气死了!

这简直就像是把拳头砸在了棉花上,所有力气都被消散,同时棉花里还藏着一根绣花针,直接就刺到了骨肉里一样!

叶以琰吃了闷亏,知道这样嘴角上的战争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能是在刚刚的时候真的还没有从昏迷中把脑子清醒过来,如今总算清醒了一些之后,立刻就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低了一些:“让我走,今后任何事情我都可以不出现,而且我保证会帮你女人治好你的脸。”

这话简直让夏晴天和叶以深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

之前的话叶以深可能还会觉得有一丝丝的可信度,但是如今,叶以深只觉得好笑!

先别说他到底有没有可以帮夏晴天治好脸上的方法,就算他有,现在已经有了叶老,要他到底还有何用?

“不用了,我宁愿选择脸烂掉,所以你还是想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换你的性命吧。”夏晴天撇了撇嘴,看着叶以琰,都是嫌弃。

如果当初叶以琰高高在上和现在做一个对比的话,可以说是嘲讽十足了!

此时的叶以琰发现自己没有被绑起来,其实是可以动的,兴许是想找一点气势,所以就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虽然这样拉扯到他浑身的伤口,可以说是疼的难以忍受。

“当年的事情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清楚吗?你让我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兴许的真的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筹码,叶以琰说的东西丝毫不能勾起叶以深的任何**或者是情绪。

“我想知道的我会知道的。”叶以深这觉得他在自己耳边很聒噪,就对王管家说道:“王管家,让人把他带走。”

“王管家?”

这个时候叶以琰像是才忽然发现一直都在王管家,冷笑了一声:“这么多年你还一直在叶家,真是忠心耿耿……我一直以为当年的事情之后你会一起去死!”

叶以琰已经疯了!

他在看不到生的希望之后就开始了四处伤人的模式,这样的疯子……

王管家冷着一张脸,直接就叫了人进来把叶以琰拖走,之前的叶以琰可能还有挣扎的余地,但是如今有的就只有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被拖走的模样。

在被拖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直低着头的韩老,直接就喊了出来:“我说怎么会有一个老头子坐在之类!原来是韩老先生,很好,我总算知道了叶以深为什么不担心他的小娇妻出什么事情,原来是找到了自以为的救兵!”

从刚刚开始韩老就没抬过头,不管叶以琰或者是叶以深说什么,他都低着头像是完全屏蔽,但是这番话,实实在在的扎进了韩老的心头上。但是韩老还是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低着头吃面前的饭菜,对叶以琰熟视无睹。

此时,叶以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就冲到了餐桌上!

桌子随着他的撞击跟着抖了抖,他一直手撑着自己的身子,另一只手指着韩老:“叶以深,你不是怨恨我吗?不是觉得我是害死了你的父母,觉得是我把你害的那么多年不能正常生活吗?我告诉你,不是我,是他!”

叶以琰的话让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寂之中,期间那些负责带叶以琰走的人上前的时候被叶以深制止,叶以深也不说话,就看着叶以琰。

叶以琰兴许是抱着既然自己已经要死,死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想法,直接就吼道:“是他给我的药我才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害了你们,你以为为什么他能治好你女人的脸?还不是因为这药根本就是他造出来的!叶以深啊,你倒是真的大胆,不怕他把整个叶家再次弄的家破人亡吗?”

“闭嘴!”

韩老终于开口了!

随着他的呵斥,还有拍桌子的声音,拍案而起。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叶以琰抬眼看着站起来的韩老,脸上的神色都是激怒他人之后的满足与得意:“怎么,你忘记了吗?是不是也忘记了叶家之前对你多大的恩泽?不是叶家你凭什么有这样的地位,又凭什么活下去?”

“一切都是你的阴谋!”韩老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当初你分明是说帮叶家处理对手,担心叶老先生不同意,所以私下找我!我一心想报恩,又鬼迷心窍,便信了你的话!谁知道,谁知道!”韩老说这番话的时候,被气的整个人身子都是在颤抖的。

只是叶以琰却根本不受什么影响,反而更加嚣张的反问:“毒是你给我的,你难道不是帮凶吗?”

“荒谬!”

“荒谬?你如果真的觉得荒谬的话,何必要退出医界?”叶以琰一语成谶。

他就是那准了韩老隐退,叶以深找不到才会给夏晴天下脸上这种药,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叶以深的本事这么的大,竟然把韩老给挖出来了!

见韩老被气的说不出话,叶以深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所以你想怎么办?”

“我想怎么办?叶以深,你是傻了你?帮凶在这里,罪魁祸首在这里,你还和他一起吃饭,安之若素?难道你不知道要怎么办吗?”

叶以琰找一个黄泉路上的伴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只是叶以深和他的态度截然不同,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一样:“说完了就走吧,不要耽误吃饭的时间。有话想说等一等,我会专程去看你的。”毕竟想问的事情还没问。

“我知道了!”在叶以琰被拖起来的时候,他继续丧心病狂的喊道:“我知道了!你就是想让他帮你治好夏晴天的脸而已,到时候再把他解决掉,用完就丢!”

“你以为我是你吗?”叶以深反了一句:“这次总说完了吧?带走。”

说这番话的时候叶以深全程淡然冷漠,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甚至是叶以琰被带走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

“叶以深,你!”见他这样淡然,韩老反倒是坐不住了:“你想问什么,说什么,就直白的点吧!”

“韩老是觉得今日的饭菜不合胃口吗?不然怎么不吃?”叶以深问道。

这个问题未免也太云淡风轻了,好像刚刚说的事情完全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别说韩老,就连夏晴天都觉得这是wěi zhuāng,完全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刚刚说的,是真的。”

韩老知道瞒是瞒不住了。

其实他早就有预感叶以深兴许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叶以琰刚刚所说的一切,也是他为什么会自愿为现在的叶家做这么多,内心的愧疚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就久久不能平静,如今更是。

说出来这句话之后盯着叶以深的,没想到叶以深却没有什么神情,而是思量了一下,问道:“刚刚不是说了,都是他的阴谋吗?”

“就这样吗……”

别说叶以深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一个正常人知道这件事也不会这样的冷静吧!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叶以深淡淡的说道。

当初夏晴天发现韩老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叶以深,当时叶以深就有些怀疑,去做了全面的调查。虽然韩老隐退之前已经把自己的很多东西都埋藏了起来,但是叶以深还是挖出来了许多。

后来夏晴天又将韩老说的那个所谓的隐退缘故讲给了叶以深,当时叶以深心里大概就有一个想法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愤怒的,恨不得直接去找韩老对峙,毕竟这件事是困扰了他这么多年的事情!

后来他也的确想过叶以琰说的,用完就丢,不过很快就否定了。

他不想因为仇恨变得盲目愚蠢!

在加上夏晴天在身边,那么多年的怨念,也不再深似海了。

这么长时间的沉淀与缓冲,让叶以深在听到叶以琰的激将法和真相之后,表现的格外淡然!

“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知道叶以深的内心已经经历多少云起风涌,但是韩老却不能淡然:“是我亏欠叶家,亏欠你的!”

“我们不过是有共同的仇人而已。”叶以深看着韩老:“如果韩老真的觉得心中难以释怀的话,问出叶以琰一些事情之后,我就把他交给您处理,也算做个了结。”

韩老怎么都没想到叶以深会这样的通情达理,沉吟了许久之后,点了点头。

叶以深知道他心存疑惑,也不想这样的疑惑长成芥蒂,于是干脆直白的说道:“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的豁达,只不过听晴天说了一些东西,所以就看开了这些事情,我既然都放下,韩老也没有必要拘泥。”

她说了什么?

身为当事人的夏晴天顿时就懵了,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叶以深指的是什么……

毕竟对于他父母这件事,夏晴天一向都秉承逃避的原则,就算自己再好奇,也不会提及。

只是韩老在看着,他不好多问什么,也不好表现出诧异,就低声说道:“主要还是他自己的想的透彻。”

“那,叶少如果不能撬开他的嘴,找我就好,我还是有些办法的!”见叶以深好像真的对于自己没有太大的敌意,韩老総uì dǎng隽苏庋的话?br />

毕竟对于叶以琰,他也是恨之入骨的!

结局好像就这样马上就要步入皆大欢喜的方向,夏晴天觉得幸亏自己把当初所有的苦难都熬了过去,如今一切都转向好的方面了!

当然,其中也有全程懵逼的人,比如欧阳拓。

消息转换的实在太快,他的大脑好像瞬间卡壳了一样,在一旁的脸色都有些呆滞。

而和叶以深达成了共识的韩老顿时对待叶以深的态度就变好了很多,当天晚上和叶以深在书房聊了很久之后才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他就敲响了叶以深的门,主动要和叶以深去找叶以琰。

这样主动的韩老让人没有办法拒绝,况且叶以深做完睡的也好,即便早起精神也不错,于是就吻了吻还在睡的迷迷糊糊夏晴天的额头,轻手轻脚的起身出门了。

上了车之后,叶以深绅士的询问韩老需不需要吃点什么,韩老却摇了摇头。随着车子的前进,韩老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开口打破了这场沉默:“其实一开始见面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我挺讨厌你的,觉得眼前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

“知道我是谁之后呢?是不是更讨厌了。”叶以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对于别人的眼光他从来不放在心上,所以无论再多人讨厌他他也不会做出什么改变,有时候反而还会拿这件事调侃一下。

“是。”叶以深的话让韩老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也十分耿直的承认:“但是觉得你不知天高地厚是有原因的,毕竟是天之骄子。”叶以深太优秀的,如果性格再更加好一点的话,肯定会让人觉得怀疑人无完人这句话。

“韩老现在说这话是对我有所改观吗?”

“其实就那个样子,不过我倒是喜欢晴天,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她,一开始我根本不会帮你。”事后即便有愧疚,如果不是出于夏晴天的存在,只是单独针对叶以深,韩老可能内心也会有一丝的挣扎,兴许会选择逃避一走了之,而不是留下尽心尽力的帮叶家。

“她很好。”虽然韩老认可夏晴天的前提是踩着自己,但是叶以深丝毫不介意,反而十分的赞叹:“她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在叶以深看来,她女人绝对是最完美的,不喜欢的都可以直接被无视。

一老一少就此展开了对夏晴天的讨论,而身为当事人的夏晴天此时还在床上躺着睡的昏天黑地,只是打了个喷嚏,把身上的被子下意识的抓紧了一点。

过了半个小时,疾驰的车子就停了下来,两人各自打开自己身边的车门,同时走了出去。

“主子。”站在门口的人看到叶以深立刻就上前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嗯。”叶以深发出了一个鼻音,问到:“方毅回来了吗?”

“已经回来了,在里面。”

“好。”叶以深说着也没有忽略韩老:“我找方毅有些事情,先让人带您去找他。”

这个他,当然就是叶以琰。

自从昨天被带来之后,叶以琰精神就处于亢奋的状态,看到门开的瞬间,直接就发出来一阵奇怪的冷笑。

这种奇怪的声音兴许吓唬夏晴天还有用,但是对于韩老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来说丝毫没有影响,一边关shàng mén一边问到:“发出这样的声音是不舒服吗?需要我帮你治一下吗?”

“原来是韩老先生。”叶以琰翻了个白眼,动了动身子,随着他的动作,脚下和手上的铁链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我一直以为韩老先生只会害人,没想到还会治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