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我们补办婚礼吧/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马上就会知道我会什么了。”韩老虽然在往常的时候总是表现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脱世脱俗的样子,但是内心深处对于某些事情是不可能洒脱的。

“叶以深到底怎么收买了你?”叶以琰说着再次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当年我不过是要求你对付一些你根本不知道是谁的人,你就百般推辞,如今你对他倒是忠心耿耿!”

“我对谁都没有忠心耿耿这个词汇,不过当年你亲手毁了那么多人,天道好轮回,如今需要你来还债了而已。”

韩老觉得如果不是当年这件事情的发生,兴许他现在的人生会有完全不同的轨迹。

听到韩老这样说,叶以琰的脸就狰狞了起来:“我还债?那欠我的谁来还呢!”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叶以深不管给你什么,我们合作,你找机会放我走,只要我能逃出去,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叶以琰对于自己能活着出去,这件事情其实还是很锲而不舍的,所以不管抓出任何到底是不是希望的渺茫,都会牢牢的:“这么多年,我也有了一笔不小的财富。你隐退的,这些年能值多少钱?我可以都给你。有了这些钱,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叶以深能给你什么呢,难道他还能把全部身家都给你吗?”

“哦?”可惜,韩老不稀罕:“多少钱能值日你这条命?我只要你的命,其他什么都不需要。”

“姓韩的,你不要以为叶以深真的会放过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他吗?我死了下一个就是你。”叶以琰说着,忽然就向前冲过去,不过铁链拘束着他,他并没有能冲到韩老太近的地方。

“那你会死在我前面,况且我活了这么多年,早就活够了,倒是你年纪轻轻,一直觉得世界亏欠了你,等到现在也只是没了一条性命。”韩老说话其实还是很毒的:“而且还是死在叶以深手上,和他斗了一辈子,你就没有赢过。”

“死老头!”叶以琰怒吼了一句。

这话简直就是他的逆鳞。

这个时候一直在暗处盯着面前监控的叶以深打了一个响指说道:“走。”他身边的方毅立刻就帮他拿下来了耳机,起了身。

在走的时候,方毅询问道:“主子,刚刚您不过去是为了试探韩老对您到底忠不忠心吗?”

“他自己也说了,对于谁他都没有忠心可言。我不过是想听一听叶以琰有什么话想说。”

“那主子,您等下问他他会配合吗?”

“就算他不配合我想知道事情也一定会知道的。今天只是来和他道个别,毕竟我不相信韩老这么多年的生活都毁在在他手上,对他的恨意会比我对他的少。”

叶以深相信,韩老的手段,不会比仁慈。

而且亲手了解叶以琰,他觉得脏了手。

闻言,方毅没有再说话。

在他们两个人到的时候,叶以琰正在破口大骂,所以叶以深进去就给了他一拳,打的他的直接被摔在地上!

“你背后是谁。”这是叶以深的第一句话,简单直白。

“叶以深,你疯了在说胡话吗?”

叶以琰意料之中的不配合。

叶以深上去对他就是一脚:“你觉得仅凭你一个人或者你的小聪明,能和我斗这么久吗?”

……

夏晴天在家里做午饭的时候,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也没有回头,以为是叶以深,于是直接就开口问道:“这么早就回来了吗?”

“是我。”

身后的声音并不是叶以深的。

夏晴天着急炒菜,所以并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侧头,余光看到是欧阳拓,便礼貌的说道:“欧阳医生,不好意思,您怎么过来了?”

“我是想问你,韩老昨天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夏晴天挥动着手中的铲子,说道:“其实我也不清楚,这些事情叶以深一般都不会和我说。”

“那也总比我知道的多吧?”欧阳拓显然不相信,一步上前,直接就抓住了夏晴天的手腕,让她没有办法继续炒菜:“你给我说清楚!”

即便是在询问夏晴天事情,欧阳拓的表现也依旧很无力强硬!

原本夏晴天就没有和他多说这些的打算,如今他这样的态度夏晴天更不会多嘴了,只是对他的尊重依旧有:“我知道的也就和您知道的差不多,我对这些事情其实也不多关心,所以您要是真的有疑惑就问韩老去吧。”

夏晴天的话在欧阳拓心里简直就像是托词!

韩老在欧阳拓的心里是很有地位的,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事情出来,他不能接受也是意料之中。

“你最好说实话,不然危险的不仅仅是你自己!”

欧阳拓觉得韩老的人生是没有污点,一时间就开始了威胁夏晴天。

这话夏晴天很清楚是在说小深晴,她觉得欧阳拓这个状态简直不正常!直接甩开了他:“您冷静一下,我是真的不知道!”

这个时候菜已经被炒出了烧糊的味道,夏晴天转身想去继续拿着锅铲炒菜,欧阳拓却不肯,像是小孩子耍性子一般:“你告诉我又能怎么样?我不是好奇叶家发生过什么,只是想知道韩老发生过什么!”

就在夏晴天考虑要不要再回绝他一遍的时候,又有人走了进来,这次真的是叶以深,同行的还有韩老。

看到韩老,欧阳拓的眼神收缩了一下,直接就躲开了连那个人,夺门而出。

“欧阳拓怎么样?”韩老见他这样风风火火的,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更不好了。

“没什么……”

夏晴天伸手把火关上,惋惜一锅好好的菜就这样要倒掉,也没有多说欧阳拓的不是。

欧阳拓的性格就是很差劲,刚刚的话虽然是威胁,但是夏晴天也不想上纲上线的说出口让韩老对他有什么误解。

担心小深晴是肯定的,所以夏晴天就准备私下和叶以深说一说。

只是,后来她连叶以深也没说,因为欧阳拓离开了叶家。

应该是从厨房出去之后就跑走了,具体去了哪里,叶以深要派人去找,韩老却制止了他:“找他做什么?他原本就是对钱权放不下,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想回来自然是会回来的!”

转念一想的确是这样,所以叶以深就没有发在心上,反倒夏晴天多想了一会儿,不过上床前洗了个澡,就忘记了,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叶以深问起自己心里更关心的事情:“叶以琰也找到了,星悦呢?”

叶以深当初说带叶星悦去看医生,然后自己回来了,却留下叶星悦在医生哪里,夏晴天还是想去看一看他的。

闻言,叶以深说道:“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我准备去看一看星悦,医生说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他也说准备和我商量点事情。”

“我和你一起过去吧,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

“兴许不会回来了,他可能是要和我说出国的事情。”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的眼睛瞪大了一些:“出国?”

“之前我就问过他的意见,是想回之前就读的学校还是怎么样,看他的意愿是不愿意在国内待着。”

叶星悦的意愿夏晴天是尊重的,可是最近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夏晴天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可是……会不会不安全啊?”

“应该不会。”叶以深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太多,他想做什么就做,随着他的心就好。”

“那叶以琰呢?我总觉得叶以琰的事情你和我隐瞒了很多,今天你和韩老过去,问了些什么?”

即便叶以深对于这件事总是三缄其口,每次夏晴天询问的时候也总是不多说,夏晴天却还是忍不住想问。

这次叶以深倒是出乎意料的配合:“其实也没问出来什么,叶以琰的嘴还是很硬的。”

“那……”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继续找下去,但是我有我的道理。”叶以深说着反问道:“你考过试吗?”

不知道叶以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就点了点头。

叶以深说道:“考试的时候有人觉得六十分就够了,有人觉得八十分就好了,但是我总是要自己考到一百分。现在这件事我不过是刚刚摸到了六十分的边缘而已,和我的预期比起来,远远不够。”

这个比喻夏晴天其实觉得不是很恰当,似懂非懂的,有疑惑却也不知道要怎么问,憋了半天才问道:“你是觉得叶以琰背后有还有同伙吗?”

“不是同伙。”叶以深的语气里都是笃定:“应该说是幕后的人。”

“这一切难道不是叶以琰主谋的吗?”夏晴天觉得自己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叶以琰竟然不是主谋,而是……棋子?

夏晴天简直不敢相信!

只是见叶以深一副高深的模样,夏晴天就不得不相信,连声追问了好几声到底是谁,叶以深都摇了摇头:“我还不知道,我先去洗澡了。今天告诉了你这么多,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报答我一下?”说着,眼神还在夏晴天的腰身上打量了一下。

夏晴天知道他在想什么,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叶以深顿时就觉得自己被勾引了,干脆澡也不洗了,脱下的上衣随意丢在了床上,单手撑在了床边,盯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透了的脸:“你看起很好吃,所以我不想饿着肚子去洗澡了。”

……

叶以深最近的生活好像恢复了平常,上班下班的时间很稳定,夏晴天的生活就更惬意了!

连着三天都睡到自然醒,醒了就带着小深晴和小星辰去后面的花园散心,整个人的心态只能用宁静两个字形容。

最让人觉得幸福的就是不管是自己的脸还是小深晴的情况,都好了很多。

唯一准备出远门的时候就是等下要和叶以深一起去机场送叶星悦。

这次是抱着小深晴和小星辰一起去的。仔细想想,他好像还没有见过两个孩子一起。

站在机场上,四周的人都是在道别,莫名的填上了几分伤感。

“大嫂……”

见夏晴天过来,叶星悦叫出了这样的称呼。

这是叶星悦第一次这样叫她。

兴许是心里真的放下了吧。

“真的不在国内等一等吗?”夏晴天会心一笑,轻声问道:“这次出去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书总是要读的,我同学都已经毕业成为老板了!”叶星悦忽然感慨道:“还记得之前我也是小咖啡店的老板呢。”

只是物是人非,那家咖啡厅早就转卖出去了。

“等你以后收购星巴克。”夏晴天开玩笑道。

此时叶星悦看到小深晴和小星辰,眼神软了软:“真是可爱,成为父母很幸福吧?”

“是。”

夏晴天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看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叶以深:“难道你没觉得你大哥最近看起来都没有之前那么凶了吗?”

“大哥自从和你在一起就没有之前那么凶了。”叶星悦由衷的说句:“经历了那么多,希望我回来之后,你们就会好好的,再添一个小宝贝。”

说到再添一个孩子,夏晴天一时语塞。

知道这件事不能埋怨叶星悦,毕竟他不知道,于是叶以深就接口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要只想着面子,就找家里,别忘了你姓叶。”

叶以深的话让叶星悦忽然就红了眼眶,倔强的点了点头:“马上就要到登机的时间了,我先走了。”

“都说人坐飞机一路顺风不是祝福的话,我就不说了。”

夏晴天挥了挥手,还拿起了小深晴的小手臂挥舞了一下,叶以深配合的拿着小星辰的手臂也挥了挥。

眼睁睁的目送叶星悦上了飞机之后,夏晴天就和叶以深回了家,准备安稳的等叶以琰打电话报平安,顺便还说了些公司的事情。

一说起来这件事,夏晴天才算知道寰宇和夏家折腾出来了件大事情。

“他们合并了?”夏晴天难免唏嘘。

当初寰宇起码也是和叶氏可以抗衡的大公司,即便是夏家鼎盛的时候也是看不上眼的,如今竟然合并了!

“可能是想活的久一点吧,这事情你不用关心,不过倒是有件大事要你关心。”

“什么事?”夏晴天当然是义不容辞的:“是不是要我去夏家问一问他们在折腾什么?”

“你过去问吗?我还不如要方毅过去。”叶以深一挑眉,让在开车的方毅默默躺枪。

“那是什么?”

夏晴天一侧头,盯着叶以深问道。

“补办一场婚礼。”

当年就是在要补办婚礼的时候夏晴天被叶以琰带走,过了这么久,如今总算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叶以深觉得也是时候把一直没有做的事情做了。

“都老夫老妻了,要这样的形式干什么?”夏晴天却没有多在意,只是挥了挥手:“你还不如把时间省下来让我去公司帮你!”

“公司的事情谁帮我都可以,但是结婚只能和你。”叶以深的态度很强硬,而且很不满夏晴天竟然认为只是一个形式:“这不仅仅是形式,难道你不想吗?”

其实夏晴天心里也是有些小期待的。

毕竟都说婚礼是女人一生最梦幻的时候,纵然她披过婚纱,当时的情况也是不情不愿的。

所以叶以深问的时候,没有再抗拒,而是嬉皮笑脸的说道:“怎么会,我求之不得呢!”

“那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租场地联系司仪吗?”夏晴天也没结过婚,自从和叶以深结婚之后就和外界基本断了联系,所以根本不知道婚礼具体要做什么,呆呆的问了出来。

见夏晴天这样说,叶以深沉默了一下,说道:“我需要租场地吗?”

“……”夏晴天一向也是,就撑着下巴问道:“那是要我联系宾客吗?”

“不,准备一下自己的心情,做最美的新娘就够了。”

“只是这样吗?你会不会太忙了?不用担心,需要我做的事情就交给我,我可以做好的!”夏晴天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

只是叶以深没有因为自己太忙就把事情推给自己女人的癖好。

他也不想这件事情还要夏晴天抽出时间去忙事情那么的疲惫,就算已经是老夫老妻,婚礼前相信夏晴天肯定也会有情绪的波动,所以还是多给她一点关爱比较好。

微微侧身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说道:“你只需要做到惊艳我就够了。”

叶以深的霸道让夏晴天很吃这一套。

才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立刻就开始幻想那一刻了,下巴在他手里,精致的小脸仰着看着她的脸,问道:“那要邀请谁?我好像不知道要给多少人发请柬……”

“现在我说话难道你就不记得吗?说了这些不用管。”叶以深忍不住落在了她小巧的嘴唇上:“就算是个形式我也想给你,能给你的我都想给你。”

就在两人之间的氛围越来越暧昧的时候,开车的方毅实在忍不住,开口弱弱的问道:“那个,主子,我就问一句,是去公司还是回叶家……”

“滚!”

不出意料,方毅得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回答。

兴许因为太没有眼色,方毅被叶以深折腾的不轻,劝劝负责起了婚礼的事情。

第二天夏晴天正在沙发上和韩老聊天,就看到了方毅领着一群人抬着一个大盒子走了进来,一看到夏晴天就喊道:“少奶奶,您快过来!我马上就要去确定请柬的印刷!”

“是快递吗?”夏晴天也不知道是什么,一边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对韩老说道:“您等我一下。”

“是少爷给您定制的龙凤褂,其实当初你们拍婚纱照的时候就找人做了,不过一直没有去取过来,我刚刚运过来。”

方毅说着擦了擦头上的汗,今天外面的天气很好,他累的浑身大汗,直想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龙凤褂吗?”夏晴天知道,这是之前结婚会穿的婚服,和婚纱是完全不一样的味道。夏晴天还是很喜欢这样复古风格的,还没看到就认定绝对不错!

毕竟叶以深的审美还是一直在线的,不然怎么会喜欢上自己?

小小的自恋了一把之后,夏晴天伸手就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柜子,看起来很有分量,也难怪要四个人一起抬着。

柜子里面是一个模特架子,上面套着一套银白色底色,上色粉色亮片和橘色金线绣满了凤的纹样,富丽而不花哨,大气不失精致。

一眼就知道不简单。

“这么好看?”虽然说大红色比较应景,但是夏晴天还是喜欢这样淡雅的色泽。

“毕竟是主子亲自过去联系的设计师,都是按照少奶奶的腰身定制的,不过是当年的,您再试一试合适不合适。”

“你先去忙吧,具体的我找叶以深商量。”夏晴天体恤方毅忙,还贴心的询问他要不要喝水。

方毅直接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我现在就过去,不然又要催我。”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又带人走出了门。

夏晴天盯着眼前的玻璃柜子,很贴心的顺便的门,避免没有办法打开手足无措,只是夏晴天没有去打开。

毕竟这样好看精致的衣服,别说穿了,夏晴天觉得摸一摸都会弄皱!

宛如天衣无缝。

“叶以深的眼光是挺好的,这不比什么白婚纱好看吗?我早就想说你们挂着的婚纱照不好看了。”韩老走过来看了一眼,表示认可之后还不忘吐槽:“但是我看你比照片上胖了,看你会小。”

“韩老!”

真是的,难道他就不知道女孩子最大的禁忌就是听到自己胖吗?虽然她很瘦!

“我实话实说嘛。”韩老十分耿直的说道:“没准就要去改一改腰身,况且你们都结婚这么久了,又要办什么婚礼?”

“当初结婚很匆忙又发生了许多事情所以一直没有举办,算是补办一场。”

“原本我还准备走,既然这样我就吃了你们的喜宴再走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