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我和叶以深的婚礼/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件事叶以深倒是没有反驳:“那就先去找金馆长好了。”

“我也去。”

原本夫妻两人之间谈的事情,韩老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啊!

见夏晴天看自己的眼神都奇怪,韩老就主动解释道:“那天和那个老头子斗嘴,都没有比出来输赢,我今天去一定要让他明白比不过我!”

面对韩老如此幼稚的做法,夏晴天不知道如何作答,赶忙找了一个丝毫不靠谱的理由拒绝:“路太远了,而且很颠簸,您还是在家里待着吧!”

被这样生硬的拒绝,韩老忍不住傲娇的翻了个白眼,却也没有太过火。

所以最后出门的时候,还是夏晴天和叶以深两个人。

这次出去还是按照之前拜年时候的顺序,选择方便的路程,先去了金馆长哪里。

快到的时候就通知了金馆长,但是到了之后门口接待的并不是金馆长本人,这让夏晴天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之前每次过来都是金馆长亲自在门口等着的,哪怕是天寒地冻的雪天,今天这是怎么了?

叶以深直接就看出来了夏晴天在想什么,他也有这个疑问,就问了前面领路的人:“金馆长是在忙吗?”

“馆长他有些不舒服,担心再出门着凉,叶少多多包涵。”

他们这里的人都是知道叶以深的,毕竟现在许多刚刚新添的东西,都是靠叶以深的资助,所以态度很好。

“怎么不去看医生?”夏晴天觉得到了金馆长这个年纪,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应该第一时间去医院看医生,不然很容易出意外的!

“馆长的脾气倔,我们劝了好几天了,就是不肯去。”那人说话的时候有些无奈,然后步子就停了下来,说道:“到了,我就不进去了,叶先生,叶太太里面请。”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类似于休息想休息室,敲门进去之后,夏晴天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金馆长!

这个房间真的不能算大,一眼就可以看完整个房间的装潢。也没有很复杂,一张桌子,一个书架,一张床,其余繁杂的东西都没有,甚至还没有小深情和小星辰的房间大!

“你们过来了?”金馆长见两人进来,就起身坐了起来:“这里太小了,一把椅子都没有,我这就让人送来两把椅子。”

“不用了。”夏晴天赶忙讲放在床尾的衣服拿起来递给金馆长:“您披好衣服,我们今天过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来给您送一份请柬。”

“请柬?”

金馆长一边披衣服,一边问到:“是小深晴和小星辰要过生日了吗?”

“不是,是我和叶以深要补办一场婚礼。”夏晴天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说这话的之后脸上的神情有些甜蜜。

“这样。”

韩老并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咳了起来。夏晴天自然的上去帮他拍后背,然后担心的劝到:“您还是去医院看一看吧!不然小毛病也要拖成大毛病,到时候得不偿失!”

“我自己的身体什么样子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金馆长就是对去医院这件事很排斥,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之后,就把话说到了刚刚的话题上:“等你们结婚我肯定就好了,请柬放下就好,是不是还有很多地方要去送?”

“您想多了,除了您之外还有一家,只有两个人是我和叶以深亲自送来的。”夏晴天见金馆长的脸色很不好,就想让他开心些,说话的时候嘴甜甜的:“难道你忘记了上次您和我之间的事情,我可是您的干女儿。”

“这事……”金馆长先是语塞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是是是。”其实他当时还以为不过是玩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回来的时候还惋惜了一阵子,可惜只是玩笑话。

没想到夏晴天竟然如此上心!

金馆长想着又咳嗽起来,这次咳的很厉害,身子都剧烈的起伏抖动着,好像要把心脾都咳出来。

夏晴天赶忙叫人送来了热水,然后语气里都是坚决:“您要是不想去医院,我就叫医生过来把您带过去!”

只是这话金馆长明显没听进去,抿了一小口的水之后对夏晴天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这丫头……快走吧,估计就是受了寒,老了身体就不好,别让我的咳嗽再传染给你们。”

“那我们就先走了。”这话是叶以深说的。

虽然是叶以深说的,但是夏晴天也没有反驳。

毕竟现在金馆长气色不好,就算他不去医院也肯定是要好好休息的。他们再留下来也没什么大事可聊,还是早点离开留点休息时间给他老人家。

走之前,夏晴天还没有忘记从包里拿出烫金的请柬轻放在桌子上,然后出门的时候扭头挥手道别!

比起夏晴天这样的心细,叶以深就表现的很随性,走的时候只是潇洒的转身,头都没回,更别说细心的道别了。

上了车之后也丝毫没有担心金馆长,吩咐司机开车去赵家。

“我为什么总觉得金馆长病的有些严重?”纵然叶以深表现的不是关心这件事,夏晴天还是忍不住和他聊了起来:“你觉得呢?”

“我又不是医生。”叶以深说着反问道:“什么时候你还学会看人身体好不好了?”

“久病成医!”见叶以深这样质疑自己,夏晴天顿时就梗起了脖子:“况且只要留心都可以感觉的到吧?分明就是刚刚在看金馆长的时候你的心都飞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怎么可能?”叶以深直接否认道:“你在哪里我的心就在哪里,怎么会飞了呢?”

叶以深也知道夏晴天只是担心,于是就宽慰了几句之后说到:“马上就要举办婚礼,到时候让韩老给他看一看不就可以了吗?不愿意去医院也是人之常情,况且金馆长年纪不小,抵抗力弱也是事实。”

这话也是有几分道理,夏晴天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又聊到了韩老身上,告诉了叶以深他要走,对此叶以深表现的要比夏晴天刚刚知道这件事情淡然的多。

言谈之间就到了赵家,即便只来过几次在夏晴天眼里也是熟悉的大门口,而且是不想进去的大门!

下意识的抓住了要开车门叶以深的手:“等下我可以不说话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夏晴天总觉得赵家让人很压抑,自己在里面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完全可以啊。”叶以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况且有我在,你就算是不想继续待下去中途离场都没有问题。”虽然明知道夏晴天不会这样做。

叶以深的安抚给了夏晴天一点心安,她极力的注意自己的神态,浑身都在紧绷着,一进门看到赵父的时候,脸上的肌肉就下意识的自己拉扯成了笑脸。

“以深来了?”

即便夏晴天觉得自己表现的已经足够,但是赵父还是意料之中的没有理她,即便是意料之中……夏晴天也还是觉得有些心酸!

好在叶以深是有心的,直接就握紧了夏晴天在自己手里的掌心,沉声说道:“是,我是和妻子一起过来给您送婚礼的请柬。”

“是要补办婚礼吗?真巧,蕊儿应该也要在这个月办事情,还真是双喜临门。”

赵父说着就转头对楼上喊到:“蕊儿,以深来了,快下来。”

很快楼上就传来了一声答应,然后就是嘈杂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两个人。

夏晴天原本以为会是赵峰和赵蕊一起,没想到看到人是赵蕊和沈元进,心中咂舌了一下,没说话。

反正两人是奔着结婚去的,就算现在同居也没什么可说的。

“叶哥哥,你这么来了?”赵蕊还是像一个少女一样围着叶以深欢天喜地,一旁的沈元进就默不作声,笑眯眯的看着眼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晴天觉得他的眼神总是在往自己身上扫,就下意识的往叶以深身后躲了躲,这个小动作惹得沈元进开了口:“夏小姐好像瘦了不少。”

“……”虽然夏晴天觉得被无视的滋味很难受,可是被沈元进关注的滋味更难受啊!

讪笑了一下,连声说着没有。

沈元进的话成功的引来了赵蕊对夏晴天的关注,立刻就鼻孔对着她问道:“看到你来就知道叶哥哥八成是有什么事情才会来的!”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和道理,但是夏晴天却不能反驳,只能又讪笑了两声,不得不说这夫妻两人给人的感觉……都是非同一般的让人讨厌。

夏晴天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可以包容了,但是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总觉得听到他们说话都是折磨!

这种感觉除了之前在夏家有过,就几乎没有了……

把眼神挪开不去看他们,想他们可以就此无视自己,但是赵蕊却不依不饶:“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我看是来找赵峰说叶以琰事情吧?但是赵峰出去了。”

沈元进说赵峰没让人觉得有什么,但是说起叶以琰,叶以深的瞳孔就收缩了一下!很迅速的一下,然后就恢复成了往常,淡淡的说到:“只是来送请柬,其他没有什么大事。”

“请柬?”赵蕊说话的语气有些酸酸的:“不会是要补办婚礼吧?”

“为什么不会?”

叶以深明显感觉到赵蕊和沈元进在一起之后更……

如果说之前只是不懂事粘人任性,如今总结下来就只有厌恶两个人字!

所以反问出了这句话之后,直接就对赵父说到:“赵伯伯,没事情我就先走了。”

“走吧,赵峰出国了,我就不让你等他回来了。”

赵父虽然态度有些傲气,但是毕竟是长辈,不算让人格外讨厌,说出这话之后,夏晴天如获大赦,直接主动拉着叶以深就向外走!

这样的一个小举措,让叶以深知道夏晴天多么不情愿在里面待着,所以一上车就主动开口说道:“赵伯伯早年在我父母过世的时候帮了我许多,和我父母也是相交甚好,所以即便过了这么多年,我也是很敬重他的。”

“我知道。”夏晴天早前就知道赵家帮过叶以深,不然叶以深也不会唯独对赵家的事情上心,对赵父毕恭毕敬。

懂事的没有抱怨,只是说道:“不用太放在心上,我只是真的不喜欢这里的氛围而已。”

“你不喜欢我就也不喜欢。”

赵家明知道他对夏晴天的心意,还这样的态度真的也让叶以深有些厌倦了,下次无论什么事情,还是不要再带夏晴天出面了!

这样想着,脑海里忽然闪过了沈元进的一个画面,紧接着就开始自动的回顾他刚刚的神情语气,越想,叶以深的眉头就皱的越厉害……

见叶以深这样,夏晴天还以为是自己的话给他造成了困扰,好几次想开口,可是他严肃的神情都让夏晴天把话堵在了心里。

就算开口自己说什么?

说根本不在意的可信度也有些太低了吧?

那说什么才能不越描越黑?夏晴天顿时就坐立不安起来,早知道就在忍耐一下,走的时候让叶以深拉着自己,不表现的那么迫切了!

太阳穴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一下,夏晴天很郁闷,好端端的喜事怎么就总要碰到一点让人这样窝心的情况呢?

“别想太多,下车吧,还是说你还想去哪里要我跟你一起过去?”叶以深大大的手掌就放在了他的后脑勺后面。

这样的事情还不足以让夏晴天跟着一起烦心,毕竟马上就要办婚礼的。

“这么快就到了吗?”夏晴天一回头就看到了外面叶家的别墅,却没有直接下车,还拉住了身边想要下车的叶以深,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你刚刚是不是在生气?”

叶以深一挑眉,矢口否认:“没有。”

“那你在想什么?”

“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想。”叶以深说着就拖着夏晴天打开了车门,一路把她拖进了房间!

原本夏晴天是还想和他黏在一起的,但是一进门看韩老在,夏晴天还是要面子的,就默默的起了身,还礼貌的和韩老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韩老就看了她一眼,然后指着电视上面的人问道:“这个是不是你?”

“是。”

看到电视上播的正是《倾城》夏晴天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久之前了。”

韩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时候你是比现在好看一些。”

“……”

每次韩老对自己的评价夏晴天都没有办法接嘴,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变很多吧?”

“怎么没有?我看电视里那个男孩子长的倒是不错,有我年轻时候的样子。”韩老说的不是别人,正是秦亦朗。

夏晴天忍不住又笑了出来:“那改天让他来拜访一下您!”

“不了不了,我不喜欢见人,对了,我这两天出去一趟,你们办婚礼我一把年纪了也不能空着手。”

“韩老不要总说我长的丑就好了!”夏晴天笑语嫣然的:“外面温度上升,路上都是泥水,您就在家里看完演的电视剧好了。”

韩老只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显然没有把夏晴天的话听进心里:“而且欧阳拓走了,留我一个人看你跟叶以深卿卿我我,我个老头子看的腻歪!”

韩老的话让夏晴天和叶以深上楼的时候,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觉得我们腻歪,应该去看一看赵蕊和沈元进。”

刚刚去的时候赵蕊虽然一直和叶以深说话,眼神也丝毫不掩饰的打量来回,但是根本没有影响她一直黏在沈元进身上!

而且看沈元进和赵父的神情早就习以为常了!

再看她和叶以深,分明很隐忍低调!

“你想那个样子吗?”虽然叶以深很看不上那些日夜不分连体婴一样的情侣,但是是和夏晴天的话,他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听到叶以深这样说,夏晴天翻了个白眼:“我才不要!不过听赵父说赵蕊和沈元进也要办婚礼了,这么放心……我现在都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

“也是刀尖上舔血的勾当。”

叶以深不明白赵父到底是不知道,还是知道还这样做,就算赵父不知道,赵峰肯定也清楚。

而夏晴天听到这话,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x社会’三个字!

看不出来啊!

当初第一次见沈元进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医生,文质彬彬,果然真正的大佬都是深藏不露的吗……

“你不会以为他的地痞流氓吧?”看夏晴天的表情叶以深就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语气有些嘲笑:“你以为这样就是刀尖上过日子了吗?”

“我!”夏晴天感觉到了叶以深语气中深深的嘲讽!

直接就梗起了脖子,说道:“难道还能是贩毒的吗?”

叶以深云淡风轻的:“差不多吧,不过他折腾的是火药。”

如果是别人说折腾火药,还是这样的语气,夏晴天可能会想着烟花炮竹,但是这话从叶以深嘴里出来夏晴天就知道不是那么简单……

走私军火!

嘴角抽搐了一下,夏晴天没想到自己身边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大佬!

“这么关心他干什么?”叶以深不想多说关于沈元进的事情,三言两语就说到了其他的事情上:“明天一起去看结婚的场地。”

“你已经联系好了吗?对了,宾客名单都出来了吗?”

说着夏晴天就打开了房门,和叶以深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门她就发现那件衣服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叶以深拿去修改了,最近总觉得身体疲惫,想着兴许是结婚这件事知道之后太过于亢奋透支了自己的缘故,直接就躺到了床上,然后懒洋洋的对叶以深说道:“你先去洗澡。”

“明天看到方毅把名单给你一份就好了。”叶以深说着解开了自己的领带丢在床上:“难道上次和我一起洗澡不愉快吗?”

“愉快……才怪!”夏晴天可不想这次一个澡再洗一两个小时,她只想睡觉!

叶以深难得体恤她一次,没有强迫她什么,自己去了浴室。

熟悉的水流声在耳边响起,哗啦啦的,夏晴天就伸手抱住了旁边的枕头,即便明天就可以看到地方,但是夏晴天还是忍不住幻想期待!

都说在一起生活久了之后就会厌倦,但是和叶以深在一起这么久,好像每一天都刚刚开始!

每次他都会给自己带来惊喜!

夏晴天嗤笑了一下,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叶以深的感情这么好,没准赵蕊和沈元进的感情也会发展的很好呢!

想着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再睁开,就看到了叶以深一张大大的脸,还有从窗帘外面偷偷跑出来的光。

唔……怎么感觉好像不是灯光……不对!

不对!!!

夏晴天像是受了惊一样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叶以深是抱着她的,所以直接就把叶以深也弄醒了过来。

“怎么了?”

叶以深懒洋洋的声音十分有磁性的往夏晴天的耳朵里钻,夏晴天却呆呆的问道:“现在是第二天了吗?”

“不然呢?”

“我还没洗澡呢!”夏晴天分明觉得自己没有多困,只是想闭上眼等叶以深洗完澡之后出来自己就去洗的,怎么一睁开眼就第二天了呢?

“你不洗澡难道不正常吗?”叶以深昨天出来见夏晴天睡着,难免心疼她,所以也就没有把她吵醒。如今最多也就七点钟,直接就把她拉到了怀里说道:“睡吧。”

他的话让夏晴天开始质疑自己,难道她经常不洗澡吗?还是说经常这样失忆忘记自己要洗澡……

她其实只是被外面的阳光忽然惊醒,大脑都还没有清醒过来,所以在被叶以深拉到怀里之后,脑子几乎没怎么思考,就又睡下了。

再次醒过来之后,已经是大中午了。

这次夏晴天表现的就很淡然,一回生二回熟,总这样失忆性的睡着习惯就好,所以什么都没说默默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